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相见父母(上)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相见父母(上)

    “别乱叫,大哥大嫂可在家里?”秦国光拍了一下黑狗的脑袋,扬声说道:“大哥,大嫂,我来看你们了,还带了个人来,你们看看是谁?”

    “二弟啊,又想你大哥自酿的酒了吧?”

    屋中传来了一个中年人浑厚的声音,随之屋门被从里面推开了,一个面目和秦国光有五六分相似的人走了出来,说道:“你大嫂身体有恙,就不出来招呼你了……”

    “二弟,你知道我不喜欢见外人,怎么把人往这里领啊?”

    此时正值夕阳西下之际,天边的落日正好照在那中年人的眼睛上,没有什么修为的他只看到秦国光身边站了一个人影,至于那人的面目,秦国涛却是一点都没看清楚。

    说着话秦国涛已经是皱起了眉头,他在这里已经居住了十多年的时间,除了自己这二弟之外,秦国涛几乎不见秦氏中人,甚至连秦天豪在内,秦国涛都是闭门不见的。

    “大哥,你看清楚这是谁,再生气不成啊……”秦国光将秦风往前推了一步,自己却是往后退去,连带着抓住了那黑狗的脖颈,不让它凑上前去捣乱。

    “是谁啊?”

    秦国涛闻言愣了一下,他也知道自己这个二弟为人沉稳,做事情一向是比较靠谱的,当下走到了院子门处,仔细的向秦风的脸部看去。

    “爸……爸爸……”

    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父亲,那张脸孔和时常萦绕在自己梦中的脸逐渐重合着,秦风的嘴唇蠕动了起来,只是他鼓足了勇气之后。口中发出的声音,却是如蚊子叫一般轻微。

    “你说什么?”

    虽然还是没看清楚秦风的脸庞,但是秦国涛没来由的心头一震,他心中有种感觉,这个年龄似乎不是很大的年轻人。一定和自己有着莫大的关系。

    “爸……爸爸……”秦风又重复了一下刚才喊出的话,不过这次的声音却是大了很多,让秦国涛一下子愣在了当场。

    “爸,我……我是秦风啊!”

    压抑了多年的情感就像是开闸了洪水一般宣泄了出来,秦风眼中的泪水夺眶而出,流浪时的多少个日日夜夜。他都想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再喊出这个称呼,但一次次从睡梦中惊醒,秦风的枕边总是会被泪水打湿掉。

    双膝一软,秦风缓缓的跪了下去,对着院子里那个身材已经略显佝偻的父亲。毫不犹豫的跪了下去,天地君亲师,秦风这辈子只跪过师父和父亲,天地君王,又何曾被秦风看在眼里过?!

    “你……你是秦风?”

    秦国涛的身体像是石化了一般,直到秦风跪倒之后,他才反应了过来,一步就扑倒了秦风面前。捧起了他的脸,眼睛死死的盯在了上面。

    “秦风,你……您是秦风。你是我的风儿……”

    看着儿子脸上的泪水,秦国涛已然是泣不成声了,只是反反复复的在口中重复着这句话,他已经找不到任何语言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双手死死的捧着儿子的脸庞,说什么都不肯放开。

    看清楚了秦风的这张脸。秦国涛第一时间就确定了他是自己的儿子,因为秦风长得既不像他也不想自己的妻子。而是像极了已经去世的母亲,秦国涛自然是记忆深刻。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国涛,怎么回事啊?发生了什么事情?”突然,门前传来了一个女声,随着一个身影扶着门走了出来,那消瘦的身材和一脸病容的面孔,让秦风的心猛地揪了一下。

    “妈,我是秦风,儿子我回来了……”秦风双膝未动,但膝盖之下却像是装了滑轮一般,直接就跪在了母亲的面前,双手抱住了母亲的腿,高高的扬起了头,说道:“妈,是我,我回来了……”

    “你……你……”

    乍然间听到秦风的话,秦风的母亲身体顿时一阵颤抖,还没来得及说出话来,只感觉头脑一晕,整个人已然是软绵绵的顺着门边倒了下去。

    “妈,你……你怎么了?”看到母亲晕倒,秦风连忙抱住了母亲的身体,身形一晃就进到了屋里,将母亲放在了床上,右手已然给母亲诊起脉来。

    “秦风,你……你妈感染风寒好几天了,这病一直没好……”

    秦国涛也是慌慌张张的跑进了屋里,看着正在给妻子诊脉的儿子,秦国涛既感觉熟悉,又有那么一丝陌生,但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确实怎么都挥之不去的。

    “爸,妈没事,她是情绪过于激动了……”

    给母亲稍微把了下脉,秦风顿时放下心来,回头在屋里看了一眼,顿时皱起了眉头,脸上现出了一丝怒意,对着门外喝道:“你们赢家竟然吝啬到这种地步,连一点必备的生活用品都没有吗?”

    秦风之所以发火,是因为他发现,在这个木屋里,只有一张床和一张长桌还有一个书柜,除了长桌前面摆放的一张椅子之外,秦风再也找不到别的东西了,秦风想找一壶水都没能找到。

    “这……这不是我们不给,是……是大哥他不要啊……”

    站在门外没敢进来的秦国光被秦风说的一阵委屈,他几乎每年都会给的大哥送来不少物资,可是大哥大嫂都是守着自己耕种出来的几亩地吃饭,从来都没要过秦家一分财物。

    “秦风,你要什么?我拿给你,在这里十几年,我就没求过他们赢家……”

    秦国涛不知道儿子为何忽然发怒,愣了一下之后,拍了下脑袋,连忙说道:“烧水的壶什么的都在另外一间屋里,你看我这脑子,也不知道倒杯水给你……”

    隔了十多年突然间见到儿子,秦国涛的大脑现在还是有些晕乎乎的,在听到妻子没事,顿时手忙脚乱的就往屋外跑,片刻之后,提着一个暖壶和两个杯子回到了屋里。

    “爸,您坐下……”

    看到父亲那笨拙又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秦风的泪水就一直没停下来过,就算当年他带着妹妹流浪最为艰苦的时候,秦风也没有像今日这么悲伤过。

    “爸,是我对不起你们,让你和妈受苦了……”秦风拉着父亲的手,让他坐在了床沿上,摸着父亲那满是老茧的手,秦风心中是五味杂陈,各种滋味齐齐涌上心头。

    “不是,是爸没用,是爸爸没保护好你和葭葭……”

    秦国涛想用手去给儿子擦拭泪水,可这手还没摸到儿子脸上时,自己已然是泪如泉涌,七尺高的汉子竟然像是个孩子一般的嚎啕大哭了起来。

    秦国涛一把抱住了秦风,哭的像是个泪人一般,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十多年的泪水化作飞雨,秦国涛所有的情感在这一刻完全宣泄了出来。

    “孩子,这些年你到底去哪了?怎么和妹妹走散的?你吃苦了没有啊?”

    秦国涛一连串的问题问了出来,由于女儿在来到这个空间之后,对于以前的事情记忆的非常模糊,秦国涛和妻子也是用了很长的时间,才让女儿接受了他们,所以对于儿子的情况,他们是一点都不知道。

    “爸,这些咱们等等再说,我先把妈妈的病治好……”秦风用手轻轻拍了一下父亲的背部,一股真元传入到了父亲的体内,顿时让秦国涛的情绪稳定了下来。

    “回去告诉那些人,我近日暂且不回去了……”

    看到父亲止住了泪水,秦风回头冲着门外说道:“你让乐红亮返回家族,通知秦东元前来这里,除了秦东元之外,我不希望任何人来打扰我……”

    面对父亲时,秦风可以做天底下最孝顺的儿子,但是对于旁人,秦风又恢复了他那化劲圆满武者的威严,一股淡淡的威压,让秦国光在听秦风这番话的时候,居然是一直微微躬着身体的。

    “是,我保证不会有人来打扰到你们的……”秦国光口中一边答应着一边往后退去,他还真怕秦风见到大哥大嫂的样子之后迁怒于自己,说不得还是溜之大吉的好。

    “秦风,你妈妈没事吧?”对于二弟的表现,秦国光完全没有在意,因为他现在的注意力已经完全放在了儿子和妻子的身上,就连弟弟走了都不知道。

    “没事……”秦风脸上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开口说道:“爸,妈妈就是感染了一些风寒而已,吃点药就没事了,你儿子我在外面可是做医生的……”

    秦风说着话,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瓷瓶,那里面还装着几粒被捏碎了的天王护心丹,在见到病重临危的秦天豪时,秦风都没有拿出这药的想法,此刻却是一点都没有犹豫。

    不过秦风用神识感应到,父母虽然生活在这灵气充裕的地方,身体时时受到天地元气的滋养,但是他们都没有修炼过,体质只是比普通人强一些,还是不能直接服用这药的。

    手指一捻,秦风将一粒碎药捻成了米分末,分别放入到两个杯子里,又用水给冲化开来,这才扶起了床上的母亲,将那药小心翼翼的喂到了母亲的口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