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我比你强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我比你强

    “我要那些东西又有何用?”

    听到二弟的话后,秦国涛一口就拒绝掉了,“我虽然不是一个好父亲,但是我有一个好儿子,二弟,我和你大嫂出去之后的事情,你就不用担心了,秦风全都给我们已经安排好了……”

    那一夜的畅谈,秦风和父亲也商议了他们日后出去工作的事情。

    要知道,父母现在也不过就是四十多岁的年龄,可以说是正值壮年,他们总不能什么都不干的去混吃等死,于是秦风心中有了个想法,他想让父亲去自己的母校京大去教授历史。

    如果换做别人想安排一个失踪了十多年的人进入京大工作,那无疑是天方夜谭一般的事情。

    但是对于秦风来说,还真不算是个什么事,即使没有孟家的那些关系,仅凭着这个空间在外面那个世界中的势力,也是能轻而易举做到这一点的。

    至于唐正琴,则是没有出去工作的念头了,她只想等儿子结婚之后,就在家里给儿子儿媳做饭,等日后秦风有了孩子她在带带孩子,完全是一个母亲应有的想法。

    “给你,你就收着……”忽然,一个有些低沉的声音从秦国涛的背后响起,秦天豪的身影出现在了那里。

    和七八日前相比,秦天豪的脸色无疑又差了许多,原本魁梧健壮的身体消瘦的十分厉害,眉宇之间现出一片死灰之色,放在精通中医的眼中都能看出,这人绝对是命不久矣。

    “国涛,你要记住。我对不起的只是你母亲,没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

    看着自己的这个大儿子,秦天豪也是满心的复杂情绪,但是他一生强硬,即使到了生命的最后时刻。也绝不肯在儿子面前显露出软弱的一面。

    “道歉对你来说,就那么难吗?”秦国涛淡淡的说了一句,当年该和对面那人争吵的,他都已经争吵过了,现在再多说只不过还是再重复以前的话而已。

    “我没做错,又何谈道歉……”

    秦天豪冷哼了一声。说道:“男人这一辈子的成就,并不在于他有一个什么样的父亲,我在几岁的时候,父亲就惨死了,那又怎么样?我仍然创建了现在的家族……

    而你的儿子在七八岁的时候。同样失去了父母,但是现在他的成就如何?难道你自己看不到吗?所以你不要总是怨天尤人去责怪我,要怪只能怪你自己不够强……”

    秦天豪这一番话,虽然是字字诛心,一点都没给秦国涛留面子,但却是句句属实,一时间真的让秦国涛愣住了,他甚至连一句反驳的话都没能说出来。

    细想一下。秦天豪说的一点都没错,他自己是在逆境中成长起来的,不仅在外面的世界里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财富。就算是在这个空间,也是一族之长手握大权。

    而秦国涛的儿子秦风,在和父母失散之后的际遇比秦天豪还要惨,但是他现在的成就,就是秦天豪都难以与之相比,两人相同的是。都没有靠过父亲的萌佑。

    反观秦国涛自己,在进入这个空间之后。就一直在怨恨责怪着秦天豪,这么多年来心结都无法放下。和自己的父亲与儿子相比,秦国涛确实是有些过于纠结当年的事情上了。

    “你……你说的有道理,我……我是不如你,同样也不如儿子……”

    听到秦天豪的这些话,秦国涛这心里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各种滋味齐齐的涌上了心头,相比父亲和儿子的成就,他整日里纠结的这些事情,真的是有些拿不上台面的。

    “行了,你我父子一场,我在外界创下的那些基业,就全都由你接手吧……”

    看到儿子第一次在自己面前服了软,秦天豪心中却是没有什么高兴的念头,摆了摆手说道:“我命不久矣,最多怕是只有七天可活,你要是想走我也不拦着,日后在外面给我烧点纸就行了……”

    虽然没有说出挽留儿子的话,但秦天豪话中的意思,却是表露出了想要秦国涛留下来,在他的内心深处,也是不愿意自己身死之后,身为长子的秦国涛竟然不为自个儿披麻戴孝的。

    “按照你们武者的等级划分,你应该最少能活到百岁开外吧?”

    秦国涛回头身来,这么多年第一次和父亲对面相向,不知道为何,在之前听到秦天豪的那一番话之后,秦国涛内心深处对于父亲的怨念,一下子却是淡化了很多。

    秦国涛知道,秦天豪现在只不过刚刚七十开外,按照武者的身体,再活上了三四十年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技不如人,被人打伤了,又能如何?”

    秦天豪自嘲的笑了笑,说道:“早死晚死都要死,纵然能完成那王图霸业又能怎么样?到头来还不是黄土一钵,谁能比谁多占那么一点地方?”

    在自知大限将至的时候,秦天豪也算是看开了,早些年追求的那些东西现在看看却是如此的可笑。

    “我确实不如你,也不如我的儿子秦风,但是我有一点比你强……”

    秦国涛看着父亲,忽然说道:“你是一个失败的父亲,因为你的儿子没能超越你,但我不同,我的儿子比我强,作为儿子我比不上你,但是作为父亲,你远远的比不上我……”

    秦国涛的这番话乍一听起来有些绕,但在场的所有人都听懂了他的意思,按照秦国涛的说法,那就是作为父亲,他要比秦天豪更加的有成就。

    “好了,我比不上你,这行了吧?”

    听到秦国涛在自己即将要去世的时候,还和自个儿掰扯这些东西,秦天豪不由有些哭笑不得,他也感觉到了,自己真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非但是不称职,反而还失败透顶。

    “其实作为儿子,我也比你强,虽然是我沾了自己儿子的光……”

    秦国涛又是一句有些绕嘴的话说出来后,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瓷瓶,直接扔向了秦天豪,说道:“这是秦风炼制出来的丹药,能治疗你身上的伤势,我不懂医药,也不知真假,是否愿意尝试就看你自己的了……”

    “秦风炼制出来的丹药?”

    秦天豪闻言愣了一下,这几日来后山整日里浓烟滚滚的样子他也看到了,但心下却是有点不以为然,这炼丹原本就是方外术士高人的本事,最讲究从容不迫,哪里会闹出秦风那么大的动静?

    心里虽然是这么想的,但秦天豪还是下意识的打开了手中的瓷瓶,当瓷瓶刚一打开的时候,他的眼睛就猛地亮了起来,因为那瓶中所溢出的药香味,直接就让他的神智为之一轻,仿佛伤势都好转了不少。

    “这……这是什么药?”秦天豪颤声看着秦风问道,他有种感觉,如果服下这粒丹药之后,他那原本以为无解的心脉之伤,或许真的有可能被治好的。

    “天王护心丹,算你运气好……”

    秦风尚未答话,秦东元的身影也出现在了院子里,看着秦天豪叹气道:“要是换个人,这丹药我一定会抢走的,是你也就算了,这药用无根之水服用下去,闭关三日,当可让你内伤尽复……”

    秦东元虽然脱离了那个空间,但总还算是秦氏中人,面对着当年唯一逃出去的那个皇族后裔,秦东元心里也是有着说不出的感觉,这一份香火情还是有的。

    “当真有如此奇效?”秦天豪的眼睛猛地瞪圆了,他看透了生死,未必代表着秦天豪就愿意去死,别说这丹药能治愈他了,就算是有百分之一的希望,秦天豪也是会去尝试的。

    “哼,你不信尽可以还回来……”秦东元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他此次炼制的天王护心丹,可谓是秦东元在炼丹一道上的最高成就,绝对有着生白骨活死人的功效。

    “我信……”

    秦天豪能创下如此局面,自然不是矫情的人,嘴里简单的吐出了两个字之后,干脆麻利的就将那药瓶中的丹药倒进了嘴里,正准备咀嚼几下咽到肚子里的时候,却是发现那丹药入口即化,同时一股庞大的灵气,在全身升腾而起。

    “去屋里闭关吧……”

    秦东元大袖一拂,一股力道将秦天豪送入到了七八米外的房中,身体尚在半空中的时候,秦天豪已然是盘膝坐了下来,掌心放在双膝上,摆出了一个运功的姿势。

    “秦风,你爷……他没事吧?”口中说着不担心,但是见到秦天豪服下那枚丹药之后,秦国涛还是将目光看向了儿子。

    “没事,说不定还会因祸得福呢……”

    看着那一院子人担心的目光,秦风开口说道:“三日之后自然会有分晓,爸,咱们还是先去欧阳家族吧,我和欧阳天鉴说好了,要使用他们族中的空间通道……”

    “这……要不,咱们等几天再去吧……”秦国涛看了一眼内屋,叹了口气,说道:“他如果没事,咱们马上就走……”

    “行,那就再住三天好了……”秦风点头答应了下来,正想说话的时候,眉头忽然一皱,说道:“不是说好了去他族中吗?怎么他又回来了?”

    秦风的神识发现,欧阳天鉴的身影出现在了庄园的外面,或许是因为秦风的缘故,欧阳天鉴并没有硬闯,而是在和人客气的交谈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