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九百一十八章 登门拜访(中)

第九百一十八章 登门拜访(中)

    “去后海那边……”上了出租车后,秦风说了个地址,他没想到中午刚刚从那边离开,晚上就要再跑过去。

    不过后海的位置以前正处于内城之中,也就是那里和秦风现在所住的地方,才是四合院的精粹所在。

    至于外城的那些四合院,都是穷人们居住的,规划的很不合理,下水系统老化,大部分都已经拆迁改建了。

    “嘿,小伙子,你知道你去的那地儿叫什么吗?”开车的出租车司机秉承了京城人的贫嘴,一上车就和秦风闲聊了起来。

    “王爷府吧?”秦风闻言笑了起来,再怎么说他也是在故宫博物院工作过的,这点典故还是知道的。

    “是老京城人,我倒是看走眼了。”听秦风这么一说,那司机也不贫了,碰到了京城人,卖弄起来也没什么意思啊。

    “师傅,给您钱……”

    秦风所住的地方距离这里原本就不怎么远,即使堵了会车,也就只用了十来分钟就停在了一处闹中取静的巷口外面。

    付了钱之后,秦风推开车门,径直往巷子里走去,虽然没有回头,秦风还是看到跟了自己一路的那个人,将车子停在了路边,远远的吊在了自己的后面。

    “奶奶的,我倒是要看看你能不能进去那门……”秦风心中腹诽了一句,拿起手机拨出了孟瑶的电话。

    “秦风,我在这里!”

    孟瑶并没有接电话,而是直接从老爷子住的宅子里迎了出来,看到秦风穿了一身自己没见过的衣服,不由眼前一亮。

    秦风练得是内家拳,是以他的身材一直都保持的非常完美。肌肉线条并不明显,穿上这一身专门定做的衣服很是合体。

    “慢点跑……”秦风笑着扶住了孟瑶,开口问道:“瑶瑶,发生了什么事情?老爷子怎么突然要见我啊?”

    说实话,以秦风现在的心境,不管去见什么人。都不会引起心绪变化的,但这次见的却是可以决定他与孟瑶是否能交往下去的家长,秦风还是感到有一点心虚。

    “我也不知道,对了,可能是因为我哥哥见过你了吧?”

    孟瑶摇了摇头,说道:“秦风,哥哥给你说什么了?怎么他一回来,爷爷就点名要见你?”

    孟瑶的确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在她的记忆中。爷爷似乎还没有邀请过什么年轻人到家中做客,这其中甚至包括了她的前未婚夫周逸宸。

    “没什么,可能老爷子比较开通吧!”听到孟瑶的话后,秦风几乎可以断定,是孟林将孟瑶的病情告诉了老爷子。

    不过让秦风有些不解的是,老爷子应该不是如此轻信于人的人,他应该确诊了孟瑶的病情之后,才会见自己的。

    “秦风。你告诉我,是不是我病的很重?”

    孟瑶的语气忽然变得有些低落。她原本就是个冰雪聪明的姑娘,在爷爷将邬医生请来的时候,孟瑶心中就开始猜测了起来。

    而且自己的身体,孟瑶自己也有感觉,这几个月来,她经常会有心悸的感觉。严重的时候甚至晕厥过去一次,只是孟瑶不想别人担心,才没有说出来。

    “嗯,是病的不轻,不过是这里有病……”

    秦风用手指点了点孟瑶的脑袋。说道:“你这病是想我想的,现在我既然回来了,你的病自然就会好了……”

    “美的你,谁想你啦……”

    听到秦风的话后,孟瑶没好气的推开了他,脸颊上却是飞起了两片红晕,那种带着病态的美,让秦风居然看的呆住了。

    “我不美,瑶瑶你却是很美……”

    秦风情不自禁的抓住孟瑶的小手,在这一刻他真的是很担心,担心孟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永远的离开自己。

    “秦风,我……我怕自己以后陪不了你了……”孟瑶低着头说道:“我的身体也不知道能不能恢复过来,如果我死了,你……你还会想着我吗?”

    “呸呸,童言无忌,这些话可不能乱说啊!”

    秦风将孟瑶的手抬到自己胸前,看着她的眼睛,很认真的说道:“瑶瑶,我可以告诉你,你是病的很重……

    不过我也可以保证,我能医治好你,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不会让你离开的,我说到……肯定能做到,但是首先,你要对我有信心才行……”

    秦风这番话说得掷地有声,孟瑶的病起源于心病,要是不把这一块先医治好了,恐怕针药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秦风,我对你有信心!”

    孟瑶将头枕在了秦风的肩膀上,轻声说道:“我希望以后一直能陪伴着你,然后生好多好多孩子,咱们在一起快乐的生活,这就是我的愿望……”

    “瑶瑶,你的愿望一定能实现的,我保证!”秦风又一次下了保证,轻轻的将孟瑶搂在了怀里。

    “妈的,怎么是来谈情说爱的啊?”

    在不远处监视着秦风的那个人,在心中叫了一声晦气,不过职责所在,他也无法离开,只能靠在墙根看着秦风和孟瑶说着悄悄话。

    “哎呀,咱们快点进去吧,爷爷都等好久了。”

    在秦风怀中的孟瑶忽然反应了过来,连忙拉着秦风往爷爷所住的院子跑去,这第一次上门,让长辈等太久终究不是好事。

    “终于动了啊,倒是要看看这是哪家的丫头……”

    跟在后面的那个人见到秦风和孟瑶进了一个院子,连忙追了上去,刚一看到那院子的门牌号,整个人顿时有些傻眼。

    这人不认识孟瑶和孟林兄妹,但是对于前中枢领导人的住所,自然是了如指掌的,他没想到秦风进去的竟然是孟老所住的宅子。

    “下午见的孟林,莫非这秦风真的和孟老有什么渊源?”

    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从那宅子门口走了过去,分明看到了门口的两个警卫。那人不由在心里猜度了起来。

    “算了,还是报告上去吧!”

    这人也知道现在的事情,已经不是自己这个小卒子能掌控的了,当下回到车里,将自己看到的情况汇报了上去。

    “放弃对秦风本人的监视,先回去吧!”

    过了良久。命令传达了下来,就算国安部门权势滔天,那也是不敢去监视前领导人的,这可是天大的忌讳。

    “原来地位高,还有这种好处啊!”

    当进到四合院的秦风发现外面那辆不起眼的面包车离开后,不由笑了起来,他是很不喜欢这种被人监视的感觉。

    “秦风,快点进来啊。”见到秦风在前院站住了脚,孟瑶向他招了招手。

    “哎。好的!”秦风连忙走了过去,跟在孟瑶身后,径直穿过中院,进入到了那个正厢房里。

    厢房里的人并不多,只有三个,除了秦风认识的孟林之外,还有一个老人端坐在椅子上,而老人的身侧处。则是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人。

    只是看了一眼,秦风就可以断言。那中年妇人肯定是孟瑶的母亲,因为两人的脸型有六七分的相似,相反孟林长得却是不太像他的妈妈。

    至于那个老人,虽然是坐在那里的,但整个人却是散发出一种说不出来的威严,只是那么淡淡的看着秦风。那种无形的压力就油然而生。

    当然,这点压力对于秦风而言,根本就不算什么,很坦然的和老人对视了一眼,秦风脸上露出一丝非常自然的笑容。

    “秦风。这是我爷爷……”孟瑶走过去挽住了老人的胳膊,说道:“爷爷人很好的,哎,你就不能笑一笑吗?”

    或许是怕爷爷吓着了秦风,孟瑶干脆在爷爷的胳肢窝挠了一把,搞的老爷子顿时哭笑不得,刚刚那副威严的样子却是再也保持不住了。

    “女生外向啊……”老爷子叹了口气,说道:“小伙子不错,见了我还能不卑不亢,实属不易啊……”

    孟老爷子戎马一生,后来又位居高位,即使退下来很多年了,但那种油然而生的威严和压力,却是很封疆大吏们都承受不了的,更不要说是秦风这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了。

    秦风笑了笑,开口说道:“您是孟瑶的爷爷,我为什么要怕您呢?”

    “嗯,不错,坐,坐下说话。”听到秦风的话,老爷子不由眼睛一亮,摆手示意秦风坐到门边的椅子上。

    虽然只是两句话,但秦风已经将自己的意思表达的很清楚了,在他眼里,面前的孟老爷子只是长辈,却是没有别的身份了。

    秦风的这点态度,让孟老爷子大为欣赏,因为现在的孟家人见了自己,包括孟林在内,几乎全都是敬畏多于亲情。

    这让老爷子十分的不高兴,这也是他一直都宠溺孟瑶的原因,因为孟瑶在自己的面前,表现出的都是真性情,只是单纯的将他当成了爷爷。

    “呵呵,长辈在,哪里有我的座位啊!”秦风笑了笑,将目光看向了老爷子身侧的唐秀莲。

    “秦风,这是我妈妈,妈妈人也很好的。”听到秦风的话后,孟瑶连忙将母亲介绍给了秦风。

    “阿姨好!”

    秦风向唐秀莲点了点头,往前走了一步,将手里的那幅卷轴放在了老爷子面前的桌子上,开口说道:“来之前没有什么准备,听瑶瑶说爷爷喜爱书法,特意带了一个卷轴请爷爷指正一下……”

    “哦?你也懂得书法?”

    孟老爷子眉头一挑,按照他得来的消息,秦风虽然是齐功的弟子,但跟齐功学的却应该是文物修复,没有涉及到书法这一领域上来。

    “曾经临摹过几个帖子,不登大雅之堂……”秦风嘴上谦虚了两句,但脸上的神情却是在告诉众人,他不但是懂书法,而言还非常精深。

    “咳咳,爸,今儿请小秦来,不是谈论书法的啊。”

    一旁的唐秀莲见到老爷子和秦风将话题扯到书法上了。不由有些着急起来,她可是一直在担心女儿的病情。

    “急什么?每逢大事需静气……”

    孟老爷子回头看了一眼儿媳妇,他何尝不担心孙女儿的病情?但一来孟瑶此时还在房里,不适合谈到她的病,二来老爷子也想考究一下秦风,看他是否有资格当自己的孙女婿。

    “是。爸,是我着急了……”虽然心有不甘,但唐秀莲还是没再多说什么了,毕竟这个家还是老爷子做主的。

    “小秦,说说,你拿来的是幅什么帖子?是谁的书法啊?”

    孟老爷子将那卷轴拿了起来,入手不由一惊,说道:“这轴杆是什么木质的?怎么如此沉重?”

    “这名为铁木,是亚马逊丛林里的一种植物。非常的坚硬……”秦风心口胡扯了起来,他总不能说这铁木是另外一个空间的特产吧?

    不过秦风也不怕老爷子追根问底,因为亚马逊丛林中的很多地方现在还是人类禁区,里面藏着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不是见稀罕事。

    “至于这书法,爷爷您先看看,然后我再说出是何人所做,可好?”

    秦风在这里卖了个关子。老爷子想考究他,秦风同样也想看看。孟老爷子究竟是个书法爱好者,还是真正懂行的人?

    “秦风,你是想考考爷爷的吧?”孟瑶在一旁笑道:“爷爷的书法写的可好了,有人说他和齐功老师都不相上下。”

    听到孙女的夸奖,孟老爷子不由笑了起来,连连摆手道:“那可是胡说的。我的字要比齐功有风骨,但底蕴却是远不如他的。”

    老爷子当年在参加革命之前,已经读到了高中,在那时候,这可是属于大知识分子了。而且他出身书香门第,四五岁的时候就开始拿着毛笔学写字了。

    就算是几十年的戎马生涯,孟老爷子也没有放下过手中的笔,所以他在军中向来有儒将之称,就是当年的领袖,对他的书法都是赞不绝口的。

    “哦,爷爷书法的功底如此之深?”秦风眼睛亮了一下,开口说道:“那我这幅字倒是拿对了,相信爷爷一定能看出来的。”

    秦风写出这一幅《兰亭集序》,那也是耗费了许多天的心血,甚至写的都差点走火入魔了,所以他也想让自己的作品,在外界得到公正的评价。

    “好,我倒是要看看,你拿来的这帖子究竟写的是什么?”孟老爷子哈哈一笑,感觉秦风很对自己的脾性,文人嘛,总是要有一点文人的风骨才对的。

    一边说着话,老爷子一边拿出了一个放大镜,随手拉开了轴卷上的细绳,当他看到裱糊在里面的纸张之后,眼睛却是亮了起来。

    孟老爷子是真正识货的人,他虽然无法一眼看出这纸张的年代,却是知道这种纸是秉承着古代的工艺,现代能做出来的人,已经是寥寥无几了。

    “《兰亭集序》?”

    老爷子刚刚看了前面的几个字,就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他发现,这几个字体写的飘逸之极,是自己所看过的最好的王羲之的书法。

    “这……这难道是原帖?”孟老爷子心中冒出了一个念头,不过随之就被他给否掉了。

    要知道,王羲之那个年代可是没有宣纸的,这东西既然是宣纸书写出来的,恐怕年代最早也只能推演到宋朝了。

    “好字,好字!”

    当孟老爷子慢慢的摊开那副字帖后,拿着放大镜的手却是都颤抖了起来,口中喃喃道:“这……这莫不真是书圣的原帖吗?”

    《兰亭集序》真贴早在唐太宗的时候就不知下落了,后世所传的全都是后人临摹出来的,这其中最有名的就是神龙版的《兰亭序》。

    前文曾经介绍过,神龙版的《兰亭序》是流传至今的《兰亭序》摹本中最为精美的一本,因为它将原作的笔墨表现得最为真切。

    而这个版本的《兰亭序》,恰好就收藏在故宫博物院之中。

    孟老爷子一生酷爱书法,他没有用自己的特权为儿女办过多少事,但惟独使用了一次,那就是他退下来之后,将神龙版的《兰亭序》借到家中,整整临摹了三个多月。

    所以孟老爷子很自信。当世对《兰亭集序》有研究的人,他绝对能排的上是前三位的,对帖子上的各处“破锋”、“断笔”、“贼毫”的地方,都了如指掌。

    但孟老爷子面前的这幅字帖,却是书写的要比那神龙版的《兰亭序》更加的细腻,改写处的字迹先后层次分明。行笔踪迹、墨色浓淡分明要更胜神龙《兰亭序》一筹。

    如果说神龙版的《兰亭序》已经临摹的有七八分形似,那么这一幅字帖,却是形神俱备,看着字帖,孟老爷子眼前仿佛就出现了王羲之在挥笔疾书时的景象。

    “神来之笔,神来之笔啊……”

    回过神来之后,老爷子脸上不由露出了惊容,因为他发现,这幅字帖居然能将自己带入到意境之中。他研习书法那么多年,还是头一遭遇到这样的情况。

    “秦……秦风,这幅字既然在你手上,你……你可知道它是出自何人的手笔吗?”

    孟老爷子用热切的目光看向了秦风,他可以认定,这幅他无法断代的字从未在世间显露过,要不然他绝对不会不知道的。

    “孟爷爷,这幅字您要是看得入眼的话。就送给你了。”秦风没有回答老爷子的问题,而是大大方方的将字帖送了出去。

    “这……这个……”老爷子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他的眼睛看在字帖里几乎都要拔不出来了,那是真的喜爱。

    但是老爷子同时也明白,这幅字,真可谓是价值连城。

    要知道,收藏在故宫里的神龙版《兰亭序》的价值都无法估量了,这幅字不管是在保存还是书法造诣上。都要胜出神龙版很多,其珍贵之处,就不言而喻了。

    老爷子虽然不怕人说什么闲话,但收受这么一件礼物,他还是感觉太过贵重了。是以这会心里十分的矛盾。

    “小秦,这幅字,我不能收……”

    过了半晌之后,孟老爷子咬了咬牙,将那字帖给卷了起来,伸手递向秦风的时候,脑袋却是偏到了一旁,显然是怕自己的眼睛看到之后会改变主意。

    “孟爷爷,您为何不能收呢?”见到老人的模样,秦风不由笑了起来,原来这老爷子也是个妙人啊。

    “这幅字太贵重了,你还是拿回去吧!”老爷子头也不回的说道:“只要你告诉我它究竟是出自何人之手就行了……”

    “孟爷爷,你将这字帖收起来,我就告诉你是何人写的。”

    秦风哈哈一笑,原本他送出自己的这幅字还感觉有些心疼,但是见到老爷子如此识货,秦风也感觉自己是送对人了。

    “好,我先收着,你说……”老爷子听出了秦风话中调侃的意思,也没有生气,当下将那卷轴又放回到了桌子上。

    秦风一本正经的冲着老爷子拱了拱手,说道:“孟爷爷,区区不才,这幅字,正是我自己写的!”

    “什么?!”

    秦风这一句话刚说出口,场内就同时响起了好几声惊讶的喊声,这其中还包括了唐秀莲和孟林。

    唐秀莲供职的单位,原本就和艺术有限关系,再加上家中有这么一位老爷子,她也颇有几分艺术欣赏的水平,刚才在看字帖的时候也是入了神,自然知道这幅字的造诣之深。

    而孟林从五六岁的时候,就被爷爷逼着学毛笔字,他的眼光虽然不如老爷子,但也差不到哪里去,一眼就看出了这幅字的珍贵。

    所以在听到秦风开口说这幅字帖是他书写的话之后,几人心中同时冒出了一个念头,那就是秦风有些口出狂言大言不惭了。

    “小秦,你莫非是和老头子我在开玩笑吗?”老爷子的眼睛盯住了秦风,原本和蔼可亲的老人,瞬间像是变成了在战场上威风八面的将军。

    “秦风,你小子也忒狂了点吧?你要是能写出这字,我……我就把它给吃下去……”孟林也是忍不住插了句嘴,当着自己的面,秦风居然敢说出这种谎话来。

    “孟爷爷,这么容易就被拆穿的谎言,您觉得我会说吗?”

    秦风笑着答了一句老爷子的话,然后转身看向了孟林,似笑非笑的说道:“林哥,我要是真能写出来,你难道真的会吃下去?”

    “我……我……”

    听到秦风的话,孟林心中忽然感到一阵发虚,因为他想到了那一年秦风在韦华聚会时弹钢琴的事情,当时秦风的弹奏水平,那绝对是世界级的。

    所以在面对秦风这种妖孽的时候,孟林一时间还真不敢把话给说满了,万一秦风能写出来,那自个儿的乐子可就大发了。

    “你能写出来,孟林就能把它给吃下去……”

    就在孟林犹豫不定的时候,坐在那里的老爷子忽然说道:“男子汉大丈夫,要敢说敢做,不就是吃一张纸吗?还能毒死你小子不成?”

    “爷……爷爷,你……”

    孟老爷子玩的这一手,可谓是炉火纯青,一句话就将自己的亲孙子给坑的死死的,偏偏孟林却是还无法反抗,只能是逆来顺受。

    ps:二合一的大章,求最后三天的月票啊!!。(未完待续……)

    ps:明儿是淘气妹纸结婚的日子,祝贺淘气新婚快乐,早生贵子,嗯,喜糖要送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