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身世之谜(一)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身世之谜(一)

    “咦,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听到老人的话后,秦风也是一惊,自从他功法大成之后,只要收敛了气机,极少有人能看出他的真正修为,没想到现如今却是被一位看门的老人给看出来了。

    再次看向老人的时候,秦风的神色凝重了许多,他的神识将老人周身都看了个通透,片刻之后,眼中露出了一丝恍然之色。

    “有点意思,你居然能拼着掉落一个境界延续寿命,这等功法很是了不起啊……”

    看出老人曾有的境界之后,秦风心头却是一震,因为这等功法他曾经在另外一个空间见到过,也唯有化劲后期的武者才能施展,只是没想到在这个空间里也有人能使出这一功法来。

    “什么?掉落了一个境界?”

    听到秦风的话,欧阳天鉴和洪涛都是愣住了,这老人现在就已经是化劲中期的武者了,如果掉落了一个境界,那他以前岂不是化劲后期,也就是超越了十级武者的高手了吗?

    “我这算得了什么?只是舍不得死,才借助这里的天地元气强行活下去而已……”

    老人紧紧盯着秦风,口中喃喃道:“你很强,非常强,除了一个人之外,你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为强大的人……”

    那个垂垂老矣的老人忽然又坐了回去,将浑身真元都收敛在了体内,开口说道:“年轻人,就算是我最巅峰的时候,都不是你的对手,没想到这世间还有如你这般妖孽的年轻人……”

    “嗯?你见过修为高于我的人?”秦风眼神一凝。他本身的修为就到了进无可进的地步,如果这世上还有人修为高于他的话,那一定就是破碎虚空的高手了。

    “那人最多也只是和你在伯仲之间……”老人摇了摇头,说道:“而且单论神识的强度,那人或许还不及你。年轻人,你是如何修炼到这等境界的?”

    老人问出的话,不但是自己的心声,就是其余在场的人,也无不全都竖起了耳朵,在这个空间里。年轻的妖孽人物并不是很少,但如果和秦风一比,那些所谓的天才,其实都只能算是蠢材。

    “我际遇颇多,不过却是无法复制的。你们也不用想着打听了……”

    秦风的话让众人感觉有些失望之余,也有些释然,毕竟如果不是有诸多奇遇,秦风以如此年轻就修炼到这种境界,那真的会颠覆所有人对修炼体系的认知的。

    “几位,都进来说话吧……”屋内响起了赢天豪的声音,“老黄你也进来,东大陆第一高手造访咱们赢家。赢某也算是死亦无憾了……”

    “赢老弟,你这是在挖苦我吧?”

    听到赢天豪的话,欧阳天鉴不由苦笑道:“且不说秦爷了。就是这位黄前辈,修为也是远甚于我,东大陆第一武者这样的话,赢老弟再也休提了……”

    欧阳天鉴知道,在这个世界中,是存在高于十级武者的高手的。只不过他们都在追寻破碎虚空长生不老之法,极少有人现身世间。这才造就了他东大陆第一高手的名头。

    坐拥这名头差不多有二十多年的时间,整日里被人奉承吹捧。欧阳天鉴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变化,当真是有那种老子天下第一的想法了。

    只是今儿先是秦风给了他当头一棒,其后又得知秦东元也是超越了十级武者的高手,紧接着又遇到了面前的这个黄姓老人,一日间接连遇到三位修为远高于他的人,却是将欧阳天鉴心中的傲气消磨的一干二净。

    “几位请坐,赢某有伤在身,就不起身相迎了……”

    在秦风等人跨入到那正堂厅房中后,偌大的客厅里只有躺在躺椅上的一个面色苍白的老人,容貌和迎接众人的赢国光有六七分的相似,相比就是赢氏的创始人赢天豪了。

    “嗯?我……我为何对此人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当秦风的眼睛看见那位面色苍白的老人之后,不知道为何,神情顿时一阵恍惚,他有种感觉,自己和这老人,必定有着莫大的渊源。

    到了秦风现在这种修为,已经是可以追溯因果了,但凡和他有一些因果牵扯的人或者是事情,秦风都会心生感应,而此刻他心头巨震,那种感应非是一般的强烈。

    “你……你就是那位秦……秦爷?”

    当半躺在椅子上的老人见到秦风之后,那面色却是像见了鬼一般,右手猛的一用力,却是将那躺椅的扶手抓了个米分碎,差点没一头从椅子上栽下来。

    “你……你姓赢,这……这是追溯祖先的姓氏吧?”

    秦风的心思何等通透,一转念之间,已然是明白了许多事情,声音不自觉的有些颤抖了起来,因为他发现,自己追查了十多年的身世之谜,似乎就要解开了。

    “你……你……你!”

    躺椅上的老人,也似乎是猜到了什么,不过指着秦风连说了几声你字,脸上却是露出了羞愧的神色,口中喘着粗气,重重的躺会到了椅子上。

    “你们全都出去……”

    秦风猛吸了一口气,眼睛在欧阳天鉴等人身上扫了过去,顿时让众人遍体生寒,就是那修为最高的守门老人,也像是被一只十级海兽盯住了一般,自脖颈之下,起了层层的鸡皮疙瘩。

    “出去!”

    秦风突然发出了一声暴喝,浑身气势尽放,只是避过了那躺在椅子上的老人,逼得众人连连后退,片刻之后,偌大的厅堂里,就只剩下了他和那个老人。

    “你……你是秦风?”

    老人颤抖着身体想要坐起来,只是身体撑起了一半,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又重重的跌回到了椅子上,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染红了胸前的衣襟。

    “嗯?”

    见到老人的伤势如此之重,秦风一个跨步来到老人身前,一掌贴在了他的心脏位置处,雄浑的真元源源不断的输送了进去,封死了老人心脉四周的穴道。

    “你……你敢对主子出手?”

    就在此时,守门的老人强顶着秦风气势的压力冲入到了厅堂里,见到面前的这一幕,顿时目呲俱裂,口中大吼了一声,一拳就是对着秦风的后心击去。

    “一边去……”秦风压根就没回头,左掌随手一拂,将守门你老人那一拳的力道给卸到了一边,右掌却是也从椅子上老人的胸口处让开了。

    “老黄,住手,他……他是我的孙儿……”躺椅上的老人口中发出一声喝,让原本还要冲上前的守门老人停住了手,脸上满是惊愕之色。

    “主子,这……这怎么可能?”守门老人喃喃道:“主子,你……你从小就是我看着长大的,我……我怎么不知道你……你还有这么个孙子啊?”

    “你原本是姓秦吧?”

    秦风面色复杂的看着那个老人,问出一句话之后,又将目光转向了守门老人,开口说道:“你应该也不是姓黄,而是复姓皇浦,我说的是也不是?”

    秦风此话一出,那守门老人就像是白天遇鬼一般,“蹬蹬蹬蹬”的往后连退了四五步,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秦风,说道:“你……你是如何知道这些事情的?难……难不成你去过那个空间吗?”

    “没想到,我真的没想到,你们竟然躲在了这里……”

    秦风没有搭理守门老人,而是看向了赢天豪,开口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叫秦天豪,也是我的爷爷,我只想问你一句话,我的父母还有妹妹,他们现在究竟是在哪里?”

    为了寻找父母和妹妹的下落,秦风几乎将外面的那个世界找了个遍,但他们就像是消失在了那个世界中一般,始终没有任何的下落,甚至都没能找到一丝线索。

    所以此次在这里见到自己的“爷爷”之后,秦风心里已经明白了大半,当年家中发生的变故,极有可能就是自己这个爷爷一手导致的,也唯有如此,才能解释老人刚才脸上露出的愧疚神色。

    “主子,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见到秦风咄咄逼人的样子,复姓皇浦的老人仔细的看着秦风,开口说道:“难道他是小主子的儿子吗?可……可是为何长的一点都不像啊?”

    “那是你没见过他的奶奶……”

    赢天豪,应该是秦天豪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脸色不断变幻着,过了好一会才将心情平复了下来,低声说道:“他脸部的轮廓与他的奶奶长得简直一模一样,没错,他就是我的孙子,也是长子长孙……”

    “我只想知道,我的父母在哪里?我的妹妹……又是在哪里?”

    听到秦天豪亲口承认了自己的身份,秦风的脸上却是没有丝毫的波动,对于他而言,这个素未谋面的爷爷在最初见到自己的时候,心中的情绪绝对不是惊喜,而是愧疚,这就说明老人一定是做了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情。

    到了秦风这等修为,他神识所感应到的东西,百分之一百要比秦风自己亲眼看到的东西更加的真实,所以秦风才会对老人如此态度,在事情真相没有搞清楚之前,秦风是不会和秦天豪相认的——

    ps:啊啊啊,求月票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