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 辉煌落幕

第一千六百七十七章 辉煌落幕

    天渊前,大漠上,孟天正独自站着,天空中落下倾盆血雨,不过在离地面还有万丈高时都焚烧,化成晶莹光华。

    那是至尊的血,还有天哭等异象,这一役他斩杀诸强,击灭帝族,震动了天上地下。

    尤其是现在,他一个人安静的站在那里,看着天空中落下的至尊血,化成烟霞,流逝于长空,让人心颤。

    这是何等辉煌的战绩?一战杀的异域至尊胆寒,连帝族都相继殒落,不敢再战,溃逃而去。

    现在,只剩下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血光落下,赤霞点点,让这天地都显得非常凄艳。

    有人心中叹息,为孟天正而哀,为他感觉无比的可惜,这样一位惊才绝艳的人杰就要消失在世上了吗?

    一战过后,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了!

    因为王长生说的很直接,也很明显,孟天正折断大弓,让自己的神胎道果提前出世,这不仅在是断自己的长生路,还燃烧一身的寿元,一身精气神都要流散干净。

    时间无多,他才那么疯狂,杀到敌人胆寒,令诸强逃遁而去。

    没有了太阳,在一战中打爆,可是天地间却依旧有光,烟霞如血色的夕阳在天边在流淌,凄艳而幽冷。

    一代人杰将终!

    这是帝关的殇,也是九天十地的遗憾,这样一位强者到头来却落得如此下场,要身死道消,让人唏嘘。

    “再筑帝关!”

    孟天正开口,他背对着帝关,黄金战衣满是血迹,晶莹透亮,那是辉煌,也是遗憾,战绩惊世,却要死去。

    现在,他所关心的是。要尽快重筑帝关,将残破的城墙等修好,以免异域至尊再次叩关。

    这座城如果完好无损,借助几件仙器防护。可以守住,很难被攻克。

    其他至尊动了,快速行动起来,有人探出大手抓向域外,那里有太多的星辰残骸。都是一战之下毁掉的。

    仙院的老头子、圣院的老修士、王长生等都在动,表情严肃。

    帝关,城墙上,当人们知道发生了什么,许多人为之而叹,心有酸涩。

    “大长老!”

    “孟天正前辈!”

    一些人面露悲色,不久前还在欢呼,还在喜悦,怎能料到这一战的胜利是如此的惨烈,孟天正为了一战灭敌。不仅断了自身的成仙路,还要死去。

    何其的凄惨,何其的让人不甘,都为他而惋惜,心中愤愤而不平,只能叹,天妒英杰!

    石昊渡劫完毕,站在那里,鼻子发酸,张了张嘴。千言万语难以说出口。

    可以说,他一路走来,自从进入九天,孟天正便等若是他的护道人。跟王家交恶,同金家对决,带他去密土,指点他走“以身为种”的路,恩情无尽。

    若无孟天正,石昊或许很难这么快走到这一步。

    以身为种这条路。孟天正是前贤,昔年只差一点就成功,毫无保留的全部传给石昊,并带他去一些密地,这才让他功成!

    而这几年,孟天正更是几次救他性命。

    “前辈,我不想你死,一定有办法!”石昊哽咽,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从未落泪,但今日却有些抑制不住。

    他取出悟道茶叶,更向清漪、曹雨生等人要回昔日送给他们的东西,比如说神级药草,还有那枚在得到烂木箱过程中所获取的一片仙药叶子。

    他想救活孟天正,不让他死去。

    “好好修行,你会比我走的更远,路会更宽更长!”孟天正平静的说道,依旧背对着帝关,看着天渊。

    他的双目很深邃,看守天渊,威慑异域的至尊,也在凝视那片法则汪洋。

    异域,无至尊敢过关,都回去了,不敢踏足!

    后方,帝关,所有人都在动,炼化星骸,重筑帝关,还有人在看阵图,那是仙古的法阵,要将其还原。

    许多人伤感,这一役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帝关内,几位老至尊几乎都战死了,从九天而来的人也是死伤大半,此战过后至尊越发稀少。

    要知道,那可是一个纪元的积累,到头来一役近乎全部殒落。

    最让人痛惜的是孟天正,以他的天资,以他的潜质,应该可以成仙,可最后却要死,从世间消失。

    这一战,他杀出了绝世风采,震慑边荒。

    可惜,他要离世了,将葬在边荒,所有的辉煌都只能凝结为最后的一曲战歌,伴着他下葬。

    不少人眼睛红了,为他感觉伤感。

    赤霞漫天,若夕阳迟暮。

    帝关前,只有孟天正还有石昊站着,跟众人隔的很远。

    他快死了,可还是站在最前方,他在挡着异域的强者,使他们不敢过天渊。

    咻!

    突然,一道混沌光绽放,化作不灭的神矛,向着孟天正的后脑海飞去,要一击格杀!

    这很突然,让帝关所有人都大吃一惊,而后一阵头皮发寒,太突兀了,这是要绝杀大长老孟天正。

    “小心啊!”

    “前辈!”

    混沌光凝聚成战矛,璀璨而慑人,极速而来,带着大道符文,将孟天正那里笼罩,眼看就要没入其头颅内。

    砰!

    关键时刻,那战矛居然定住了,距离孟天正的后脑只有半尺远,而后便寸寸断裂,在那里炸开,化成滔天神火。

    “你应该再等一等,待我彻底虚弱,你才有机会。”孟天正转身,英姿带着倦意,但是依旧慑人。

    显然,他早知道后方有一位至尊,只不过没有出手而已。

    这名至尊从域外逃回来后,蛰伏虚空中,没有急着回天渊,想要在关键时刻袭杀孟天正,可是根本没用。

    “时间无多,等帝关重筑完毕,就没有意义了。”那名至尊叹息。

    孟天正并没有多说,只探出一只大手,向前抓去,他动用不灭经,手掌遮天,无坚不摧,所向披靡!

    不管这位至尊如何抵挡,都无用,所有祖术皆崩溃了,一切大道符文都无效,全被击散在这里。

    砰的一声,这位异域至尊被一把抓住,孟天正缓缓收回,而后猛力一攥。

    “啊……”

    至尊嘶吼,响彻边荒,震动大地,沙漠中黄色浪涛击天。

    在血光中,在烟霞中,这位强者被孟天正一把化成血雾,熊熊焚烧,形神俱灭,在这里身死道消。

    天地有异象,如神魔哀嚎,如血光漫天。

    孟天正右掌轻轻一拍,全部震散。

    “道友,你歇息够了吗,是否要动手?”孟天正回头,看向不远处的一个身影。

    那里有一个生灵盘坐,被秩序神链束缚,坐在残缺的大道棋盘中,身前满是血,都是他大口吐出的。

    此时,他神色萎靡,面色苍白。

    这是早先被孟天正镇压的那位帝族修士。

    众人闻言,都是一惊,他居然脱困了?

    “看来瞒不过啊,才被人相助,打开枷锁,便被你察觉了。”那位帝族至尊轻叹。

    显然,正是被孟天正刚才所击杀的至尊在相助,让他脱困了。

    “我生命无多,如果在离开前,不解决掉你,心中难安。”孟天正说的很直白,临死前本就要解决此人,免得为帝关留下祸患。

    “呵呵……”此人大笑了起来,而后腾的站起,挣断所有的法则锁链,身体熊熊燃烧,神火与天齐高,旺盛如海洋,他猛的向着孟天正扑去。

    这一刻,他动用了最强一击,不惜在燃烧生命精元,欺孟天正生命无多,要以最凶狂的一击杀出一条生路,闯入天渊!

    轰隆!

    天地崩开!

    他在疯狂攻击。

    孟天正舒展手臂,背起断弓,可是依旧做拉弓状,一道神箭炽盛如仙剑,斩开天地,切开了永恒。

    噗!

    手中并无弓箭,但是依旧飞出一道箭羽,与天齐高,被他当做仙剑来用,噗的一声将此帝族从劈为两半。

    此人脸上的表情凝固了,滔天的大道神火一下子定住了,整个人从眉心开始裂开,而后分为两半。

    接着,包括元神在内,他砰的一声炸开了,帝族血染红虚空。

    轰隆!

    孟天正大手覆盖天空,一把将所有的血与骨都收走,而后投进天渊,让残骸在那里腾腾焚烧。

    这一次,帝关前寂静。

    大漠上,孟天正安静的站着,看着天渊,背对帝关,晚风袭来,他的战衣铿锵作响,依旧有战意冲霄。

    但是,他的生命却要走到了终点,在如同残阳的血色赤霞下,在风声中,他在渡最后的时光。

    辉煌一战,一个人震慑异域所有至尊,杀出一片安宁,此际无人敢逾越天渊半步,这是一种大威慑。

    可惜,极尽辉煌后,将陷入永远的黑暗。

    孟天正一动不动,站在边荒前。

    他身体像是石化了,如同战神石像般。

    “前辈!”

    “不要死啊!”

    ……

    后方,传来恸哭声,视他为战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