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九百零二章 一线生机

第九百零二章 一线生机

    秦风的归来,让每个人都像是有了主心骨一般,前段时间所受的憋屈,尽数一扫而空,个个都是兴奋不已,到处找着人去拼酒。

    所以这酒席开始还没到一个小时,两桌上绝大部分的人,都已经喝高了,像是李然和李天远哥儿俩,这会更是早就突溜到桌子底下去了。

    何金龙父子喝的也不少,爷儿俩在那里你一杯我一杯的兄弟相称起来,谈的兴起的时候,非要喝血酒拜把子,要不是被秦风给拦住,没准这父子就要变成把兄弟了。

    到了十点多钟的时候,还能保持清醒的,除了几个没有喝酒的女孩之外,也就剩下秦东元皇浦荞还有秦风了,就连苗六指都喝的满口说着江湖黑话,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秦风,这里的人,酒量都不怎么样啊?”

    秦东元这次没动用真元炼化酒意,所以他也喝的有七八成了,站起身走路都有些摇晃,拿起一瓶酒说道:“秦风,来,咱们再喝点儿,这里的酒就是比我们那地方要好喝……”

    “能不好喝吗?这一顿酒,最少喝掉了三十万……”

    秦风闻言有些哭笑不得,他当年从胡保国那里搬来不少好酒,光是二十年的茅台就有好几箱,今儿全被喝的一瓶不剩。

    再加上李然之前送来的一些酒,秦风说出来的三十万,还是很保守的算法,如果按照市价,恐怕四五十万都不止了。

    “钱财算什么?都是身外之物……”

    秦东元摇晃着脑袋,说道:“我今儿见到那白云观的小道士,就把他给训了一顿,好好的修道场所,被他们搞的乌烟瘴气……”

    “行了。今儿就到这里了,东元大哥,你醒醒酒,我有事要你帮忙……”秦风在秦东元肩膀上拍了一记,一股真元度入到了他的体内。

    两人同为化劲武者,各自修炼出来的真元是不能互融的。秦风的真元侵入,秦东元体内的真元自然是要将其排斥出去的。

    只是秦风的修为,偏偏要比秦东元高出那么一点,所以这一掌,顿时让秦东元打了个寒颤,连忙调动真元,将秦风的元气给驱除了出去。

    但秦东元这一鼓动真元,他浑身的酒意,却是不经意间被炼化的一干二净。一股浓郁的酒香,从他体表挥发开来。

    “哎,我说你小子,这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啊!”

    闻着身周的酒香,秦东元是欲哭无泪,他今儿没有炼化体内的那些酒,就是存了一醉的心思,却是让秦风给破坏掉。

    “东元大哥。我找你真的有事……”秦风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边的孟瑶,说道:“你先去换身衣服吧。回头我再和你说是什么事情……”、

    “嗯?”秦东元顺着秦风的目光看到了孟瑶身上,眉头微微一皱,开口说道:“是为了这丫头吧?等我去沐浴之后,再来给她细看……”

    中医讲的就是望闻问切,望指观气色,这看的是面相。闻指听声息,这是从中气来判断病理,问指询问症状,切指摸脉象,合起来就是中医四要。

    秦东元熟读史上各家名医的论著。他的医术比起古之华佗张仲景,怕是也不遑多让,这一看之下,顿时瞧出了几分端倪。

    “多谢东元大哥了……”

    孟瑶甜甜一笑,挽住了秦风的手臂,她知道自己生病了,而且似乎病的很重,但只要在秦风身边,孟瑶就感觉到非常的充实,病痛也影响不到她的心情。

    “回头再给你细看……”

    秦东元点了点头,在进入这个空间之后,秦东元发现这里的人都不怎么尊老爱幼,孟瑶这一句感谢,让他非常的受用。

    “皇浦兄,从屋里找几张席子,让他们就在院子里睡吧……”

    看着呼呼大睡的一院子人,秦风揉了揉眉心,反正现在正值六月酷暑天,受点露水也不至于生病的。

    “皇浦大哥,我帮你去拿吧……”孟瑶站起身来,开口说道:“我知道他们的东西放在哪里的……”

    “别,皇……孟瑶姑娘,我去就行了……”

    皇浦荞差点没喊出皇妃二字来,在他们那个空间,是没有什么女朋友一说的,所以在皇浦荞看来,孟瑶就是秦风的女人,那也就是未来的皇妃了。

    不过皇浦荞有些奇怪的是,孟瑶应该是处子之身,他有点不明白秦风既然和孟瑶在一起了,二人为何还没有洞房?

    “瑶瑶,你坐下吧,我去帮忙就行了……”秦风拉住孟瑶,说道:“你和晓彤说会话,等会咱们去后院……”

    “师父,您也歇着吧。”

    张虎和瑾萱刚才是在后院吃的东西,这会也来到了中院,皇浦德彦也是跟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把大扫把。

    “德彦,你过来,我这里有巧克力给你吃……”看到胖乎乎的小德彦,孟瑶顿时心生喜爱,刚才在后院的时候,她就很喜欢这个孩子。

    “谢谢师母……”皇浦德彦跳到孟瑶身边,接过了孟瑶递给他的巧克力,不过却是没有拆开,而是放在了衣服口袋里。

    “德彦,你为何不吃呢?”见到皇浦德彦的举动,孟瑶有些不解的问道。

    “师母给的东西,等师哥师姐打扫完卫生,我们一起吃。”

    皇浦德彦很认真的说道:“古代有孔融让梨,德彦也不能一个人偷偷吃东西,有好吃的要和大家分享才对……”

    “真是好孩子。”听到皇浦德彦的话,孟瑶对他是愈发喜爱了,她真不知道秦风是从哪里收到如此聪明的一个弟子。

    “行了,师母给的,你就吃吧。”

    秦风回头笑了笑,皇浦德彦性子淳朴是不假,但这淳朴只是相对而言的,对自己家人如是。但要对上外人,他那脑袋瓜却是要比很多成年人都来的狡猾。

    张虎和瑾萱兄妹从小干惯了活,再加上苗六指今儿下午请来的那个保姆,几个人动手,很快就把院子里收拾的干干净净。

    而皇浦荞也从屋里招来了几张凉席,和秦风一起将那些喝的烂醉如泥的家伙们都给放到了席子上。只听得满院子的鼾声如雷。

    “喝得像个死猪一样……”华晓彤看着熟睡的刘子墨,没好气的啐了一口,转身看向孟瑶,问道:“瑶瑶,咱们晚上还走吗?”

    “我听秦风的。”孟瑶回头看向秦风。

    “今儿别走了,你和晓彤住后院吧。”秦风想了一下,说道:“还是先让东元大哥给你看看病再说……”

    “好,我听你的。”孟瑶温柔的笑了笑,她很迷恋这种在秦风身边的感觉。

    “瑶瑶。你……你生什么病了?”华晓彤没有听到他们之前的谈话,眼下听到秦风说孟瑶有病,顿时紧张了起来。

    “没事,一点小毛病……”孟瑶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可别给我到处乱传,否则我哥哥又要抓着我去医院了。”

    “医院?就是秦风今儿带我去的那种地方?”

    孟瑶话声未落,秦东元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医院那种地方是治不好你的病的。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最多还有一年寿命……”

    “什么?”秦东元此话一出。秦风和华晓彤同时惊叫了起来。

    和华晓彤一点都不了解情况不同,秦风之前就看出来了,孟瑶心脉受损有性命之虞,只是他也没想到孟瑶竟然只剩下一年的寿命了。

    “你……你胡说,瑶瑶除了瘦一点,别的一点毛病都没有……”

    虽然这会秦东元洗过澡后的卖相很不错。颇有点道骨仙风的味道,但是在华晓彤眼里,却是像鬼怪一般可恶。

    “她以前心脉就受过伤……”秦东元看着孟瑶,叹道:“这丫头伤还没全好,又因为心病使其伤上加伤。现在已然是病入膏肓了……”

    “行了,秦东元,我找你不是让你吓唬人的!”

    秦东元话没说完,就被秦风给打断了掉了,心脉受损是很难治疗不假,但也并非是不可医治的绝症,秦风隐约就记得一些古方上有治疗的办法。

    “丑话是要说在前面的。”秦东元冲着秦风翻了个白眼,说道:“走吧,这儿酒气冲天的,咱们到后院去……”

    来到后院的正厢房里,秦东元大模大样的坐在了椅子上,示意孟瑶坐在他对面,开口说道:“丫头,把手腕给我,我给你把把脉……”

    “瑶瑶,别听他的,这就是一江湖郎中……”华晓彤不忿的拉住了孟瑶,说道:“明儿我陪你去医院,要是坚持出来没事,姑娘我过来撕烂他的嘴……”

    “行了,晓彤,不准对东元大哥这么没礼貌。”孟瑶甩开了华晓彤,将自己的左手腕递到了秦东元的面前。

    “不思饮食,这也是病症的原因啊。”

    看着孟瑶那纤细的手腕,秦东元叹息着瞪了秦风一眼,他是过来人,自然知道孟瑶茶饭不思的原因,怕是就要落在秦风的身上。

    随着指头搭在孟瑶的脉搏上,秦东元的眉头就开始皱了起来,过了好半晌才收回了手,闭目不语的似乎在思考着问题。

    “喂,江湖郎中,你行不行啊?”看到秦东元的做派,华晓彤不忿的说道:“不行就别乱说话,瑶瑶哪里有什么病啊?”

    “华晓彤,你少说几句。”

    秦东元没说话,秦风却是瞪了华晓彤一眼,他自己是没有把握治愈孟瑶的病,这全要着落在秦东元身上的。

    “倒也不是全无希望……”

    秦东元思考良久之后,睁开了眼睛,说道:“先天心脉受损的话,那是十死无生,但这丫头是后天受的伤,却是留下了一线生机……”——

    ps:第二更,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