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九百四十四章 未闻先觉(下)

第九百四十四章 未闻先觉(下)

    “妈的,昨儿发生了什么事啊?”

    当范天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只感觉眼前一疼,那从窗外直射进来的阳光,闪得他连忙闭上了眼睛,过了好几分钟后,才缓缓的重新睁开了。

    不光是眼睛刺痛,范天虹的脑海里也是一阵嗡嗡作响,脑子里的记忆像是缺失了一些什么似得,怎么都想不起来昨儿发生的事情。

    “对了,我是晕过去的,被一句话给击晕过去的。”

    足足在床上坐了大概有十多分钟的时间,范天虹的头疼才稍稍减弱了一些,昨日发生的事情,也浮现在了脑海之中。

    “是非只为多开口,烦恼皆因强出头!”

    想到了这两句话,范天虹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丝苦笑,他知道这是有人在警告自己和马道长,让他们不要再多管闲事。

    “对了,马道长呢?”

    范天虹忽然想起了马道长,连忙起身找去,却是发现马道长的身体正蜷缩在距离床不愿的沙发上,双眼紧闭,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看到马道长嘴角的鲜血,范天虹一惊,连忙走过去将马道长扶坐了起来,同时右掌贴在了马道长的后心处,度入了一道真气。

    “还好,呼吸平缓,没有性命之虞……”

    度入这一道真气后,范天虹也察觉到了马道长的状态,心中不由一松,轻声唤道:“马道长,醒醒,快点醒来……”

    在范天虹看来,马道长身体远不如自己强壮,醒来的晚也是正常的,不过他却是不知道。昨日夜间的争斗可是精神层面的,和身体强弱却是没有半分的关系。

    又是灌茶水又是掐人中,折腾了半天之后,马道长胸腹间的那口气才顺了过来,哼了一声慢慢睁开了眼睛。

    “马道长,你没事了吧?”

    忙的满头大汗的范天虹见到马道长苏醒过来。顿时松了口气,开口说道:“昨日那人倒是留了手,否则你我二人现在怕是已经横尸在这里了。”

    仅仅用一句话就能将自己给震晕过去,范天虹早已认识到自个儿和昨日那人之间的差距,他自持的暗劲修为,在这等人物面前,根本就没有任何显摆的资格。

    “留手?他真的留手了吗?”

    听到范天虹的话后,马道长脸上露出一丝惨笑,其实他苏醒已经有一会了。只不过却是在查看自己身体的情况。

    这一看,却是让马道长万念俱灰,他那与生俱来的强大精神力,已然是消失的无影无踪,识海再也调动不出一丝的精神力来。

    使用精神力,已经成为马道长生活中的一部分,这一骤然消失掉,他就像是失去了生命中最宝贵的东西一般。整个人瞬间衰老了起来。

    “马道长,你……你这是怎么了?”

    看到马道长脸上突然出现的皱纹和两鬓间的白发。范天虹惊疑不定的问道:“难道那人在你身上施加了什么暗手吗?”

    范天虹并不懂得精神领域的异能,他只能用武道上的知识来询问,所谓的暗手,就是用内劲伤人,体表看不出什么,但其实体内已然是受了重伤。

    “我的读心术被废掉了。”

    马道长也没隐瞒。苦笑了一声,说道:“范兄,从即日起,我会退出异能组,回鹤鸣山隐居。世间之事,对我再无牵绊了……”

    马道长终究是学道多年的人,在最初的惶恐和畏惧之后,终于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了下来,他现在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回到鹤鸣山避世不出,再也不想去招惹那个可怕的敌人了。

    “你……你的读心术被废掉了?”

    听到马道长的话,范天虹口中发出一声惊叫,他可是知道马道长的这一手绝活,即使在异能组里面,其重要性都是能排的上前三位的。

    “那……那人竟然如此可怕?”

    范天虹口中喃喃道,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他心中对于秦风的畏惧已经达到了顶点,即使秦风不在当前,他竟然都不敢再提及秦风的名字,而是用那人来替代的。

    “马道长,你……你说,咱们要是集合了组里的人,能……能不能将他给拿下?”

    深深的吸了口气,回到房门前打开往走廊里看了一眼之后,范天虹关好了房门,很认真的向马道长问道。

    对秦风的恐惧之余,范天虹也有些不甘心,他隐隐察觉到,秦风的这种能力,根本就不是他们所能制约的了,这或许就是古人所说的侠以武犯禁吧?

    “这个念头,你最好是想都不要想……”

    原本有如枯木般端坐在沙发上的马道长,听到范天虹的话后,眼睛转动了一下,抬起头说道:“这人的功夫,已经到了未闻先觉的境界,你不用想着再去对付他了,否则你的下场一定会凄惨无比的……”

    “未闻先觉,这……这是什么境界?”范天虹闻言愣了一下,他好像没有听闻过这个名词。

    “这是道家中的术语。”

    看到范天虹一脸不解的样子,马道长开口说道:“古人说的宝剑通灵,可以遇险则鸣的典故,你听说过吧?”

    “听过啊。”

    范天虹点了点头,说道:“传说一些大将军的宝剑杀敌多了就会有灵性,遇到危险的时候可以自动弹出来警醒主人,不过这个和什么未闻先觉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了。”

    马道长眼中闪过一丝惧色,低声说道:“那个人的修为,已经到了只要别人心中起了念头要对付他,他就能察觉到了境界了,这就是未闻先觉……”

    “什么?”

    听到马道长的话,范天虹的眼睛顿时瞪大了,不可思议的说道:“只要我们心里起了念头,他就能感觉得到?这……这还是人吗?”

    虽然异能组里有很多稀奇古怪并且拥有各种能力的人,但范天虹却是从来没有听闻过,竟然有人具备这种未闻先觉的本事?这比未卜先知甚至还要可怕啊。

    “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有这种本事的……”

    马道长叹了口气,说道:“这是精神层面上的事情,我和你也解释不清楚,给你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你知道一些很小孩子为何会对陌生的人产生喜好吗?”

    “不知道,小孩子又没有什么思想?”范天虹闻言摇了摇头,他一生向武,从未娶妻生子,自然也是从来没有带过和观察过孩子的行为。

    “那是因为孩子天生就能分辨出旁人对他的喜恶来。”

    马道长说道:“除了孩子,大自然中还有许多动物有这本事,就像是山中的野兽,当他们感觉到危险来临的时候,往往隔着一两里远的时候,就会狂奔逃避……”

    “你说的这个,我倒是能理解,可……可野兽能和人一样吗?”

    范天虹还是有些不能接受马道长的话,地震时很多动物都会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举动,但没听说过哪个人也有过这些预感的。

    “范兄,这是精神层面上的事情,几句话是说不清楚的。”

    马道长缓缓的站起了身体,却是发觉身体处在一种十分轻松的感觉之下,脸上不由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马道长,你怎么了?”看到马道长的脸色一变,范天虹还以为他的身体也受到什么伤害了呢。

    “没事,我……我很好。”

    马道长的神色有些惘然,他记得自从发现了自己拥有精神力之后,身体就一直像被桎梏了一层牢笼一般,这么多年下来早就习惯了。

    但是他现在那种桎梏的感觉却像是完全消失掉了,整个人都处在一种放松的状态下,起身的时候身体都轻快了不少。

    “我……我明白了!”

    突然一道亮光从马道长的脑海中闪过,他终于明白了过来,原来自己以前的身体,并不足以负荷那种精神力,那对于他的身体是一种莫大的负担。

    马道长以前甚至感觉到,自己很有可能随时就会失去对精神力的掌控,从而对身体造成很大的危害。

    但是马道长并没有能力去解决这件事,没成想失去了精神力之后,这个问题反倒是迎刃而解,他再也不怕身体会承纳不住那庞大的精神力而面临崩溃了。

    “妈的,这……这到底是祸还是福啊?”

    想到这里,马道长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虽然失去了精神力让他像是骤然间老了十多岁,但他明白,体内的变化却是在好转,最起码不用担心精神力会失控了。

    “那……那人的精神力如此之强,难……难道他的身体也如同精神力一般强大吗?”

    从自己身上衍伸到了秦风的身上,马道长脸上不由露出了惊惧的神色,直到此刻他才意识到,自己究竟是招惹了一个什么样的敌人。

    “马道长,那……那人真是咱们招惹不起的。”

    听到马道长的话,范天虹是一脸的苦笑,就算他心中隐隐猜出了曹国光的死亡或许和秦风有关系,但是也不敢再去针对秦风了。

    他们虽然是异能组,有着莫大的权利,但是对上秦风这种未闻先觉的怪物,恐怕就是倾全组之力,也是伤不到秦风一丝汗毛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