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 颐指气使

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 颐指气使

    试剑?

    两个老头子拿白眼看他,试剑?掺什么乱啊!

    “你们什么意思,干嘛拿死鱼眼看我?”石昊不干了,瞪向两个老家伙。

    “小子,你怎么说话呢?”鸟爷胡子都翘了起来。

    “别翘尾巴。”石昊满不在乎的说道。

    “嘿,你个小兔崽子,真不会说话,信不信我将你丢进仙道炼魔地,镇压你个七七四十九万年,化你成一滩脓血!”鸟爷瞪眼。

    “别说没用的,赶紧替我安排,去揍那敢冒犯我威严的货,既然叫板,他就得有挨揍的觉悟。”石昊大咧咧的说道。

    两个老头子都干瞪眼,你一个遁一境界的修士也敢跟人道巅峰的仙域来客比胳膊粗?!自找不痛快,主动要去被镇压吗?

    “快点,我时间很紧!”

    “行,你自找不舒服,那就去吧!”精璧大爷说道。

    界门附近响声很大,这几日不时有巨响爆发,有人在轰击那对门,隆隆而动,不时出现电闪雷鸣。

    “开门!”石昊一挥手,让鸟爷去开门,一副很大气、很牛气冲天的样子。

    “龙儿,过来。”他招了招手,让赤龙过来,很淡定的说道:“替为师拟法旨。”

    葛沽这个气啊,什么龙儿,这两个字让他起鸡皮疙瘩,这是哪个王八蛋先叫的,好像是那个叫曹雨生的胖子,亦或是那只金色的蚂蚁?

    “怎么,没听到为师的话吗?”石昊斜睨他。

    赤龙不情不愿,走到近前,在那里腹诽,还拟法旨,什么人啊,谱也太大了,你又不是什么仙君!

    就是鸟爷与精璧大爷都看不下去了,都斜着眼睛看着他,就差指着他鼻子鄙视了,小小年岁摆什么架子。

    “屁大顶点,毛病真多!”这是精璧大爷的话。

    赤龙用力点头,太有认同感了,觉得自己那便宜师傅就得这俩老货来埋汰才行。

    “你点什么头,忤逆为师吗,速速磨墨,书写法旨!”石昊敲了一下赤龙的头,而后对那两个老头子开口,道:“那个人从仙域来,不是带来了法旨吗,凭什么自认为高人一等,我也对他下张法旨。”

    两个老头子算是明白了,这家伙记仇,对仙域生灵的咄咄逼人、高高在上,十分反感,耿耿于怀。

    赤龙也无语了,这便宜师傅还真不能招惹啊。

    咚的一声,界门开了一道缝隙,石昊又开始叫了,道:“两位前辈,你们看着点,情况不对劲的话,赶紧将我们弄到一座可以同阶厮杀的擂台上去!”

    “你不是想教训别人吗?”鸟爷翻白眼。

    “万一要被他教训了呢?”石昊说道,一点也不脸红。

    “那你还说什么试剑,跟人叫板?”

    石昊的脸皮相当的厚,一点也不觉得羞愧,信誓旦旦,大言不惭,道:“揍他没商量,我只是提前有个防备而已。”

    当!

    界门缝隙变大,外面的那个生灵等不及了,一拳轰出,响声震耳,令一对大门直接被撞开。

    一刹那,混沌翻涌,扑面而来,将赤龙给掀翻了出去。

    “尔等敢如此怠慢我,久不开启此门,轻视仙域吗?”这是一位战将,修炼层次很高。

    不过,他是这次从仙域走出的几位战将中,等阶最低的一个人,还是凡级呢,没有踏足仙道领域。

    “你,速速去叫混世魔猿过来,恭迎法旨!”他看到了最前面的赤龙,点指向它,让它去叫人。

    赤龙气的牙根都痒痒,被混沌撞飞也就罢了,这个生灵才一登场,就这么的趾高气昂,颐指气使,令它恼恨。

    “听到没有,还不快去,让混世魔猿前来跪接法旨!”这位战将喝道。

    事实上,他已看到了不远处的石昊、以及鸟爷与精璧大爷,但依旧这么说,有试探也有自负的成分在内。

    赤龙气的很想一爪子按在他的脸上,给他来个满脸开花,验证一下真凰爪的威势。

    一个没有真龙传承的龙,始终想着用凤爪毙敌。

    远处,鸟爷与精璧大爷脸色不是很好看,至于石昊那就更不用说了,脸色黑黑的。

    “你,该不会就是那混世魔猿吧,还不过来!”这位战将终于将目光投在了石昊的身上,昂着头颅,眼睛犀利,俯视着石昊。

    “师傅你要先念法旨吗?”赤龙撺掇,它也憋了一口气,郁闷坏了。

    “不要。”石昊否定。

    无论是赤龙还是鸟爷与精璧大爷都是一愣,这货转性子了?居然没有挑事,这么低调!可这事不能忍啊,就是他们都觉得愤懑,那货很记仇才对,居然能忍?!

    “我在与你说话,听到了吗,你可就是那混世魔猿?还不过来跪接法旨!”战将喝道,他一身战袍,甲胄闪动冰冷的金属光泽,十分高大威猛。

    石昊的脸更黑了,冷幽幽的看着那人,对鸟爷和精璧大爷道:“弄个擂台,先让我削他一顿,暴打他到半身残废为止!”

    赤龙恍然大悟,这便宜师傅的性子果然就没改过,这是憋大招呢。

    他这是准备将人暴打一顿后,才让赤龙给那人念法旨。

    鸟爷与精璧大爷也是一副了然的样子,他们压根就不相信他会转性子,这货是什么人,他们还不清楚吗?

    “你在说什么?”那战将问道。

    “揍你!”石昊只有两个字。

    而后,他看向俩老头子,道:“送他进角斗场!”

    “你不是要拿他试剑吗?”

    “先揍一顿再说!”石昊答道。

    两个老家伙原本还想拿捏呢,可是战将刚才的姿态实在有点张狂,让他们都也很不舒服,故此相当的配合。

    霞光点点,烟雨迷蒙。

    场景大变样,他们出现在一片角斗场间。

    赤龙还有两个老头子在场外,可以在此观战,石昊还有战将出现在角斗场中央,彼此对峙。

    “你想做什么?”战将神色变了,他自然觉察出对方的敌意,看向场外的两个老头子,道:“这就待客之道吗?”

    “来,小爷我来招待你,保你浑身舒爽,满意之极!”石昊说道。

    “放肆,我是代表仙域而来,有法旨对你宣读,混世魔猿,还不快恭迎法旨!?”战将大喝道,声音如同炸雷般,若是一般的人肯定被吓住了。

    可是,石昊是谁?根本就没有怕这个概念,他心中一直不忿呢,想暴打神将一顿!

    “兔崽子,过来!”石昊叫道,这么个叫法让战将有点受不了,兔崽子?他比石昊的玄祖的玄祖都要大,居然被这么称呼。

    “轰!”

    战将出手,身上的甲胄铿锵作响,他扑杀了过来,剑气纵横,神芒激荡,将这片角斗场都给笼罩了。

    “魔猿,孽畜,过来跪领法旨!”战将喝道,面色阴沉,俯视前方的年轻生灵。

    石昊对仙域生灵最看不顺眼的就是,他们这种高高在上的姿态,脸色越发的黑了,再加上此时一副阔口獠牙的容貌,跟黑煞鬼似的。

    锵!

    剑气激荡,草字剑诀斩破云霄,而后又横扫了过去,同阶一战,角斗场中十分的激烈。

    可惜,所谓的激烈没有持续片刻,石昊一剑就劈开了战将的护体光幕,将他整个人都斩飞了。

    哧的一声,石昊冲了过去,凌空就是一击,一剑将战将给洞穿了,胸膛前后透亮。

    在落下的刹那,他拎这了战将的甲胄,将他给他了起来,上去就是一个大巴掌,抽在了后脑勺上。

    “你奶奶的!”战将被气的不轻,有些发懵,主要是因为这一巴掌太重了,几乎将他的整个头颅击碎,让他元神震荡,同时实在有些耻辱感。他可是战将,结果就被人这么削后脑勺,感觉像是大人在揍不听话的坏孩子。

    “还敢叫板,拿鞋底丈量你,信不信?!”石昊威胁。

    战将还真不信邪,激烈反抗,然而等待他的是一片乌黑,那年轻的魔猿当真手持战靴,正在用鞋底子拍下来。

    啪的一声,特别的响亮与清脆,战将的口鼻还有眼睛都被给盖上了,鲜血长流,双眼被封,惨不忍睹。

    “兔崽子,服不服气,我看你还叫板不?!”石昊说道。

    啪啪啪!

    接着,他又用鞋底子来了几下,打的战将口鼻窜血,双眼肿的跟桃子似的,彻底懵了。

    尤其是,当停下来后,他的脸上,还有鼻子上,有特别清晰的鞋底印记,十分的醒目。

    “啊……啊啊……”战将回过身来,惨叫连连,脸上伤的倒不是特别重,但是这种耻辱感让他抓狂。

    堂堂战将,被人用鞋底子丈量脸膛?气的他七窍生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