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九百四十六章 混乱的草原(下)

第九百四十六章 混乱的草原(下)

    “这里当然是咱们国家!”

    齐格勒有些好奇的盯了一眼秦风的车牌,开口说道:“从这边往北再开上一天,那里就是俄罗斯了,小伙子,你是干什么的,这又是要去哪里呀?”

    齐格勒开始是在给秦风解释,不过后来的话就有些询问的意思了,毕竟秦风开的是辆挂着军牌的车子,而秦风本人又没有穿着军装。

    “执行任务!”

    秦风口中吐出了四个字,一脸歉意的说道:“齐格勒大哥,我执行的是特殊任务,不能对外人说,还希望你能理解……”

    说着话,秦风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红色的小本子递了过去,这是孟林给秦风办理的一个临时证件,上面贴有秦风的照片,来头更是大的能吓死人。

    这个证件虽然是真的,不过却是没有入相关部门的档案,也就是说,齐格勒如果级别够高,是能够查出这个证件其实是不存在的。

    当然,别说是齐格勒了,就是这附近城市的相关部门,都没有查询这个证件权利的,所以秦风才这么放心的拿了出来。

    “总参的少校?”

    看到红皮证件上开头的文字,齐格勒就吓了一大跳,再一看上面穿着军装挂着少校军衔的秦风照片,他更是没敢细看,粗略的扫了一眼之后,就还给了秦风。

    “对不起,同志,你的任务我不会问的。”

    看完证件之后,齐格勒对秦风的态度不由好了很多,开口说道:“你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和我说。不过……我们这里实在是太穷了……”

    “齐格勒大哥,你们这里有汽油吗?”秦风闻言苦笑道:“这开了一天的车都不见加油站,再跑下去我这车子肯定会抛锚的……”

    对于秦风而言,白天还是黑夜赶路都无所谓,但车子可不行。秦风车上的一个备用油桶里的油都用完了,这也是他想在集镇住下的主要原因。

    “汽油,你还真是问对人了。”

    听到秦风的要求,齐格勒不由笑了起来,招了招手,说道:“我这里刚好有个油罐。每隔一个月都有人送油过来,现在差不多还有大半罐子呢……”

    齐格勒所说的油罐其实并不大,充其量也就只能储存七八百公斤的汽油。

    不过这可算数解了秦风的燃眉之急,把车子开到后院之后,秦风不光是将油箱给加满了。连备用油桶都装的满满的。

    “齐格勒大哥,这里怎么就你一个人啊?”

    加油的时候秦风算是将整个院子前前后后都走了一遍,透过那漏着风的窗户,他可以清楚的看到,除了后院养着的十多只羊之外,这里似乎就住着齐格勒一个人。

    “没办法,这里环境太艰苦了。”

    齐格勒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派出所原本一共有四个人。还有几个联防队员,但那几个人都调回市里去了,联防队员也都不干了……”

    按照齐格勒的说法。秦风现在所处的区域,已经距离俄罗斯不是很远了,而在这个和俄罗斯接壤的地方,每年都会受到西伯利亚寒流的侵袭。

    零下四五十度的低温,那种寒冷根本就不是普通人可以抵御的,去年的时候一个警察在巡逻的时候被冻死之后。其余的三个人都想方设法的调了回去。

    “环境这么恶劣?”

    秦风闻言愣了一下,此时在他面前的大草原正是夏末气爽的季节。虽然温度不是很高,但也和寒冷没什么关系的。

    “你来的季节好。再过上一个月你看看。”

    齐格勒招呼秦风在院子里坐了下来,说道:“今儿晚上就别走了,现在草原上的狼很厉害的,要是遇到群狼,你这车子不保险……”

    “嗯?不是说冬季的狼最危险吗?”秦风在有些不解的问道,按理说冬天食物匮乏,那时的狼群才是最凶猛的。

    “快要入冬的时候,狼才是最危险的。”

    齐格勒摇了摇头,说道:“天气快要冷下来的时候,它们就会储备脂肪,这段时间进食量是很大的,牧民们的牲口损失的也最大……”

    “小秦,你先坐坐,我去收拾只养,晚上咱们烤全羊吃。”

    和秦风解释了几句之后,齐格勒站起身来,笑道:“我这里都是些马奶酒,今儿算是沾你的光了,那二锅头可是够劲……”

    “我那车上就是酒多,回头给你留一箱……”秦风闻言笑了起来,这些酒是他快出京城时在一个路边的超市买的,没成想还真派上了用场。

    “那敢情好,小秦你等着,一会儿咱们就开吃。”

    草原上的人,几乎就没有不好酒的,听到秦风这话,齐格勒不由大喜,直接到院子后面的羊圈里挑了一只羊出来。

    齐格勒杀羊的速度很快,前后不过半个多小时的时间,一只羊就被他架在了篝火堆上烤了起来,正好这时天色也暗了下来,秦风和齐格勒两人坐在了篝火旁边。

    “香,真是香啊?”

    闻着那扑鼻的香味,秦风食指大动,他不是没吃过烤全羊,不过这么原滋原味的,却是第一次碰到。

    “来,你先尝尝……”两人都是席地而坐,齐格勒用一把小刀从那烤的金黄的羊腿上切下一片肉之后,放在了秦风面前的油布上。

    “好吃,来,齐格勒大哥,我敬你一杯……”秦风将一瓶二锅头倒在了两个茶缸子里,一杯正好是半斤。

    “齐格勒大哥,你的家人呢?他们为何不在这里。”二两酒下肚后,秦风和齐格勒闲聊了起来。

    “他们在市里住……”

    听秦风提到家人,齐格勒那坚毅的脸上露出一丝温柔的神色,开口说道:“孩子要上学。这边条件太差,我每个月都会回去一趟的……”

    “这边的条件是太艰苦了。”

    秦风点了点头,话题一转道:“齐格勒大哥,今儿在集镇上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那些人为什么这么敌视我呢?”

    秦风能看得出来。齐格勒似乎不是很想提起这个话题,所以从来到派出所之后他就一直没问,直到现在两人都喝了点酒,秦风才又问了出来。

    “草原的汉子,心胸其实是最宽广的。”

    齐格勒拿起茶缸喝了一大口酒之后,说道:“你们汉人来草原做生意。我们都是欢迎的,他们不欢迎的是你那辆车子……”

    “军车?”

    秦风眉头一挑,他现在才算是知道什么环节上出的问题,不过心中还是很不解,这都解放五十多年了。还至于这么仇视军人吗?

    “对,其实以前也没什么的,不过这两年多,草原不太平静……”

    齐格勒叹了口气,说道:“小秦,你不知道,我们这里的地下,黄金储备非常的丰富。前些年的时候,很多人靠着淘金都发大财了……”

    一边喝着酒,齐格勒一边给秦风讲了他今儿遇到的那番遭遇的原因。

    原来。就在四五年前的时候,一个在本地很有威望和势力的人,发现了一座露天金矿,于是他就组织人开采了起来。

    随着黄金的出产,消息也逐渐的传了出去,引来了四面八方的淘金客。也让这片原本贫穷外加封闭的草原,慢慢变得热闹了起来。

    有人的地方才会热闹。但同样,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争斗。随着金矿的出现,各种治安案件也随之多了起来,给当地政府造成了很大的压力。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最初开采金矿的人,组建了一大批实枪荷弹的护矿队,并且逐一的将外来势力给铲除了出去,形成了一家独大的局面。

    而这个人一时间也是名声大噪,被人称之为金王,在那几年里,几乎所有外来的淘金客,都是在他的金矿里工作,势力非常的大。

    地头蛇赶走了强龙,这也只是暂时性的,那么大的一块肥肉,外来势力自然不愿意放弃,他们也早悄悄谋划着。

    不过在草原这地方,金王算是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外来人根本就无法和他争斗,每一次都输的很惨。

    如此几次之后,那些外面的势力最终选择了两败俱伤的办法,在去年冬天的时候,一支军队突袭了金王的金矿。

    在打散了金王那近百人的护矿队伍后,将金王给抓了起来,同时宣布金矿是归属国家所有,私人不得开采,最终结束了草原上的金矿争夺。

    不过金矿的归属虽然确定了,但是这片草原却因此变得愈发混乱了起来,因为在别的地方,有一些产量较小的金矿还存在着。

    而且那些外地的淘金客和本地忠于金王的势力,都会政府的做法很不爽。

    他们有一段时间,甚至驱除了很多政府机构的人,如果齐格勒不是在这里出生的人,恐怕现在也是被赶走了。

    “地下的储备物资,原本就是归国家所有的。”

    听齐格勒解释完混乱的原因后,秦风不由摇了摇头,说道:“那像这种当众行凶的人,你们也不管吗?如果真出了命案那怎么办?”

    “没有办法……”

    齐格勒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里距离俄罗斯很近,而且边界线过长,那些杀了人的只要躲到俄罗斯去,警察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齐格勒知道,这个地方,就是犯罪者的天堂,那五花八门的人里面,不乏在内地犯了重案躲过来的,几乎每个月他都要招待好几批从内地过来追捕的人——

    ps:明儿开始两更,对了,兄弟们加下打眼的公众平台啊,名字是:打眼real,胖子会爆照的啊,哈哈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