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订婚(中)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订婚(中)

    “哎,秦风,答应了,答应了……”秦风刚出了厢房,从口袋里掏出包烟正准备抽上一根的时候,冷不防旁边冲过来个人,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就摇晃了起来。

    “我说老冯,你抽哪门子筋啊?什么就答应了,我答应你什么了?”秦风哭笑不得的看着冯永康,这哥们现在生意做的也不算小了,怎么还和上学那会,做事情一点不着调的。

    “宋颖答应了,她答应嫁给我啦……”

    冯永康脸上露出难以抑制的狂喜,这也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自诩风流倜傥的冯大少,就是认准了宋颖,就算他家里不怎么同意,冯永康也一直在坚持着,现在终于得到了回报。

    当然,宋颖也有她的优点,出身不是很富裕的她,生性善良而又能干,尤其是能包容冯永康那跳脱的性子,两个人在性格上的互补,才是他们能走到今天的关键所在。

    “哎呦,恭喜,恭喜啊……”秦风笑着对冯永康拱了拱手,他没想到这哥们这么性急,自己刚教了他一招居然就用上了。

    “老冯,要不……咱们今儿一起办了?反正是订婚……”秦风笑着说道:“今儿有那么多的证婚人,要是就这么定下来的话,你妈就是不同意也得同意了,你觉得怎么样?”

    秦风知道,冯永康的母亲是个难缠的性子,对宋颖一直都不是太满意,这几年也给儿子张罗着介绍了不少对象。

    不过冯永康也是倔脾气,一次两次之后干脆就不回家了,而且他现在每个季度都能从真玉坊那里得到一笔分红,在断了冯永康几个人的经济来源没能奏效之后,冯永康的母亲也只能作罢了。

    “这个……还是算了吧……”

    刚一听到秦风的话。冯永康有些意动,不过仔细想了一下,还是打消了这个主意,毕竟订婚这样的事情,是需要双方家长在场的,自己要是搞了这么一出。恐怕日后婆媳关系就更加难相处了。

    “秦风,到了五月我直接结婚……”冯永康在心里下了个决定,他也知道自己老妈是刀子嘴豆腐心,只要自个儿坚持,这事儿最终还是要按照自己的意思办的。

    “行,到时候我送你们一幅字……”秦风闻言点了点头。

    “就送我一幅字?”冯永康有些夸张的喊道:“我说小子也忒小气了点吧?你订婚我都送了一对极品和田玉镯子,我结婚你竟然只送一幅字?”

    秦风订婚的事情早几天哥几个就都知道了,每个人都给秦风准备了价值不菲的礼物,冯永康也是如此。他花了三十多万给秦风淘弄到的这幅镯子,也算是和田玉中的上品了。

    “爱要不要……”秦风撇了撇嘴,他的字虽然没名气,但如果秦风想是想出名的话,只需要齐功出来说句话,那么一夜之间他的字就要按照尺寸来算钱了。

    “小气,不行,你得给我换点别的……”冯永康不依不饶的嘟囔着。

    “秦爷。外面有客人来了……”

    就在秦风和冯永康扯皮的时候,于鸿鹄快步走了过来。到了秦风面前之后低声说道:“是那位孟爷开的车,我看着来头不小,赶紧过来通知您一声……”

    “孟爷?你说的是孟林吧?”秦风闻言一愣。

    “对,就是他……”于鸿鹄在秦风这边做门房,自然认识孟林,在秦风失踪的那一年里。孟林可是没少上门来寻秦风的。

    “老爷子来了……”秦风一听也顾不得和冯永康扯蛋了,转身就进了厢房,开口说道:“叔叔,阿姨,孟爷爷来了。咱们是不是出去迎一下?”

    “当然得出去迎,我有些日子没见首长了……”说话的是那位名厨王义军,以前的国宴十次里面有八次都是他为主厨,现在年龄大了才退出来的,和孟老爷子也是很熟悉的。

    “走,咱们出去……”胡保国也站起身来,在孟老面前,他们全部都是晚辈。

    “哎,怎么回事?”

    一行人刚刚走出门口,秦风就发现刘子墨正面色不善的扭住了一个人的胳膊,而孟老爷子则是从十多米外的地方走了过来,在老爷子旁边的人,则是秦风的老师齐功。

    “我说子墨,你和人玩闹也分个场合啊……”秦风上前拉开了刘子墨,今儿是自己大喜的日子,这小子怎么还和人动起手来了。

    “我们在这好好放着炮,他一来就把小虎推了个大马蹲,这不是欺负人吗?”见到秦风过来,刘子墨松开了那人的胳膊,他并没有下重手,否则那人的胳膊在就断掉了。

    “小刘,你给我退一边去……”

    被刘子墨松开的那人伸手就往怀里掏去,只不过还没等他手拿出来,就听到身后孟老爷子的呵斥声,“回警卫局报道去,不听指挥的兵,不是好兵……”

    “首长,我……我这也是为了您的安全……”

    那人回过头来向老爷子解释道,身为孟老爷子的警卫人员,就是要将一些突发事件消弭在无形之中,在孟老还没下车的时候,他就听到炮仗的响声,这才连忙过来制止在门口放炮的秦小虎的。

    “放屁,老子枪林弹雨的都过来了,还能被鞭炮给吓住?”

    那警卫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却是让老爷子发怒了,打了一辈子的仗,临老了却是害怕鞭炮声,这要是被另外几个没死的老家伙知道,还不要笑掉了大牙?

    虽然早就不在领导岗位上了,但孟老这一发火,周围的温度彷佛都下降了几分,连赶到门口的胡保国等人都不敢上前相劝,场面一时间变得尴尬了起来。

    “行了,他们也是职责所在,你就别责怪了……”跟在孟老身后的齐功上前走了一步,说道:“今儿是秦风和你们家丫头大喜的日子,你没事发什么火啊?”

    “就是啊,爷爷,我都等您半天了,您怎么才来啊……”孟瑶也走过去挽住了爷爷的胳膊。

    “还不是给你和秦风准备礼物啊……”听到齐功和孙女的话,老爷子的脸上才浮现出了笑容,说道:“怎么着丫头,这都迫不及待了吗?唉,真是女生外向啊……”

    “说什么呢,爷爷,你笑话瑶瑶……”孟瑶不依的摇晃了几下爷爷的胳膊,顿时让老爷子火气全消,胡保国等人这才围了上去将孟老也齐功请入到了院子里。

    “哎,小王,很久没见了你,今儿你在,我可是有口福了啊……”老爷子一眼瞧见了王义军,高兴的和他打起了招呼。

    “首长好,听到您要来,我怎么着也得烧几个拿手的菜啊……”王义军的神情有些激动,从国宴上退下来之后,他已经很少有能见到孟老的机会了。

    “好,咱们里面说话……”见到这么一大群人堵在院子口处,老爷子拄着拐杖往里紧走了几步,点了点头说道:“这地方不错,闹中取静,比我现在住的宅子还要好……”

    “首长,您要是喜欢可以搬过来住啊……”胡保国在一旁笑着说道:“这宅子是秦风的,他尽点孝心那也是应当应份的……”

    “还是算了吧,宅子太大人太少,那没人气,我就住现在那地方吧。”孟老爷子摇了摇头,他喜欢安静是不假,但让他一个人守着那么大的三进三处的院子,那就不是安静,而是有点孤苦伶仃的味道了。

    “老师,您怎么和孟爷爷一起过来了啊?”等一行人拥簇着孟老爷子走在前面之后,秦风坠后了几步,陪着齐功一起进了四合院。

    “还不是要给你准备礼物啊……”齐功笑着指了指走在前面的孟老爷子,说道:“我和孟老一起写了幅字,你和那丫头可别嫌弃啊……”

    “他敢?”孟老爷子的耳朵很尖,听到齐功的话后回过头来,说道:“你的字不值钱,谁要给谁写,你可看到过市面上流传过我的字吗?”

    “那还真是没有……”齐功的性子相当温和,当下也没和老爷子争,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孟老你是军旅书法家,字体自成一派,在刚劲上我是比你差远了……”

    “但柔韧和细节上,我不如你……”齐功话声未落,孟老爷子就指出了自己书法上的缺点,国内的书法家能让他瞧得上眼的没有几位,而齐功却是其中的一个,是以两人也保持了好几十年的友谊了。

    “行了,咱们俩都别谦虚了……”

    齐功笑着打断了孟老的话,说道:“要是论书法上的造诣,咱们两个都不如秦风,别的不说,就那幅《兰亭集序》咱们俩谁都写不出来,我正琢磨着给这小子挂个书协的职务呢……”

    “别介啊,老师,文物修复那边我现在都没时间去,就别挂闲职了……”

    听到齐功的话后,秦风不由苦起了脑袋,他现在已经不像几年前初来京城那时候了,还需要一些头衔做些自我保护,别的不说,只是孟家这层关系,京城敢动他的人绝对是屈指可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