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隐患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隐患

    秦风订婚之后就是过年了,今年他的四合院是最热闹的一年,昨儿没有请来的像何金龙那些人,今儿全都过来了,大人小孩加起来差不多有三十多个人。女凤小说网全文字 无广告

    孟瑶今天没有回来,而是跟着父母到孟老爷子那里去过年了,按照孟母的说法,这也是女儿结婚前在家里过的最后一个年了,秦风自然没有不同意的道理。

    “老于,还想着你师父呢?”

    于鸿鹄的几个徒弟今儿也过来了,正跑前跑后的忙活着,他们几个现在都是那家锁店的股东,除了每个月的几千块钱工资之外,年底还刚刚拿了一笔每人五万块的分红。

    说起来这收入要比他们以前做佛爷的时候高的多了,于鸿鹄的几个弟子也都很满足,并且大徒弟还分出去开了一家分店,原本的几个光棍汉,现在有两个已经是娶妻生子了。

    所以除了牵挂那个孤身一人偷偷摸摸跑到金陵寻宝不知下落的苗六指之外,按理说于鸿鹄应该没有什么烦心的事情了。

    “秦爷,能不牵挂吗?”听到秦风的话后,于鸿鹄苦笑了一声,说道:“我十来岁就进了监狱,等于是师父一手把我给带大的,师父现在音讯全无,我……我这心里担心啊……”

    苗六指在监狱里面呆了大半辈子,可是没少在那里面收弟子,但却是没有几个人能得到他的真传,出狱之后苗六指哪儿都不去而是呆在了于鸿鹄身边,也就是看中这个徒弟的孝心了。

    “担心也没用,你自己不都去过了吗?”

    秦风闻言摇了摇头,对这事儿他也感觉很棘手。因为秦风前几天已经和沈昊打了招呼,让他从官方调查一下苗六指的下落,但今儿沈昊过来之后,回馈得来的消息却是也没有发现苗六指的踪迹。

    眼下孟瑶的服药期还没完,秦风也没办法亲自去一趟。而且时隔了这么长时间,如果苗六指要是出了事情,那肯定就是不在人世了,秦风过去也是于事无补的。

    “唉,我到门房呆着吧,大过年的也别让他们看到我这张脸了……”于鸿鹄叹了口气。虽然今儿是年三十,但是得不到师父的消息,他这年过的是没滋没味,脸上也没什么笑容。

    “老于,你也不用担心……”

    看着于鸿鹄愁眉苦脸的样子。秦风开口说道:“你师父懂得趋吉避凶的道理,否则他也不会在监狱里躲了几十年,我估摸着他是遇到什么事情被困住了,时机一到自然会出来的……”

    秦风原本就懂得相面之术,他能看得出来,苗六指虽然眉心中断命运多折,但那些都被他用几十年的牢狱之灾给化解掉了,按照秦风的估算。苗六指最少还有十多年的寿命,是不会这么早就死去的。

    “借秦爷您吉言,希望如此吧……”苗六指的本事。于鸿鹄并没有学到多少,他只当秦风是在安慰自己,当下苦笑了一声,强打起精神帮秦风招呼起了客人——

    热热闹闹的过完一个新年之后,秦风将孟瑶接到了四合院里,每隔一日给她用药。就在元宵节的前几天,孟瑶的那一粒分成十份的丹药也尽数服完了。秦风再给孟瑶诊断的时候,发现她心脏处的经脉已经完全通畅了。

    带着孟瑶去到医院诊断。让几位心脏疾病专家都大呼奇迹,因为按照他们的推断,孟瑶的病无法动手术,最多只有一年的寿命了,没成想竟然被人用野路子给治愈掉了。

    秦风拒绝了那几位专家让他提供秘方的要求,开什么玩笑,以秦风的本事都没能找到千年人参来完全治愈孟瑶的病,如果秦风给了那秘方,还不知道会被这些人将方子歪曲成什么样子呢。

    秦东元也专门从郊外庄园里赶来给孟瑶把了脉,在他的提醒下秦风才发现孟瑶有一处经脉在气血流动的时候,还有那么一丝丝的滞碍,按照秦东元的说法,这就是二十年后孟瑶旧疾复发的隐患。

    不过这些事情孟瑶自己并不知道,在医院给出了诊断之后,孟瑶突然间变得热情似火起来,于是秦风同学那坚守了二十多年的处男之身,终于在元宵节那天失守了,两人共同完成了从男孩女孩到男人女人的一个转变。

    初尝禁果的人对此总是乐而不疲的,以秦风的体能,自然是每次都让孟瑶丢盔弃甲求饶不已,但是俗话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在休息了一会之后,孟瑶总是能再次挑起床第之间的战斗来。

    如此一来,秦风和孟瑶除了每天早晚围着皇城根儿去散散步之外,几乎是足不出户,好在过完年之后众人都散去了,除了胡保国早出晚归的在四合院里居住,倒是没有旁人打扰秦风和孟瑶了。

    张虎他们这段时间也没有来,不过却是给秦风打过一个电话,说是彭洪已经接手了异能组的日常工作。

    曾经在军队里呆过,背后又有人出谋划策,彭洪在异能组中进行的改革还算是顺利,而就在前不久的时候,彭洪等人还联手惩办了一个挑衅他权威的异能者。

    那人屁股原本就不干净,依仗着异能组的权势,做了不少违法犯忌的事情,彭洪在抓住他的把柄之后,下狠手废掉了他的修为,直接将其送到了相关部门审理。

    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彭洪算是在异能组中初步站稳了脚,有任独行的大力支持,就算有些不服气的刺头,现在也都隐忍了下来,横行霸道了那么多年,异能组中没有几个人屁股是干净的。

    至于任独行,现在则是住到了秦风在京郊的那处庄园里,每日里和秦东元切磋道经佛法,秦东元也让秦风住过去,不过却是被秦风给拒绝了,他现在等于是新婚燕尔,哪里有功夫去和两个老头子磨叽去。

    只是秦风的快活日子并没能过太久,在刚进入三月初的一天,秦东元就找上了四合院。

    这是因为秦东元发现,他和任独行的切磋研究,对任独行的好处很大,这段时间的修为是突飞猛进,但是秦东元的修为却是没有任何的进展,无法从佛宗中找到突破现有境界的办法。

    见到秦东元到来,孟瑶很懂事的出去了,将客厅让给了秦风和秦东元。

    “东元大哥,现在就去那个空间?”

    听到秦东元的来意后,秦风微微皱起了眉头,要是放在一个月之前的话,秦风也是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进入那里,但是这段时日过的秦风真是乐不思蜀,除了家里哪儿都不想去了。

    “小子,我那孟丫头眉眼含春,你不会沉迷在这里面了吧?”

    秦东元没好气的看了一眼秦风,说道:“你修为深厚,再怎么折腾都伤及不了本源的,但那丫头是普通人,什么事情都要量力而为,否则出了事情连我都没办法解救的……”

    “哼,东元大哥,你少来吓唬我……”秦风闻言撇了撇嘴,他从师父那里传承了男女双修之法,这段时间一直都在用,否则孟瑶哪里有那么大的精力去和秦风折腾?

    “奶奶的,也不知道你小子从哪学来的双修之法……”秦东天何等眼力,刚才他就看出来了,在吓唬秦风未果之后,却是确定秦风是用了双修之法,让孟瑶在房事之中也是受益不少。

    “嘿嘿,东元大哥,咱们去那空间的事情再放放吧……”秦风嘿嘿一笑,说道:“我还想着过段时间去金陵找下老苗呢,那老家伙说是去寻宝,到现在都下落不明。”

    “苗六指?”秦东元闻言愣了一下,摇了摇头说道:“观他面相还有些年头可活,你不用去找他,他应该是没有事的……”

    “可这不是放不下心嘛……”

    听到秦东元和自己的看法一样,秦风不由松了口气,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苗六指在的时候没什么,这一不在了,差异就显现了出来,因为原本很多苗六指就能拿主意的事情,现在谢轩都要问到他头上来。

    “秦风,你小子少左右而言他的,你就说去是不去吧?”

    看到秦风一直在拿苗六指的事情做挡箭牌,秦东元冷笑了一声,说道:“你要是就想和孟瑶那丫头厮守二十年,那就不去也罢,如果想彻底治愈她的病,最好还是和我走上一趟吧……”

    秦东元的话让秦风心中一凛,这段时间孟瑶的身体很好,倒是让他真忘了孟瑶心脏处的隐患,在被秦东元提及之后,秦风知道,自己是无法回避这个问题的。

    “好,我跟你去……”秦风叹了口气,在没寻找到父母妹妹之前,孟瑶就是秦风的一个软肋,如果不解决掉孟瑶体内的隐患,秦风却也是心病难除。

    “对了,把任独行给带上吧……”秦风想了一下,开口说道。

    “带上他?为什么呢?”秦东元有些不解的看向秦风,“他的修为虽然不错,但比之你我还差的远,带上他不是个累赘吗?”

    “带上吧,以他的修为,也有资格接触一下那个世界的。”

    秦风之所以坚持要带上任独行,却是因为前几天彭洪刚打电话告诉他,准备对异能组进行一次大手术,秦风要是在的话,那还能压制住任独行,如果他不在了而有人求到任独行,那彭洪在异能组的举动怕是无法实施下去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