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完美世界 >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不可亵渎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不可亵渎

    “破!”

    男子大吼,掌若山岳,大到无边,向上拍去,迎着那如苍天般巨大的青铜面具。

    此时,他稍微露出“真形”,高大雄武,矗立天地间,浑身都覆盖着甲胄,连头颅上也是如此,一双青色的眼睛射出利剑般的光束!

    此外,在其背后,还拖着一条尾巴,也覆盖着甲胄,闪烁冰冷的金属光泽,这是一个极其可怕的生灵。

    他一掌就震碎了天宇,那些大星一颗接着一颗的炸开,化成了这个时间最为了瑰丽而又恐怖的光华。

    当!

    巨大的响声传来,那青铜面具遮盖苍宇,跟那手掌撞在一起,震慑人心魄。

    那个如君王般的男子,顶天立地,高也不知道多少万丈,耸入域外,周围被日月星辰环绕,但他此时的一条手臂却是在微微抖动,那一掌不曾击穿面具,反倒震的他的虎口裂开了,有殷红的血迹出现。

    “再破!”

    也正是因为如此,那男子的手掌发光,化成了灭世之芒,无穷无尽,一条又一条大道规则浮现,一起逆冲向天。

    毫无疑问,这个男子爆发出了极为可怕的力量,无以伦比,简直可以瞬间斩尽世间一切敌!

    当见到这一幕,石昊与石桌对面的女子心都绷紧了,非常担心。那里,一道又一道秩序神链冲天,化成神虹,打在面具上,让它抖动,轰鸣。

    它像是要崩碎了一般,让人紧张。

    青铜面具抖动,但是始终没有裂开,而且其鬼脸如此的清晰。栩栩如生,微笑中含着泪,就那样俯视着男子。

    “轰!”

    如君王般的男子。演绎无上拳法,在轰隆隆声中。他催动也不知道多少种神通,融汇在一起,轰杀向天。

    一声轻响,青铜面具如同复活了,发出仙光,且有一滴泪水滑落而下,急速放大,当落下时成为了一片海。

    一滴眼泪。化成汪洋,碧蓝清澈,如同钻石般,只不过它太大了,横洗天穹,淹没星辰,无边无沿。

    那屹立在下方的男子直接被汪洋覆盖,没在当中。

    “轰!”

    他浑身发光,结出法印,爆发无量神力。在全力摆脱,并且凌厉攻击。

    一道又一缕混沌气腾起,而后无尽的仙光爆发。这个地方瞬间化成了最为炽盛的破碎地,什么都看不清了。

    在那里法则一道又一道,秩序神链如蛛网般密密麻麻,横空而交织,到处都是。

    最后,黑洞并列,不断开启,此地完全被击溃了。

    混沌汹涌,将这里淹没。

    石昊瞠目结舌。心脏剧烈跳动。

    在他的对面,那个同样盘坐与观战的女人也是目瞪口呆。这一战超乎她的想象,那个面具上的一滴眼泪就有如此神威。缠住了那男子,太让人吃惊了。

    “吼!”

    一声惊天动地的嘶吼,宛如最可怕的野兽在发怒,他挣脱了,震碎了一些星辰,让天宇都为暗淡,让历史长河都要断流了。

    那个男子立身在时间长河上,剧烈摇动,不断咆哮,轰然一声,自身像是燃烧了起来,让所有的汪洋都蒸干,化成白雾。

    而后,他的尾巴,如一杆战矛般,冲霄而上,刺向青铜面具。

    截断星河,刺碎星空!

    这条尾巴快速放大,无坚不摧,散发出浓郁的仙气,可怕到了极致,且因覆盖着甲胄,冰冷的吓人。

    咚!

    面具旋转,将所有被蒸腾而起的雾霭收走,重新凝聚为一滴眼泪,且跟那尾巴碰撞了一记。

    响声惊人,青铜面具沿着历史长河而下,飞向那白衣女子,摇曳出灿烂的光辉,让历史轨迹上的所有星辰都失色。

    “哪里走!”男子威猛盖世,若帝君出行,沿着时间长河而下,踩着星辰,一颗又一颗的爆碎,恐怖到了极致。

    白衣女子站在下游,双脚始终都没有动过一下,这一次右臂却已抬起,笔直向前,雪白晶莹的手掌立起,缓慢向前推去。

    叮!

    一声脆响发出,青铜面具被定住,不再飞来,而且在一刹那发出犀利的仙光,它模糊了,在变化。

    铮!

    绝世剑气冲霄,它化成了一口仙剑,起初古朴,可是随着远处那只纤手隔空推来,它爆出凌天之光。

    仙剑无匹,化成刺目的神虹,向前斩去。

    一缕又一缕寒光冒出,那是秩序,是规则,是大道!

    至于剑尖那里喷吐出的光束,则超越了一切,剖开道则,斩开混沌,破灭一切,璀璨到极致。

    在历史长河的上游,那追击而来的男子变色,青色的眸子绽放慑人的光束,他的那条尾巴在这瞬间一滞。

    正是这短暂的犹豫,仙剑到了近前!

    “当!”

    火星四溅,那柄剑跟其覆盖着甲胄的尾巴撞在一起,流光漫天,划破夜空,斩落下一挂璀璨星河,在这里爆发,而又暗淡!

    接着,在昏暗中,剑光暴涨,向前劈斩,快到极致,压的天地大道都在哀鸣。

    而那男子则也在嘶吼着,挥动双掌,甩动尾巴,跟那柄剑对攻。

    鲜血淌落,它的尾巴上尽管覆盖着甲胄,堪比仙矛,但还是出现一道道裂痕,险些被斩断下来。

    至于其双手,更是有殷红的血落下。

    “我的血是白流的吗?”那男子没有发怒,有的只是一股深沉,声音很低,但却如闷雷般,带着轰鸣。

    那洒落的血,不知不觉间,早已沿着时间长河而下,化成璀璨符号,出现在白衣女子的周围,化成绝世杀阵。

    哧!

    这一刻,男子的气势变了,一扫颓势,比刚才狂暴很多倍,气息也强了一大截!

    “无论你在哪里,先打上我的烙印,将来才好寻到!”男子开口。他曾说过,要收白衣女子在身边,现在这是提前准备。

    因为,他知道,即便此时在这里胜出,现在也留不下那个女子,需等到将来。

    “你多想了。”女子终于开口,很平静,如空明而出尘的仙子一般。

    只是,在这种平静下却隐含着一股莫大的威严,不容侵犯,不容亵渎,在话语落毕的刹那,那柄仙剑横起,一剑斩虚空!

    轰!

    这道剑光散开,化作成百上千条,全部落在那个男子的身上。

    仅一刹那而已,男子剧烈摇动,浑身发光,各种秘术一同绽放,抵挡这剑光,但还是没有护住全身。

    铮铮颤音,铿锵声不绝于耳,他身上的仙金甲胄,不断的破碎,一块又一块脱落,在其身上一道又一道血光爆出。

    这是一件稀世仙家战衣,可是现在却被斩开了,足有数百处裂痕,全都激射出血液。

    “好厉害,未来会有这样一个人?!”石昊对面的女子吃惊,忍不住轻呼出声,她是何等的人物,可此时却依旧觉得那白衣女子绝艳千古。

    一剑落下,斩的如君王般的男子这般狼狈,身负剑伤,不断倒退。

    “我流的血越多,敌人越会凄惨。”男子说道,他并无挫败感,反而越发的冷漠了,那些血混着时间长河而下,越来越多,全部汇聚在白衣女子周围,化成了最为繁复的纹络,组成惊天杀阵。

    白衣女子抬手一拂,击散了一些血液,但它们并不灭,散开后又快速重组在一起。

    “我是不灭的,我的血液也是不灭的,此生将你禁锢,束缚!”冷漠的话语自长河上方传来。

    白衣女子依旧平淡,不过这一次却有了神圣而庄严的动作,双手结印,在其双手间,有光束凝聚成一个宝瓶。

    轰!

    瓶嘴发光,喷薄无尽瑞彩,全部轰向那些血液,令之蒸干,燃烧!

    “嗯!?”男子吃惊,身体在剧烈摇动,他展开了最强禁忌秘法,开始反攻,整个人冲了过来。

    同一时间,白衣女子召唤回仙剑,剑芒内敛,仙剑化形,成为一个宝瓶,与女子结印所形成的光瓶融合为一体。

    说是宝瓶,又像罐体,美丽的符文密布在上,释放不朽的气息,混沌雾与仙光不断从瓶口涌出。

    这一次,宝瓶不是喷薄神力,而是鲸吸牛饮,漫天的血光还有对方发出的神通与秘术等全部被吸收了进去。

    它像是可以吞天一般,什么都可以容纳,炼化!

    那男子变色,身体剧烈摇动,因为他吃惊的发现身上的伤口全面崩开,血液如瀑布般冲出,没向那宝瓶中。

    他意识到,这个女子在用实际行动回应他,他曾说过,血流的越多,敌人越凄惨,现在白衣女子要收走他全身的血液。

    “给我断!”

    男子大喝,这一声断,不仅是要断掉那种吞噬力,还要断因果,斩天地,跟那女子暂时断掉联系。

    不然的话,他真的怕自身血液干枯,全被收走。

    “哼!”

    一声冷哼,超然中带着不容亵渎、不可侵犯的威严,白衣女子催动手中的宝瓶,喷薄出无尽光彩,淹没天地。

    轰隆!

    下一刻,那男子被光华击中,整个人横飞而起,身体上的甲胄全面崩开,躯体四裂,砸向历史长河上游源头。

    “你……”他怒吼,这是何等的耻辱,他居然被那女子击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