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一人力压帝族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一人力压帝族

    荒,当空而立,沐浴帝族真血,如同战神转世,一声长啸,四方风云动!

    他身体璀璨,流转着刺目的光辉,此时连发丝都根根晶莹,目光犹如电芒,令他显得英姿慑人。

    嗖,嗖,嗖!

    活着的三位帝族高手都到了,跟他对峙,一个个面色冷漠,带着杀气,还有一股难以抑制的怒意。

    因为,今日一战过后,不管胜负如何,荒都注定要名动两界,或许会载入史书中。一个人而已,挑战四大帝族,还杀了一个人,这是何其绚烂的战绩?

    而他们都成为了陪衬,哪怕现在将之击败,也注定难以光彩夺目,三人联手,胜之不武!

    “杀!”

    庆坤喝道,第一个动了,他现在是人形躯干,但是禽类特征明显,鸟头、黑色的双翅,遮天蔽日,扑杀石昊。

    其他两人也施展祖术,杀气澎湃。

    但是,这一刻最为惊人的不是他们,而是一座古塔,突兀的从虚空中浮现,落在石昊的头顶上方,向下镇杀。

    那股气息,那种威力,绝对让遁一境界的大修士都要面色发白,它带着丝丝至尊气息。

    这是一件法器,很惊人,虽非至尊器,但是不远矣!

    塔身流动光泽,金属气息浓郁,带着血腥味,是一件大凶器。

    轰!

    太突然了,就这么压落下来,要将石昊镇死在下方。

    因为,它等阶很高,超越在场几人的境界,拥有莫测威能。

    “就等你呢!”

    石昊不慌,竟这般说道,铮的一声,从他体内飞出一口剑胎,散发飞仙光雨,杀气十万丈!

    当的一声,这口剑胎劈在古塔上,将之震起,弹向高空。

    这是大罗剑胎,很特古怪,一向被动防御,遇强则强!当初石昊得不灭经时,遇到鹤无双,竟可以藉它抗衡炼仙壶。

    现在,他祭出剑胎,将那座塔震开。

    “索孤,你可以死了,最后一丝活下来的希望也被挥霍了。”石昊冷声道。

    当!

    天空中,像是打了一个混沌霹雳,震的所有人双耳剧痛,神魂一颤。

    那是剑胎发威,化成匹练,猛劈那座古塔!

    所有人都发呆,索孤不是被杀了吗?

    不过,人们很快了然,索孤肉身被撕开,元神破灭,但是并未彻底死去,还有一缕真灵躲在其兵器中。

    这座塔绝对不一般,可以镇压同代人。

    不久前,索孤还曾喝斥大须陀、戚顾等,并祭出此塔,要将他们全部镇压。关键时刻,十冠王出手,用世界树幼苗,将此塔扫飞。

    轰隆!

    那塔身剧颤,被剑胎劈的轰鸣,发出炫目的光辉。

    “杀!”

    邬昆、余禹、庆坤大吼,一起动了,看到挽救索孤的契机,自然全力以赴,阻止石昊下杀手。

    索孤这道真灵只要保存下来,想必以帝族的手段可以将他救活,尤其是他的肉身虽然被撕裂为两半,但毕竟还在,能更进一步温养其神识。

    可惜,晚了,三大高手虽然在救援,但已经不能改变这一切。

    石昊一声咆哮,惊天动地,以他为中心,腾起无边的黄金烈焰,熊熊燃烧,震撼当场。

    轰隆隆!

    雷声震耳,响彻云霄。

    那不是黄金火焰,而是雷电,石昊爆发,将雷电神通施展到限,其中有一口雷池在沉浮,在绽放毁灭之力。

    闪电金黄,凝聚在一起,犹若火焰,焚烧天地。

    大罗剑胎猛力劈动之际,生生将索孤的那道真灵给震了出来,脱离古塔。

    毕竟,他只是一缕残识,不是真正完整的元神,说难听一些,跟孤魂野鬼差不多,怎能挡得住那种冲撞?

    剑胎生生将他从兵器中震了出来!

    “啊……”

    索孤的这缕真灵大叫,被金黄的火焰淹没,这是雷道之力,对于灵识来说是最大的威胁,专杀真灵。

    啪!

    这道真灵一震,它是一个虚淡的兽影,是索孤本体的样子,结果一刹那就被黄金火吞没,焚成灰烬。

    索孤还是死了,没有能逃过一劫。

    轰!

    那座塔轰鸣,被剑胎劈的飞了出去,最终砸在大漠中,形成万丈惊涛,沙浪拍天。

    “轮到你们了!”石昊黑发染着金色,浑身都是璀璨符文,带着烈焰,带着滔天的杀气,向前杀去。

    不用他找上门,那三人早已动了绝杀秘术,全力以赴。

    这是一场大战,惊天动地。

    帝族联手,三杰战荒。

    他们都拼命了,不跟刚开始时那般,因为索孤都死了,再矜持,再放不开手脚的话,那不可饶恕。

    早先,他们还因自负而觉得围攻荒胜之不武,现在什么都被抛开了,他们杀红了眼睛,龙腾虎跃。

    这是一场大战,为当世年轻一代最强碰撞。

    帝族出世,与荒决斗。

    在过去,任何一个帝族生灵的战斗,注定都要被人摹刻下来,当作经典战例为同辈人讲解。

    现在,三名帝族高手同出,战一个人,自然更为罕见,值得记载下来。

    “杀!”

    庆坤咆哮,庞大的魔禽躯体,吞吐星月,张口间,域外陨石全部被吞进嘴里,熔炼成精气,补充自己。

    噗!

    大道法则绽放,它如一轮黑太阳一般,浑身都是符文,羽翼漆黑,流转乌光,这一刻他释放出最强气息。

    呼!

    在它呼啸间,黑色符文弥漫,将石昊周围填充满,这里被熔化了。

    “吞天帝族,熔炼万物!”

    有人轻叹,这种手段逆天,隔空一击,就能将对手焚化在虚空中。

    砰!

    石昊撑起一片光幕,如同万法不侵,在其脑后有一株金色的小树发光,枝条成万,洒落下来,震开乌光。

    余禹在后方袭杀,手掌巨大,如同一个开天辟地的巨人,一掌翻落,天宇龟裂,群星摇颤。

    那是他的法相,他的真身跟石昊差不多高,可是法相气息惊世,可怕无边。

    砰!

    石昊弹指,一道又一道秩序神链飞起,从其脑后的小树中发出,刺透虚空,将那只手掌定住,并要击穿。

    “纳命来!”

    邬昆咆哮,他身材雄健,能有一丈高,肌肉隆起,如同一条条小蛇爬在身上,古铜肌肤流动宝光。

    此时,他一头紫发乱舞,瞳孔缩成十字般,非常吓人,绝世气息扑面而来。

    此时,他是凶猛的,也是狂霸的,大开大合,跟石昊血拼,掌刀如虹,不断劈落,刀气斩开了天宇。

    石昊抗衡,跟他大战。

    咚!

    毫无疑问,这一刻的邬昆最猛,他除却祖术惊人,法力雄浑外,肉身强悍的过分。

    当!

    邬昆祭出兵器,在其头顶上方,悬着一口紫金神钟,轰隆隆而鸣,每一次震动都有涟漪发出,要将石昊打碎。

    此外,在其手中,还持着一杆长刀,雪亮慑人,每一次扫出,都是刀气如海,淹没长空。

    他以强大肉身催动两件秘宝,攻防一体,尽情挥洒帝族传承,主攻石昊。

    高空中,庆坤盘旋,黑色羽翼拍动,不断射下一道又一道乌光,它辅助攻击,对石昊构成了极大的干扰。

    余禹也在下重手,并且在虚空中刻符号,要镇封这里,陷石昊于绝地。

    石昊眼中神光毕露,背负鲲鹏翅,猛力一震,周身各种宝术全部绽放,符号密集,如同海浪般。

    这片天地因此而绚烂到极致!

    锵!

    在这一过程中,他以雷电铸成一张大弓,在拼斗的过程中,化成了三头六臂,跟邬昆决战,阻击余禹,最为重要的是,要射杀庆坤。

    “吼!”

    邬昆嘶吼,如同魔神一般,他化成千手魔尊,掌印翻飞,粉碎虚空,轰杀石昊。

    石昊一声轻叱,脑后的金色小树,垂落下来成千上万根枝条,晶莹欲滴,而后猛的绷紧,全部化成了长矛,向前刺去。

    他以柳神法,同时牵制邬昆还有余禹,而后集中全力,射杀吞天帝族高手庆坤。

    哧!

    以雷霆铸成的大弓,强劲而有力,闪动雷光,恐怖气息弥漫。

    他一招手,千百道闪电飞来,凝聚在他的指端,化成一支神箭,搭在弓弦上,而后猛力拉开,射向天空。

    嗡!

    天地直接被射崩了!

    那种景象,不可想象,震撼人心!

    所有人都傻眼,那是闪电啊,那还能这样做?

    闪电凝聚成兵器,跟真实的宝具一般,或许威力更盛,这样射杀天空中的魔禽,实在惊人。

    “不,这是天劫,他居然牵引出的真正的一次雷罚!”

    远方,有人惊呼。

    这是石昊以雷霆铸造兵器的根由所在,他在这一刻,将自身的战力推向了绝巅,居然牵引出天劫。

    故此,他集中全力,施展雷帝法,这样演绎天罚,射杀天空中的魔禽。

    “我为帝族,天劫能耐我何!”庆坤长啸,拍动双翅,撕裂苍宇,对抗雷光。

    帝族,一个个都极度强大,自然可渡天劫。

    “杀!”

    石昊大吼,那一箭之威让日月失色。

    轰!

    他射塌了天穹,一箭贯穿而过,竟刺透了庆坤的躯体,鲜血溅起很高。

    所有人都傻眼,一箭而已,就要射杀庆坤?

    “替天执法!?”远方,有人惊叹。

    “他糅合了多种法,不只雷道,还有其他秘术,蕴含着最强一击!”有一位至尊开口,道出究竟。

    难得的是,这一次无人阻拦,静看他们争锋。

    噗!

    庆坤怒啸,鲜血绽放,他的身体被射穿!

    “哧!”

    天空中,箭羽密集,石昊快速开弓,一口气射出十二箭,其中有三箭都命中敌手。

    庆坤大怒,这是耻辱,身为帝族,号称可吞掉一切,今日居然被人弯弓长射,视作普通禽类,不能容忍。

    只是,那箭羽太可怕,带着很多中大道法则,难以躲避,禁锢天地。

    噗!

    他又一次中箭,胸口被刺穿,心头血飞溅,遭受最为可怕一击。

    “先射杀你,再摘另外两颗头颅!”石昊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