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九百四十一章 临走安排

第九百四十一章 临走安排

    “秦风,你过来了?”

    几个小的跑了出来,自然惊动了皇浦荞和秦东元二人,等秦风走到庄园门口的时候,他们两个也都迎了上来。

    “今儿没课吗?你们都学到什么地方了?”秦风和皇浦荞两人打了个招呼,肩头一振,让金隼自己飞了起来,眼睛在庄园里四处打量了一番。

    “老师刚刚走,学问上面我们基本上都掌握的差不多了。”

    皇浦荞笑道:“我们又不想着要考大学什么的,一般的知识懂得就行了,倒是对社会上的一些事情需要多了解了解。”

    皇浦荞等人都是记忆力超强的人,对于课本上的知识掌握的非常快,他们现在更多的是在了解这个社会,以及如何去与人打交道。

    为此谢轩还专门给这庄园配了个面包车,又找人从自己老家花钱买了个驾驶证。

    如此一来,皇浦荞和秦东元几乎每天都带着几个孩子去城里转悠一圈,和人面对面接触所学到的东西,远不是课本上能学到的。

    “嗯,虎子过几天去《真玉坊》上班。”秦风点了点头,对张虎说道:“你小子脾气太烈,去《真玉坊》给我磨练半年去……”

    “师父,我去那能干什么啊?”张虎曾经被谢轩去过《真玉坊》一次,知道那是个卖玉石的场所,他不知道自己到了那里能做些什么?

    “干什么?自然是卖东西啊!”

    秦风没好气的说道:“记住了,顾客就是上帝,别人买东西的时候要笑脸相迎,把你小子骨子里的戾气全都给我收起来……”

    张虎练武的天赋虽然比不上皇浦德彦。但也算是天禀奇才,不过他的性格却是比皇浦德彦差了太多了,整个就是一火药桶,遇到点火星子就要爆炸。

    把张虎扔到《真玉坊》,秦风一来是想让他多接触一下这个社会。见识一下潘家园的三教九流,他秦风的徒弟,日后也是需要独当一面的。

    二来秦风就是想磨练下他的心性,因为想要进入化劲,修心远比修身更加重要的,张虎要是不能很好的掌控住自己的脾气。这辈子怕是都无望化劲的。

    “顾客就是上帝,上帝是谁啊?”张虎显然没有领会到秦风的意思,而是纠结于秦风刚刚说出的一个名词了。

    “哥哥你真笨,上帝就是外国的玉皇大帝啊!”

    听到张虎的话,瑾萱在一旁抿着嘴笑了起来。她和德彦两人的英文最好,现在已经可以看国外原版的电影了,是以知道上帝是什么意思。

    “玉皇大帝?”张虎闻言苦起了脸,一脸狐疑的问道:“师父,这里的人没那么厉害吧,随便一个人就是玉皇大帝?”

    “奶奶的,我说你小子的脑子怎么不开窍啊?”

    秦风气的在张虎头上拍了一记,说道:“我是让你把顾客当成上帝来对待。不是他们有那么厉害,懂不懂啊?”

    “不懂!”挨了一巴掌的张虎干净利索的答道。

    一旁的秦东元实在是看不过眼了,开口说道:“混小子。你师父是让你在哪里当小工,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啊?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听到秦东元的话,张虎顿时有些傻眼,他当年在山林里,就是黑熊招惹了他,也是要想方设法报复回去的。哪里有那种好脾气?

    “师父,我……我还是呆在这里吧?”张虎看了一眼秦风。期期艾艾的说道。

    “不行,你小子的脾气太暴躁了。就去《真玉坊》磨练一下。”

    秦风摇了摇头,很认真的说道:“你给我记清楚了,你那身功夫,绝对不能在《真玉坊》里显露,更不能对普通人出手,否则的话,逐出师门……”

    秦风知道,除了张虎的爷爷之外,也就这师门戒律对他有些约束力,而且这丑话必须说在前面,要不然这小子不知道会闯出什么祸事来的。

    “听明白了没有?”见到张虎低着头默不作声,秦风喝问了一句。

    “听明白了,我过去给人当孙子还不成嘛?”张虎知道师父这次是下了决心了,只能点头答应了下来。

    “小子,你师父是对你好。”

    看着张虎一脸不乐意的样子,秦东元开口说了一句,他不单单指的是张虎日后修为的进展问题,这话中其实还有一层含义的。

    那就是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见识到了这里的科技发展,张虎肯定不会再愿意回到自己以前生活的地方,那么他就需要融入这里。

    而在《真玉坊》当个小店员,每天都会接触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用不到一年,张虎肯定就会融入到这个社会之中的。

    不过秦东元也没多说,有些事情就是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至于是否能领会秦风的意思,就要看张虎自己的悟性了。

    “师父,我也想去《真玉坊》。”

    让秦风没想到的是,这边刚安排好张虎,旁边的皇浦德彦也举起了小手,大声说道:“我要和师兄一起去《真玉坊》!”

    “你也想去?”秦风闻言皱起了眉头,他倒不是信不过皇浦德彦的能力,关键这孩子实在是太小了啊。

    虽然皇浦德彦长得像个十二三岁的样子,但那也是个孩子呀,真让他进了《真玉坊》,恐怕第二天就会有人告自己使用童工。

    “师父,我大学的课程都快读完了,在这也没东西学了啊!”

    皇浦德彦开口说道:“父亲马上就要去做那什么贸易公司了,我肯定帮不上忙,师父,你就让我和师兄在一起吧……”

    “是啊,师父。让师弟跟我一起吧。”

    听皇浦德彦这么一说,张虎也是求起了秦风,他知道那买玉石的店里全都是女孩,心里正感觉别扭呢,有个熟人在一起终归是好的。

    “德彦。你就没有感兴趣的学科吗?”秦风想了一下,开口问道,皇浦德彦还小,按照秦风的想法,是想让他多学一点东西的。

    “师父,我还是对这个社会形态比较感兴趣。”皇浦德彦摇了摇小脑袋。说道:“想要接触社会,那《真玉坊》应该是个很好的地方吧?”

    “你小子,还真是不能以常理度之……”

    秦风苦笑着摆了摆手,说道:“这样吧,德彦你也在真玉坊呆着吧。不过你不要去卖东西,而是在潘家园多转转……”

    对于秦风而言,自己的师门传承,日后多半是要落在皇浦德彦身上的,所以既然小家伙自己如此要求,他干脆更进了一步,直接将皇浦德彦扔到潘家园那个大染缸里去了。

    虽然潘家园里三教九流无所不包,但是秦风相信。别看皇浦德彦年龄小,能让他吃亏的人,恐怕还真的很难找。这小子绝对有卖个萌就能将别人给卖掉的本事。

    “师父,那我呢?”

    见到秦风安排好了哥哥和师弟,瑾萱有点不淡定了,这人要是都忙活去了,庄园里白天岂不是连人影都没一个了?

    “你,还是继续上学吧。”

    秦风开口说道:“女孩子不要到处跑。就留在这里,过几日你苗爷爷他们可能都要搬过来。这里还是会很热闹的。”

    倒不是说秦风重男轻女,而是他比较溺爱瑾萱。与其说是收了瑾萱当弟子,骨子里其实是把瑾萱当成妹妹看待的,所以不想让她那么早就接触社会。

    “是,师父。”

    瑾萱的性子原本就恬淡,听秦风这么一说,也就点头答应了下来,而且她要比哥哥想得多,师父养的青狼獒和金隼,总是需要人照顾的。

    “皇浦兄,轩子的公司已经注册好了,咱们那里需要什么,你让他购买就行了,港口在津天,他会带你过去的。”

    安排好几个小的之后,秦风看向了皇浦荞,其实对皇浦荞他更加放心,别看他接触这个社会不久,要是玩起脑儿活来,谢轩指定不是他的对手。

    “好,你放心吧,我不会耽误的。”

    有刘子墨在旁边,皇浦荞也没多说,只是点头应承了下来,他们那个空间需要什么物资,皇浦荞这段时间早就在脑海里列出了一张清单了。

    “行了,别的没事了。”

    秦风哈哈一笑,故意没有去看秦东元,而是开口说道:“瑾萱去做饭吧,师父好长时间没吃到你的手艺了。”

    “哎,什么就叫没事了?”

    秦风话声未落,秦东元就嚷嚷了起来,“合着你们每个人都有事情做,就把我一人扔这了是吗?”

    “东元大哥,你和他们不同,我怎么敢安排你呢?”

    秦风故作诧异的看向秦东元,说道:“你不是一直都挺自由的吗,只要不离开京城这地界,你想干什么都行呀……”

    “巴掌大的地方,我留在这干什么?”

    听到秦风的话,秦东元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我要访遍天下的名山大川,寻找踏破虚空之路,你就让我留在这个破地方?”

    秦东元享受了一辈子的荣华富贵,对于世间的繁华早已不挂于心了,他此次出来最大的目地,就是希望能融合外界的道法传承,堪破化劲的门槛,进入到下一境界之中去。

    “东元大哥,我可没拦着你啊,不过地方那么大,你一个人出去,我这实在是有点不放心。”

    秦风做出一副担心的样子,开口说道:“再说了,你身上也没钱,总不能一路上白吃白喝吧?那也忒掉价了。”

    “你不是有钱吗?先拿个几百万来用用。”

    秦东元不以为然的说道,来到这个世界那么长时间,他已经知道了这里的货币体系,也知道秦风算的是个大富豪,是以伸起手来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我哪里有钱啊?”

    秦风哭起穷来,指着皇浦荞说道:“你问问皇浦兄,咱们那里就是个无底洞,再多的钱都打不起个水漂来。我哪里还有钱给你游山玩水啊?”

    秦风这话说的是半真半假,另外那个空间的所需物资,的确是需要一笔庞大的费用。

    秦风已经调集了手上所有的资金,全都打入到了贸易公司的账上,加起来大概有几个亿的样子。后面《真玉坊》的盈利,也全都会花在这个上面。

    但要说秦风拿不出几百万来,那也是扯淡的,手指缝里漏出来一点,那也是够秦东元去环游世界的了。

    “要不,几十万也成。”

    秦东元想了一下。试探性的说道,他这会特后悔自己没学着张虎几个小家伙装块金砖过来,否则也不用去求秦风了。

    “几十万没有,几千块你要不要啊?”秦风一口就回绝了秦东元。

    “我说秦风,你小子可别太过分啊。”

    听到秦风这话。秦东元的眼睛不由瞪了起来,握紧了拳头说道:“我不管那么多,拿五十万过来,我明儿就走,要不然,我拆了你这破地方……”

    “哎呦,给我耍横是不是啊?”

    秦风压根就不吃秦东元这一套,一撸袖子。说道:“来,咱们老哥俩很久没动手了,要不现在就练练。这地方拆了也没关系,大不了重建好了。”

    秦风是外八门出身,哪里会被秦东元给镇住,这一耍起二皮脸,顿时让秦东元没招了,这来文的来武的。他还真的都不是秦风的对手。

    “你小子,总要给我支个招吧?”

    秦东元那也是能屈能伸的性子。当下脸上堆起了笑容,说道:“秦风。以前我对你可不薄吧?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东元大哥出去要饭吗?”

    “那哪儿能啊,东元大哥,真想让我给你支招?”听到秦东元主动提起了这个话题,秦风脸上却是露出了笑容。

    “自然是真想啊。”秦东元感觉有点不妙,他觉得自己好像落入到秦风的算计里了。

    “那好,看到他没?刘子墨,我哥儿们。”

    秦风一指刘子墨,说道:“这小子比我还有钱,东元大哥,你这次带他一起出去,路上的吃穿用度全都包在他身上了,你看怎么样?”

    “带他出去,你小子就那么不放心我吗?”

    听到秦风这话,秦东元顿时以为自己明白了他的意思,敢情秦风还是不太放心自己,想找个人跟在自己身边。

    “哎,东元大哥,没那意思。”

    秦风连连摇头道:“子墨现在也是暗劲武者,我让他跟着你,是想让你指点他几招,话说东元大哥你还没有个正儿八经的徒弟对不对呀?”

    “二十多岁的暗劲武者,资质算是不错了。”

    秦东元将注意力放到了刘子墨的身上,前后一打量,开口说道:“不过这小子阳关破的太早,想进入化劲有点难,收徒就算了。”

    “什么?我阳关破的还早?”

    听到秦东元的话后,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的刘子墨忍不住嚷嚷了起来,他可是当了二十多年的童男子,直到进入暗劲才碰了女人的。

    相比国外的那些十三四岁就和女人上了床的同学,刘子墨整整多憋了十年的火气,如今听到秦东元这番话,让他是情何以堪啊。

    “我说你破的早,你就是破的早。”

    秦东元一翻白眼,说道:“你那暗劲修为尚未巩固,就破了阳光,而且有些纵欲,想要调理过来最少需要个一年……”

    “我……我……”

    听到纵欲两个字,刘子墨顿时脸色一红,秦东元的这句话倒是没冤枉他,因为只要和华晓彤在一起,两个没羞没躁的家伙就总是会滚到床上去的。

    “东元大哥,你就收个记名弟子吧。”

    秦风在一旁打起了圆场,说道:“子墨的资质还是不错的,你带着调理一下,另外你老出门在外,有个伺候的人不是很好嘛?”

    “对,对,秦风说的对。”

    刘子墨那脑袋点的像小鸡啄米一般,“只要师父您带上我,我保准您走到哪里都舒舒服服的,出门咱有车子,上山咱有轿子,绝对不让您老受罪……”

    “上山坐轿子,亏得你还是练武之人?”

    秦东元瞪了一眼刘子墨,不过心里却是大为心动,毕竟他养尊处优很多年了,手边一直都有使唤的人,身边多个跑腿的倒是也不错。

    “那你就跟着我吧,记名弟子什么的,等这一趟回来再说。”

    秦东元从衣服里掏出了张地图,随手扔给了刘子墨,说道:“这上面标的地方,咱们都要跑一趟,行程路线什么的你来制订……”

    秦东元这些天早就做好了外出的打算了,并且在地图上标识好了所要去的地方,眼下刘子墨愿意跟着,他正好当个甩手掌柜,全交给刘子墨去处理了。

    “这么多地方?”

    刘子墨接过地图一看,顿时有点傻眼,那上面用红线密密麻麻标记了至少不下于一百处所在,这就是三天跑一个地方,恐怕也要跑一年了。

    “怎么?不乐意?”秦东元白眼一翻,他还不乐意收徒弟呢。

    “乐意,乐意,我回去处理下事情,咱们后天就走!”

    刘子墨一咬牙答应了下来,他从刚才秦东元的话里能听出来,自己想要进入化劲只是很难,并非是完全断了可能性。

    刘子墨相信,只要自己将这老头一路上给伺候舒坦了,进入化劲那还是大有希望的。(未完待续)

    ps:ps:打了四天吊针了,现在是写多少发多少,什么票都不求了,大家多理解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