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彩礼(下)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彩礼(下)

    “年后抓紧把股份转让的事情办好,我说不定还要出去一趟……”

    秦风把首饰盒盖好,接过谢轩递来的一个袋子装了起来,说道:“这几年翡翠的价格还在涨,你让老黄多跑几次缅甸,囤积一些翡翠原石,以后会用得到的……”

    “我知道,这几年每年的利润里面,我都拿出百分之三十去收购原石了……”

    谢轩点了点头,在《真玉坊》干的这几年,谢轩也算是历练出来了,现在潘家园乃至玉石行业里,谁不知道《真玉坊》中的那个谢大掌柜的,别看年龄不大,却是精明的像是猴一般,谁都甭想在他那里讨到什么便宜。

    “行了,轩子,看来以后你这边是不用我管了……”

    秦风站起身来,说道:“皇浦荞那边的事情你也多费点心,等他们摸熟了门道之后你再放手,以后贸易公司那边的资金,我不会再从《真玉坊》里面抽调了……”

    说起来那贸易公司能做起来,还全亏了《真玉坊》资金的支持。

    除了需要给别的股东分红的那一块之外,秦风几乎将《真玉坊》的现金全部都投入到了贸易公司里面,所以谢轩拿到的那些股份,只能等到下一年的分红才能赚到钱。

    “风哥,原本就是你自己的钱,没了这块收入,你会不会比较紧张啊?”

    秦风在澳岛的生意谢轩不是很清楚,但是他知道澳岛赌场才刚刚开始营业,并没有利润产生,现在的秦风很大程度上。还是要靠着《真玉坊》的盈利来平衡他的开支。

    “紧张?”秦风闻言笑了起来,开口说道:“轩子,从咱们出来做完第一次买卖之后,咱们哥几个还为钱发过愁吗?是不是不相信你风哥啊?”

    秦风现在手头是没多少钱,不过贸易公司所需要的货物支出。也差不多已经都支付完了,段时间内秦风并不需要花什么钱。

    而只要秦风再次开启那个空间之后,他马上就能将那个空间里的黄金运出来,到了那个时候,金钱对于秦风而言,真正的不过就是个数字罢了。

    “行了。别的没什么事,我和你嫂子先回去了。”

    和谢轩闲扯了几句之后,秦风往楼梯处走去,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回过头说道:“轩子。今年过年都回四合院,你来招呼人,把远子金龙他们都给叫过去,咱们热热闹闹的过个大年……”

    “好嘞,我也是这个意思。”谢轩开口笑道:“风哥,你放心吧,我一准把人都叫到,保证一个都不会少……”

    “你小子。大话先别说,老苗你找到没有啊?”

    秦风一句话就让谢轩苦起了脸,“风哥。我还真找了,金陵所有的朋友都通知到了,就差没去电视台登寻人启事了,可就是没有苗老的消息,他……他不会出什么事吧?”

    谢轩这两年经营《真玉坊》,苗六指可是给他出了不少的主意。谢轩对苗六指也十分的尊重,所以这次的事情他真的很上心。不过他只查到了苗六指坐火车到了金陵,再往下就像是失踪了一般。怎么都寻不到他的影踪了。

    “出事倒是不会,老苗是贼祖宗,谁都算计不到他的……”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这事儿你别管了,回头我给沈哥打个招呼,看看从警方那里能不能得到老苗的消息,指不定这老小子干了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被抓进去了呢……”

    只有秦风知道苗六指此次前往金陵是去干什么的,他可是去找太平天国遗留宝藏去的,这寻宝自然需要挖挖铲铲的,还真说不定会被人当成盗墓的给抓起来呢。

    “这倒是也有可能,苗老年龄大了,说不定就会失手呢,不行,我让那边玉石行的人先打听一下……”听秦风这么一说,谢轩顿时紧张了起来,摸起电话就拨打了出去。

    “得,你慢慢打吧,我先走了……”以秦风和谢轩的关系,自然不需要客套,当下带着孟瑶下了楼,和黄炳余打了个招呼之后,领着俩孩子出了真玉坊。

    心里挂念着胡保国,秦风也没在外面多耽搁,直接就回了四合院,胡保国还在入定之中,不过他的气息已经稳定了下来,药性被炼化了一小半。

    晚上秦风下厨做了几个小菜,陪着秦小虎和秦小佳玩了一会让两个孩子睡了,孟瑶在这有自己的房间,秦风和里面和她说了会私房话,就让孟瑶休息了。

    “舒服,真是舒服啊……”

    第二天一早,秦风刚在院子里站了会桩,就看到胡保国推门走了出来,口中大声说道:“秦风,你给我吃的是什么药,我怎么感觉整个人都年龄了二十岁一般?”

    “年轻不好吗,要不你再给我找个小嫂子?”秦风闻言笑了起来。

    “滚一边去,来,咱们伸伸手……”胡保国此时只觉得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只想和人痛痛快快的打上一架,将身体里的那些能量给宣泄出去。

    “首长,你没事了?”听到胡保国的声音,一夜都没怎么睡安稳的沈昊马上从前院冲了过来,正好看到胡保国在挑衅着秦风。

    “得了吧,我和你动手那是欺负你……”秦风仔细看了胡保国一眼,点了点头说道:“不错,一粒丹药竟然让你到了明劲巅峰,明儿再服用一粒,差不多就能突破到暗劲了……”

    “我……我能突破到暗劲?那……那岂不是和师父一个境界了?”

    听到秦风的话后,胡保国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他年幼时练武,只是为了强身健体,后来参军上了战场才发现了功夫的重要性,但那时他练武的最佳时机已经过了,身手充其量只是比普通人要好一些。

    在管教所的时候,胡保国还没将功夫放下,在师父的指点下也有些精进。

    不过从调入津天担任局长之后,胡保国是真的没时间练功了,心里也早绝了在修为上有所突破的念头,没成想今儿吃了粒不知道什么制成的药,居然就要突破了。

    “你也只是能产生真气,论起修为,和师父比差远了……”

    秦风闻言撇了撇嘴,别看胡保国上过战场,但动手的实战能力却是差的很,同样是暗劲武者,但要是动起手来,别的不说,他可能连张虎的都打不过。

    “首长,您年轻了很多啊……”

    呆在旁边的沈昊终于插进来一句话,开口说道:“您耳边的白发都变黑了,首长,要不要我拿镜子给您看下?这……这什么药也太神奇了吧?”

    沈昊整日里都和胡保国在一起,所以对他身上的变化感觉是最深的,原本胡保国的头发已经花白了一半,但是现在那花白的头发却是完全消失掉了,要不是沈昊知道胡保国一夜都没出去,肯定会以为他是染发了的。

    “又不是大姑娘,没事照什么镜子啊?”

    胡保国摆了摆手,说道:“沈昊,要是有人问我为什么头发黑了,你就说我染了发,关于那药的事情,一个字都不要往外说,明白吗?”

    胡保国是个看似粗犷,实则很细心的人,在身体起了脱胎换骨一般的变化之后,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那丹药的珍贵,这事儿要是传出去,恐怕秦风真的是要成为众矢之的了。

    “胡大哥,我去买点早点……”

    听到孟瑶的房间也有了起床的声音,秦风连忙往外面走去,今儿已经隔了一天,他准备让孟瑶吃过早饭之后就服用第二份药。

    “你小子,我看日后也是个妻管严……”看着秦风的背影,胡保国没好气的说了一句,他自然也能听到孟瑶房间里传出来的动静。

    和第一次相比,孟瑶第二次的用药几乎没有任何的不适,那药性在体内挥发的也是很快,还没到中午,秦风甚至就连推宫过血的事情都做完了。

    “走吧,去孟丫头家,再不去我可真没时间了……”见到秦风两口子从房里走出来,等得有些心焦的胡保国说道:“你小子准备的彩礼呢?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吧?”

    “胡大哥,我……我们家不要什么彩礼的……”孟瑶帮爱郎辩解道:“再说了,秦风给我准备了一套翡翠首饰,我非常喜欢的……”

    “那是给你的,彩礼是给你们家的,不一样……”胡保国摆手打断了孟瑶的话。

    “走吧,彩礼就在车上了,保准让你有面子……”秦风笑了笑,拉着胡保国就往门外走去。

    “哎,我说你小子可别糊弄我,你要是让老子没面子,小心我收拾你……”

    一直到了孟老爷子住的那个四合院下了车,胡保国也没问出秦风到底拿了什么东西做彩礼,不过在下车的时候秦风手上的确拎着一个硕大的包裹,这却是让胡保国放心下来了。

    进门的时候秦风又遇到了一些麻烦,因为那警卫非坚持要检查秦风的包裹,而秦风则是说什么都不让那人看,两下里是各不相让,顿时就在门口僵住了。

    听到吵闹声,孟瑶的父亲从院子里走了出来,不过他说话也没用,最后还是老爷子拄着拐杖走过来开了口,那个背包才得以没检查被违规的拿了进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