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熬药(下)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熬药(下)

    “你们这群败家子……”

    听到乌姆尼科的话后,秦风无语的看着他,说道:“小子,知不知道,就这么一个瓶子,就能让你镇子上所有的人都到国外过上好生活,你们居然给扔了?”

    秦风不知道这个康熙年间的青花瓷瓶是如何来到巴库镇的,或许是当年的八国联军带来的,或许是溥仪到东北当儿皇帝的时候流失到俄罗斯的,但毫无疑问的是,这要是个完整的瓷器,那价值最少在好几千万以上的。

    “师父,您说的是真的?”

    作为一个财迷,乌姆尼科的表情要比秦风更加的痛苦,他实在不能接受自己当年还找了好几个这个瓷瓶的碎片,在河水中打水漂的行为,那一个水漂要值多少钱啊?

    “行了,给我去捡些木柴回来……”

    秦风知道自己这个弟子的财迷模式又开启了,没好气的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开口说道:“另外再搬些砖头子,在屋里垒砌一个火灶来……”

    “在屋里烧柴火?那烟多大啊?”

    乌姆尼科闻言愣了一下,彭洪之所以能在这里面烧柴取暖,是因为这个炉子是有烟囱的,而垒砌灶台没法往外引烟的话,那有些湿漉的柴火燃气的烟,能把他们几个人都熏成熏肉。

    “烟大也没办法,外面根本就烧不起火来,你在窗户边上搭火灶,我来想办法……”外面是零下三十多度的酷寒天气,恐怕就是用汽油点燃柴火,过不了两分钟也会熄灭掉的。

    不过秦风还是有办法的,在乌姆尼科手脚麻利的搭了一个简易的火灶台之后,秦风从面前找到一张铁皮,将其卷成了一个烟囱。一端放在灶台后面,另外一端却是直接捅开了窗户伸到了外面。

    “师父,好冷啊……”感受到窗户外呼呼往里面灌的冷风,乌姆尼科忍不住缩了下脖子,抗议道:“咱们还要在这住呢,回头这可得给堵上……”

    “谁说咱们还要在这里住的?”秦风头也没回的说道:“在这里只呆一天。等洪哥的病情好点之后马上就走,对了尼科,你会不会开车?”

    如果只有秦风和乌姆尼科两人的话,到时可以施展身法往国内赶,那速度未必比开车慢多少,但是现在多了一个受伤的彭洪,秦风就要另外想办法了。

    “会开,吉普车还是大卡车,我都会开!”乌姆尼科用力的点了点头。说道:“师父,你是让我去找辆车吗?”

    “没错,去找辆车来……”

    秦风看到了彭洪那个装钱的袋子,从里面掏出了一万美元扔给了乌姆尼科,说道:“我不管你是用钱买还是用枪的,我只需要看到一辆加满了油并且还有两个备用油桶的汽车……”

    之前动了那么大的干戈,秦风相信,自己藏在俄罗斯边境的那辆越野车一定没有了。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要找到一辆能让他跑到俄罗斯和中国接壤处的汽车。

    “嘿,放心吧。师父,我知道政府军在这不远的地方有驻地的……”

    接住秦风扔过去的那绿油油的一万美金,乌姆尼科的眼睛都亮了起来,话刚出口就感觉不对,连忙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和那里的驻军很熟悉的,有这一万美元。相信他们一定会卖一辆好车给我的……”

    “好了,我他妈的怎么就收了个财迷徒弟了啊?”秦风被乌姆尼科的话搞的是哭笑不得,摆了摆手说道:“明天早上我要看到车,你可以滚出去了……”

    卡拉切夫的膝盖就是被政府军的人给打碎掉的,要说乌姆尼科对他们恨之入骨还差不多。除非秦风的脑子被驴踢了才会相信尼科和他们关系良好。

    “师父,保证完成任务……”

    在知道爷爷正躺在沙滩上晒着太阳之后,乌姆尼科的性格变得更加开朗了,对这秦风敬了一个不伦不类的军礼之后,掀开那厚厚的布帘子就出了屋子,只要有钱赚,外面这些呼啸在耳边的寒风都不是问题了。

    “秦风,尼科他一个人去行吗?”看到乌姆尼科出了房间,彭洪有些担心的说道:“那边驻军的人可不少,足足有一个团,要不还是我去吧,花点钱买辆车应该不成问题的……”

    之前白振天安排卡拉切夫他们去格鲁吉亚,也是走了政府军的路子,所以彭洪知道只要肯花钱,在这个地方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没有必要冒着风险去偷的。

    “没事,就让尼科去,这小子机灵的很,不会有问题的。”

    秦风发现乌姆尼科的异能在觉醒之后,像是真的继承了豹子的基因,整个人变得更加机警起来,再加上他的速度,恐怕乌姆尼科就是跑到军营里转上一圈,都不会被人发现的。

    “洪哥,你还是关心这药能不能熬出来吧……”秦风从那个玉盒里取出了葶苈子后,说道:“洪哥,搞两盆水来,一盆洗药一盆熬药……”

    为了保持草药的药性,秦风这些药采出来后都是直接放到玉盒里的,所以根茎枝叶上还沾染着泥土。

    “洪哥,用这康熙官窑的瓷器熬药,您这绝对是独一份……”

    洗好了草药放入那底座中后,秦风又往里面加了些水,幸好这底座还残留了一圈瓷边,要不然这玩意也无法拿来熬药了,因为它根本就存不住水。

    一边说着话,秦风一边又从背包里挑拣了诸如半夏等几位药,稍微洗了洗之后就扔进了那临时药罐之中,看的一边的彭洪眼皮子直跳,那些药的根茎上分明还有泥土呢。

    “洪哥,这是什么表情?”秦风看着彭洪笑道:“我告诉你,这土也是一种药材,知道观音土不?那就能治病,所以回头我熬出来什么你就吃什么,一准保证药到病除……”

    “好吧,你就是做出毒药来我也吃了!”彭洪一脸咬牙切齿的样子,在他眼里,秦风那一锅草根熬制出来的东西,还真是和毒药差不多。

    “毒药?”秦风闻言撇了撇嘴,开口说道:“洪哥,就这一锅药,你知道能值多少钱吗?”

    “你说的药名字我都没听过,能值什么钱?”彭洪不以为然的说道:“要是放上几根人参还差不多……”

    就彭洪对中医的理解,只局限在知道人参是中药的水平上,他往年做人参生意也只是捎带的,所以对于药材可以说是一窍不通。

    “人参我倒是有,不过你又不是体虚,不用吃那玩意。”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这么说吧,就我拿出来的那味主药,如果有人卖,就是一亿美元我都会买,而别的几种药的年份最少都在百年以上,你说说这些东西值多少钱吧?”

    “一亿美元?”听到秦风的话后,彭洪当场就愣住了,他知道秦风虽然有时候也会和自己开玩笑,但像这样的正经事,秦风是绝对不会胡乱说话的。

    “我是需要这东西,所以开价高一点,不过这种葶苈子已经是变异了的物种,就算不值一亿,几千万还是值得的。”

    秦风曾经尝过一片葶苈子的叶子,他发现这种葶苈子不但药力充沛,而且似乎还隐隐蕴含着一种灵气,所以这玩意不但能治疗肺病,恐怕对一些癌症都有着奇效,如果遇到那些港澳的大富豪,卖出一个天价绝对不是问题。

    “竟然这么贵?”秦风的话让原本无所谓的彭洪一下子变得紧张了起来,他紧张的是如果这药对自己没作用的话,那岂不就是上亿美金都没了?

    “所以不管我做出什么,你都要好好吃下去……”

    秦风之所以说这话,是因为他心里实在是没底气,在忽悠了彭洪一番之后,秦风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药罐上,并不是催动真元去鼓动下面灶台里燃烧的柴火,用以控制火势的大小。

    要说秦风的那个烟囱还真是起了作用,有了它的引导,那些带着潮气的烟全都被引到了外面,在灶台下的木柴完全燃烧开之后,那药罐里的水也被煮沸开来。

    “秦风,能喝了吗?”看着那一锅绿油油的药汤,彭洪皱起了眉头,不过他也下了决心,绝对不能辜负了这一锅价值亿万的药材,怎么着也要将其喝的一滴不剩。

    “喝?喝就太浪费了。”秦风摆了摆手,继续往灶台里面加着柴火,而且火势还愈加旺盛起来,秦风又往里面加了点水。

    在加了三次水之后,秦风就没有在加水了,而是任凭那柴火将水一点点的给熬干,过了大约一个多小时后,一层药糊在了那瓷器底座上,颜色也变得黑乎乎的了。

    “世人熬药都是留药汤去药渣,其实他们这才是暴殄天物啊,洪哥,看看我炼制的丹药怎么样?”

    秦风一挥手,一股带着阴寒气息的真元顿时将灶台里的柴火熄灭了大半,丹药的熬制工作已经完成了,下面就需要用文火慢慢的烘焙,然后这丹药就算是可以出炉了。

    当然,秦风和彭洪也说不着这些,他也是第一次按照秦东元所教的方法炼制丹药,这话不能说的太满,否则一会丹药无法成形,那他丢人就丢大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