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官场之风流人生 > 第七百四十六章 后腿

第七百四十六章 后腿

    013-09-16

    冀河港输煤码头及钢铁物流及加工园区项目,整个项目的投资额度会控制八个亿左右,对此时的梅钢来说,也已经不能算是特大型项目了。

    不过,这个项目,除了是要配合成怡她爸及纪成熙他们诱导燕钢将迁建新厂项目放到冀河外,对梅钢来说,也是北进华北市场的一个跳板,是对现代生产物流模式的一次尝试跟摸索,也是未来新浦港通过海上航运线路向外扩张的第一次尝试,也就容不得沈淮不重视。

    沈淮此时还没有特别多的jīng力放在外面,他要全面的主持霞浦zhèng fǔ工作,县里的事务繁忙,绝大多数时间都没有办法脱开身,故而他将冀河港输头及钢铁物流及加工园区项目,包括梅钢跟冀省方面的联络,都交给杨海鹏负责,他与宋鸿军连夜返回霞浦。

    “叶选峰、谢成江,对海鹏还有些不以为意啊?”坐到车里,宋鸿军不由的担心杨海鹏留下来,能不能压住场子。

    虽然梅钢跟淮能集团有很多需要整并的地方,但就眼下,还是要先将冀河港输煤码头的续建尽快的确定下来,以保证成怡他爸跟纪成熙的计划能很快施展。,不管叶选峰、谢成江他们是不是很看不起杨海鹏,但杨海鹏目前是沈淮最属意留下来跟叶选峰他们交涉、谈判的人选。

    见宋鸿军有稍许的担扰,沈淮笑道:“他们瞧得起谁过?”

    听沈淮这么说,宋鸿军哈哈一笑:

    杨海鹏的出身确实谈不上起眼,当年东华市钢厂的小科长,辞职下海搞建材批发,在追随沈淮之前,并没有什么可以拿起来夸耀的地方,但英雄多出草莽,抛开这些不必要、带有sè眼镜的眼光,沈淮能用杨海鹏这些人,将梅钢系壮到今天的地步,每个人确实都有其过人之处。

    只是沈淮他个人的光芒太强盛,以致叫其他人的光芒不显眼。

    说到瞧不起人,宋鸿军心里想,大概还有很多的人,大概到今天还不愿意去正眼看待梅钢崛起的奇迹。

    成怡打电话过来,沈淮接通问道:“怎么,还没有睡?”

    “睡了,刚醒过来,想你可能在回东华的车上,给你打个电话,”成怡在电话里的声音有些刚睡醒的懒散,却不知道要怎么去说一些亲热的话,随口问道,“事情谈得怎么样了?”

    她是因为第二天还要工作,吃过饭离开就直接回宿舍休息,没有随沈淮去东华大酒店,跟叶选峰、谢成江他们进行今天第二次的见面。

    “有些事情也不是叶选峰所能决定的,”沈淮将谈话的内容大体跟成怡说了一遍,说道,“得让他们想个三五天吧?”

    “会不会有什么变化?”成怡问道。

    “应该没有吧。他们即使对我有很深的成见,但也不至于真迟钝到那种程度,”沈淮也不是很确定的说道,“他们应该能看到,在这个国家,要是只有我们跟他们,那互相扯后腿,不会有什么严重的后果。然而,现实要远比这个残酷,除了在国内,我们有无数的竞争者之外,国门之外有着更多、更强大、张着血盆大口的竞争者,等着我们茫然而无知的踏出国门或者说失去jǐng惕的打开国门。在这种情况,要是我们跟他们一味对扯后腿,搞内耗,只会让越来越多的竞争者从身边超越过去,也就注定将来大家都会死无全尸。我今晚对他们所说的话,不是什么威胁,也完全可以说是摊牌,如果他们不能将jīng力、资源真正集中到既定的发展战略上来,我现在就会推动梅钢,联合省国投、淮煤集团,将推动淮煤东出的主动权从他们手里拿过来。”

    “但愿他们能想明白,国内有些地方是太多内耗了,”成怡在电话里也微叹一声,又说道,“我还要继续再睡一觉,你到霞浦,差不多要天亮了吧,要注意休息。”

    沈淮看着天际青濛濛的微光,已经快要天亮了。

    与成怡通过电话,沈淮又跟宋鸿军说道:“你觉得,有没有必要先找孙启义摊牌……”

    宋鸿军点点头,说道:“最终的结果也许不会有什么变化,但让孙启义先选择立场,也免得他以后再摇摆不定。要是叶选峰那边这两天还不能有什么决定,我过两天就回香港去堵孙启义的家门。”

    沈淮也不清楚谢海诚及二伯他们在幕后商议对策的细节,但也相信他们不会无视他所提醒的诸多危机,也没有拖上几天,就得到他们通过叶海峰给予的正式答复。

    谢家的海丰集团最终选择撤出谈判,冀河港输煤码头在建工程由上市公司梅溪工业全资收购,然后再与鹏海贸易等企业,联合注资成立鹏海集团,负责输煤码头改综合码头续建及钢铁物流及加工园区的项目运作,总投资最终将追加到八个亿。

    收购也没有说要梅钢掏什么真金白银,叶选峰最终还是以转手冀河港输煤码头为筹码,换得新浦航运集团在渚江内的煤炭船运业务及资产。

    叶选峰接手后的淮能集团,主要是想围绕淮煤东出这个概念,打造一条由上游煤炭开采、铁路及渚江航道运输、下游火力发电的闭合产业链。

    徐东铁路电气化及重载复线工程,非朝夕能成,淮能集团虽然在新浦航运集团持有股份,但叶选峰不是愿意受制于人的人。

    特别是背后宋乔生、戴成国皆不愿意电厂所需煤炭在渚江内的运输业务,受到经常不照常理出牌的沈淮的控制,故而他们也支持叶选峰在淮能集团内部,dú lì于新浦航运之外,发展新的船务部门,专门负责从淮西地区到渚江中下游沿江、沿海火电厂之间的煤炭运输。

    现在淮能集团想要其在淮煤东出的主导地位不被动摇,强化目前处于淮煤东出核心运输线路渚江航道上的地位十分的有必要。

    淮煤东出接下来的重点工作,是推动渚江中游航道的疏浚,提高险滩众多的渚江中游航道的运载能力,差不多能在徐东铁路复线工程完成之前,就将淮煤东出的运载能力从当前每年不足一千万吨,提高到三四千万吨的水平,意义很大。

    渚江中游航道主要位于徐城、淮西、铜山三地境内,沈淮暂时还没有什么能力或者说影响力,直接推动徐城、淮西、铜山三地的地方zhèng fǔ掏巨资出来去做短时间zhèng fǔ看不到直接收益的航道疏浚工作,这个恰恰又是淮能集团及叶选峰等人的优势。

    同时,淮能集团也正式对新浦煤炭交易市场注资持股,加速煤炭交易市场自有煤炭中转码头、洗煤厂等项目的建设,进一步强化其在淮煤东出的主导地位。

    谢海诚他们似乎也认识到力量分散的弊端,正式将在淮海的投资业务从海丰集团剥离出来,与刘建国的证券公司等多家企业合并,成立红鼎投资集团,谢成江担任法人代表及董事长,刘建国、谢芷、宋鸿义等一干人当任高层,这段时间也甚是风光。

    谢成江与谢芷,也可以说是红sè家族之后,兼之刘建国、宋鸿义以及后期给拉入伙、担任公司财务总临的薛小周、潘强,都出身特殊,跟宋系沾亲带故,故而真正知道红鼎投资背景的人,将他们除谢芷之外的五人称为“红鼎五公子”。

    资华实业的股票在持续的疯涨,一直持续到全党大会在十一月中旬召开,资华实业的涨停板都没有打开过,股票涨了将近两倍,成为九七年底这波熊市唯数不多看上去颇有亮sè的几支股票之一。

    梅溪工业的股价表示也相当出sè,除了置入上市公司名下的炼钢资产,今年将继续分得略有减少,但依旧高达三个亿的盈利外,渚南炼化建成运营在即,徐城市zhèng fǔ二百亩的建设用地补偿以及对东华城商行的诸多投资,都有力推动股价的上涨。

    不过梅溪工业在证券市场的出sè表现,都不如梅钢接手冀河港输煤码头改建综合码头工程更叫业内震惊。

    梅钢接手冀河港输煤码头改建工程,继而在码头外侧的建设用地,追加钢铁物流及加工园区等大型项目建设,立时就拉出要大举进军华北钢铁市场的架势出来,很短时间里就传出梅钢即将破土兴建设新浦钢厂二期工程的消息。

    这也不能算什么假消息,新浦钢厂二期工程的报审工作,沈淮就确实让赵东他们着手在做。

    报审通过后,是过两三年再正式兴工建设呢,还是拖十年八年再说,主动就在梅钢,而不用像新浦炼化会给审批拖那么惨。

    要没有在冀河的诸多动作,没有人会坚信梅钢会这么快就上更大规模的新浦钢厂二期工程,银根收紧、钢铁市场供需缺口缩小、梅钢内部需要时间调整及加强等等都是原因,只是现在大家就远没有开始那么自信了。,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