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九百一十九章 登门拜访(下)

第九百一十九章 登门拜访(下)

    第九百一十九章登门拜访(下)

    “爷爷怎么了?”

    老爷子瞪了一眼孟林,开口说道:“就这么说定了,孟林,我书房里有笔墨纸砚,你都去给拿出来……”

    老爷子在家中那绝对是说一不二的,孟林即使心中再不甘,也不敢当面顶撞,当下像是个委屈的小媳妇一般,去到房中拿东西去了。

    “小秦,那字帖真的是你写的?”孟母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轴卷,开口问道:“如果真是你写的,不知道你临摹的是哪个版本的《兰亭序》呢?”

    “嗯?自己这未来的丈母娘,还挺厉害的啊?”听到孟母的问话,秦风不由愣了一下,这话算是问到点子上了。

    因为当世流传的那些《兰亭序》总共就只有几个版本,而秦风书写的这一版虽然和神龙版的很相似,但是在细微处还是有许多的不同。

    唐秀莲能问出这话来,显然是看出了那些不同之处,是以这个问题让秦风很是不好作答。

    “阿姨,我临摹的是神龙版,以前我曾经在故宫博物院工作过,有幸见过这幅真迹……”

    秦风信口说道:“不过在写顺了的时候,我也加入了自己的一些笔法,和神龙版并不完全相似,还是有些差异的……”

    “嗯,你说的没错,神龙版的那幅《兰亭序》,在细微处远不如你这一幅!”

    听到秦风的话后,孟老爷子连连点头,他当年可是将故宫里的那幅字在家中摆放了好几个月,对其自然是很熟悉的了。

    由于秦风所表现出来的自信,老爷子现在言语之间,几乎已经认同了这幅字是出自秦风的手笔了,因为如此容易被揭穿的谎言,说出来实在是意义不大。

    “爷爷,拿来了!”

    几人说话间,孟林已然是将笔墨纸砚都拿了出来,放在了那张长条方桌上之后,又跑到院子里接了一小碗的清水放在砚台的旁边。

    “哎,林哥,我自己来研墨吧!”

    看到孟林准备帮自己研墨,秦风连忙伸过手去,孟老爷子能指使孟林做事情,但自己可不能无视大舅哥的。

    “小秦,你不用管……”孟老爷子忽然站起身来,走到孟林身边,说道:“老头子我来给你研墨……”

    “哎呦,孟爷爷,这可当不起啊!”

    秦风闻言一愣,以孟老爷子在国内的资历身份和地位,恐怕也就是那位躺在水晶棺里的人,才有资格让他来亲手研墨吧?

    “你的字,当得起……”孟老爷子摇了摇头,让孙子闪开到了旁边,真的去给秦风研起墨来,而且做的十分投入。

    “秦风,加油啊,别让爷爷失望……”见到爱郎如此被老爷子重视,孟瑶心里就像是喝了蜂蜜一般甜滋滋的,举着小拳头给秦风加起油来。

    唐秀莲的眼睛,也是紧紧的盯在了秦风身上。

    说实话,在秦风没有落笔之前,唐秀莲还是不相信之前那副字是秦风所写的,因为那副字帖,是唐秀莲所见过的最好的字,实在不应该出自如此年轻的一个人手中。

    “还是写《兰亭序》吧……”

    秦风先是用镇纸压好了宣纸,然后提起狼毫笔,在砚台中蘸了蘸,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就下笔书写了起来。

    临摹了成千上万张真迹《兰亭序》,那字帖中的每一个细微之处,都被秦风牢牢的记在了脑海之中,这一落笔没有丝毫的滞碍之处,一气呵成的写了下去。

    “这……这怎么可能?”

    只是见到秦风写出了前面的几行字,唐秀莲和孟林就已经是看直了眼睛,不用等秦风写完,他们就已经能确认之前的那幅字帖,确实是秦风写的了。

    三百多个字,在秦风运笔如飞的情况下,也就是几分钟的功夫,在写完了最后一个字之后,秦风顺手落上了自己的名字,这次却是没有仿造王羲之的落款。

    “孟爷爷,原帖中的破锋之处,我就没临摹了,你看这幅字如何?”

    放下毛笔之后,秦风打量了一下自己刚刚书写的《兰亭序》,眉头却是皱了起来,摇头说道:“有几处破笔,手腕的力量上还是没有掌握好……”

    想写出好的毛笔字,需要的因素有很多,笔墨纸砚都很重要,尤其是笔,没有一支熟悉到底毛笔,写出来的字,自然是会有差异的。

    “破笔?我……我没看出来啊?”秦风的话惊醒了呆滞中的孟林,抬眼向母亲看去,说道:“妈,你能看出破笔的地方吗?”

    “妈也看不出来……”

    唐秀莲苦笑了一声,她和孟林虽然都有欣赏书法的眼光,但还达不到鉴赏的程度,秦风那细微处的破笔,不是他们能看得出来的。

    “这其实不算是破笔啊!”

    老爷子的眼睛不是很好,拿着放大镜逐一的在看着每个字,过了好久之后才直起了腰,摇头说道:“小秦,要是给你一支熟悉的毛笔,你肯定写的比这还要好……”

    “孟爷爷过奖了。”

    秦风笑了笑,说道:“那副字帖,算是我临摹的最好的一张了,想要再写出来,恐怕需要耗费很大的精力,而且也是要看运气的……”

    秦风之前在那个空间里,对着王羲之的原帖临摹了成千上万张,才写出来那么一张,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再想写出来,是要有几分运气的。

    “这已经是难能可贵了,当代书法大家,没有一个人能写出这种字来的!”

    孟老爷子忽然又摇了摇头,开口说道:“被忽视当代书法大家,就是纵观历代书法家,你这字也能占得一席之地了,难得,真是难得啊……”

    孟老爷子此时看向秦风的目光中,全是欣赏和慈爱,俗话说王八看绿豆,他现在就是看对眼了,只感觉秦风什么地方都好。

    “爸,没那么夸张吧?”

    一旁的唐秀莲表示出了质疑,她脑海中还带有着论资排辈的思想,总是觉得秦风如此年轻,是不应该有这种艺术造诣的。

    “一点都不夸张……”

    孟老爷子摆了摆手,说道:“小秦的字,已经深得王羲之书法的真谛,这在第一幅字帖上面就能看出来,即使是王羲之复生亲自书写,怕是也就是那种水平了……”

    顿了一下之后,老爷子指着墨汁尚未干的第二幅字,接着说道:“这幅字虽然也是临摹的《兰亭集序》,但已经有了小秦自己的思想,这就更是难能可贵了,如果单论书法,当今之世,没有人能超过秦风的。”

    “老爷子,您这是要捧杀我啊。”

    听到孟老爷子的话,秦风忍不住苦笑了起来,要知道,他的老师齐功可是还在世呢,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话,那往往都是要等到老一辈死光了才能适用的。

    秦风相信,孟老爷子的这番话如果传出去的话,估计国内的书法家都要开始对自己口诛笔伐了,和唐秀莲一样,现在的艺术界,论资排辈的思想还是很严重的。

    “你还会怕捧杀吗?”孟老爷子看了一眼秦风,说道:“有这一手字拿出来,就能让很多人都闭上嘴巴的。”

    “不是每个人都有孟爷爷您这鉴赏水平的。”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我写字只是自己爱好,陶冶一下情操,倒是不想出名什么的,这幅字贴,孟爷爷您留着自己看就好了……”

    秦风现在是一脑门的麻烦事,他可不想再被书法界烦扰,尤其是这幅字原本是要送给老师的,要是被孟老爷子给拿出来,秦风也是无颜去见齐功了。

    “好,小小年纪就能如此看淡名利,丫头好眼光啊!”听到秦风的话,孟老爷子猛地拍了下大腿,对秦风却是愈发的欣赏了起来。

    “爸,还有正事没做呢。”

    对于老爷子的态度,唐秀莲很是不满意,她虽然对秦风的感官也是不错,但还不至于就此承认秦风是自己的女婿了。

    “书法能有如此造诣,小秦如果懂得医术的话,那恐怕也不是一般的国手能与之相比的。”

    既然看对了眼,老爷子就觉得秦风没有一处不好的,言语之间全是赞扬,听得一旁的唐秀莲和孟林是哭笑不得,他们还从来没见过老爷子如此夸奖过一个人呢。

    “秀莲,你带丫头去厨房看看,要是饭菜好了,咱们就准备吃饭了。”好在孟老爷子还没忘记询问孟瑶病情的事情,当下找了个理由,将儿媳和孙女给支开了。

    “秦风,我妹妹的病到底是怎么回事?”孟林比较着急,等到母亲和妹妹刚一出去,就开口问了出来。

    “心脉受损,非针药所能治的。”

    秦风叹了口气,也没隐瞒的说道:“孟瑶原本枪伤就没完全痊愈,我在海上遇险失踪了一年多又牢她挂念,病情这才加重的……”

    “你……”

    听到秦风的话,孟林不由怒目相视了起来,不过紧接着那口气也是松了下去,这事儿……实在也是怨不得秦风的。

    “小秦,到底能不能治?”孟老爷子摆手示意孟林不要说话,一双眼睛紧紧盯住了秦风,想要得到一个准确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