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九百章 齐聚一堂

第九百章 齐聚一堂

    “怎么不对了?”孟瑶此时还有些情迷意乱,抬起头看向秦风,说道:“秦风,你不会再离开我了吧?”

    “当然不会了……”

    秦风仔细打量着孟瑶的脸色,自己的神色却是愈发凝重了起来,抓住孟瑶的手说道:“瑶瑶,你最近有没有感觉体虚乏力,有时候心口还会绞痛呢?”

    “我受过伤后,身体就一直有点虚弱……”孟瑶点了点头,说道:“秦风,你回来就好了,有你在身边,我什么病都没了……”

    孟瑶知道,自己之所以变成现在这副样子,纯粹是因为思念秦风所导致的,现在秦风回到了身边,她呼吸似乎都通畅了许多。

    “瑶瑶,我先给你把把脉……”

    秦风摇了摇头,搂着孟瑶让她躺在了自己的腿上,右手的两指搭在了孟瑶的脉搏上,说道:“你身体不太好,可能需要一段时间的调理……”

    “好,我都听你的。”孟瑶甜甜的笑了起来。

    “嗯?真是伤了心脉,这……这可如何是好?”

    过了几分钟后,秦风的眉头紧皱了起来,因为他发现,孟瑶的病情是心脉受损,而且已经非常严重了,在最靠近心脏的位置,出现了好几处破损的地方。

    “秦风,怎么了?”

    见到秦风那一脸的凝重,孟瑶开口说道:“是不是我病的很重?没关系的,我以后会吃药治疗,很快就会好的……”

    “没事,瑶瑶,我回头给你开点方子,你吃下去调理一段时间就行了……”

    看着笑脸如花的孟瑶。秦风也展颜露出了笑容,不过他话虽然是这么说,但却是没有丝毫的把握。

    秦风知道,孟瑶的心脏曾经受过伤,现在的她,有种心力憔悴的迹象。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心脏疾病了,在孟瑶的脸上,已经隐隐现出了一丝死气。

    由于心脏的位置,要比胡保国那脊椎的位置更加敏感,根本就无法用真元去治疗,所以即使是秦风,现在也是感觉有些束手无策。

    “那就好,我知道你是最棒的!”

    听到秦风的话后,孟瑶笑着在秦风脸上亲了一口。不过紧接着就羞红了脸,将脑袋埋入到了秦风的怀里。

    “瑶瑶,你听我说,你的病治疗起来可能有些麻烦……”

    秦风捧起孟瑶的脸,很认真的说道:“瑶瑶,今后一日三餐一定要准时吃,另外……千万不能情绪波动太大,不能大喜大悲。你知道吗?”

    “我知道,秦风。你放心吧……”

    孟瑶点了点头,说道:“我这会饿了,咱们现在就去吃饭吧,嘻嘻,晓彤他们见到你回来,肯定会大吃一惊的……”

    “好。回头我再请位前辈给你诊断下……”

    孟瑶现在这种情况,秦风原本不打算带他回四合院的,不过想到秦东元的医术,秦风还是决定带她过去。

    而且有自己在身边,即使孟瑶出现什么问题。秦风也能用真元护住她的心脉,一时半会的还能保住她的性命。

    “那就快走吧,我真的很想见到他们吃惊和惊喜的样子啊!”

    见到了秦风,孟瑶的性格似乎也变得欢快了起来,当下起身往房间走去,说道:“你稍微等我一下,我换身衣服就好,可不准进来啊!”

    “我不进去,你慢慢换,不急的……”秦风微微笑了笑,他现在虽然神识受损,但这么近的距离,想偷看孟瑶换衣服,那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不过秦风可没这个爱好,平日里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秦风是不会释放出神识的,道家神通,可不是拿来偷窥用的。

    孟瑶不是那种爱打扮的姑娘,不过今儿还是认真的装扮了一番,再次出来的时候,脸上那种病态已经被掩饰了不少,只是依然瘦的让人怜惜。

    “走吧,你多穿件衣服……”

    秦风起身拿起来孟瑶丢在沙发上的一件披肩,现在的孟瑶,真的是虚弱的很,一点小病或许都很引发很大的后果。

    “下来了?”秦风和孟瑶下楼的时候,沈昊正站在车子外面抽着烟,见到两人下来,连忙迎了上去。

    “沈大哥,她是孟瑶,我的女朋友……”秦风给沈昊介绍了一句。

    “见过,孟瑶去看过胡部长……”

    沈昊笑着拉开了车门,说道:“秦风,也不知道你小子哪来的服气,能追到孟瑶做女朋友,可要好好待别人啊……”

    “谢谢沈大哥……”

    孟瑶甜甜一笑,上车坐在了后排,秦风则是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他要是也坐后面那就可是真将沈昊当成司机了,是很不礼貌的。

    “以后他要是敢欺负你,就告诉沈大哥啊……”

    沈昊也知道秦风没有通知别人他回来的消息,当下笑道:“走了,看看你那帮小兄弟,见到你之后会是什么反应?”——

    “苗爷,今儿叫我们来,是什么事啊?”

    此时秦风的那个四合院中,可是这一年多最热闹的一次,苗六指几乎把所有秦风的朋友都给请来了,这会何金龙正缠着他呢。

    “金龙啊,六爷我想你们了,叫你们过来吃顿饭而已,还有就是商议下《真玉坊》的事情啊,这件事你们应该都知道的……”

    苗六指的嘴何等的紧,那是一个字都没透漏出来,任凭何金龙怎么问,都是咬死了不说。

    “苗爷,您这可不厚道,吃饭的话,现在都几点了?”何金龙抬手看了下表,说道:“那厨房里的菜早就做好了,你也不让上,是不是有什么人没到的?

    至于真玉坊的事,我们可说不出个头道来,要我说。干脆就直接将那家伙给干掉,看看死人还能不能折腾点事情出来?”

    何金龙下午两三点的时候,就带着李天远从公司里跑了回来,发现秦风的四合院里多了几个陌生人,不过苗六指介绍是他的朋友,何金龙套了几句话。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

    “李然那小子不是还没来吗?”苗六指说道:“再等等吧,人来齐了才好开席,再说了,《真玉坊》的事情还要依仗李然呢……”

    其实这会苗六指也有些着急了,秦风没回来还不要紧,但是谢轩那小子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接。

    “李然?他还好意思来?还有脸来?”

    一听到李然的名字,何金龙顿时气的满脸通红,开口说道:“当年秦爷对他姓李的不薄。股份差不多都算是白送的,你问问他这两年赚了多少钱?

    妈的,现在一出事,这小子倒是做了缩头乌龟,他娘的这能对得起秦爷吗?秦爷地下有知的话,不知道会被他气成什么样子?”

    说到秦风,何金龙这个汉子的眼睛不由湿润了起来,他当年像是丧家狗一般的被人从东三省给赶了出来。

    眼瞅着已经走投无路了。而且还没京城的警察给盯上了,要不是秦风给他指出了一条阳光大道。现在何金龙这帮子人,早就身陷牢狱了。

    “何老大,李然其实也是苦衷的……”

    何金龙的声音有点大,将原本在另外一个圈子和黄炳余等人说话的莘南给惊动了,几个人一起走了过来。

    莘南和李然原本就是大学的同学,关系非常好。对于李然现在的情况也很了解,眼下自然要帮李然说几句话的。

    “有什么苦衷?那姓曹的家世还不如他,就这么被人给踩住,连屁都不放一个,这对得起秦爷吗?”何金龙和李然可没什么交情。这番话说的算是诛心了。

    “何大哥,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

    莘南闻言苦笑了一声,说道:“李然不是没找过人,但他在李家原本就不怎么受重视,别人未必给他那个面子啊……

    还有就是,李家在知道这件事之后,强压着让李然退出来,他现在顶着没有再找轩子退股份,已经承受很大压力了……”

    别人不知道李然的事情,莘南却是很清楚,他知道李然为了躲避家里的压力,这几个月一直都以考古的名义,去到外省发掘现场了,也就是前连天才刚刚回京。

    “要我说,直接找人干掉那姓曹的不就完事了?”

    莘南话声未落,刘子墨带着华晓彤就从前院走了进来,京城一到上下班的时间就堵车,他刚才在路上被堵了大半天了。

    “子墨,你是唯恐天下不乱是吧?”

    苗六指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刘子墨,说道:“你是秦风的兄弟,不想着怎么帮他解决这件事,还要火上添油不是?”

    苗六指现在虽然是这样说刘子墨,其实他之前的打算,未尝也不是这个主意,只是这样的事情,是能做不能说的,这也就是刘子墨不成熟的地方。

    “我哪里有啊?”刘子墨没好气的说道:“商量来商量去也都没用,我看您老就别管这件事了,交给我解决好了。”

    “刘子墨,能死你了,都说了让你别管的。”

    刘子墨话还没说完,突然感觉耳朵一疼,却是被华晓彤给拧住了,不由苦起了脸,说道:“我……我不管还不行吗?这么多人,你也得给我留点面子呀……”

    刘子墨的样子和口中的话,顿时引来了一阵哄堂大笑,倒是让院子里的那种稍微紧张的气氛烟消云散了下去。

    “其实刘兄弟说的也没错,死人还能折腾什么啊?”

    惟独何金龙还是有些不忿,要不是顾忌这些年好不容易闯下了的局面和手下的一帮子兄弟,他说不定还真能干出刺杀曹弘志的事情来。

    “好了,金龙,哪里来的那么大怨气的?”

    苗六指拍了下何金龙的肩膀,说道:“今儿李然要是来,那就还是咱们的朋友,如果不来的话,以后就各自珍重了……”

    苗六指倒是不会生李然的气,但这番话却是说的很明白。现在的《真玉坊》内忧外患,他此次召集人,就是以商议的名义召集的。

    李然如果来了,那就代表着会和大家一起同甘共苦,但要是不来,那日后秦风的这个团体。也没打算以后继续攀他的高枝,这却是秦风叮嘱苗六指如此做的。

    “六爷,李然他说一定会来的。”听到苗六指这话,莘南不由苦笑了起来,顿了一下说道:“我再给他打个电话,这小子会不是在路上堵车了?”

    说着话莘南拿起了手机,正想拨号的时候,却是见到苗六指的弟子于鸿鹄领着个人走了进来,可不正是李然。

    “苗爷。对不住,我来晚了……”李然进来后,向众人打了个招呼,径直走到了苗六指的身边。

    “哼,你还好意思来?”

    要说何金龙和李然的关系,一直都是很不错的,因为他当年干拆迁的事情,初期接到的活。都是李然带着他去跑下来的。

    但现在这件事情涉及到了秦风,一向为人重义气的何金龙。最近这半年也是没有给过李然任何的好脸色。

    “我的何大哥,你就不能体谅一下我啊?”

    看到何金龙愤愤不平的样子,李然都快哭出来了,“我他娘的在家里,就是一不受待见的人,可有可无都行。秦风这件事我是使了力的,但家里不支持,我有什么办法啊?”

    说实话,李然是真的很委屈,作为一直在京城生活的纨绔子弟。他本人的关系能量和人脉,其实是要比曹弘志广得多的。

    在最初曹弘志使坏的时候,他也是上下打点,将方方面面的关系都给摆平了,各方面都答应不会再去找《真玉坊》的麻烦。

    但让李然没想到的是,曹弘志不知道怎么说动了他的父亲,让那位当权的领导,亲自给一些部门打了个电话。

    这个电话虽然说的是含糊不清,但倾向性却是已经很明确了,在曹弘志父亲的出面下,李然的那点面子,顿时就变得不好使了。

    而且这件事不知道怎么传到了李然的父辈们的耳朵里,出于政治上的考虑,李家马上召回了李然,让他从这件事情里面抽手出来。

    倒不是说李家怕了曹家,但实在是因为李然太不受重视了,他们不想因为经济上的一些小事,去结下一个政敌,才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没有了家人的支持,李然连个屁都不算,所以现在的李然,真的是有苦说不出,只能连着几个月躲到外地,以避免来自家族的压力。

    “反正你小子这件事,办的就不地道……”

    何金龙其实也知道李然的苦衷,但这件事实在是让他感觉太憋屈了,只能将火气发泄到李然的身上。

    “妈的,实在不行,你们把股份都转到我身上来……”

    李然一咬牙,开口说道:“这样《真玉坊》就算是我自个儿的了,我倒是要看看,那姓曹的王八蛋,是不是还想着空手套白狼,到时候老子我去老爷子撞天钟去,把这件事给搞大算了……”

    李然说的这番话,也是在心里琢磨了很久的,以前他不想如此办,是怕秦风的那些兄弟心里有想法,但是现在《真玉坊》被逼到了绝境,也只能使出这办法来了。

    要知道,秦风的真玉坊,和李然的真玉坊,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

    之前李家不愿意因为这事和曹家结怨,那是因为李然在《真玉坊》中只占很小的一点股份,不值得家族为此大动干戈。

    但如果《真玉坊》变成了李然的产业,那事情就不同了,因为李然再怎么说也是李家的子弟,他的产业被人夺走,那就等于是在扇李家的耳光。

    所以到时候李然就有足够的勇气,去自家老爷子那里告状去了,话说现在这件事,根本还没上升到被老爷子知晓的层面。

    “咦?这个主意好啊!”听到李然的话后,莘南的眼睛猛地亮了起来。

    其实之前莘南也想过这个办法,只是在秦风失踪之后,《真玉坊》的股份几乎全都在谢轩手上,他也是怕谢轩有什么想法,一直都没敢说出来。

    “苗爷。轩子呢?他跑哪儿去了?”李然四顾了一下周围,虽然院子里全都是熟人,不过并没有看到谢轩的身影。

    “那小子带人出去了,应该也快回来了吧。”

    苗六指琢磨了一下李然提出来的办法,微微点了点头,要不是秦风没回来的话。这个办法应该算是最为稳妥的了。

    “苗爷,您从哪儿搞来的这条大狗啊?”

    几人正说话间,李天远从后院跑了过来,口中嚷嚷道:“苗爷,您也几个朋友真矫情,请他们过来也不来,问什么也不说,他们到底是做什么的呀?”

    李天远虽然是一根筋,但自问也是这个四合院的主人。

    所以在知道苗六指来了客人之后。就自告奋勇的带着他那做小明星的女朋友去后院准备招待一下对方。

    但是让李天远没想到的是,那些人均是些闷葫芦,问三句答一句,甚至还有些爱答不理,搞的李天远实在是憋不住,把女朋友萱萱留在了那里,自己又跑回了中院。

    “好奇心害死人的,你小子哪来的那么多问题?”听到李天远的话后。苗六指不禁翻了个白眼,这个问题他根本就回答不出来。

    因为不管是那条狼还是后院的人。都是秦风带回来的,别说李天远不知道,就是他苗六指也不了解这些人的真正来历。

    “奇怪,这些人给我的感觉,好像就是外星人似的。”李天远原本也想着在苗六指那里得到答案,只是自己嘴里嘟囔了几句。

    “哎。轩子回来了。”

    前院里于鸿鹄的声音响了起来,原本苗六指是让他这徒弟就在四合院里养老的,但手残了的于鸿鹄却是感觉无聊,又回到了开锁店,今儿还是苗六指打了电话他才回来的。干的还是在门口迎客的老本行。

    随着于鸿鹄的喊声,谢轩陪着一个器宇轩昂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这人身上虽然穿着一身极为现代的西装,但那张脸看在众人眼中,却是给人一种十分古朴的感觉,好像是生活在古代的人一般。

    但所有人都能看出来的是,此人走路时的举止神态,均透着一股子上位者的气势,显然在平日里也是经常发号施令的人。

    “轩子,这位是?”

    李然上前迎了一步,有些狐疑的看向了秦东元,他对气势的感觉尤为敏锐,从这个陌生的人身上,他感受到的气势甚至要比面对自己爷爷时还要强盛。

    “哎呦,怎么又忘了……”

    谢轩还没答话,秦东元却是喊了一声,在自己额头上一拍,身上的气息顿时一变,刚才那股气势,在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奶奶的,和那小道士讨论了一番,差点坏了我的修行。”

    秦东元笑眯眯的冲着李然打了个招呼,说道:“我姓秦,是……是小苗的朋友,你叫我秦东元就行了……”

    “小……小苗?”

    李然被秦东元这转瞬之间截然不同的两种气息给搞的大脑有些混乱,压根就没想到秦东元所说的小苗,就是苗六指。

    不仅是李然有这种感觉,旁边的那些人,也都是觉得自己刚才是不是眼睛花了,这么气势十足的一个人,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就变成了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了呢?

    “对,小苗,我是他朋友……”秦东元指了下苗六指,刚才要不是苗六指拼命冲他使眼色,恐怕秦东元张口就要说出自己是秦风的朋友了。

    “你……你说的小苗,是……是苗爷?”

    这回李然终于听清秦东元的话后,嘴巴不由自主的张大了,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苗六指,说道:“苗……苗爷,这是真的吗?”

    这半年多来,苗六指老的很快,两鬓的头发早就变得雪白了,而且脸上还起了老人斑,和他的实际年龄相差无几。

    但是站住众人面前的秦东元,却是面色红润头发乌黑,这么一个人称呼苗六指,却是直接喊小苗,这不得不让人有种荒谬之极的感觉。

    “东元老哥说的没错,他的确是我的朋友……”

    看着秦东元那张脸孔,苗六指也是忍不住苦笑了起来,说道:“东元老哥的年龄其实比我还要大好几岁的,只是驻颜有术,你们看不出来罢了……”

    “什么?”

    苗六指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眼睛几乎都瞪出来了,他们没想到苗六指竟然当着众人的面,承认了自己这小苗的称呼。

    “秦老的确比六爷年龄大,他没骗你们……”谢轩在一旁说道,今儿跟了秦东元一天,他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且不说秦东元在疗养院给胡保国针灸治疗,就是后来谢轩带着秦东元去了京城的白云观,秦东元直接找到了主持要和其谈经论道。

    谢轩可是知道,白云观始建于唐朝,是道家十方大丛林制宫观之一,在京城的地位十分超然,里面确实有不少高人。

    但让谢轩跌破眼球的是,经过一番他听不懂的辩论之后,那道观主持竟然对秦东元行起了弟子礼,居然苦苦哀求秦东元留下来讲经说法。

    最后秦东元和谢轩离开的时候,那位在道教地位极高的老主持,还大开白云观的中门,亲自将秦东元给送出了白云观。

    “哼,年龄大有什么了不起,老而不死罢了……”正当秦东元在中院显摆的时候,一个声音从后院传了出来。

    “你爷爷比我年龄还大,那他是什么?”

    听到皇浦荞的声音,秦东元立马反击了回去,他和皇浦家的恩怨,这辈子那都是理不清道不明了。

    “他老人家自然是寿与天齐仙福永享的。”提到皇浦无敌,皇浦荞的好话是张口就来。

    “哼,我不和你这小辈一般见识……”秦东元冷哼了一声,说道:“今儿心情好,皇浦小子,我得到一些道家典籍,你要不要看?”

    “你还是自己留着看吧,我要学的不是这个……”

    皇浦荞撇了撇嘴,对着众人开口说道:“你们都很奇怪今儿苗老为何要叫你们过来吧?”

    “嗯?原来是那小子回来了?”

    听到皇浦荞岔开了话题,秦东元心中一动,立马释放出了神识,顿时发现了人在后院中的秦风。

    “是啊,苗老叫我们来,到底是为了何事啊?”

    听到皇浦荞的这句话,原本散落在中院各个地方的人,都纷纷围了上来。

    他们心里也是有些好奇,眼下院子里的人均是各有一摊子事情,不知道苗六指为何会将他们招呼过来?——

    ps:差不多七千字,不分章了,一转眼宝鉴也九百章了,兄弟们来几张月票庆祝下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