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邀请(中)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邀请(中)

    “师父让你们进去……”

    尼科瓮声瓮气的说道,他学习普通话的时间虽然不是很长,但却很有语言天赋,现在正常的对话完全没有问题不说,有时候还能冒出几句京片子,经常会把秦风等人逗笑。;

    “师父?”坐在车后排的那人看了一眼尼科,对前面的杨光说道:“你说他们中间有个速度奇快的人,应该就是这个俄罗斯人了吧?”

    “是,这人的速度非常快,隔着几十米一眨眼就来到面前,让人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杨光点了点头,对身后这人的态度十分的恭谨。

    “主人不让车子进去,咱们就走进去吧……”那人推开了车门,用俄罗斯话对尼科说道:“小伙子,你师父在哪里呢?我怎么没看见他呢?”

    “咦,你会说俄罗斯语?”听到那人的话后,乌姆尼科脸上露出惊异的神色,原本紧绷着的表情也缓和了几分,往后一指说道:“那不是我师父吗?”

    随着乌姆尼科的手指看去,杨光和那人同时看到刚刚从一两百米外屋子里走出来的秦风。

    “失礼,失礼,贵客临门有失远迎……”

    原本还在一两百米之外的秦风,看似闲庭信步的跨出了一步之后,身体骤然间出现在了那人和杨光的面前,顿时让两人神情一凛,他们两个都没发现秦风用的是什么身法,走动之时竟然不带丝毫的烟火气。

    “是我们来的冒昧,这叫上门请罪才是……”

    那人对着秦风拱了拱手,开口说道:“我姓任,名独行,秦先生可别笑话我啊,这名字是爹老子给起的。我活了五十多岁,就琢磨了五十多年改名字的事情了……”

    任独行说话的表情夸张而又直率,倒是让秦风对他生出了几分好感,当下让出身体,说道:“任先生远来是客,咱们到里面去谈吧……”

    “叨扰。叨扰了……”任独行笑着点了点头,也没去问董道人的事情,而是跟着秦风来到庄园马廊外的一处客厅里坐了下来。

    以前这个庄园的主人是个歌星,娱乐圈的朋友比较多,经常会到这里骑个马开个酒会什么的,所以这里的住房不是很多,但酒吧和容客人聊天休憩的客厅什么的,却是有七八间之多。

    “两位是喝茶还是喝咖啡……”等杨光和任独行坐下之后,秦风开口问道。

    “喝茶吧……”任独行开口说道:“总是喝不惯那些洋玩意儿。倒是让秦先生见笑了……”

    “尼科,让虎子去泡壶大红袍过来……”秦风回头交代了一声尼科,自己这个洋弟子虽然修为不俗,但论起茶道来,他比之张虎等人就要差得多了。

    “张虎?”任独行转脸看向杨光,说道:“就是那位出手凌厉的暗劲宗师?”

    之前任独行并没有来,而是杨光带着七八个异能组的高手过来的,不过回去之后他们却是将张虎尼科包括彭洪等人的特点。详详细细的汇报给了任独行。

    见到杨光点头,任独行不由叹道:“秦先生这里真是藏龙卧虎。一门之中三位宗师,而且还都这么年轻,真是让人意想不到,意想不到啊……”

    “宗师?不过会些三脚猫的功夫,哪里算得上是什么宗师啊?”

    听到任独行的话后,秦风不由哑然失笑起来。张虎和尼科年龄小是真的,不过在秦风和秦东元还有皇浦荞等人面前,他们也就是个跑腿的角色,在另外一个空间里,充其量被称之为暗劲武者。

    至于彭洪。那并不是秦风的弟子,而真正的弟子皇浦德彦这会不在庄园里,否则秦风不知道这个任独行见到那只有十岁左右就已经是暗劲武者的皇浦德彦之后,脸上会是一种什么表情?

    “暗劲修为,自然当得宗师的称呼啊……”

    任独行正色说道:“民国时武风昌盛,那会诸多的武林大家拳法宗师,也不过就是暗劲修为,可惜到了现代,能沉下心练拳的人是越来越少了……”

    说着说着话,任独行忽然话题一转,开口说道:“弟子尚且如此,师父想必更加了得了,不知道秦先生是何等修为?恕任某眼拙,却是看不出来……”

    “我看任先生才是真正的高手吧?”

    秦风打了个哈哈,笑着说道:“我原本以为任先生是个普通人,可是这一接触才发现任先生是真正的深藏不露,只是我看不出来,任先生修炼的到底是道家炼气术呢?还是原本就身具异能?”

    说实话,秦风在这个任独行身上,还真是差点看走眼了,一开始神识从他身上扫过,并没有发现任独行体内有真气运转,可是等任独行下了车之后他才发现,在这三九寒冬的天气里,任独行穿的很是单薄。

    于是秦风又用神识观察起任独行体内的气血来,这一看却是把秦风吓了一跳,因为面前这人的气血旺盛之极,而且他整个身体里面,似乎都蕴含着惊人的能量,就像是一头蛰伏的怪兽一般。

    秦风没和这任独行动过手,无法对他的武力进行评测,但是秦风相信,就凭任独行这一身充沛之极的气血,恐怕修为就要超越了暗劲武者,比之化劲初期的高手恐怕都不遑多让了。

    不过秦风最初没有看出这任独行的修为,但直到现在,任独行还都无法摸清秦风的深浅。

    因为除了刚见面时秦风轻描淡写的那一步跨越了一两百米的距离之外,任独行就再也没有发现秦风和普通人有什么异常的地方了,坐在秦风的身边,任独行完全没有面对高手时的那种危险感应。

    “任将军当然是高手了……”

    任独行还没回答秦风的话,杨光就在旁边接了下来,“任将军是我们国内异能者组织的第一高手,被国家授予少将军衔,不知道秦先生敢不敢和任先生过几招?也让我们见识一下秦先生的功夫呢?”

    在异能组这些人的心目里,任独行数十年来。就是一个无敌的形象,不管是国内外的异能者,从来都没有人能在任独行手上讨到便宜,所以心中稍有不忿的杨光,出言激了秦风一句。

    “我?我怎么可能是任将军的对手呢?”

    秦风闻言哈哈一笑,他虽然年龄不大。但这辈子经历的事情却是太多了,心智完全就是个成了精的老江湖,哪里会接杨光的话行这争狠斗勇的事情。

    “秦先生你太谦虚了,我怕不是你的对手啊……”

    任独行叹了口气,站起身说道:“这几十年来我总是认为天下再无敌手,没成想见到秦先生你之后,才知道自己是一只井底之蛙,如果秦先生肯指点一下,任某那真是求之不得啊……”

    任独行这番话绝无挑衅秦风的意思。说的十分诚恳,正如同他所言的那样,纯粹是因为看不透秦风的修为,这才见猎心喜,想和秦风较量一番的。

    “比武教技,那未免落了下乘……”秦风摆了摆手,一脸好奇的说道:“还是算了吧,任将军。我只是想知道,你这身修为。是先天还是后天的呢?”

    秦风发现,任独行体内的情况十分的奇怪,说他是武者吧,任独行没有丹田,修的不是内家拳,但要说他是异能者。任独行身上又有一些武者的特征,尤其他体内的经脉,像是被真气扩充过一般,可能容纳远胜于暗劲武者的力量。

    “我……我这应该算是后天修炼出来的吧……”

    秦风这话问的有些冒昧,不过任独行并没有生气。苦笑道:“不瞒秦先生,我是个孤儿,在六岁的时候,被云游的师父带回到了藏地的喇嘛庙里,整整做了二十年的喇嘛……”

    或许是很少开口和人提及自己的身世,又或者是潜意识里不想欺骗面前的秦风,任独行这一说居然就停不下来了,将自己的童年和如何习武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原来,任独行的身世比秦风还要惨一些,他原本是豫省人士,出生于豫省的一个武林世家,从三四岁的时候,任独行就跟随父亲习武,根基打的十分早。

    俗话说穷文富武,但是在任独行六岁的时候,刚好遇到了那次史无前例的大灾荒,农村没有收成,死守下去肯定会饿死,于是任独行的父母就带着他逃荒到了外省去要饭。

    一般人逃荒,都会到诸如江浙这些富饶的省份去,不过任独行的父亲却是带着一家人跑到了青海,那里的藏民相对比较质朴善良,加上逃荒要饭的人也少,倒是每天基本上都能吃到点东西混个温饱。

    这会正处于解放没多久的时候,一路上他们也遇到了不少麻烦,不过任独行的父亲修为高深,一些地痞无赖都是随手打发了,一家人的处境还算安全。

    但就在任独行带着家人逃荒一年准备返回家乡的时候,意外却是发生了,他们在一个雨天走过一个山道的时候,那山坡突然发生了泥石流,数以几十吨重的山石混合着泥土,瞬间就来到了任独行一家人的头顶上。

    泥石流滑坡的面积十分大,前后足有四五十米,其实以任独行父亲的修为,如果全力以赴的话,是可以独自逃出去的,但是在生与死的面前,他却是选择保住自己的儿子。

    在最关键的时刻,任独行的父亲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把任独行给远远的丢了出去,而自己和妻子则是被那铺天盖地的泥石流给淹没掉了,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就不见了踪影。

    任独行的父亲使得是股巧劲,虽然将儿子抛出了四五十米,但任独行并没有受伤,呆呆的看着父亲和母亲被那泥石流给淹没掉,当时才六岁的任独行一时间完全吓傻掉了。

    清醒过来之后,任独行疯了一般的用他的小手在泥石流中扒找了起来,可是这么大范围的泥石流,岂是他一个孩子能清理掉的,就算任独行比一般的孩子长得高大些,但那会的任独行,还是连稍大一点的石头都搬不动。

    泥石流距离一个村庄不远。一个多小时后,村子里的人赶了过来,用了整整五天的时间才将道路上的泥石给清理掉,找出了任独行父母的尸体。

    在那个村子的帮助下,任独行将父母葬在了那座山上,而他自己也成了一个孤儿。村子里的人很善良,虽然自己也很贫穷,但有几户人家都准备收养任独行。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位青海喇嘛庙中的活佛来到了此地,见到任独行之后,就说他前世是佛前的护法金刚,要将他带回到喇嘛庙中修行。

    在青海和藏地,活佛无疑是最为受人尊崇的身份,村子里的人自然不敢违逆。让活佛将任独行给带走了,那位活佛正是任独行的授业恩师。

    在一座年久失修只有三四个人的喇嘛庙中,活佛教授了任独行佛门秘法以及修行的口诀,但他那一系却是修的肉身,不管怎么修炼,都无法产生真元和丹田,与俗世中的功法大相径庭。

    那位活佛不但交给任独行藏地密宗修炼的法门,还教他识字读书。如此过了二十年,活佛已经是一百一十多岁的高龄了。有一天他把任独行叫道房间里,说自己还有三天就要圆寂了。

    藏地活佛有转世的说法,对于生死早已勘透,活佛脸上并没有悲伤的神色,而是告诉任独行,他将在自己圆寂之前。把自己这一身修为尽数灌顶给任独行。

    和别的密宗法门不同,这位活佛修炼的功法,是可以让人继承下来的,虽然在灌顶的过程中会流逝掉一些力量,但这次灌顶还是让任独行受益匪浅。他发现自己的身体产生了一些异变。

    首先是任独行的炼体功法,在灌顶之后一下子达到了描述中的最顶阶,不管任独行怎么修炼,都无法再做出突破,其次就是任独行发现,自己竟然拥有了神足通。

    神足通是佛门六神通之外的一种神通,在佛门中被称为可分身自在往来之特异功能,在民间也有流传,就像是《水浒传》中戴宗的神行术,其实就脱胎于佛宗中的神足通,可日行千里。

    虽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夸张,但任独行在掌握了神足通之后,一日不眠不休昼夜奔跑,的确能达到七八百里的样子,速度不是很快,但奔行那么远之后,却是不见疲惫。

    在师父去世之后,任独行在喇嘛庙中又呆了一年,终究是耐不住寂寞,于是靠着一双脚,走遍了青藏两地,拜访了许多师父生前的佛门好友,最后在布达拉宫住了下来。

    这会的任独行虽然很年轻,但佛法精湛术法高明,就是当时的那一世班.禅对他也是推崇不已,在七十年代时班.禅进京参加会议的时候,就把任独行带在了身边。

    也正是这一次的京城之行,让任独行的人生轨迹又发生了改变,他无意中显露出来的功夫,让那位虽然是晚年但仍然目光犀利的老人家给看中了,一番交谈之后,授命任独行搜罗民间高手,组建了异能组这个部门。

    在八十年代初期的时候,周边的一些国家纷纷挑衅中国,其中像是泰国的降头师还有日本的隐者,都曾经出现在国内,在不能动用军队的情况下,任独行出手了。

    一个月的时间里,各国派到国内的高手,几乎被任独行斩杀殆尽,不管是降头师还是忍者或者是印度的瑜伽高手,没有一人是任独行的对手,中国异能者顿时在国际上名声大噪。

    数十年来,虽然换了几届领导人,但异能组却是逐渐壮大了起来,任独行的地位也是从来没有发生过改变。

    不过任独行一直都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对于异能组的特权他会去争取,但也严禁那些异能者们仗势欺人,但凡有这种事情发生,任独行是从不手软,都会将其废掉之后逐出异能组。

    所以深知异能组底蕴的那些京中大佬们,也均是吩咐家属子弟不要去招惹异能组,主要就是因为任独行这个人不能以常理度之,他的能力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凌驾于世俗的法律之上了。

    “了不起,真是了不起……”就在任独行说完他这一生的经历之后,一个声音忽然在门外响了起来。

    “谁?谁在说话?”

    任独行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以他现在的修为。不说千米之内落花可闻,但百米之内想要接近他而不被发觉,那几乎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也就是之前在秦风身上发生过那么一次。

    而这次即使任独行听到了声音,但他依然没能感应到门外有人,这就让任独行震惊莫名了。他从来都没想到过居然能有人躲得过自己那苦修了数十年的耳朵。

    “老夫秦东元……”

    随着秦东元的话声,他推门走了进来,开口说道:“没想到汉时才进入国内的佛教,竟然有如此神通,我以前只顾着收集道家典籍,思想却是有些狭隘了……”

    在秦东元生活的那个空间里,是抑佛扬道的,所以虽然佛教也出现了一两千年,但始终都没能在那里兴盛起来。也极少有人去研究佛法和佛门功法。

    虽然来到这个世界秦东元知道佛门要比道门更加鼎盛一些,但由于他来的时间还短,尚且还没有接触过佛门功法,直到今天秦东元才认识到,原来佛门之中也是另有乾坤的。

    “你……你竟然能躲得过我的耳目?”

    见到秦东元之后,任独行的口中有些发苦,因为他发现除了坐在自己对面的秦风之外,竟然又出现了一个让自己无法看透的人。这人明明站在任独行的面前,但给他的感觉却又像是不存在一般。

    “这不过是敛息之术。小道尔……”

    秦东元摆了摆手,说道:“你看不穿我的修为,我也同样看不透你究竟达到了哪一步,要不咱们俩伸伸手较量一下,让我也见识一下佛门神通如何?”

    秦东元和秦风不一样,他一生为武道痴狂。只要别人的功法有特点,别说对方疑似化劲高手了,就算是明劲武者,秦东元也能拉得下来脸面动手的。

    “好,那就让前辈指教一二……”虽然秦东元看上去只是像五十多岁人。气血更是不输于任独行,但是任独行能感觉得到,面前的这个人年龄应该比自己大得多了。

    “我说东元大哥,你还真要动手啊?”

    看到秦东元一脸跃跃欲试的样子,秦风不由苦笑了起来,他能看得出来,这任独行虽然功夫不错,即使对上皇浦荞也未必就会吃亏,但是和秦东元比起来,那差距还是很大的。

    “废话,当然要动手了……”秦东元理所当然的说道:“他的功法要是能让人破碎虚空,那我就改了修习佛门功法又如何?大道三千,到了最后还不是殊途同归吗?”

    秦东元在那个空间的时候,就博览群书,几乎任何与修炼有关的典籍他都阅读过,所以对他元而言,是没有什么门派之间的,也不会分什么道教佛门,他要做到的就是脱离现在境界的桎梏,追求更高的境界。

    “破碎虚空,你……你难道已经达到这个境界了吗?”

    听到秦东元的话,任独行面色不由一变,他这一生几乎也都沉浸在了修炼当中,自然知道破碎虚空是什么意思,那在佛门中就是修炼到了大乘境界,近乎等同于菩萨真身了。

    “我当然没到这个境界,我要是能打破虚空,还至于像现在这般苦苦寻觅吗?”

    秦东元生怕任独行不和自己动手,当下说道:“我回头抓到的那个小道士还给你,咱们俩先好好切磋一下,如果你的功法比我的好的话,那我就拜你为师……”

    秦东元是不问胜负只论功法,那话中的意思是就算任独行输了,只要功法被他看上了眼,那也是会拜师学艺的。

    “我说东元大哥,您这话要是被皇浦长老听到,他会不会活活打死你啊?”

    听到秦东元的话后,秦风站在那里是哭笑不得,换做他要是有这么个欺师灭祖的徒弟,一准会执行家法门规的——

    ps:二合一六千多字大章,以后大章会多点,让大家看的顺畅些,嗯,有月票还请支援下胖子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