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九百一十章 保健局

第九百一十章 保健局

    “胡大哥,我会小心的。”

    秦风点了点头,但并没有要放弃的意思,秦风认准了的事情,极少有人能改变他的主意,即使他知道这世上有些身具特异功能的人,秦风也没有如丘而止偃旗息鼓的打算。

    “你小子,怎么油盐不进啊?”

    胡保国眼皮跳了一下,指着秦风说道:“你才多大,犯得着和曹国光一命换一命吗?就不能先忍让一时?话再说回来了,这件事我帮你解决,也不算忍让了。”

    胡保国自己原本就是个暴躁性子,不过这官越做越大之后,性子也愈发的收敛起来,放在以前他要是遇到这种事情,说不定提着枪就先冲上去了。

    “是他死我活,怎么能是一命换一命呢?”秦风撇了撇嘴,说道:“胡老大,你安心养伤就好了,你要是真想帮忙,我这边倒真是有事需要麻烦你……”

    “你小子已经能上天了,还有需要麻烦我的事情?”胡保国闻言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遇到这么大的事情都不找我,你要麻烦我的事情,我岂不是更做不到?”

    “估计您还真做不到……”秦风嘴里嘀咕了一句。

    “臭小子,说什么呢?只要不是杀人放火,就没有我做不到的!”胡保国被秦风激起了好胜之心,一时间倒是没再纠结《真玉坊》的事情了。

    “那好,你要是做不到,就不要管我如何处理《真玉坊》的事情了。”秦风开口说道。

    “好!”胡保国答应的很干脆,其实他心里明白,秦风早已拿定了主意,这小子想干的事情。不是自己能阻拦得住的。

    “那好,胡大哥,你帮我寻一个万年灵芝,和一支千年老参吧……”

    秦风眼中带着一丝希冀,接着说道:“只要你能找到这两样东西中的任意一样,我绝对不会再插手《真玉坊》的事情。就算《真玉坊》关门歇业我也不管,如何?”

    对于秦风而言,孟瑶的安危,要远胜于《真玉坊》是否存在,如果可能的话,就算是让秦风拿出全副身家去换取一支千年人参,他都会毫无犹豫的去换取。

    “小子,是他娘的你疯了还是我疯了?”听到秦风的话后,胡保国差点从轮椅上跳了起来。气急败坏的说道:“你武侠小说看多了吧?这世上哪里有万年灵芝和千年人参,你是在消遣我老胡不成?”

    胡保国也是见多识广的人,他自然懂得一般老参的年份,极少有超过百年的,且不论那什么万年灵芝,单单是千年人参,在胡保国看来就是不存在的东西。

    “我哪儿有功夫消遣你?”听到胡保国的话,秦风心中一阵失望。其实他不求胡保国能找到这两件东西,但只要他知道一点相关的信息。秦风也会满足的。

    “那你要这两样东西干什么?”胡保国沉下了脸,他只以为秦风是不想让自己过问《真玉坊》的事情,才提出要寻找这两个根本就不会存在的物件。

    “孟瑶的病……”秦风叹了口气,说道:“孟瑶上次的枪伤没有好透,现在已经是伤了心脉,我要找到这两味药。就是为了给孟瑶治病的。”

    “什么?孟家的丫头伤了心脉?”胡保国被秦风的话吓了一大跳,他是练武之人,自然知道心脉是何等重要。

    “非要用这两味药吗?”胡保国咂吧了下嘴,说道:“没有别的药可以替代吗?这是谁拿出来的方子?靠谱吗?”

    “东元大哥给的古方,你说靠不靠谱?”秦风一句话就让胡保国闭上了嘴巴。昨儿他可是亲身经历了秦东元的针灸神术,对他的水平自然不敢有丝毫的怀疑。

    “可是秦风,这……这两味药可能根本就不存在啊。”胡保国想了一下,开口说道:“两百年份的老参行不行?如果行的话,我或许有办法能搞到……”

    “两百年和一千年,这差的远了。”秦风苦笑了一声,说道:“差了八百年,这药力完全就不一样,肯定是不行的。”

    “对了,胡大哥,你去哪儿找两百年的老参啊?”秦风心中生出一丝好奇,现如今在市面上别说两百年的人参,就连五十年以上的都极为罕见,大多都被私人藏在手里的。

    “保健局就有!”胡保国虽然只提了个名称,但秦风顿时就明白过来了。

    胡保国所说的保健局,可不是一般的单位,那是专门负责国家领导人身体健康的机构,如果放到古代,那就等同于是太医院一样的存在,里面各种珍贵药材自然是不可或缺的了。

    “保健局只有两百年份的老参吗?”秦风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苦涩,他没想到在这样的部门里面,居然也没有千年人参,这样他心里生出了一丝绝望的情绪来。

    “我听说以前有一支六百年份的,不过前几年老人家病危的时候给服用了,现在年份最久的,应该就是两百年的了……”

    胡保国和保健局的一位领导关系不错,两人经常一起喝酒,是以他知道一些不为外面人所知的隐故,胡保国口中的老人家,正是前几年故去的那位伟人。

    “嗯?曾经有过六百年份的老参?”听到胡保国的话,秦风眼睛一亮,连忙说道:“胡大哥,你去帮我打听一下,那根参是从什么地方采摘来的?是窝参还是单独的一根?”

    秦风的师父载昰当年最穷困的时候,曾经从京城去闯过关东,他在长白山的附近做过一段时间的赶山人,也就是俗称的采参人,对于人参的生长环境和习性十分的了解。

    秦风就听师父说过,人参的种子一般都不会飘散的太远,久而久之,在年份长久的人参旁边,就会出现诸多年份不一的新参。

    这也就是所谓的窝参,也是赶山人最为喜欢的。以前的赶山人在遇到窝参之后,往往只会采取年份最老的人参,而将一些新参都保留下来,让它们继续成长。

    不过到了现代,那些利欲熏心的采参人只要遇见窝参,往往都是采摘的一根不剩。这也是野山人参变得越来越少的缘故,恐怕再过上十几二十年之后,在长白山的外围就见不得真正的野山参了。

    在秦风看来,能发现六百年老参的地方,或许就还会有年份更久远的人参,因为按照载昰所说,上了年份的老参的确是有灵性的,懂得趋吉避凶,一般人很难采摘得到。

    听到秦风的问题。胡保国皱了下眉头,开口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只能帮你问一下,那根参好像已经放置了几十年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查出来历?”

    “胡大哥,你一定要帮我查到啊!”秦风一把抓住了胡保国,好不容易打听到了一支有年份的老参,就算只有一丝希望。秦风都会追查到底的。

    “臭小子,你的事情不就是我的事情啊?”

    胡保国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说道:“我这就给老戴打电话,他昨儿说要来看我,被我给挡回去了,我让他下午就来,到时候就说我需要些老参恢复气血,听听他怎么说……”

    胡保国体内子弹被取出的消息。经过某些人的嘴,昨儿一天早就已经传开了,和胡保国关系交好的一些人都打电话过来表示要前来探望,不过都被胡保国给拒绝了,眼下秦风有事。自然是另说了。

    秦风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胡大哥,那这件事就拜托给你了,一打听到那根参的来历,你马上就给我打电话!”

    “放心吧,我和老戴是喝出来的交情,只要他知道,就一定会告诉我的。”

    胡保国还是部队里的脾气,交朋友先看喝酒爽快不爽快,而保健局的那位也是位现役军人,平时没别的爱好,就是喜欢这一口,两人的酒量差不多,也算是棋逢对手以酒会友,结下来了深厚的友谊。

    按照胡保国的职务和级别,其实只能享受专家组的待遇,却是够不上在诊断之后再配备医疗小组的,这也就是戴局长从中使了力,将保健局里的几位国手级的医生都给派出来会诊,今儿病房里的那位老医生,就是保健局的一位中医国手。

    胡保国做事情还是急脾气,当下打通了那位戴局长的电话,三五句后就挂断了手机,说道:“老戴一会就过来,秦风,你没事就先回去吧,曹国光的事情先不要急,最好是由我来处理……”

    “好,等下,我接个电话。”秦风正想告辞的时候,兜里拿谢轩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号码,却是白振天打过来的,秦风也不避讳胡保国,直接按下了接听键。

    “我已经下了飞机了,去什么地方找你?”接通之后,白振天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白大哥,你直接去我那四合院吧,我在外面办点事,让子墨先过去。”秦风说了四合院的地址,然后又给刘子墨拨打了过去,从机场到四合院的距离可是要比他这地方还更近一些。

    “秦风,是谁?”当秦风挂断电话后,胡保国的目光看了过来,“姓白,和刘子墨认识,难道是美国的白振天过来了吗?”

    胡保国这个部门,原本就和国家安全部门有着密切的联系,像是洪门这样的国外华人组织,他甚至比秦风还要熟悉,一听到对方姓白,马上和白振天联系在了一起。

    “没错,就是白振天!”秦风点了点头,说道:“我失踪的时候就是和他在一起的,所以这次他特意来看看我。”

    “你和白振天的关系这么密切?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听到秦风的话,胡保国吃了一惊,他原本以为秦风和白振天认识,是通过刘子墨的关系,但能让白振天涉险进入内地,显然不是刘子墨的那点面子能办得到的。

    “我在国外做过很多事,要是传到国内,还不被你们给盯死了?”秦风闻言翻了个白眼,不过在胡保国面前他倒是不忌讳什么,而且现在秦风也有足够的底气,以前的那些顾忌全都已经不是问题了。

    “你小子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啊?”

    胡保国指了指秦风,无奈的摇了摇头,摆了摆手说道:“你小子先滚蛋吧,等过几天把你在国外干的事情好好给我说道一下,别出了什么大事老子还蒙在鼓里,对了,和白振天在一起的时候注意点,会有人盯着他的……”

    说实话,对于秦风在国外如何祸害,胡保国并不怎么放在心上,但白振天来国内却是件大事,连带着秦风这些天怕是都会受到相关部门的监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