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七百六十七章 买车(一)

第七百六十七章 买车(一)

    013-09-22

    成怡脸贴着床沿而睡,鸦sè长发遮住她白嫩娇美的脸蛋,披散下来仿佛夜sè里闪着粼光的瀑布,露出一角嫣红的嘴唇迷人之极。

    沈淮伸出手,将那柔软如绸缎的乌黑长发撩到一旁,看着她在睡梦里静谧的脸,看着她在睡梦里轻颤的长睫毛,看着她在睡梦里微微翕合的秀直鼻梁,丰颊白皙无瑕,在晨光里透着磁质光泽。

    沈淮伸手贴在成怡的脸颊,虽然动作很轻,成怡在下一瞬间还是醒了过来,眼睫毛轻颤一眼,睁开眼睛,看着沈淮的眼睛凝望过来,头挪了挪让脸颊更贴实的枕着沈淮温热的手心而躺,问道:“才几点钟,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沈淮欠起身子,看对面墙壁上的石英钟指示此时才清晨七点钟。

    成怡在徐城的生活很简单,办公楼跟宿舍楼几乎就挨着,每天都会睡足才起床——沈淮的睡眠就没有那么稳定,有时候工作或会谈到深夜,第二天即使没有什么突发事件,只要人在霞浦,也要准备赶到办公室,处理一天的公务,平时也是坚持锻炼,才得以持续保持充沛的jīng力。

    沈淮昨夜开车赶过来,已是凌晨三点钟,到现在才睡了四个小时,大概是睡得安静,醒过来也不觉得困乏。

    沈淮一只手掌心贴着成怡丰腴的脸蛋,感受那吹弹yù破的嫩滑,不舍得放开,一只胳膊枕在头下,见成怡慵懒娇柔的样子,说道:“你不用起床上班去?”

    “今天来就请好假去提车的,”成怡说道,“你凌晨闯过来倒好,还打起呼噜,害我后来没有怎么睡好?”

    “我会打呼噜?”沈淮奇怪的问道,他睡熟了,当然不会听见他打呼噜的声音,但他也知道自己只有在特别疲惫时入睡才会打呼,而昨天他只是觉得心里空寂,人却没有什么辛苦的。

    “哈,”成恰笑道,“就知道你会抵赖!”撑起身子来,伸手去拿放在桌上的随身听,将昨天夜里录下沈淮打呼的声音放开他听……

    沈淮听着自己熟睡后的呼噜,当真是既怪异又好笑;成怡更是笑得花枝乱颤:“听,还有节奏……”拿着随身听东躲西闪,不让沈淮抢过去,不意身体滑过床沿,带着被子跌下来,直接扑到沈淮的身上。

    在感受香体入怀的美感之前,沈淮先给砸得“嗷嗷”直叫。待他想到要搂住成怡轻薄一番时,成怡先一步察觉到他的意图,跟只兔子似的从沈淮身上爬起来,跳着躲开来。

    沈淮拼命的咳嗽了几声,说道:“我都给你砸出内伤了……”

    “鬼才信你。”成怡站在床的另一头,不给沈淮近身的机会。

    “你多重,怎么砸人这么痛啊,难道我要娶的姑娘是个大肥妞?”沈淮说道。

    “……”成怡拿起枕头扔过去,说道,“我没你想的那么肥。”

    “让我抱一下就知道你多重了。”

    “做梦,我没你想的那么弱智。”成怡瞪了沈淮一眼,看着时间也不早了,从衣橱里拿出衣服进卫生间里洗漱、换下睡衣。

    卫生间对着卧室,相隔的是扇磨砂玻璃门,外间光线暗,成怡进去打开灯,她窈窕的身影就像剪纸一样勾勒在磨砂玻璃门上。

    之前虽然说在燕京宅中有过惊鸿一瞥,但从没有此时悠闲欣赏的从容,沈淮这时才发现成怡的身材还真是发育极好,修长双腿、曲线挺翘的臀、纤细的腰肢以及发育良好、宛如碗扣的双|rǔ,在她及腰长发的衬托下,一切都显得那么美。

    成怡一直都是一个人住,从来都没有想到过磨砂玻璃门透光的问题,懵懂无知的在里间换衣服,却不知道沈淮倒捞了看个饱。

    这时候床头柜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成怡怕别人知道沈淮在她这边过夜的事情,听着电话铃响,忙拉开门想告诉沈淮不要去接电话,只是探出头就见沈淮的眼睛正盯着门这边看,问道:“你看什么?”但很快意识到磨砂玻璃门会透光,脸顿时羞得通红,慌手慌脚忙将卫生间里的灯拉灭,合上门之前,又拿起换下的睡衣朝沈淮的脸扔去,一刹那间露出嫩白如雪藕的玉臂,嗔骂道,“你个臭流氓!”

    卫生间的灯关了,就没有人影映到玻璃门上。

    沈淮给成怡扔出来的睡衣盖住脸,直觉衣裳留有余香,煞是好闻,他就仰着头任衣裳盖在脸上。

    电话铃还在不依不挠的响着,成怡忙手忙脚的走出来,牛仔裤的扣子都没有扣上,内衣也有一角挂起来,露出一小片雪腻的肚皮,她跑过来拿起话筒:

    “我刚起来,在卫生间里刷牙呢,妈,你怎么这么早就打电话来啊?我懂,买车之前打电话跟沈淮商议……关键有什么好商议的,又不要他帮着掏钱。”

    她坐到床头来,将睡衣从沈淮的脸上拉下来,做了一个“止声”的手势,又一边整理衣裳,一边跟她妈聊着电话。

    沈淮下巴磕在床沿上,就安静的看着成怡跟她妈聊电话。

    成怡坐在床上,跟她妈聊着电话,见沈淮半个身子躺在地板、头却搁在床上的样子有些滑稽,忍不住俏皮拿脚趾头去夹沈淮的鼻子,却不料叫沈淮一手抓住晶莹白嫩的裸足,想救饶都来不及,叫沈淮借着她的裸足,将她整个人都拉到怀里去。

    成怡开始还挣扎来着,但又不能弄出动静来,叫她妈知道沈淮在自己的房间里过夜,挣扎得辛苦,后来就索xìng坐在沈淮的怀里接电话,但看沈淮的眼光很“凶”,仿佛沈淮刚对她动手动脚,她立刻就会给他颜sè好看。

    房间里开着空调,成怡上身就穿了一件紧身的内衣,沈淮搂住她纤细、富有弹力的腰肢,脸贴在她温热而柔软的背上,闻着叫人迷醉的女人香,安静的听成怡跟她妈说买车的事情。

    成怡今天跟行里请了假,要去代理商那边提车。

    汽车特许经营模式,即国外所谓的“4S”店模式,还没有正式引进到国内,兼之车贷在国内还是试点,成怡今天要从代理商那边签协、提车,还要办车贷、保险,申请验车、车牌什么的,专营店那里不会全部包办提供一条龙服务,自己要跑的手续相当复杂。

    不过沈淮既然半夜开车赶过来,成怡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免费的劳力。

    沈淮倒是想着等成怡提好车,他跟成怡两个人没有必要开两部车回霞浦,遂打电话让驻徐办派个司机过来,送他们去燕汽大众在徐城的专营店,再顺便将他的车开走。

    为保护民族工业的发展,国家在汽车工业同样制定严格的保护政策,禁止海外汽车大厂商独资设厂,必需要跟国内的汽车企业进行合资,才被允许进入国内汽车生产领域。

    国内以一汽、燕汽、广汽、津汽等主要汽车厂商为首,跟美国、rì、德国、法国、英国等汽车工业强国的诸大汽车厂商,在国内市场合资形成数十家错综复杂的合资汽车厂。

    除此之外,国内还有一百三十多家经营自主品牌的汽车厂商,使得九七、九八年总销量不足一百六十万辆的国内汽车市场,战火怒燃、烽烟弥漫,看上去一片混乱。

    德国大众公司,是最早进入国内汽车生产及市场领域的汽车厂商,在国内经营多年。大众在徐城的代理商专营店,虽然不能跟国外装潢豪华的特许经营店相比,但完全将沿路几家国产品牌代理店比下去。

    成怡此前联系的销售经理,是个姓戴的漂亮女孩,跟沈淮差不多大,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剪着俏丽的短发,人显得很干练,洋溢的笑容下难掩疲倦,大概是因为销售工作辛苦所致。

    有关车款、优惠、装潢、代理保险、车贷、验车、挂牌等事,成怡此前都跟姓戴的经理谈妥;成怡也早就相中她喜欢的车型,跟陈丹一样都是紧凑型的都市高尔夫,只是陈丹开的那辆是红sè,成怡看中的是宝蓝sè。

    沈淮只是陪着过来帮跑腿,到车库提了现车,三个人先开到公路试车。

    虽然梅钢系众人不少都开上几十万、上百万甚至价值二三百万的进口豪车,只是沈淮要注意身份,所平时所乘最好的一辆车也只是帕萨特,更多时候则坐一辆县里九零年购进的桑塔纳。

    都市高尔夫即使跟进口豪车不能比,但动力、驾乘舒服度、安全xìng,都要比沈淮平时用的那辆桑塔那好上一截,而且紧凑流畅的车型也适合女孩子开。

    当然了,也主要是国内合资轿车里,相当层次定位的车型没有太多的选择;展厅里倒还有一辆橙黄sè的甲骨虫,漂亮归漂亮,只是进口的车价高得咬手。

    成怡对这辆蓝sè的都市高尔夫,也没有什么不满意,试过车,返回专营店就准备签协议交款办车贷,没想到会在专营门装潢豪华的展厅里遇到两个熟人。

    正盯着展厅里那辆橙sè甲骨车欣赏的徐娴,看到沈淮与成怡走进来,也是颇为惊讶:“真巧了呢,你们也过来买车啊?”

    jīng彩推荐:,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