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心狠手辣(中)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心狠手辣(中)

    “老韩,你想干什么?”

    面对老韩的枪口,彭洪一把扯去了上身的衣服,指着肋下的一处枪伤,说道:“别打头,往这里打,当年我为了你,就是这里挨的一枪,来,你再来上一枪吧……”

    那是再中印边境执行一次任务的时候,彭洪发现有人对老韩射击,当时他一把推开了战友,自己却是被子弹击中了,足足养了好几个月的伤才重返部队。

    面对着在战场上可以互相将后背交给对方的战友,此时竟然将枪口对准了自己,彭洪这会完全没有恐惧,而是一种难言的心痛,揪心的痛。

    “老彭,是你逼我的……”

    看着彭洪身上的枪伤,老韩眼中闪过一丝羞愧,不过继而眼神又变得疯狂了起来,枪口竟然真的对向了彭洪的胸口,右手食指微微一屈,就要扣动扳机。

    “妈的,这家伙还真开枪啊?”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老韩的手指扣下去的同时,站在距离他无米外的秦风忽然动了,身形一闪就来到老韩面前,右手往上一格,将那支猎枪的枪口抬高了起来。

    与此同时,只听“砰”的一声枪响,站在老韩旁边的秦风只感觉一股热浪从身前吹过,房间里顿时一片漆黑,却是屋顶上的灯被打灭掉了。

    “老韩,你个王八蛋……”直到枪声响起的时候,彭洪才意识到老韩真的开枪了,快要被气炸了肺的彭洪一步就冲了上去,重重的一脚踹在了老韩的胸口。

    “哎,你别一脚踢死了他……”秦风伸手架住了彭洪的腿,不过只是消弱了他腿上的几分力道,并没有完全挡住。老韩被彭洪这一脚还是踢得重重的撞在了墙上。

    彭洪含恨而发的一脚,力道何等之大,即使被秦风挡了一下,还是踢断了老韩胸口的几根肋骨,倒在地上挣扎了好几下,老韩并没能起身。躺在那里重重喘着气。

    “洪哥,要冷静,国内杀人不是小事……”

    秦风脚下不动声色的将那把猎枪踢到了一边,然后拉住了还要上前的彭洪,开口说道:“先开开发生了什么事吧,怎么对付老韩,回头再说……”

    “好!”彭洪恨恨的答应了一句,伸手去推另外一间房门,他想将那边的灯给打开。如此客厅里也能有点光线。

    只是让彭洪有些意外的是,这间传来浓重血腥味的房门却是被紧锁着的,有些不耐烦的彭洪一脚将房门给踹开了,不过打开灯之后,彭洪却是愣住了。

    “妈的,老……老韩,这都是你干的??”彭洪猛地一回头,喊道:“秦风。你……你快过来看,这屋子里死了六个人……”

    死人彭洪见过不少。但死在这屋子里的人,却都是被虐杀的,每个人身上和脸上都有着不同程度的伤害,有个人的脑袋甚至被利刃给切了下来,彭洪闻到的血腥味,正是从那沾满了鲜血的床单上传出来的。

    “洪哥。你还是把他先给绑起来把……”

    秦风并没有进那间屋子,而是在倒在地上的老韩身上轻轻踢了一脚,这家伙虽然没能站起来,却是一直在向那把枪的位置爬去,显然还没有完全死心。

    秦风其实早就知道在这间屋里所发生的事情来。到了楼下的时候他就用神识探查过了,否则也不会一直强调让彭洪多加小心,因为秦风知道老韩已经完全疯狂了。

    “老韩,你……你他娘的就是个疯子……”彭洪走出门后,解下了老韩的鞋带,将他的双手反绑到了身后,说道:“说吧,你为何杀了那么多人?他们都是些什么人?”

    “我杀的自然是该死的人……”老韩脸上露出了一丝有些不正常的笑容,说道:“就是他们把我骗去澳岛赌钱的,竟然还敢上门问我追债,他们不死谁死啊?”

    “班长,你没事吧?快点开门……”就在彭洪刚想追问下去的时候,门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军子,我没事……”彭洪将门打开后,姜军的身影闪了进来,接着里屋传来的灯光,很快就看清了房中发生的事情。

    “班长,他真的开枪了?”姜军上前一脚就踢在了老韩的身上,这会的老韩像是真的死心了,躺在那里连哼都没哼出一声来。

    “行了,军子,别打了,我还有事要问……”

    彭洪拉住了姜军,他知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老韩肯定是难逃一死,虽然老韩刚对自己开过枪,但彭洪却是不想让当年的战友再受什么身体上的伤害。

    “老彭,你要问什么尽管问吧……”老韩挣扎着抬起头,说道:“不过当哥哥的求你,临走的时候给我个痛快……”

    “你是怎么沾染上赌博的?为何会跑去澳岛赌?”彭洪没有答应老韩,而是开口问道。

    “都是被里屋那几个死鬼害的!”听到彭洪的话后,老韩的脸色又变得狰狞了起来,咬牙切齿的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老韩所说的和姜军大致打听到的相差不多,不过按照老韩所说,他在澳岛赌场的遭遇,却是别人给他下的一个局。

    原来,老韩第一次去澳岛的时候,是生意上的一个朋友相邀过去的,那位朋友十分的大方,到了澳岛赌场之后,就扔给了老韩五十万元的筹码,明言赢了是老韩的,输了算他的。

    谁知道老韩这次的手气极好,在一个贵宾厅里赌了七八个小时之后,竟然就赢了九百多万港币,老韩原本是想收手不玩的,但是在那个朋友的相劝下,又接着赌了起来。

    这一赌就是一天一夜,但沉浸在赌博中的老韩却是一直兴奋不已,因为经过这一天一夜的奋战,老韩居然赢了三千多万港币,而且这笔钱在他结束了赌局之后,很快就打入到了老韩的账户上。

    老韩是赚过大钱的人,但俄罗斯生意的失败让他一蹶不振,回来之后只想着守着茶馆开个小公司安安稳稳的度过下半辈子,再加上他手上还有五六千万的资产,并不怕没钱花。

    但是在澳岛呆的几天,却是让老韩又认识到了另外一个世界,赢钱时那种肾上腺飙升的感觉,仿佛让他又回到了战场上一般,去了澳岛这一次之后,老韩很快就爱上了这个地方。

    所以在回到家几个月后那个朋友再邀约老韩去澳岛的时候,他丝毫都没有犹豫的就答应了下来,几个人又买了机票直奔澳岛赌场,回到了那能令他心潮澎湃的赌桌上。

    这次老韩的运气也不错,在澳岛赌了三天虽然有输有赢,但总的来说他最后还是赢了几百万港币,虽然不如上一次,但老韩还是很高兴,他感觉自己有赌博的天赋,这倒是一条可以让自己重返亿万身家的捷径。

    于是过了三个月,老韩这回是主动喊的那个朋友去的澳岛,不过这一次老韩的运气似乎不太好,第一天他就输了两千多万,第二天虽然有点好转赢回来了几百万,但第三天,老韩又输了三千多万。

    三天将自己之前赢的钱全部都输了回去不说,老韩自己还贴进去两千多万,这让他有些红眼了,将家里所有的现金都让人打到他的卡上之后,又疯狂的赌了起来。

    但是老韩的运气像是全用完了一般,第四天的时候又输了三千多万,此时的他除了家中的一些固定资产之外,已经是身无分文了。

    就在这个时候,老韩的朋友很大方的借给了他三千万,当时已经输红眼的老韩并没有多想,拿着这三千万又坐上了赌桌,在滞留澳岛的剩下三天时间里,他这三千万又全部输给了赌场。

    回到了家中的老韩整个人都快傻掉了,他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要尽快筹集资金再回澳岛,将自己所有输出去的钱全部都给赢回来。

    公司卖掉了,价值一两千万的茶馆和酒楼也被借钱的那个朋友给拿去了,然后老韩又通过以前的老关系,从银行贷了一笔一千万的款子,这些钱刚刚够还他在澳岛赌场问朋友所借的钱。

    在彭洪找到老韩的时候,那会的老韩虽然还住在别墅里,但是别墅也让他抵押了一千万。

    老韩当时正准备拿着这一千万去澳岛赌场翻本,就在这节骨眼上,彭洪又送来了一百万,老韩想都没想的就将其带到了澳岛,哪里还顾的上这钱是做什么用的?

    在澳岛赌场,一千万根本就不算什么,虽然老韩玩的很谨慎,但三天过后,那一千多万就一分不剩了,不仅如此,他又欠下了那个朋友两千万的债务,就连回家的飞机票都是那人给买的。

    让老韩没想到的是,回家还没两天,原本整天称兄道弟的朋友,就开始上门追债了,一开始还是好言相说,劝老韩再变卖些资产,尽快将钱还上。

    但是在得知老韩已经是山穷水尽之后,那个朋友的面目突然就变了,每次上门的时候都带着七八个人,告诉老韩如果再不还钱,就要让他家破人亡。

    曾经做过大生意的老韩并不傻,朋友态度的突然转变,让他感觉到了不对,在冥思苦想了好几天之后,老韩终于明白过来了,从第一次去澳岛赌场开始,他就进入到了那个“朋友”给他下的局中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