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身份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身份

    “洪哥,走吧……”秦风拍了拍彭洪的肩膀,说道:“这是老韩自作孽,不关你事的……”

    “我知道,但这心里,就是有点堵得慌……”

    彭洪点了点头,说道:“秦风,因为我的事情又耽误了你一天,咱们还是快点回去吧,要不我让军子把车开回来,咱们一路开到京城去?”

    彭洪虽然曾经听秦风说过有办法回京城,但是他并不知道秦风已经联系了飞机,现在老韩的事情已经算是告一段落,彭洪自然将心思转到了回京的交通工具上了。

    经常在边境线做些走私的生意,彭洪自然知道他们身上所带的这两张老虎皮,是绝对过不了飞机安检的,甚至坐火车都有被查的可能性,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开车返回到关内去了。

    “不用那么麻烦,你们两个跟我走就行……”秦风摆了摆手,说道:“早点离开吧,要不然这件事或许会牵扯到你身上……”

    秦风并不认为警察们都是白痴,相反,整日和罪犯们打交道的他们,可能在很快就会从老韩妻子口中得到老韩受伤的经过,虽然彭洪并没有犯法,但也能被安上个知情不报的罪名。

    当然,这种事可大可小,如果找不到老韩的话,多半也会是不了了之,这么一桩大案告破,从上到下都会有很丰厚的回报,没有人会死抓着这点小事不放的。

    果然,就在秦风等人离开这个小区二十多分钟后,他们就接到了姜军的电话,老韩的妻子已经从分局被转到了一家招待所。按照警方的说法,再核实一些情况之后,就会放她们母女离开。

    虽然和老韩已经算是恩断义绝,但彭洪还是在电话中叮嘱了姜军一番,让他一定要保护好老韩妻女的安全。不管怎么说,老韩的女儿从小都是叫他叔叔的。

    “秦风,咱们这是要去哪?”

    来到大街上吃了个早点之后,秦风随手打了辆出租车,给那人说了一个城外的地址,幸亏昨儿那事还没传开。否则这出租车司机未必就敢把人往城外拉。

    “是啊,大哥,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啊?我记得那边就是一片山疙瘩,没有什么住户啊?”

    开车的司机听到彭洪的话后,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秦风。虽说这几年劫持杀害出租车司机的案子已经比较少了,但是见到三个男人坐车,司机还是免不了有些害怕的。

    秦风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叠钱,大概有那么一两千的样子,在手里拍了两下,说道:“问那么多干嘛,不愿意去我另外打辆车……”

    “别啊,我没说不去呀……”

    看到那叠钱。司机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小城不大,出租车生意并不是很好。他忙死忙活一天下来也就是赚个两三百,遇到秦风这样的豪客,顿时将危险都忘记了。

    不过司机还是很谨慎,在发动车子之前,拿出手机给家人打了个电话,在电话中将秦风等人要去的地点和他们的相貌特征大概的说了一下。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句话说的一点都不错啊……”见到司机的举动,秦风摇了摇头。这要真是遇到谋财害命的,除非司机报警。否则一点用处都没有的。

    秦风要去的地方是在这个边境小城和另外一座城市的中间,甚至要比姜军的林场还要远一些,开车需要三四个小时,到了中午的时候,车子才来到了秦风指定的那个地方。

    “秦风,就是这个地方?”车子停在一个山坡前面,彭洪狐疑的看着秦风,说道:“来这鸟不下蛋的地方干嘛?难道你还真要杀人越货干掉这司机?”

    彭洪原本只是一句开玩笑的话,不过却是将那司机吓得脸都白了,连声说道:“几……几位大哥,我……我家里可是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三个月的儿子啊,我把钱全都给你们,求求几位大哥了,饶了我这条小命吧……”

    “得,他吓唬你玩的……”秦风被那出租车司机搞的是哭笑不得,这人看上去也就是二十出头的年龄,老母要真是八十岁的话,那岂不是六十岁才生下的他?

    “钱给你,赶紧走人吧……”

    秦风拿出了那一叠钱,数也没数的就放到了司机的手上,招呼彭洪和乌姆尼科拿着东西下了车子,直到掉转头将车子开出了几十米,那心脏咚咚直跳的司机,才敢确定自个儿没事了。

    “师父,咱们来这鸟不下蛋的地方干嘛?”等到出租车走了之后,乌姆尼科苦起了脸,说道:“师父,您不会让咱们几个跑回去吧?我听彭洪大叔说了,那可是足足有上千公里呢……”

    “你愿意跑我还不愿意呢……”秦风闻言翻了个白眼,伸手拿出电话拨出了个号码,他在电话中并没有和对面一端的人多说什么,而是直接报出了一连串由英文和数字组成的密码。

    “嗯?对方是军方的?这里还有军方的机构?我怎么不知道?”

    听到秦风报出的那些英文和数字,彭洪眉头一挑,在部队服役那么多年,他了解的东西要比乌姆尼科多多了,从电话中听出了一些端倪。

    不过让彭洪有些疑惑的是,他以前就是在这里边境处活动的,对于这边境四周的兵力分布还是很清楚的,但彭洪还真不知道这个地方居然还驻扎着一个部队。

    “别猜了,他们是炮兵部队,和你们没关系……”秦风摆了摆手,说道:“等会咱们直接坐飞机离开,今儿这里发生的事情,你们全都要烂在肚子里……”

    孟林为了让秦风尽快的回京,连老爷子都搬了出来,秦风不想给他找什么麻烦,这才特意多叮嘱了彭洪和乌姆尼科几句。

    “我知道纪律的,你放心吧……”彭洪点了点头,不过看向秦风的眼神却是十分的怪异。

    每当彭洪感觉自己要看透秦风的时候,他总是会发现秦风会带给他另外一些意外,直到现在彭洪甚至都没搞清楚秦风真正的身份,越是交往下去,他就越是感觉到秦风的神秘。

    半个小时后,一辆外面装饰着迷彩色的军车从秦风等人来时的路驶了过来,距离秦风还有四五米的地方一个急刹车,车窗摇下,一个坚毅的脸孔露了出来。

    “秦风?”那人的眼睛看着秦风,从车窗里伸出手来。

    “是我……”秦风将孟林给他办理的那个证件掏了出来,交到来人的手上。

    “上车吧,把这几个东西戴在头上……”那人检查了一下秦风的证件,也没过问彭洪和乌姆尼科的身份,等几人上车之后,将三个头罩分别扔给了几个人。

    “绝密基地……”

    彭洪脑中闪过一个念头,他当年在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也曾经遭遇过这么一档子事,那次他所去的地方,就是军方的一个保密等级非常高的基地。

    “别想什么头绪,只要我感觉不对,是随时可以击毙你们的……”看到乌姆尼科有些不情愿的拿起头罩,那个肩膀上没有任何军衔的军人冷冷的说了一句,顿时吓得乌姆尼科将头罩套在了脑袋上。

    “居然是建造在山里的军事基地?”其实戴不戴头罩,对于秦风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散开神识之后,秦风发现,这辆军车往后行驶了大约一公里后,拐入到了一个进山的小道上,最让秦风惊奇的是,车子在那山道上开了十分钟之后,面前的一处岩壁居然自动打开,让车子驶入了进去。

    那山腹之中的空间,已经不能称之为是山洞了,因为整座山全都被掏空了,出现在秦风神识中的武器,都是外界难得一见的战略武器,有很多连秦风都叫不出名字来。

    山腹的前半部分是武器弹药,而另一面则是一个跑道,跑道上停着五六架战斗机和两架运输机,此时很多工作人员正在运输机下面忙碌着搬卸各种物资。

    从进入山腹到下车被人引导上了运输机,秦风等人的面罩一直都没有被允许打开,直到那架运输机从山腹中飞上天空之后,坐在机舱里的三个人,才得到了可以打开面罩的提示。

    “秦风,你……你到底是干什么的?”虽然知道得不到答案,但是彭洪还是追问了秦风一句。

    彭洪心里明白,能使用军方的运输机,这并不是一件很难办到的事情,他们当年执行任务的时候,就坐过好几次军方的运输机,并且还进行过跨境投放。

    但能使用绝密基地的运输机,这就事关到国家安全了,因为每一个绝密基地中,都有可能藏匿着具有震慑意义的战略武器,万一要是被敌国所掌握,那后果将是不堪设想的。

    “我……我算是个商人吧?”听到彭洪的问题,秦风忍不住摸了下鼻子,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应该也能算上是个学者,我在国家文物修复机构里也有个职务……”

    虽然知道彭洪肯定不会相信自己的话,但是秦风仔细想想,除了真玉坊的股东之外,自己能拿得出来的身份,也就是国家文物修复委员会的委员了-

    ps:十七号了,继续给朋友们拜早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