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一千六百九十一章 长生祸

第一千六百九十一章 长生祸

    穆长生,那是谁?

    石昊真是惊诧无比,怎么又多了一个长生?

    这当中有什么隐情,他看向对面的强者,五行山的主人秦长生!

    秦长生,唇红齿白,蓬勃生命气息惊人,宛若一个翩翩美少年,跟他的真实年岁比较起来,实在让人无言。

    若论起辈分,深究关系,石昊还得要尊他为长辈,两人有血缘关系,故此现在他感觉心情相当的复杂。

    “那是一个强者,最起码也是至尊,修为多半不在王长生之下。”秦长生说道。

    说到这里,他一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带石昊飞上一座悬空的岛屿,这是秦家的一座灵气氤氲的神岛。

    他很讲究,没有带石昊进秦家深处,离五行山还很远,以示无恶意。

    显然,他也知道,这个年轻人对秦家有很不好的看法,甚至带着敌意,所以他做出这样一番举动。

    岛上,奇石罗列,佳木葱茏,紫气浓重,弥漫开来,那是天地精粹。

    在一片紫竹林前,两人停下,这里有石桌与石椅,还有一头白猿很机灵,托着玉盘,送来各种灵果与神酒。

    半空中,有鸾鸟飞过,霞光洒落,瑞气蓬勃。

    这里宛若仙境,飘渺而灵动。

    “好地方啊。”石昊赞叹。

    “这是我平日静心之地,常自问与反省。”秦长生说道。

    “哦,以不老山教主之威势还要这般吗,谨小慎微,似有难言之隐?”石昊讶异。

    “这天地间,奥秘无穷,诡异诸多,有许多事就是我等也不能理解。”秦长生一叹。

    话锋一转,他回到了主题,说起长生祸。

    没错,他认为这是一种祸。令他内心始终不安,带着警醒,终年都在防备着什么。

    当石昊听闻后,觉得不可思议。他不过随口问了一句而已,好奇他们的名字为何这么相近,不曾想竟引出这些来。

    太古前,秦长生英姿勃,志向高远。═╡.<。的确是个奇才,很早便战出了威名。

    他误入无人区,竟迷路,九死一生,竟奇迹般大难不死,最后现已经毗邻帝关,到了边荒区域。

    正是那一次,他的命运生转折!

    犹记得,他跌跌撞撞,闯入一片古区域。那里仙气迷蒙,圣洁无匹。

    可是,放眼望去,地上满是血迹,到处是血泥,景象骇人。

    那里有一小块沼泽地,呈殷红色,当中有水泽,汩汩而涌,可是冒出的都是鲜红如血般的可怕液体

    王长生到了那里后。很快就昏迷了,再醒来时,他便莫名其妙地离开了无人区,身体已回到了三千州。

    可是。自那以后,他现自己不同了,仔细探查觉,体内多了一块骨。

    “仙骨!?”石昊目光一凝,心中不能平静。

    他想到了秦昊,其体内就有一块骨。

    传闻。不老山有一块仙骨,是从广袤的无人区中得到的,哪怕过去了无穷岁月,那块骨都有生机,带着血丝。

    后来,许多人都知道了,那块骨经过漫长岁月的温养,彻底活了,被植入秦昊的体内。

    “没错!”秦长生点头。

    石昊心中顿时一惊,难道跟传闻不一样吗?

    “骨上有长生二字。”秦长生说道。

    他原本不叫这个名字,可自从那一次神异的经历,他觉得自己得了上天的眷顾,才有那种造化。

    那段时期,他心中始终有一个念头,告诉他,改名便是改命,要叫秦长生。

    “说也可笑,或许可怕,我竟鬼迷心窍,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改成了这个名字。”秦长生自嘲。

    “由一块骨而改名。”石昊叹息。

    若是深想,还真是让人有些不寒而栗,一块骨上有名,为长生,进而影响到当年的秦族强者改名。

    石昊脸色不是多好,这块骨的来头跟外面流传的不一样,而现在更是植入了他弟弟的体内,不是什么好事。┠.〈〔。﹝o{m

    “后来呢?”他问道。

    “后来,更可怕。”秦长生一叹。

    后来,他寻到一处古洞,在那里修养,想将体内那块骨探个究竟,可是却不知不觉间,就陷入深层次的悟道境中。

    “这是好事啊。”石昊说道。

    秦长生苦涩一笑,道:“一次悟道,便是十万年,再出世时,已是沧海桑田。”

    “什么?”这一次,石昊惊呆了。

    这是什么悟道?怎么会如此悠远,太不现实了!

    因为,就是至尊闭关,也不可能一次就十万年,最多几千年、上万年到边了,号称很多万年,途中也肯定会不断苏醒。

    十万年,沧海桑田,很多人与事都变了。

    可是,秦长生现,自己却依旧年轻,充满活力,并且他的修为暴涨,一下子成为三千州有数强者之一。

    可是,回归故地,他所认识的人差不多都死了,除了同时代的几名天骄,成为各族巨头外,可谓物是人非。

    “我的一位红颜知己,等了我很多年,最后被其族中长辈逼着,嫁作他人,十万年过去,她的坟都找不到了,我只能在那片区域,静静驻足。”秦长生很伤感。

    很明显,这件事对他触动太大,不然以他修为,过去这么多年的红尘旧事,怎么可能还会被提及。

    甚至,石昊仿佛可以想象到那个场景,一个年轻人带着泪痕,独自站在一片旧地,怅然而悲叹。

    只是,很快,他又觉得很荒谬,这可是秦长生啊。

    在石昊的认知中,秦长生是一个大凶人,最起码给他的印象很不好,竟也有这么感性的一面?

    因为,他现,漫长岁月逝去,在那秦长生的眼中还有遗憾,还有伤感。

    大凶,多情?石昊也只能这么评价了。

    接下来的一番话语,让石昊身体一震。因为涉及到他母亲那一脉的血脉传承。

    “我没有后人,多番打探,找到那一脉,收了一位义子。”

    石昊听到这些话语后。有些懵,秦长生所收义子正是当年红颜知己的后人,这么说来他石昊跟秦长生无血缘关系?

    “我视如己出,从而也就有了不老山一脉。”秦长生叹息。

    “后来呢?”石昊问道。

    “我修为暴涨,不用修行。只要有那块骨就会道行增进,而且我时常神思恍惚,偶尔会看到一些古怪的画面。”

    秦长生说道,那些画面,有仙战,有血海滔天,有黑暗宇宙,很是诡异。

    最为让他的吃惊的是,后来,还有一个人找到了他。那个人名为穆长生,当时就已经在至尊境!

    他告知秦长生,当年,他也去过那个血泥地,并且曾看到过秦长生昏迷。

    除此之外,那个人自己也昏迷了,醒来时,曾看到一个雪白的婴儿,那一次共有他们三个生灵。

    那婴儿雪白晶莹,但是。在其附近,却有角质的皮,以及漆黑的指甲,很是可怕。

    不久后。那婴儿跑了,径直消失。

    最后,穆长生也离开那块区域。

    穆长生体内,没有多出一块骨,但是有某种真血,不属于他的血。最终实力暴涨,成为至尊。

    在那个过程中,他改名为穆长生,原本不是那个名字。

    “穆长生告诉我,那个婴儿是九天上的王长生。”秦长生说道。

    石昊震惊,还有这等来历,还有这么离奇的事,当年那个地方究竟怎么了,是一片什么样的旧土?

    “我没有达至尊境,因为,我自己剔除了那块骨。”秦长生说道,因为,他知道那些事后害怕了。

    “那你还植入秦昊的体内?!”石昊不满。

    “我没有恶意,听我慢慢说。”秦长生轻叹。

    后来,他将那块骨直入一个仆从的体内,仔细观察,想研究个透彻。

    他现,那个仆人的实力变强了,但是并未有他那样的感悟,也无他那样奇异的经历。

    多次尝试后,他现,那块骨可以提升其他生灵的实力,但是并未蛊惑他人改名等。

    这显然是有溢的,他为此而成全了几位后代,让他们的实力都长足进步,跻身为顶级高手。

    不过,他自己却再也没有敢植入,这一生都没有真正进军为至尊。

    石昊讶异,没有想到秦长生竟然这么的有定力,经得起诱惑,最终也没有想方设法进入至尊境界。

    若是其他人,估计早已身与骨合一,突飞猛进了。

    “三个长生,都来自同一个地方。”石昊自语,道:“可是不对啊,王家不是长生世家吗?自身有来历。”

    “这才是可怕之处啊,当年那个雪白的婴儿居然可以拥有长生世家王家的种种神通等。”秦长生叹息。

    这件事,他没有去探索,很是忌讳。

    但是,随着这么多年的了解,他却知道了其他一些密事。

    “说起来,你我也算是亲人,关系不一般,我要忠告你一些事,有些道统最好不要去触及。”秦长生严肃的说道。

    他告知石昊,哪怕想报仇,也要谨慎,最好不要现在就去沾染,因为,有几个古教非同小可。

    “或许,还可以称之为长生祸。”秦长生说道。

    按照他所说,魔葵园的老魔主,有极大的来历,是边荒无人区的一条根须,被人带出来后又复活了。

    “什么?”石昊震惊。

    “疑似不属于这一纪元的某株植物的一条根须,不过早已没有昔日的记忆,道行未进至尊境。但是,这株生灵有来头,有诡异,最好不要惹。”

    按照秦长生说所,那老魔主没有昔日的记忆,只是从一条根须重新修炼起来的,化成了一株完整的向日魔葵。

    “此外,西方教的那个修成丈六金身的生灵,你也要注意,世间传言,说他进入废墟,得到了古僧一脉的部分道统,所以才有了而今的西方教。事实上,有确切证据表明,他可能是由灰烬中的一粒残缺的舍利子演化而生的生灵。”

    秦长生告诫,好心提醒。

    石昊呆,三千州还真不简单,这些都算是长生祸吗?

    下午被人喊,出去了一趟,结果晚上才赶回来,想撞墙。努力去写下一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