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再见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再见

    仙金甲胄炸开,这是何等的力量?有几人可以这样击毁仙道法器,这个白衣女子做到了,其圣洁气韵不可亵渎。

    在灿烂的光雨中,有些仙金碎片飞向了金属建筑废墟中,盘坐在石昊对面的女人一挥袍袖,接住了数片,露出喜色。

    因为,这是两大至强者对决后所留下的“痕迹”,记载了他们的战斗盛况,有巨大价值,一旦研究通透,可以悟道。

    远处,那男子怒啸,带着不甘,带着滔天杀气,被打向历史长河的源头,整具躯体四裂,已被击穿。

    “定!”男子咆哮,运转大神通,施展不可测的古天功,想要止住颓势,不甘心被人这样解决掉,打回到万古前。

    “轰!”

    时间长河下游,那白衣女子手持宝瓶,上面刻有绝代美人飞仙,带着泪痕,光雨无尽,此时腾出仙劫之力。

    这种仙劫,可不是一般意义的仙力,而是带着奇异的奥义。世间,一旦有人举霞,想要飞仙,必引来屠戮,阻人成仙,会降下无尽劫难。

    这种仙劫力,与其说是一种规则,不如说是一种灭仙的劫难!

    随着大道宝瓶的喷发,那光无穷无尽,将早先吞掉的那男子的一身精血都熔炼在当中,成为其补充,全部打了出去。

    这一击无以伦比,那如君王般的男子刚凝聚起来的符文,才运转出通天之力,就全部被击散。

    “啊……”他一声大叫,这一次真的被打的解体了,整个人化成几片,飞向历史长河的尽头方向。

    血液洒落,他再也没有了早先的自负。任殷红雨点洒落,不再提什么神血流逝的越多敌人将会越凄惨。

    “他就这么败了?”石昊有些不敢相信。

    要知道,那可是一位无上强者。盘坐在万古前,神游太虚。在遥远的过去感应到了他,要出手灭杀。

    这等人物何其可怕?简直不可比拟,能在过去影响到未来,谁与争锋!

    可是,现在却被人斩杀的要殒落,很凄惨,被打的肉身崩开了,弄不好就是一个形神俱灭的下场。

    “他一时间还死不了。毕竟他盘坐万古前,过来的不是其真身。”石桌对面的女子一叹。

    “嗯?”石昊不解。

    “一道法身,沿着时间长河而来,身披其甲胄而战。他的真身还是盘坐在万古前呢,并未出动,不然你以为会是这个下场吗?”女子说道。

    按照她所说,没有人敢轻易动真身,因果太大了,即便如此,出动法身也会染大劫。会付出巨大代价,多半也可能连累真身殒落。

    尤其是现在,那个男子败了。情况就更糟糕了,其真身多半会在过去消亡。

    石昊闻听详细解释后,不禁倒吸冷气,这果然可怕,想要触动古今未来,自己可能先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他说的好听,自身不染因果,无视历史长河,哼。他根本不可能做到!”石桌对面的女子说道。

    咚!

    果然,在那宝瓶轰杀下。那男子被再也难以凝聚成型,被轰的碎裂。肌体坠入时间长河尽头方向。

    一朵又一朵浪花溅起,他坠入了水中,再也没有起来,很明显被干掉了。

    “吼!”

    万古前,一声巨大的咆哮,爆发出来,震动天上地下。

    而那一声吼,也正是仙古纪元末年,也是大战落下帷幕时,一切尘埃已定。

    无论是凋零的一方,还是战胜的一方,当时都非常不解,为何会有这样一声沉闷的嘶吼。

    在一座古殿中,上面盘坐的一尊身影,原本如同石像一般一动不动,此时眉心龟裂,鲜血溢出。

    “天啊,一位大人的神像裂开了,怎么回事?”这是万古前的惊呼,不曾被记载,不曾留下什么。

    在如今的这一世,更是不可能知道。

    而此时,石昊还盘坐在废墟中,怔怔的想着刚才发生的那一幕,到底怎么了,就这样击杀了那个男子吗?

    他看向白衣丽人,这个女子太过超凡,不可想象,简直像是最绝艳的仙王傲立世间,不可匹敌。

    她是如此的绝艳,震古烁今!

    过去有无上君王出,想要击杀来世人,结果引动出这样一个女子,干净利索的斩灭之!

    “杀!”

    突然,历史长河的尽头方向,传来一道音波,滔滔如江海,滚滚如山崩,又若无尽星海倾泻而下。

    那种波动太过可怕了,让时间长河鼓荡,剧烈汹涌,无法想象。

    可以清晰的看到,在时间长河的最上游,有一座古庙浮现,当中盘坐着一个人,正是刚才被击败的男子。

    “他的……真身来了!”石桌旁的女子心惊,真身浮现,那不是要抱着赴死的心态而战吗?

    真身沾染因果,注定要殒落啊。

    “还没有真正过来!”石昊道,那古庙只是在那里显化,一个男子盘坐在万古前,睁开冰冷的眸子,青色的眸光可怕而犀利。

    “再来一次吗?送你去殒落。”白衣女子只有这样一句话。

    古庙中,那男子发光,口诵真经,震动万古长河,大星一颗又一颗的明灭不定,围绕着他旋转。

    他仿佛成为了宇宙的中心,无量星河浮现,将他环绕,让他看起来威严而神圣,不可冒犯。

    长河下游,那白衣女子结法印,催动手中的宝瓶,就要再次轰杀,可是突然间她身体一震。

    很快,石昊也感应到了,毛骨悚然,感觉神魂要覆灭了,动弹不得,而他对面的女子也是无比悚然。

    时间长河上游,古庙中那君王般的男子在口诵真经时,一片又一片黑雾浮现,从无尽苍穹上涌来。

    一瞬间而已。他的周围,黑压压,几乎要伸手不见五指了。

    就在此时。无声无息,在他背后出现一个巨大的黑影。顶天立地,矗立在乾坤中,要撑破了这个天宇!

    他实在太庞大了,难以仰望到尽头。

    星河与其相比,像他的汗毛般,他就那样矗立着,一动不动,看不真切。模模糊糊,宛若一尊威压古今未来的盖世魔头降世。

    相比较而言,古庙中盘坐的男子,真的显得很微小。

    早先他也耸入天宇中的,高大无比,可是跟那黑影一比,就显得太小了。

    此时此际,就是下游的白衣女子难以保持原有的平静了,双目中神芒暴涨,若一尊君临天下的女帝般。释放出最为神圣的威严气息。

    她神色凝重,盯着那里,道:“我又看到了一角。难怪未来那么难,那么苦,充满血与火。”

    连她都这般说了,可以想象未来会有多么的艰难,她从那黑雾中看出了一些什么。

    下一刻,白衣女子变色,因为那里越发的黑暗了,从苍宇上落下的黑雾更浓了,即将出现第二道黑影。模模糊糊,同样庞大。

    且。第一道黑影开始动了,要杀过来。

    那种气息。那种威压,简直无法想象,要摧毁一切,让下游的白衣女子都郑重无比,如临大敌。

    她一声轻叱,运转一种十分可怕的天功,整个人发光,从其血肉中竟有冲出另一个自己,悬在头顶上方,不断结印。

    那是在脱胎换骨,那是在再造真我,那是一个超脱原本我的我,盖世无敌。

    轰!

    她施展最强一击,轰向过去。

    天崩地裂,时间长河崩断,历史的星辰成片的坠落,她全力出手,不断结印与攻伐。

    轰隆隆!

    终于,那历史的长河失控了一般,滔滔不绝,胡乱肆虐,一下子紊乱了。

    这意味着,一切都乱了。

    当平静下来时,长河的上游,古庙消失,黑影不见了,那里恢复清净。

    在下游,那白衣女子嘴角溢血,点点猩红触目惊心,血染红她的衣襟,看起来很凄艳,她受伤了。

    “发生了什么?”石昊问道,他刚才根本看不真切,不明白是什么状况。

    石桌对面,那个女子在思忖,皱着眉头,道:“她斩断了长河,干扰了过去,阻止了黑影过来。”

    这足以说明了问题,白衣女子不让黑影真正出现,没有与之决战。

    “没有人可以轻易踏足时间长河,有些事再一再二不可再三,她这样出手,干扰了过去,那些人无法再出手了。”

    石桌旁的女子解释,也在推演,因为这一切都是她的猜测。

    “白衣女子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她这样补充道。

    而后,她又蹙眉,像是对有些事情无法想通,道:“也不太对。”

    点点光雨飞来,包裹着石昊,像是将他隔绝在了长河外,不沾因果。

    随后,光雨又消失了。

    “我知道了,她对你出手,让你挣脱出来,不在推演当中!”石桌旁的女子盯着石昊说道,明白了过来。

    石昊一怔,看着那白衣女子,又看向长河上游的尽头方向。

    “我终是见到了,生在这一世,你比谁都要难,都要苦,需要一个人独断万古啊。”白衣女子开口了,看向石昊。

    她白衣飘舞,粘着一些血迹,看起来有些凄美,但也非常出尘,秀发垂肩,瑰美无比。

    此时她是宁静的,恢复了空灵的气韵,那再塑的真我归体,仙光内敛,目光平和,她不再霸气与犀利。

    这个女子话语柔和,跟征战时完全不一样了,对石昊开口,显然有一种特别的情绪。

    石昊想要看清她,要记住她,只是太模糊,太朦胧,即便没有那青铜鬼脸面具遮掩,也看不真切。

    “再见……再见……”白衣女子看着他轻语,身体渐渐暗淡,化成光雨,从这里消失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