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一千八百二十九章 对立

第一千八百二十九章 对立

    “只要你能活着,会等到那一天的,我相信,我兄弟荒他会回来的,可以从下界在杀上来,毙掉那残仙!”天角蚁说道,情绪很激动。

    他脾气很冲,身为十凶的后人,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参与过边荒大战,对于王家的这位所谓的绝代天骄无惧。

    “呵,我也希望啊,毕竟是我辈中的一位强者,但可惜身中折仙咒,多半永远没有那个机会了。”

    不等王十说什么,便有人开口,这样冷冷淡淡,与其说是可惜,倒不如说是在揶揄。

    王家、金家等势力庞大,在九天上根深蒂固,自然有一些盟友,这一代的顶级天才也有些很想靠拢想他们。

    故此,在帮着说话。

    “你在胡乱说什么?!”天角蚁一头金色发丝根根如灿烂刺目,如同烈焰在焚烧,当年之事让他遗憾,让他心痛,却也无奈。

    总的来说,他不愿相信石昊成为凡人,而今已经步入老迈的晚年。

    可是,折仙咒真的无解,谁能硬抗下来?

    当年,残仙出手,谁也没有办法阻挡,只能留下这段遗憾。

    “呵,三十年过去,哪怕他再天才,也已经血气枯败,而今最好的情况就是风烛残年,勉强度日,糟糕的话,已经死了!”此际,风族一位强者开口。

    金家、王家、风族,这三大长生世家,都曾跟石昊对立。

    当听到这些话语,一些人沉默了。

    长弓衍、天角蚁等人胸膛起伏,情绪波动剧烈。

    若真的是那种情况,当年的天纵强者未免太可悲,实在有些凄惨。

    三十年前,他们曾下界。借道三千州,前往虚神界。

    那个时候,有些人见到了石昊。他自己曾笑呵呵,一点也不伤感。但是却也告诉众人,没有几天好潇洒了,终将废掉。

    那是他们最后一次见到石昊,此一别就是三十年,再也没有机会下去。

    黑暗生灵侵袭,各处通道都关闭了!

    三十年未见,那位故人该不会真的垂垂老矣,如那天边血红的残阳一般。英雄迟暮了吧?

    这多半是……最可能发生的事!

    毕竟,折仙咒无解,会斩掉人的道行,一身法力消失后,强者元气大伤,就此血气受损,逐渐干枯。

    “他能活着就已经算是一种奢望,还谈什么崛起,说什么复出,呵!”金展开口。言语中带着不屑。

    他跟石昊间仇恨太深,他这一生的转折点都是因为跟荒的一次大战而引起,那一次在帝关挫败。让他错失了成为同代领军人的机会。

    那是他的命运的转折点,一战过后,他一度消沉,道行不稳,最后跟异域生灵血拼时,还被击杀肉身。

    一役过后,王曦未履行诺言,成为他的道侣,金家、王家两家间因此有了一丝罅隙。

    “你这昔日败将。忘记当年在帝关时荒是如何轻易碾压你的了吧,他不在了。你觉得自己可以睥睨群雄了?”

    天角蚁恼火,故此直接出言讽刺。

    金展目光阴冷。杀机无尽。

    “诸位,说这些作甚,我们无需为远去的人伤了和气,这一次主要是为了谈一谈你我今后的路。”有人开口,化解这种火药味。

    可惜,这种努力白费了,并不从愿。

    有人针锋相对,对天角蚁、太阴玉兔等待着歹意,不友好。

    “一个逝去的人,有什么可赞叹的,死了就是死了,无论过去多么惊艳,现在也只是下界废骨一堆。”那是风族的强者。

    其实,当年这一族最先对石昊出手,石昊才出现在无量天,就被他们派出的元青给盯上,发配到太初古矿。

    只因罪血一脉,跟该族祖上相冲,有太多的恩怨,他们不希望石族有人成长为一株参天大树。

    “我怎么觉得,你说话这么刺耳?”拓古驭龙开口,来自边荒帝关的家族,跟石昊关系都不错。

    因为,那是在战场中结下的交情,当年有目共睹,荒一个人便击杀异域帝族数名高手。

    并且,拓古驭龙、卫家四凰等人,还曾被石昊在那最后一战中救过性命。

    一些人神色不善,包括补天教仙子、齐宏等人,都看向风族的高手。

    当年,该族的传人是被石昊击杀的,仇怨很深,这个人倒也干脆,直接带着敌意冷笑连连。

    “逝者已矣,有什么好争论的。”王家有人开口,但却不是为了平息事态,而是有点挑衅的味道,因为,后面还有话。

    “路在自己脚下,都是他自己选择的。”他平淡的说道。

    这是王十、王曦之外,王家来的另一人,天资了得,是近三十年来新崛起的人物,近一二十年来尤其出彩,战力超凡。

    “你什么意思?”长弓衍沉声问道。

    “许多错都是他自己造成的,被废早已注定。”他淡淡的开口。

    “小子,你这么不通人性,是在作死吗?石昊当年在边荒大战,立下赫赫战功时,你还在王家吃奶呢!”天角蚁相当的暴脾气,说话自然不客气。

    说吃奶是夸张了,但是,当年王澜的确还没有出世呢,那时他还不足二十岁,正在修炼的关键期。

    “旧事不提也罢,不过今日有一件事,要得罪了。”王澜竟没有生怒,突然改口,望向一个方位,盯住太阴玉兔等人。

    “不久前,我族中一位长辈遭劫,被人掳走,据闻,曾有一个胖道士在场,他名曹雨生!”他这般说道。

    “你什么意思?”太阴玉问道。

    “对不住,听闻你与那曹道士交情不错,我等欲在盛会结束后请你去我王家作客一段时间。”王澜说道。

    听闻此话,许多人都是一惊,而后一起望向了一直平静不语的王十,他是此次聚会的发起者之一,目的不纯。

    王十冷幽幽的开口了,不再平和,跟不久前的气质不一样了,道:“我大兄被俘,今日多有得罪。”

    他都这么说了,众人都明白了,早有预谋。

    清漪、拓古驭龙、长弓衍、卫家四凰、天角蚁等一大群人都露出怒色,没有想到王家竟这么是肆无忌惮,要在此次聚会上拿人?

    “你敢!”天角蚁第一个站出,走向太阴玉兔,要跟她同进退。

    轰!

    此时,跟在太阴玉兔旁边的一只雪白的小麒麟,突然间发出恐怖的血气,惊住很多人。

    这也是十凶的后代,三十年过去,成长起来了!

    “有点意思,不过,诸位,对不住,人我们是一定拿走的,但请放心,暂不会伤害她,只等那胖道士登门请罪。”

    就在此刻,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一道模糊的身影浮现,渐渐清晰,一头灰发,眼眸如金灯,气息恐怖惊天。

    在其周围,虚空龟裂,他整个人站在那里,令天地都在颤栗。

    “王五!”一些人吃惊,认出他的身份,想不到这个人竟也亲自到场。

    “你王家行事太肆无忌惮了,这是一次同辈的聚会,你们竟要随意拿人?!”补天教的仙子轻叱。

    很多人又惊又怒,跟石昊、太阴玉兔有交情的人都立起了眸子。

    王家太霸道,即便王长生真的成为了至尊中的第一人,可该族这般行事也太张扬,野蛮而强势之极。

    一些人猜测,这是因为王家要进仙域了,其背后有仙家古教撑腰,所以,越发的不可一世。

    “呵呵,我兄长被人袭击,如今生死不知,如今我拿下一个与凶徒有关的人,又能如何,谁要相阻吗?”王五淡淡的说道。

    王家九条龙身份超然,远超一般的遁一境界修士,其中几人算得上准至尊,实力恐怖无边。

    他有说这种话的底气,因为他是王长生的亲子。

    “是吗,你还真是张狂。”忽然,有人开口了,并且泼出一杯酒水,刷的一声,晶莹的液体洒落向王五。

    砰!

    许多人目瞪口呆,王五如遭雷击,竟然没有能避开,整个身躯都在倒飞,一杯酒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