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归宿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归宿

    “老韩,自己做的事情,是需要自己来承担的……”

    彭洪一手握住枪柄,另外一只手却是连连拉动了那把来福枪的枪膛,顿时一发发子弹从枪膛里弹了出来,等到枪膛中再没有子弹的时候,彭洪将来福枪扔给了老韩。

    “连一颗子弹都不肯留给我吗?”

    老韩一脸的死灰,自杀其实也是需要勇气的,而老韩养尊处优了那么多年,显然已经失去了这种勇气,原本想用语言激得彭洪帮自己解脱掉,却是没成想连自杀的机会都没有了。

    “老韩,下辈子,咱们再做兄弟!”彭洪摇了摇头,再也没有看老韩一眼,转身就往门外走去,只是在他转身的瞬间,秦风看到彭洪的眼里已经满是泪水了。

    “不是江湖人,偏行江湖事,这又是何苦啊……”

    秦风叹了口气,也跟着彭洪走了出去,他是江湖上的大行家,对于这种设局下套的勾当最是熟悉不过了,在江湖中像老韩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司空见惯了的,但还是有很多人前仆后继的投入到了局中。

    “班长,没事吧?”

    见到彭洪一脸阴沉的来到楼下,早已等在那里的姜军迎了上去,开口说道:“嫂子和孩子怎么安置?老韩的这案子牵扯太大,我怕有人会对他们不利的……”

    能骗得老韩这样的人入瓮,那设局的也不是一般人,在这边境小城的关系十分复杂,如果放任老韩妻子离去,恐怕第二天两人就会被卖到境外的某个色、情场所里面去。

    “我去报警!”

    姜军话声未落,原本已经坐在车里的老韩妻子走了出来,说道:“彭洪兄弟。老韩是自作孽,这事情不能再牵扯到你们,我去报警,把这些事情给说清楚,或……或许老韩还能有一条活路……”

    虽然老韩这些年来做的事情很荒唐,而且还要手刃妻女。但老韩的妻子还是念及了一些旧情,她潜意识里还是希望老韩能留下一条性命,让自己的女儿还有个爸爸。

    “报警,倒也是个办法……”

    听到老韩妻子的话后,彭洪沉吟了一下,开口对姜军说道:“军子,你陪嫂子和侄女去警局报警,然后你找个地方等在那里,嫂子她们没事之后。你直接将她们带回农场,想办法安置到别的城市里去……”

    要说现在最让彭洪放心的地方,不外乎就是姜军的那个林场了,那里地处偏僻,极少有人会到那个地方,就算彭洪所杀的那些人背后势力滔天,也不会寻到那里去的。

    “好,班长。我明白了。”

    姜军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之后。开口说道:“班长,那你们怎么办?这事儿一出,全城肯定会戒严的,你和秦风还有乌姆尼科还是先离开吧……”

    按照公安部门的惯例,每次出大案,总是会搂草打兔子。搞掉当地一批黑恶势力的,而彭洪这几个身份不明还外加一个老毛子的组合,如果被警察遇到,恐怕也会被抓进去的。

    “秦风,你说呢?”彭洪将目光看向了秦风。说实话,彭洪现在也有些搞不清秦风的身份了。

    “怎么都行,这边的事情解决之后,我带你们直飞京城……”秦风耸了耸肩膀,对于彭洪的这件事情,他只是一个看客,除了出手制止了老韩开枪之外,秦风并不打算插手进去。

    “那好,军子,你先带着嫂子孩子报案去吧……”

    彭洪最终拿了主意,招呼了乌姆尼科一声,将他们所带的老虎皮还有那一袋子美元都从车子上取了下来,于是每人身上都多了一个大背包,秦风身上的那个背包自然放的都是珍稀药材,这种东西他是不放心交给彭洪和乌姆尼科的。

    “洪哥,咱们是现在走还是?”等到姜军开着车离开后,秦风看向了彭洪,他隐约猜到了一些老韩的心思。

    “秦风,我想送老韩最后一程……”彭洪往四周打量了一番之后,开口说道:“咱们到那座顶楼上去……”

    “好,不过此间事了之后,咱们马上离开。”

    秦风抬头看了一眼彭洪所指的地方,微微点了点头,那个顶楼的位置和老韩的家几乎平齐,刚好能看到老韩家中客厅和外面的走廊,以几人的目力,即使是在晚上也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不过彭洪却是将观察老韩家位置最好的一栋楼给让了出来,因为他知道,等警察来到的时候,一定也会寻找监控的地点,他可不想和警察们对上。

    在秦风几人上了那顶楼后过了大约二十分钟左右,一阵警笛声从远处传来,十多辆警车鱼贯驶入到了这个小区里,二三十个带着头盔穿着防弹衣的警察,将老韩所住的那个小楼给紧紧包围了起来。

    很显然,当地警方对于老韩妻子的报案很是重视,在最短的时间内出动了这个城市的特警,因为他们的那些装备,根本就不是派出所的人能拿得出来的。

    “阵仗还真是不小……”彭洪的脸色十分的难看,自言自语道:“要不是老韩受了伤,就算人再多一倍,他应该也能杀出去吧?”

    “对他来说,死是最好的解脱……”

    秦风淡淡的回了一句,古人所说的侠以武犯禁,那指的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不是像老韩这般丧尽人性的竟然连妻女都要杀掉的,所以秦风对于老韩没有丝毫的好感。

    在几人交谈的时候,五六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已经摸到了老韩的家门口,并且有人对里面开始了喊话,一时间,这栋小楼的灯光全部都亮了起来,现场的气氛也变得愈发的紧张。

    “谁进来,我就打死谁……”老韩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对面楼上的秦风彭洪和乌姆尼科全都听得清清楚楚,也惟独他们能听出来,老韩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死志。

    在老韩门外的警察并没有强攻。因为他们从报案人口中得知,老韩当年是受过特种兵训练的老兵,而且手上还有一把来福枪,要是强攻的话,很可能会造成伤亡。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在警察不断的劝说下。天色已经微微亮了起来,不知道是否警察的劝说起了作用,老韩最终松了口,同意自首并且让警察们进去。

    但是也只有躲在另外一座楼上的彭洪和秦风,看到了老韩那望着窗外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会生的留恋和决绝,那种复杂的眼神,就是秦风也是第一次见到。

    “时间到了,老韩该上路了……”彭洪的声音里透着一股子悲呛。

    说实话。如果老韩最后没有要杀妻女并且对着自己开枪的举动,只是杀了那么几个人渣,彭洪或许会帮着他亡命天涯,但老韩最后的举动实在是伤了彭洪的心,连妻女兄弟都不放过的人,根本就没有理由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彭洪大叔,他还跑得了吗?”听到彭洪的话,跟在一旁的乌姆尼科有些不解。他虽然没有跟着上去,但却是从姜军口中得知彭洪已经把那人打成了重伤。

    “行了。你小子给我闭嘴……”

    秦风狠狠的瞪了一眼乌姆尼科,他能理解现在彭洪的心情,亲眼看着自己当年一起在战场上浴血拼杀的兄弟死去,彭洪的心理肯定承受了极为强大的压力。

    或许是老韩的话迷惑了警察,在下面一辆指挥车里的几个高级警督商议了一阵之后,决定先让一个穿着防弹衣的警察进去。

    “唉。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彭洪的眼睛里又出现了雾气,他知道老韩所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果然,就在那个警察进入房间的一瞬间,躺在屋角里的老韩。忽然端起了放在腿上的来福枪,并且用力的一拉滑膛,手指重重的扣在了扳机上。

    见到这一幕,进来的那个警察反应也是极快,根本就没有多余的思考,手中已经打开保险的七九微冲,对着躺在地上的老韩就是一个点射,同时身体也趴倒在了地上。

    “哒哒哒……”

    一阵清脆枪声响起的同时,屋外的警察顿时蜂拥而入,当他们看到还端着枪的老韩之后,又是几发子弹射入到了老韩的体内,浑然不知此时的老韩,早已被一发射进心脏的子弹给打死掉了。

    “妈的,幸亏哑弹了,队长,你的运气真好啊!”扶起那位趴在地上的警察之后,一个人的声音响了起来,他们此时并没有意识到,老韩的枪里面其实是没有子弹的。

    “看看还有救没?打电话让下面的救护车上来……”惊魂未定的队长从地上爬了起来,脸色一片煞白,在生死之间走了一遭,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得了的。

    击毙了歹徒,又从旁边的房间里发现了那六具尸体,这件重大案子已经算是完美告破了,一个多小时后,留下来进行技侦的最后一辆车也驶离了现场,小区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秦风看了一眼站在阳台上已经一个多小时的彭洪,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洪哥,走吧,这是老韩最好的归宿……”

    “我知道……”

    彭洪木然的点了点头,忽然一巴掌拍在了乌姆尼科的脑袋上,喝道:“你小子以后要是敢沾染赌博,老子我一定会亲手干掉你的……”

    “彭洪大叔,有火也不要往我身上发啊……”乌姆尼科一脸委屈的抱住了脑袋,他知道彭洪这是心里难受,只是想找人发泄一下而已——

    ps:距离年三十越来越近了,先给朋友们拜个早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