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堤坝界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堤坝界

    沿着堤坝走,一路上,接连见到四具古尸,都早已不知道死去多少年了,不知是什么年代的生灵。

    他们有一个相同点,都强大的离谱,可怕的过分,尸体干枯了,但是有残血留下,稍微接近,就要让人身体要崩开。

    “这第四具是什么生灵,属于哪一族,从未见到过。”石昊在远处看着。

    他在九天没有见到过,在异域同样没有发现。

    那个生灵,哪怕死去万古了,依旧头角峥嵘,生前绝对是盖代强者,哪怕身体干枯了,但是虎死不倒架,还有一股震慑世间之气外放!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残留在地上的血,威能滔天!

    在那发光的血液周围,虚空裂开,空间塌陷,简直要崩毁大界。

    可以想象,如果他还活着,会有多么的慑人。

    他有一颗人的头颅,但是面孔很平,额头上有三只竖眼,带着淡金光泽,躯体干瘪,但是溢出恐怖的气机。

    人形躯体,带着细密的银色鳞片,尾椎骨那里有一条狮尾,垂到堤坝另一侧。

    “没见过,但是……疑似很古老时期灭绝的三眼神族,如今还有一些后裔,但是形体还有能力跟这批祖脉相比,差远了。”三藏说道。

    据他所说,这一族敢跟真仙开战,强的离谱,三眼睁开,天地失色,古界可崩。

    但是,被灭族了,如今真正的这种祖脉生灵早已不存,只有少许后裔跟其他族通婚,生下一些形体改变巨大的种族。

    如今,眉心有竖眼的种族等,有五成都是该族后裔繁衍所致。

    “很强大!”

    他们三人倒退,这头生灵无法接近,哪怕死去了,残血依旧可动星河。能杀尽接近的各族生灵。

    “第五具!”

    石昊倒吸冷气,沿着堤坝走,又见到了第五具生物,人形的。和当今人差不多,只是皮肤如同金皮,带着光泽。

    “金色骨皮,金刚不坏身不足以形容他,生前一怒古界崩。星河坠落,一个非常可怕的古生物!”神冥说道。

    她在倒退,只因多迈出去半步,就被那生灵身前的血所散发的力量压制,身体都出现血痕,险些四分五裂。

    石昊他们发现,只要离堤坝一段距离,就不会受到冲击,仿佛有一条无形的墙壁,可以隔绝那种生物残留的法力波动。

    整整发现五具躯体。任何一具都可怕的无边,只要看着他们,就忍不住要顶礼膜拜,想要虔诚叩首。

    即便他们死去了,且都倒在堤坝上,但是依旧有气吞洪荒、威压诸天之大势,无以伦比。

    这等强悍生灵,是如何死去的?

    石昊确信,流淌仙血的生物,已经算是长生了。可怎么还会死?在堤坝另一边遭遇重创所致吗?

    五人有一点相同,身体干枯,唯有死前溅出的血液落在地上后保持着些许活性,至今在散发神威。

    他们自身泯灭。精气都散尽了,为何几滴血反倒存了下来?

    “是什么伤导致如此,唯有临死前溅出的血液长存?”

    “或者是说,身体内的精气神被什么东西或者物质吞噬了?”

    他们在猜测,实在不明白,这么强大的人物怎么都死这里。

    还要前行吗?他们在犹豫。须知,那五个生灵可是从堤坝那一侧爬上来的,重伤而归,然后死亡。

    他们三人过去的话,这不是纯粹送死吗?

    柳神就这么过去了,没有提示吗?石昊思忖。

    “找一处没有尸体的堤坝区域,我们站上去看一眼,那一边到底有什么!”神冥说道。

    不看一眼真的不甘心,让流淌着仙血的生物沿着古路寻来,进入那片区域,到头来又重伤回归,死在堤坝上,这太神秘了。

    终于,他们找到了一段合适的堤坝,没有生灵,也无血迹,很凄冷,堤坝古旧,很多地方残破了。

    “真不知道存在多少年月了!”三藏怀疑,这堤坝存在世间古老无比,天知道是什么时代的产物。

    让一名黄金葬士这么慨叹,可见,它的古老。

    葬士,一睡就是千古!

    终于登上堤坝,看到了那一边的景象。

    很幽邃,很黑,前方迷雾万重,向下望去,不知道有什么。

    前方则很昏暗,有黑雾缭绕,蒸腾着。

    什么地方?他们还是不明白。

    当动用极尽大神通,竭尽所能去感应时,有所发现!

    若隐若无间,仿佛有潮汐起伏的声音,很模糊的传来,很远,隔着很长一段距离,又像是隔着千古,从另一个时代传来。

    “像是一片海,离这里很远,海浪在起伏?”神冥说道,觉得很荒谬,这就是堤坝后面的大恐怖吗?!

    应该不是,肯定是其他危机!

    只是,他们看不到。

    三藏祭出一只木鹤,拇指大,很小很温润,如同玉石刻成,那是一件法器,可寄存法力,爆发出强绝战力,短时间内等同于一个三藏的战力,是稀世秘宝。

    然而,木鹤展翅,进入堤坝后的黑暗中,向前飞去时,瞬息米分碎,刹那就灭掉了。

    三藏脸色骤变,一是心疼那件法器,二是震撼,被灌注法力与少许神念后,那秘宝不弱于他,居然这么快就碎掉了。

    “这意味着,只要我们过去,瞬间死亡!”

    他们退后了,开始在周围寻找。

    堤坝这一侧的区域也很广阔,沿着提拔走出去足够远后,他们有发现,看到了一座祭坛。

    这祭坛未免太大了,是由星骸堆砌而成,高耸入苍宇!

    虽然星骸被祭炼,没有那么大了,但是这么堆砌,也还是大的过分。

    并且,在祭坛旁,挨着堤坝那里,还有一块碑。

    “有字!”神冥道。

    上有文字,依旧是最古的仙文。

    “非盖代者,不可尝试,莫渡!”三藏念出大致意思。

    这是在警告后来者,莫要尝试逾越堤坝,不可轻进。

    这则信息非常惊人,盖代者想要过去,也只能算是尝试?高手层次的定位太惊人,太可怕!

    “有脚印!”

    神冥说道,目光敏锐。

    早先那行很浅的脚印从沙地出来后就不见了,没有想到在这里又见到,在祭坛上,有很多脚印。

    这祭坛是那个人所留?

    “祭坛不曾完成!”三藏说道。

    很遗憾,谁都能看出,这祭坛只建了一半,不知道为何就没有继续下去。

    这么宏伟的祭坛,要去哪里?

    那个人最早来,独自探索,要找到什么,一条出路还是其他?

    是要直接横渡过堤坝后方的区域吗?

    后来者,都是在沿着它那虚淡的脚印而进。

    可惜,祭坛不曾建成。

    “这边!”

    不久后,石昊又发现脚印,很浅,从不远处的堤坝上走过,进入了那迷雾笼罩的昏暗中。

    至此,脚印便没有了,全无!

    古往今来,那么多强者都在追随这行脚印吗?

    柳神也是追到这里,而后消失的?

    只有那一个生灵可留脚印!

    “柳神,你有什么指引?”石昊没有办法了,对着绿莹莹的枝条开口,这般问道。

    原本,他没有抱什么希望,可是枝条忽然发光,指向一个方向。

    “咦,走!”

    三人神色严肃,迅速上路。

    不是很远,不过在数百丈开外,这里有石子,有泥土。

    地上,有一幅简单的画。

    不知道什么年代所留,如同涂鸦般,在泥土中作画。

    “传送阵?”

    在泥土中画的像是一幅传送阵,只是太简单了。

    看样子,线条等描绘的时间不会短暂,是古代岁月中所留痕迹。

    这相当的让人无言!

    “这里也有几个脚印,传送阵或许也是那个人所留!”神冥说道。

    事实上这个地方很奇异,也很可怕,无人可留痕迹,除却那个人外,全无足记。

    嗡!

    突然,一片绿叶从石缝中飘出,扬起,发出光华。

    “非盖世强者,沿古阵回转,莫寻。”叶片有一行小字,在告诫。

    是柳神的叶子,是它所留,这明显是留给石昊的,在此地示警!

    “柳神,你恢复了道行,彻底记起过去了吗?”石昊喃喃。

    柳神,曾经彻底毁灭,不止一次两次,在反复重修,涅槃重生,如今真正恢复了吗?

    “唉!”神冥一声叹息,终究还是不知道堤坝后面是什么,通向哪里,很遗憾。

    这涂鸦般的古画,在泥土地上作出的简单图案,便是传送阵,可以带着他们回去?

    “容我渡个劫,捉一口雷池再走!”石昊说道,想抓雷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