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九百二十七章 事后风波(上)

第九百二十七章 事后风波(上)

    “咦,怎么还没出来?”

    花了一千六百多块钱将那电动刮胡刀给买下来后,监视秦风的人才感觉有些不对,这都过去差不多十分钟了,却还是没看见进入到洗手间的秦风从里面出来。

    “不对,这小子会不会跑了啊?”那人心头猛地跳了一下,拿起刚刚付过款的剃须刀,径直就冲向了洗手间。

    “没人?”

    推开了洗手间所有的门之外,那人惊出了一头冷汗,虽然秦风不算很重要的目标,但跟丢了却是他工作失职。

    “进去时间那么短,肾虚的男人!”看到买剃须刀的男人刚刚冲进洗手间又跑出来,那个女营业员不由撇了撇嘴,一脸不屑的神色。

    “还好,人还在!”

    当那人狂奔到商场的停车场后,看见坐在那辆车副驾驶位置上的秦风,不由松了一口大气,看来是自己刚才买东西时分了神,没有看到秦风从洗手间出来。

    “风哥,事情办妥了?”

    刚才见到一个完全陌生的人拉开车门坐了进来,把谢轩给吓了一大跳,直到秦风卸去了脸上的妆容,他才知道是秦风上了车。

    不过谢轩很怀疑,这才距离秦风去洗手间才刚刚十来分钟,如此短的时间里,他不知道秦风能干些什么事情。

    “应该是妥了……”

    秦风将自己易容所用的那些东西和衣服塞到了脚底下,眼神往窗外瞥了一眼,开口说道:“走吧,回四合院。明儿《真玉坊》准备开业……”

    刚才在那运动场馆奠基仪式的现场,秦风先是旁人察觉不到的气势压迫住了曹国光,然后用神识攻击了他的识海。

    在秦风那近乎实质的神识攻击下,作为普通人的曹国光,压根就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因为承受不住那种压力,脑部的血管直接爆裂开来。

    秦风释放出了神识攻击后,立即就转身离开了,不用多看他就知道,就算是抢救的再及时,曹国光也是绝无幸理的。

    “真……真的妥了?”

    听到秦风都要让《真玉坊》开业了。谢轩的声音不由颤抖了起来,相处那么多年,他自然知道秦风是什么性格,那就是从来都不会说没有把握的话。

    但是谢轩还是有点无法相信,困扰了自己大半年的事情。居然就在这短短的十几分钟被秦风处理完了,这让他心中不由升出一种挫败的感觉。

    “你回头打听一下消息不就知道了……”

    秦风没好气的瞪了谢轩一眼,说道:“你只管明儿开业就行了,做事可以高调,但记住一点,做人一定要低调,不该说的话,一句话都不要说……”

    秦风行事。有自己的一套准则,那就是高调做事低调做人,就算有关部门怀疑曹国光的死。但无凭无据的,他们也拿自己没有任何的办法。

    “风哥,我知道了!”

    谢轩有些兴奋的拍了下方向盘,启动了车子往四合院开去,在听闻秦风解决了这件事之后,压在他心口的那块大石终于消失了。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等秦风和谢轩回到四合院的时候,李天远已经等在了那里。至于何博辉却是没有进来,而是送李天远到这之后就离开了。

    “风哥。今儿真是爽啊!”

    李天远一脸笑容的说道:“打断了那小子的一条腿,风哥,直接干掉那小子不就得了?干嘛要这么麻烦啊?”

    “爷儿俩一天死,没事也变有事了。”

    秦风闻言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你小子给我管好自己这张嘴,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心里面要明白!”

    谢轩和李天远,是秦风最早的班底,所以在办这种事情的时候,他第一个想到的还是李天远。

    “风哥,我这不就是在家里说说嘛。”

    李天远长这么大只怕两个人,那就是秦风和胡保国,此刻一见到秦风瞪眼,那声音马上低了好几分。

    “这种事,只能做,不能说!”秦风摇了摇头,说道:“你也在号子里呆过,当年那吴老二是怎么犯的案子,难道你还不知道吗?”

    “吴老二?”听到秦风提起的这个名字,李天远不由呲了下牙花子,那已经很远久了的记忆,一下子又回到了脑海之中。

    秦风所说的吴老二,是当年那监狱中的一个重犯,临时在监狱中羁押了一段时间,刚好就在秦风等人的监房里。

    吴老二是冀省人,从小练过一些武艺,也是个不安分的家伙,由于不满足家中的工作,又听闻南方是遍地黄金,于是在十*岁的时候,和几个同乡南下打工去了。

    谁知道到了南方之后,吴老二才发现,想象很美感,但现实却是很骨感的,南方的生活远没有他想象的那般美好。

    一没文凭二没技艺的吴老二,只能和几个老乡去到工地上打工,每日累的像只狗不说,拿到的钱更是少的可怜,根本就无法过上什么花天酒地的生活。

    几个人对于现况都是很不满意,于是就商量了一番,准备铤而走险干一票大的,然后就回到家乡去生活。

    辞掉工作之后,几人将目光盯向了那个城市最高档的别墅小区,在一个风高夜黑的晚上,摸进了小区的一户人家之中。

    原本吴老二等人只是想求财,并没有害命的心思,但是在他们寻找财物的时候,却是将那户人家给惊醒了,男主人和吴老二等人打斗了起来。

    一不做二不休之下,吴老二四人将那一家老少六人全部都给杀掉了,然后带着价值几万元的钱财逃离了那个城市。

    八十年代中旬的粤省,是改革开放的最前沿,尤其是深市。就像是个大工地一般,外来人口实在是太多了。

    所以即使出了这样的灭门惨案,各级部门都非常的重视,但破起案来那也是很困难的,过去了整整十年。这个案子一直没破,就被挂了起来。

    而逃回到家乡的吴老二等人,约定了以后绝不联系,又回到各自的厂子里上起了班,一个个均是娶妻生子过起了日子。

    但吴老二栽就栽在了自己的那张嘴上,不懂得什么叫做言多必失的他。在一次和人发生冲突后,扬言自己曾经灭过人满门,用以来恐吓对方,而且还说的有根有据。

    说者无意,但听者有心。和吴老二发生冲突的那人,事后直接就去了派出所,将吴老二的话一字不漏的说了出来。

    修改后的刑法,对于这种重大刑事案件可是没有了追诉期的。

    派出所的人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思,将吴老二给抓了起来,同时往吴老二所说的深市发出了协查通报。

    被抓后的吴老二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被抓之后是一言不发,只是说自己是酒后醉话。并不承认他所犯下的罪行。

    但是派出所往深市发出的协查通报很快就得到了反馈,在八十年代的中期,的确有一桩灭门惨案发生。一直到现在都没能破案。

    得到消息的深市警方,也很快派来了精兵强将,对吴老二进行了审讯,很快吴老二就崩溃掉了,将自己的罪行和几个同伙都交代了出来。

    最后吴老二四人,都被判处了死刑。当时被关在号房里的吴老二,才真正领略到了什么叫做言多必失。

    如果吴老二能管得住自己那张嘴。或许这件案子这辈子都不会再被揭出来,他也能平平安安的过去这一生。

    “风哥。您放心,我一定管得住自己这张嘴的。”想起了吴老二的事情,李天远终于老实了起来。

    “知道就好。”秦风的耳朵忽然动了一下,说道:“然哥来了,远子,你去迎进来吧!”

    “好嘞……”李天远连忙站起身,往前院走去,口中说道:“风哥,我就在前门呆着了,有事您喊我……”

    不知道为何,随着时间的推移,李天远是越来越怕秦风了,与其在这里被秦风训斥,他还不如呆在前面吹着空调去看猫和老师呢。

    “这小子……”

    秦风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当年为了李天远成立了一个影视文化公司,没想到当了老板的李天远还是如此毛毛躁躁的。

    不过秦风听谢轩说了,那家影视文化公司被李天远的女朋友经营的很不错,不但投资参与拍摄了好几部大卖的影片,同时还涉足出版业,现在在这圈子里已经颇有名声了。

    “秦风,我还以为你不在呢。”

    进到中院看见秦风后,李然原本有些紧张的神色,顿时松懈了下来,坐在椅子上之后,整个人都像是没了骨头一般,直接瘫软了下来。

    “然哥,放松,放松点!”

    看到李然的样子,秦风不由笑了起来,这世家子弟固然有其可取的地方,但却是见不得江湖上的手段。

    “我……我放松得了吗?”

    李然撑起了身体,眼睛紧紧盯着秦风,开口说道:“秦风,你知不知道,那人在参加运动馆奠基仪式的时候,突发脑出血被送到医院去了……”

    和李天远的鲁莽相比,李然无疑要慎重得多,他甚至连曹国光的名字都不肯提起,只是以那人来替代。

    “然哥,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人啊。”

    秦风脸上露出一副迷惘的神色,开口说道:“生老病死是很寻常的事情啊,值得你这么大惊小怪的吗?”

    “妈的,你……你这演技也太差了点吧?”

    看到秦风的表情,李然有些哭笑不得,如果昨儿秦风没向自己打听这件事,或许李然还会相信曹国光突发脑溢血只是意外,但现在,他无比的确信这件事就是秦风做的。

    “然哥,说说吧,你都听到了什么?”秦风笑着摆了摆手,这件事大家都是心照不宣,不用说的那么直白的。

    “这个?”李然在院子里四顾了一下,显然还有些顾虑。

    说实话。李然并不想在曹国光出事的时候就来找秦风,但他心里却是知道,如果他不来求证一下的话,自己或许能被憋死掉。

    “李然,要不要我出去遛个弯啊?”

    坐在院子里的苗六指拿着扇子站起身来。一来他是想避嫌,让李然能畅所欲言,二来苗六指的意思却是出去把把风,别让他们的谈话被外人给听到了。

    “哎,六爷,我可没那意思啊。”

    李然刚才的举动只是下意识做出来的。见到苗六指起身,连忙说道:“六爷,您和轩子都是自己人,不用出去的。”

    李然知道,如果要论起关系远近的话。谢轩和李天远是和秦风最为亲近的,再往下,恐怕就是面前的苗六指了,自己说话是不用避讳他们的。

    “老苗,然哥是没那意思,你安安稳稳的坐下吧!”

    秦风摆了摆手,示意苗六指坐回到椅子上,在李然进入四合院之后。他就用神识将整个四合院都给包裹住了,是不可能有人接近窃听他们交谈的。

    “说说吧,外面是个什么情况?”秦风出手之后就离开了。他心里也比较好奇曹国光倒地之后,现场会发生些什么事情。

    “秦风,现在事情还没完全传出来。”

    李然看着秦风说道:“我只是得到消息,那人在奠基仪式现场晕倒了,被临时救护的医生诊断为脑部出血,至于那人现在怎么样。还没有确凿的消息。”

    京城有很多圈子,这些圈子说小不小。但说大也不大,上至朝堂大事下至市井传言。都能通过圈子得到一些信息。

    就在曹国光刚刚晕倒的时候,李然就接到了一些人的电话,那些人知道他和曹弘志闹了些矛盾,打电话的意思也只当是调侃李然的。

    但一直心中忐忑的李然,接到这些电话后却是不淡定了,直接开车出门来到了四合院,这也就是和秦风前后脚的功夫进的门。

    “等等,我再接个电话。”正说话间,李然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和秦风做个手势后,李然接通了电话。

    “嗯?确诊是脑溢血了?没救了?”

    李然脸上露出一副欣喜的表情,口中却是说道:“唉,真可惜,这么年富力强的一位领导走了,是咱们国家的损失啊……”

    和那人客套了几句之后,李然挂断了电话,一脸笑意的说道:“消息确凿,那人突发脑溢血已经死亡了……”

    给李然通话的这人,是抢救曹国光那家医院的一个主任医师,全程参与了抢救工作,他传回来的信息,是不可能有错的。

    “秦风,你……你是怎么做到的啊?”

    李然一脸狐疑的看向了秦风,眼神中已然是多了几分畏惧,让人死于无形还查不出来,这种手段未免太过可怕了吧?

    “我在家里做了个稻草人,每天用针扎他,就把他给扎死了。”

    秦风闻言打了个哈哈,胡言乱语了几句之后,开口笑道:“然哥,那人的事可是和我没关系啊,您这是第一次问,也是最后一次问了……”

    “我……我信你才怪……”

    听到秦风扎小人的说法,李然心里顿时哭笑不得,但他也知道,这个话题到此为止,是不能再问下去了。

    “等等,又有电话来了。”听到手机铃声,李然又拿起了电话。

    “嗯,怎么会啊?这小子那么倒霉?”

    李然接着电话,听明白对方说的事情后,开口说道:“怎么会关我的事情?我被家里教训的不轻,哪里会招惹他去啊?好了,没事我挂了啊……”

    “什么事?”看到李然挂断了电话,谢轩一脸好奇的问道。

    “曹弘志被人打了!”李然的脸色很古怪的看着秦风,说道:“秦风,这……这个不会也是你干的吧?”

    李然绝对不会相信事情会有那么巧,老子刚出事,儿子就被人给打断了腿,现在京城里的纨绔们都已经传遍了,这是有人在对付曹家。

    “不是我干的。”

    秦风摇了摇头,李然心里刚松了口气,就听到了秦风下面的话。“是远子干的,你要是想知道细节,可以问远子去……”

    “我靠,你……你胆子真大啊。”

    听到秦风这话,李然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在这个时候低调还来不及,秦风居然让李天远把曹弘志的腿给打断掉了。

    “没凭没据的,那些人只能是怀疑……”

    秦风冷笑了一声,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让外面的那些大人物们雾里开花,分不清事实究竟是怎么样的。

    就算那些人猜疑曹国光父子的事情和《真玉坊》有关联。也是拿不出什么证据来的,毕竟曹国光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突发的脑出血,和他秦某人可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但如此一来,日后再有人想图谋《真玉坊》的话,就要在心里好好掂量一下了。那曹国光父子可就是前车之鉴。

    “秦风,那些人可能会调查到《真玉坊》的。”李然迟疑了一下,开口说道:“要不要让远子和轩子躲躲?这事儿我可以安排的。”

    “躲?躲什么躲?”

    秦风摆了摆手,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要是躲出去了,那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生怕别人不知道这事儿是你干的?”

    “也是,是我糊涂了。”

    李然拍了一下脑袋,苦笑道:“是我想岔了,远子他们的确不用躲。那人不在了,曹弘志就算个屁,没人会在乎他死活的。”

    “行了。我说然哥,您该干嘛干嘛去吧,这事儿到您这,算是已经没事了。”

    秦风懒得再和患得患失的李然谈下去了,而且他还要别的事情做,《真玉坊》这件事还没算完呢。

    “好。那你自己小心点,我先回去了。”

    李然点了点头。他和曹弘志算是有旧怨的人,曹弘志被打。已经有人怀疑到了他的身上,李然确实不合适到处乱跑。

    “远子,你小子也回去吧。”

    送李然出了大门,秦风冲着正在津津有味的看着动画片的李天远说道:“记住我刚才说的话,别灌了二两酒就什么都忘了。”

    “风哥,您还不相信我吗?”李天远笑嘻嘻的说道:“我喝完酒就是把我爸妈都卖了,也不会多说一个字的。”

    “行了,滚蛋吧……”

    秦风没好气的挥了挥手,不过他也知道,李天远爱喝酒是不假,但那张嘴却是紧的很,要不然当年出事也不会一个人将所有的责任都给担下来的。

    “秦爷,果然好手段……”

    送走李然回转院子里之后,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苗六指冲着秦风翘起了大拇指,这事情干的真是天衣无缝,让人找不出任何的马脚来。

    “老苗,以后你养老就好了,这些事情,你就别插手了。”

    想到苗六指化妆成拾荒老人的样子,秦风不由笑了起来,虽然苗六指最后没干什么,但这件事他还是欠了苗六指一个人情。

    “有你在,还有我老苗什么事啊。”苗六指笑了笑,想了一下说道:“秦爷,不过您答应我的事情,可是要办到的呀。”

    “我答应你的事情?什么事儿?”秦风有些莫名其妙的看向了苗六指。

    “就是太平天国藏宝的事啊。”

    苗六指说道:“秦爷,关于那宝藏的消息,是我师父传下来的,他老人家到死都没能解开藏宝之谜,可谓是死不瞑目呀!”

    当年苗六指的时候是南派的盗门之主,他早年一直在追寻太平天国藏宝的下落,不过后来被弟子暗算,想要继续追查下去却是有心无力了。

    于是这件事也成了苗六指的心病,他之所以在京城距离这处四合院不远的地方买下宅子生活下来,其实心底深处还是想帮师父完成这个心愿的。

    “老苗,你还惦记着这件事啊?”

    听到们苗六指的话,秦风苦笑了一声,说道:“这件事先缓缓吧,我过几天要出去一段时间,等回来之后再说……”

    现在的秦风,坐拥着澳岛赌场的股份和那个空间里的庞大财富,对于什么太平天国的宝藏,早就忘到九霄云外去了,而且那点东西,也已经是入不了他的眼了。

    “秦爷,您说话要算数啊!”苗六指看到秦风回答的漫不经心,自己却是急了。

    身为盗门传人,在完成师父心愿之余,苗六指也想在有生之年,见识一下这桩史上最为传奇的宝藏。

    “行了,我放在心上了,先接个电话……”秦风正说话间,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却是胡保国打来的。

    “马上到我这来一趟!”手机接通后,胡保国直接扔下了一句话就挂断了电话。

    “得,轩子,你和老苗在家里,我到老胡那里去一趟……”

    秦风无奈的站起身来,他知道胡保国一定是听闻了什么消息,这才急急忙忙的将自己给召去的——

    ps:二合一的大章,求兄弟们的保底月票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