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赌注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赌注

    “天鉴长老,这……这位是?”

    听到秦风的话后,严安斌愕然看向了欧阳天鉴,在伊藤家族已经服软认输的情况下,秦风居然还出来横插了一脚,难道真当伊藤健一和伊藤秀英两个化劲武者是纸老虎吗?

    “这位是秦先生……”欧阳天鉴苦笑了一声,说道:“秦先生的事情我无法干涉,他决定怎么做,你们看着就好了……”

    欧阳天鉴也不知道该如何介绍秦风,因为他到现在都不知道秦风的真实修为,而且他也不想介绍,能看着秦风再阴伊藤家族一把,那也是他求之不得的事情。

    “先生?”

    欧阳天鉴的话让严安斌吓了一大跳,在这个空间里,欧阳天鉴已然是最顶级的存在了,可是他竟然尊称秦风一声先生,这着实将严安斌给吓坏了。

    有些机械的转过了头,严安斌上上下下的仔细打量了秦风一番,可是越打量这心里就越糊涂了,眼前的秦风明明只有明劲武者的修为,充其量也就是比普通人强上那么一点,如何能当得起欧阳天鉴这声先生的称呼呢?

    不光是严安斌如此,就是场内的伊藤秀英和屋里的伊藤健一,也是同时释放出了神识,但是他们看到的结果和严安斌差不多,秦风显露出来的,就是明劲武者的修为,甚至还要弱上那么一点。

    唯一让秦风显得和普通人不同的地方,那就是秦风那副神定气闲的样子,虽然是站在了欧阳天鉴和严安斌的面前,竟然没有显露出丝毫不适的模样。让人一看之下,感觉很是怪异。

    “年轻人,你说的话是真的?”

    屋内的伊藤健一开口了,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生出了一丝不安的感觉。但是伊藤健一又不想放弃这个将赢葭带回家族的机会,因为只要秦葭同意,就算是严家也无法干涉的。

    “喂,小子,不要乱说话,赢葭妹妹怎么可能和他们比试?”

    秦风还没答话。严晨昊先是不愿意了,赢葭只是明劲修为,而伊藤家族此次前来的弟子里面就没有明劲境界的,随便出来一个人,赢葭都不会是他们的对手。

    “就是。让一个女孩和伊藤家族的人交手,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有本事自己上啊,你也是明劲修为,你去和伊藤家族的人比试啊……”

    秦风的这个提议算是惹起了众怒,围观的那些人也纷纷议论了起来,矛头基本上全是指向秦风的,各种冷嘲热讽的话语不断的抛向了秦风。

    严晨昊更是一脸不爽的瞪着秦风,要不是秦风身边的欧阳天鉴那天下第一高手的名头太响。恐怕严晨昊连上前动手的心思都有了。

    “嚷嚷什么啊,你们有本事,签下生死状自己动手啊……”

    秦风撇了撇嘴。一脸不以为然的样子,看着笑眯眯的赢葭说道:“妹妹,这个世界上的坏人太多了,想要不被他们欺负的话,你就要打回去,打得他们都怕了。以后就没有人再敢欺负你了……”

    秦风这次和秦葭说话,干脆连那个小字都省略掉了。直接称呼起了秦葭为妹妹,这让一旁围观的众人更加不爽了。感觉秦风的脸皮实在是太厚了,竟然有脸说出这种话来。

    只是包括知道秦风和赢葭关系的欧阳天鉴在内,谁都想不到,秦风的这番话,却是以前经常讲给妹妹听的。

    在秦风和妹妹相依为命流浪天涯的时候,经常会有些小孩子欺负秦葭,而柔弱的秦葭总是哭着避开,那时候秦风就会告诉妹妹,想要不被欺负,就要坚强的去面对。

    所以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秦风是动了真感情的,他的眼中甚至蒙上了一层雾气,而且针对秦葭的声音里还动用了一丝真元,就是想唤起妹妹当年的记忆来。

    “妹妹……”

    秦风的称呼让秦葭的神色变得恍惚了起来,她感觉到这个称呼甚至这段话,都是十分的熟悉,好像自己在睡梦中的时候经常听到过,但醒来之后,却是怎么都想不起来。

    现在清醒着的时候听到了这段话,秦葭只感觉大脑瞬间变得空白了起来,一段段残缺的场景像是放电影一般的从眼前划过,秦葭很努力的想去捕捉到那些场景,但是注意力怎么都无法集中起来。

    “疼,我的头疼……”秦葭忽然抱住了脑袋,大声喊道:“我答应你,我和他比试,求求你,不要再说了,我和他们比试还不行吗?”

    虽然秦风的话让秦葭头疼欲裂,但是秦葭的下意识里,却是非常非常相信秦风的话,因为记忆深处仿佛有个语言在告诉秦葭,面前的这个男子,是要比父母还值得信任的人。

    “葭葭,你疯了吗?”

    一旁的严晓晓被秦葭的话吓了一大跳,一把抱住了刚刚站起身的秦葭,转头怒目瞪着秦风,说道:“你是不是异能者?你对秦葭做了些什么,她……她怎么可能答应和那些人比试呢……”

    东大陆虽然大多都是修者,但也是有异能者存在的,像是催眠术,就是异能中的一种,现在的严晓晓就认为自己的好姐妹是被秦风给催眠了,这才无意识的答应要和对方比试。

    “异能者?”

    听到严晓晓的话,众人的面色顿时变得古怪了起来,再看向秦风的时候,却是少了刚才的那丝不屑,因为他们都知道,异能者的强大与否,可不是以年龄来判断的。

    异能者的觉醒,是和本身的天赋条件息息相关的,有些人觉醒了一辈子的异能,但这一辈子或许都无法做出突破,始终就是个低级的异能者。

    但有些人或许刚一觉醒异能,就是七级以上的高阶异能者了,更有甚至能达到八级或者是九级。所以相对而言,西大陆的那些九级异能者的平均年龄,要比东大陆的化劲武者低了很多。

    “难道,他是一个九级异能者?”

    众人心里齐齐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因为也只有这个解释。才能说明欧阳天鉴为何对秦风的态度如此恭谨,要知道,一个二十多岁的九级异能者,绝对是有希望突破九级境界,达到乃至超越欧阳天鉴现有境界的。

    “阁下是谁?”

    屋内的伊藤健一的声音,也变得凝重了起来。有些异能者的强大,并不输与化劲武者,而且异能者那些防不胜防的手段也很是让人头疼,绝对是不容小觑的。

    “我姓秦,叫秦风……”

    秦风第一次在东大陆的公众场合下说出了自己的名字。旁人听到这个名字或许只感觉到陌生,但是秦葭却有种异常的亲切感,仿佛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不断的去往外界,就是和这个名字有关。

    “秦风?”

    伊藤健一摇了摇头,不管是东大陆还是西大陆,他从来都没有听闻过姓秦的氏族,换句话说就是,秦风身后并没有超级大族的底蕴。

    “秦风。你可能保证,秦葭如果输给我伊藤家族的子弟,就跟随我们回去吗?”伊藤健一开口问道。不自觉之间,他已然将秦风当成了和自己同级别的存在了。

    “不能,我修为低下,这个保证我做不出来……”秦风的话大大的出乎了众人的意料,当场是跌落了一地的眼镜,难道大家全都猜错了。秦风只是一个明劲武者吗?

    “不过我虽然不能保证,但天鉴长老却是可以担保的……”

    没等众人回过味来。秦风又接着说道:“天鉴长老,你是否愿意帮我担保一下。如果秦葭输了,那么她就跟随伊藤家族回去呢?”

    “好,我给你担保……”

    欧阳天鉴很痛快的就答应了下来,开口说道:“伊藤健一,我欧阳天鉴可以作保,要是那丫头比试输了,没有任何人能阻扰你们将她带走,你看这样可好?”

    虽然不知道秦风会用什么手段让那丫头赢,但是欧阳天鉴对于秦风却是有着无比的信心。

    经过这半个多月的相处,欧阳天鉴得到了秦风不少的提点,现在隐然一只脚已经是跨入到化劲后期的境界了,所以别说只是帮秦风作保了,就算是让欧阳天鉴押上自己这条性命,他也是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的。

    “好,有东大陆第一高手作保,我有什么不放心的?”

    伊藤健一心中虽然有种隐隐的不安,不过他相信有自己在场,是没有人可以在比试中动什么手脚的,因为伊藤健一的真元虽然降到了化劲初期,但是他的神识,依然还是化劲中期的境界。

    “宏彦,就由你上场吧……”

    伊藤健一开口说道:“不要弄伤了赢小姐,记住,她是我们伊藤家族最为尊贵的客人,如果弄伤了她,你就自己剖腹谢罪吧……”

    “是,大长老,我会让赢小姐自己认输的……”伊藤宏彦低下头了说道,身为一个暗劲后期的武者,如果不能毫发无伤的拿下一个明劲武者,那伊藤宏彦真的可以自杀谢罪了。

    “好了,你们可以动手了……”

    伊藤健一说完这句话之后就闭上了眼睛,神识瞬间释放了出去,将伊藤宏彦和赢葭给笼罩住了,他相信在自己的神识护罩内,就算是欧阳天鉴,也不可能在自己没察觉的情况下动什么手脚的。

    “慢着,事情还没谈好,急着动手干什么呢?”就在欧阳天鉴愿意担保,秦葭又同意下来的情况下,众人都以为交手在即的时候,秦风又突然喊了停。

    “什么事情没谈好?”伊藤健一睁开了眼睛,也是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葭葭输了,跟你们伊藤家族走……”秦风冷笑了一声,说道:“如果她赢了呢,难道一点好处都没有吗?世间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哎,我说你别得寸进尺啊,葭葭这两个字是你能叫的吗?”听到秦风对赢葭的称呼,严晨昊却是又不愿意了,他现在称呼赢葭还要在葭葭后面加上妹妹两个字,秦风凭什么就能叫的这么亲热呢?

    严晨昊纠结于秦风对赢葭的称呼,可是旁人听到秦风这话,却是明白了过来,敢情秦风这是在谈条件呢,只是让众人很不理解的是,秦风为何有那么大的信心就认定那丫头一定能赢呢?话说赢葭只是姓赢而已,比武较技凭的却是真本事。

    “你想怎么样?”伊藤健一也明白了秦风的意思,当下开口说道:“要灵石还是要什么?只要我伊藤家族能拿出来的,随便你提……”

    伊藤健一活了一百多岁了,他还就不相信了,暗劲后期的武者会输给一个明劲境界的武者,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武者等级又有何用,辛苦修炼又是为了什么呢。

    “恐怕你们现在也拿不出几颗极品灵石了吧?”

    秦风嗤笑了一声,忽然声音一冷,开口说道:“要是葭葭赢了的话,你们所有的伊藤族人,全都自断一臂用来向葭葭谢罪,伊藤健一,你可敢下此赌注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