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九百二十二章 理解

第九百二十二章 理解

    “小秦,晚上让林林陪你喝几杯…”

    心中高兴,这态度也就不同了,刚才还说不让秦风喝酒,转眼之间唐秀莲就改了口风,遇到高兴的事情,自然是要喝点酒的。

    “好的,阿姨……”

    秦风也没矫情,他原本就是个率性的性格,再加上那化劲武者的心境,秦风根本就不屑于去隐瞒自己的情绪。

    等孟林送邬医生回来后,孟老爷子指着桌子上秦风现写的那幅《兰亭序》,说道:“孟林,让人把这幅字给裱糊起来,挂在这正堂上。”

    老爷子的客厅里,所挂的基本上都是他自己的字画,能将正堂位置让出来给秦风的字,这可不是一般的褒奖了。

    “爷爷,那幅字怎么说?”孟林看着放在桌子上的卷轴,开口说道:“爷爷,要不……这幅字帖给我临摹几天吧?”

    孟林也是识货的人,他知道秦风带来的那幅字要远比他现场书写的字帖更加珍贵,他自然想带回去赏玩几天的。

    “去去去,你年纪轻轻的就想玩物丧志?”

    老爷子没好气的瞪了孙子一眼,当年从故宫借来神龙版的《兰亭序》,孟老爷子就是爱不释手,秦风的这幅字尚且要好过那神龙版的《兰亭序》,就算是自己亲孙子,那也是概不外界的。

    “得,您老当我没说。”听到爷爷的话后,孟林是哭笑不得,他早就该想到的,自己爷爷向来都有字画和书籍不外借的习惯。

    “爸,快点去吃饭吧,饭菜都要凉了……”见到儿子吃瘪,唐秀莲连忙岔开了话题,扶着老爷子走出了厢房

    “秦风,你们怎么聊到现在啊?”见到秦风和爷爷等人进到餐厅里,孟瑶连忙迎了上去。

    “咳咳,这有了男朋友,就忘了爷爷啊?”孟老爷子猛地咳嗽了几声,做出一副不忿的样子来。

    “爷爷,哪里有啊!”听到老爷子的话,孟瑶回身挽住了爷爷的胳膊,身体像个树袋熊一般的吊在了老爷子的身上。

    “哎,我可撑不住你啊,要玩这个,你找小秦去”看到孙女还是像儿时一般腻着自己,孟老爷子是老怀大慰,哈哈大笑了起来。

    “秦风,我的病没事吧?”

    见到爷爷笑的如此开心,孟瑶也猜到了几分,应该是自己的病情没有大碍,否则一向疼爱自己的爷爷不会这么高兴的。

    “没有大碍,不过我过几天要出去一趟,给你寻几味中药去……”

    秦风这次要把话说前面了,否则自己一去几个月再没消息,还不知道孟瑶会担心成什么样子呢。

    “嗯,你注意安垩全!”孟瑶懂事的点了点头,她知道自己如果想和秦风长相厮守的话,就需要配合秦风将病给治好。

    “我去到的地方很可能没有通讯信号,你可别胡思乱想啊…”秦风又交代了一句,孟瑶的病因最初就是心病,别旧疾未去,这新的病又产生了。

    “我知道的,真是啰嗦。”

    孟瑶闻言皱了下鼻子,她的这幅小女儿做派,却是将孟老爷子等人看呆了,孟瑶在家中一向是恬淡的性子,还从未有过这种神态呢。

    “咳咳,吃饭吧!”老爷子在主位上坐了下来,示意众人都坐下。

    孟家吃饭,还秉承着食不语的古训,所以除了孟林不断举杯向秦风敬酒之外,旁的再也没人说话了。

    而且老爷子吃的很少,只是吃了小半碗米饭就停住了,秦风等人自然也是加快了速度,一瓶茅台酒,他和孟林两个人也就是喝了十几分钟的时间。

    吃完饭后,秦风也出言告辞了,他能看得出来,老爷子已经有些疲惫了。

    “小秦,以后多来陪陪老头子我……”孟老爷子摆了摆手,说道:“孟林,你去送下秦风……”

    “爷爷,我也去送!”正在帮着母亲收拾碗筷的孟瑶抬起头来。

    “行了,丫头,你扶爷爷去屋里吧,我有点累了。”孟老爷子点了点孟瑶的额头,颤巍巍的站起了身体。

    “是,爷爷!”

    孟瑶冲着秦风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反正现在他们俩的关系已经明确了,以后也不用怕当着母亲接秦风的电话了。

    “秦风,走吧……”

    孟林招呼了秦风一声,陪着他走出了餐厅,他原本酒量是不错的,但刚才喝的有点急,是以脚下也有点虚浮。

    “秦风,你应该有护照吧?明儿把你的护照给我。”

    将秦风送出宅子的大门口,孟林开口说道:“大后天,不…后天,你过来拿,我应该就能办理好去俄罗斯的签证了”

    “林哥,咱们走远一点说话。”秦风看了一眼门内的两个警卫,拉着孟林往外走了十多米,才停住了脚。

    “嗯?怎么了?他们两个都跟了我爷爷十多年,不会乱说话的。”

    孟林有些不解的看着秦风,动用关系办个签证而已,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事儿。

    “林哥,签证的事情,就别办了。”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林哥,我是去俄罗斯找千年人参的,你想想,俄罗斯的人如果发现了,他们会安安稳稳的让我带出来吗?”

    在国内上百年份的野山老参,就能卖到数千万人民币,而且还是有价无市,可想而知,那千年年份的老参,将会是什么样的一个价格。

    而且秦风此次去的地方,是俄罗斯的人参保护区,且不说那里不会让他随意采摘,就算摘到了,那也是无法通过正常渠道给带回来的。

    所以刚才在吃饭的时候秦风就想好了他这次去俄罗斯不走官方的渠道,这样即使日后出了什么事情,也无法找到自己的身上。

    原本这打算秦风是没准备告诉孟林的,不过他未来所要做的事情,和孟林也是休戚相关,相信孟林在这上面是不会使绊子的。

    “嗯?你什么意思?”

    听到秦风的话,孟林的酒意不由醒了大半,一把抓住了秦风的胳膊,说道:“难道你要偷渡出去吗?”

    干了这么多年的警垩察,孟林对这种事自然是敏感的很当下气呼呼的说道:“秦风,我说你小子就不能走点正当的渠道吗?非要做那些违法的事情?”

    “林哥,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也想大摇大摆的过去啊。”

    秦风无奈的摇了摇头,苦笑道:“不过我这是去采摘俄罗斯的宝贝,你以为我通过正常渠道,能将那参给带回来吗?”

    “这……这倒也是的……”

    听到秦风这话孟林拍了一下脑袋,他知道俄罗斯边境对于野山参的采摘控制是十分严格的,抓到之后处以的刑罚非常重,否则恐怕国内的采参人早就跑过去发洋财了。

    孟林揉了揉有些发痛的眉心,想了好大一会,开口说道:“要不然,咱们通过外交渠道,先询问下俄罗斯方面看看他们是否有千年人参的储备?”

    自从俄罗斯的那位铁血领垩袖上台之后,和国内的关系一直都不错,所以在孟林想来,如果孟家动用外交手段的话,或许能从其手中要来一根千年老参也说不定的。

    “林哥,瑶瑶的病,必须要药力更加充沛的鲜参才行。”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你以为俄罗斯人会出动人力跑到西伯利亚给咱们摘采人参去吗?而且他们采到的人参,就一定有上千年的年份?”

    孟林所说的方案,秦风之前也早就想到了,不过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那绝对不是秦风的风格,与其向俄罗斯方面索要他不如自己去采摘了。

    “你说的也有道理。”

    孟林此时的酒意已经全醒了,皱着眉头说道:“可是你一个人去到俄罗斯,实在是太危险了,而且在边境偷渡要是被发现的话,那边防警垩察是真的会开枪的……”

    将原则也是要分事情的,孟林这也算是爱屋及乌,事情涉及到自己的妹妹,他也不由关心起秦风的安危来了,要是没有妹妹生病的事,估计秦风说出这番话他直接就要掏手垩铐了。

    “林哥,那些都不成问题我有自己的渠道出去。”

    秦风摆了摆手,说道:“黑和白,看上去是泾渭分明,但实际上黑白早就混淆在一起了,有时候律法代表的也未必就是白,那只是认知的不同,我知道你对我当年入狱的事情耿耿于怀,但我还是要说,我没有做错……”

    秦风知道自己这大舅哥一向是正义感爆棚,眼下却是忍不住多说了几句。

    就像秦风当年连杀四人入狱的事情,难道就能说是自己做错了吗?就算放到现如今让秦风选择的话,他依然还会毫不犹豫的那样去做的。

    “那件事的确不是你的错…”

    孟林叹了口气,说道:“换成是我,恐怕也会那么去做的,孟瑶在我心中的地位,和你的妹妹一样重要!”

    “林哥,你能理解就好。”

    秦风闻言笑道:“对于孟瑶的病来说,如何得到那两味药的过程并不重要,而最后的结果才是最为要紧的…”

    “好吧,你小子说服我了。”

    孟林想了半晌,终于点了点头,说道:“明儿我给你找点野外生存的装备,你要做好在哪里过冬的准备…”

    对于老山参的稀少,孟林也是知道的,他可没指望秦风一去到西伯利亚,就能人品爆棚的遇到千年老参,那实在是不怎么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