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石祖之罪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石祖之罪

    “当年……”身上满是补丁的老头子石厚德说到这里后,心情郁郁,脸色发苦,难以说出话来。

    “当年怎么了?!”石昊急促的问道,迫切想知道,一直以来都被称为罪血后人,他心中很不甘,也很不忿。

    他坚信,石族的祖先没有大过,是被冤枉的,相反有大功绩!

    因为,他当年追逐不祥与诡异,曾经登上那艘染血的黑色古船,在一座祭坛上亲眼见到了七王牧守边荒、血战到底的景象,并看到有王因此而殒落!

    “别问了,我们的祖先或许真的有大错,身为后人我们算是在还债吧。”老头子石厚德怅然,摇了摇头。

    “将你所知都说出,我不信石族先祖有大过,因为我知道一些秘辛!”石昊很坚定的说道。

    他不会忘记在黑色古船上的祭坛所见到的画面,就连老人还有孩子都登上了那座被血染红、裂痕斑驳的古老城墙,同异域的无数强者赤膊大战。

    每战必洒血,城墙下尸骨成堆,老人与孩子以及花季的少女不断凋零、死去,血淋淋,他们的眼睛睁的大大的,很是黯然,死后带着凄凉色。

    每当想到那画面,石昊心中都发堵,恨不得仰天长啸,希冀自身成道于最艰难的时代,前去救援!

    如今竟是这种情况,石族被污蔑为罪血后代,有着不光彩的过去,甚至有人说应该被钉死在耻辱桩上。

    这怎能不让他心愤?!

    七王浴血搏杀,结果先后凋零,以殇而终的画面让人哀恸,再想到现在石族的处境,自然悲愤不过。

    石族祖先所做值的吗?轰轰烈烈的战死,热血洒边疆,可是后代却落到这个境地,何其的凄怆!

    在石昊一再要求下,老头子石厚德开口了。很是木然的说道:“有人祖先斩杀自己人,割下几位大人物的头颅!”

    其中,有两人足以称得上领军者。

    “这……”石昊倒退。这后果太严重了,割下此界领军人的头颅,罪很大,意味着反出去了。

    这种罪真的很难洗刷掉,如果没有足够分量的证据。以及颠覆性的再查结果,很难还石族一个清白。

    问题太严重!

    只是,石昊却深知,这当中肯定有天大的隐情,因为,他亲眼看到七王宁折不弯,喋血帝关外。

    特别是,今日看到石刻图,才知手持白骨大棒的是石族祖先,而石昊曾看到他血拼敌手。血流尽,最后殒落。

    至死都没有降,何来叛出?

    石昊一阵头皮发麻,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石族祖先是战死的,荣耀一世,到后来怎么被污为罪人了?

    他有点不寒而栗的感觉,心头发毛,脊背生出一股寒意,若是石族祖先是冤屈的。那么肯定有人在说谎。

    “是什么人给我族定的罪?!”石昊问道,这太关键了,也许隐伏着一天大的祸患!

    “太久远的事了,那个时代的人差不多都死光了。没有办法查了,据说即便不算是公论也差不多了。”石厚德说道。

    身为这个部落的一族之长,他却穿着打补丁的破旧兽皮衣,十分寒酸,可见石族的处境多么的艰难。

    “是不是曾有什么误会,我们的祖先没有来得及说出?”石昊问道。

    “不知道。早就无法考据了,岁月翻过了千百世,没有几人能说的清当年的事了。”石厚德摇头,有些苦涩。

    可以想见,这么多年来石族一直被歧视,生活在罪血的阴影下,困境太艰,生生将一个无上大族磨灭掉了,都要灭族了!

    远处,跑来几个孩童,全都穿着有洞的衣服,身上有血,带着伤痕,这么小居然就去打猎,有几个孩子哭喊着:“阿爹!”

    他们跌跌撞撞,向前跑去,扑向村口的几口棺椁。

    “阿爹,你回来,不要死啊,太爷战死了,爷爷战死了,如今你也走了,我们家都没有一个成年男人了,啊呜……”孩子大哭。

    还有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小女孩,脏兮兮,只有一双大眼很明亮,此时却蕴满了泪光,十分凄惨的哭叫着:“阿叔,你也不在了,父亲、母亲早就没有了,如今只剩下我自己了!”她呜呜大哭着,小小的躯体蜷缩在棺椁前,可怜的让人心痛。

    “啊!”石昊忍不住一声低吼,他不忍目睹这一切。

    石昊在这里住下,随时等待着出征,这几天来,他熟悉了这个在山脉中的小型部落,生活困苦,成年人多被征调走,剩下的都是老弱病残。

    如果有强大的蛮兽闯来,整个部落都要面临艰难的考验。

    “深吸一口先天精气,藏于筋脉间……”

    清晨,迎着金色的朝霞,石昊站在山地中,指点一群少年修行,不是很严厉,但是所有人都在认真的学习。

    “这种骨文运转错了,狻猊宝术,喷吐雷电,一个失误,闪电就可能会伤到你自己。”石昊为一个孩子矫正。

    他很认真,在用心去教,帮助这个部落,希望让这些人活的好一些,最起码可以让少年们成长快一些,有自保的本领。

    在这个过程中,石昊不得不叹,这群孩子都非常有天分,甚至有几个了不得的天才。

    其中,那个名为阿兽的少年,十四五岁,可塑性太高了,称得上天纵之资也不为过,最起码不会比外来的天才差。

    这让石昊惊诧,一个千人的小部落而已,居然埋着一块浑金璞玉!

    阿兽的父亲,是村中最后一位伟大的天才,这是族长石厚德的话,如今石昊相信了,难怪可以那样赞誉。

    阿兽遗传了他的天赋,非常了不起,十四五岁就能降凶蛟、伏猛犸,只身进入山脉深处猎杀非常强大的古兽。

    石昊用心教,他学的也很快,因为阿兽的父亲战死,他想报仇,去关外战场厮杀。

    “我想学大鹏拳!”阿兽说道,因为有一次他看到一个外族人隔空一拳轰落下来的一头吞天兽,降服为坐骑,给他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喜欢那种大开大合的拳式。

    “好,我教你,但大鹏拳练到深处,可不止阳刚霸道那么简单。”石昊说道,因为他要传的是鲲鹏拳!

    “我想拜你为师!”阿兽坚定的说道。

    “你先学一段时间再说吧。”石昊还没有收徒的准备。

    “好,等你觉得我够资格时,我要拜你为师!”阿兽性格很坚毅。

    “真是了不起的年轻人啊,后生可畏,都要开宗立派了。不过,选在罪血石族收徒可不太好。”就这一日,有人走近山脉中,来到石族这个小部落内。

    部落中人都神色一僵,都停了下来,看着山口那里,一个个都很木然,因为不好的事情又来了。

    每当有外人来,都会伴着不公、黯然等。

    尤其是现人的服饰后,石族人心中沉重,因为征调成年强者的人来了,又要有人去战场,意味着,要殒落,死去!

    “大人,阿兽他们的父亲才战死啊,还不到时间,怎么这么快就要征调人马了?”族长石厚德上前,带着凄苦的笑,这对石族来说是不可承受之重。

    很多年了,石族部落一直是这么的压抑,族人难见笑颜。

    就是那些孩子,都缺少天真童趣,每日都在修炼,而那些小女孩也是如此,没有心思嬉笑,此时一张又一张脏兮兮的小脸都很紧张,脸色发白,看着让人心痛。

    孩子们不得不心颤,担忧,因为一旦来选人,就意味着他们将可能要失去父母,成为孤儿!

    成年的强者,一走就多半就是永别,不死不会回来,一向是活着出去,带血的尸骸归来。

    在部落中,能活下来的老人太少了,都在年轻时战死了,活着也都是早已伤残,失去了厮杀的能力。

    终于,一个小女孩忍不住大哭,抱住一个青壮年人的大腿,死不撒手,哭道:“阿爹,我不想你走啊,我不想像阿敏、阿兽他们一样成为孤儿,我要你留下来,活着在我身边。”

    “大人,时间相隔太近了,不能这样啊,不然的话,石族马上就要灭族了,会断了传承!”石厚德哀求道。

    石昊一步一步向前走去,因为认出了,那是一个熟人,多半是为他而来。

    “呵呵,放心,这次并不是为了征调石族的青壮,毕竟还没到时候,我是来看望一位小友。”

    一共来了五人,其中一个老者,是石昊认识的,说话的也正是那个老人。

    “一别多年,小友的成就吓住我了,让老朽瞠目结舌时,不免有些惶恐啊,一个二十余岁的虚道境高手忆中,寻不出第二个,似乎是前不见古人啊!”老者叹息。

    “还是有一些的,这次也进入了帝关。”石昊说道。

    “他们最少也要比你大上四五岁,年岁最轻的也近三十岁了,别看是几岁之差,但若排位的话,一下子就要降低不少。你的成就,在近代来说,多半难有人可比!”

    “修行速度跟终极成就并无多大关联,谬赞了。”石昊很平淡的说道,并不是多么的热情,因为他觉得对方来者不善。

    虽然很多年没有相见了,但是有些旧怨难解。

    “唔,我这次是为小友出征的事情而来。”老者笑呵呵的说道。

    果然,这一日来了!(未完待续。)

    (本书采集来源网站清晰、无弹窗、更新速度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