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八百九十章 高人风范

第八百九十章 高人风范

    施施然出了胡同,秦风打了一辆出租车,带着苗六指径直回了自家的四合院,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了。

    “风哥,您回来了?”

    一直守在四合院门口的谢轩见到秦风身边的苗六指,不由松了口大气,有些埋怨的说道:“六爷,您这都多大岁数了,怎么还是如此血性方刚啊?”

    “臭小子,年龄大怎么了?我这是老当益壮……”

    听到谢轩的话后,苗六指也笑着开起了玩笑,在秦风失踪的这一年多里,重担几乎都压在了他的身上,苗六指一直都没能如此畅快的笑过了。

    “风哥,您带回来的那几个人,可是一个比一个能吃啊!”

    和苗六指调侃了几句之后,谢轩看向秦风,说道:“我带来的那些肉串足够十几个人吃的了,就这还不够呢……”

    “轩子,以后不要再背后说人……”

    秦风拍了拍谢轩的肩膀,秦东元和皇浦荞可都是化劲武者,在这四合院的范围内,谢轩说出的每一个字,怕是都逃不过他们的耳朵。

    “我只是说他们能吃而已……”

    谢轩撇了撇嘴,也不知道风哥从哪里找来的这些吃货,就好像没吃过烤肉一般,几百串烤肉没用十分钟,就被吃的一干二净。

    不仅如此,连秦风以前珍藏的那些酒,也没能逃过一劫。

    那两个年龄大的男人也不知道是什么鼻子,直接从屋里将酒给找了出来,一箱子12瓶茅台,两人连菜都没用就喝的干干净净。

    “轩子,回头再把保姆和厨师都请回来。”秦风看了一眼苗六指,说道:“这几个可都是大肚汉。让保姆每天都买点菜,否则不够吃的……”

    苗六指知道秦风看自己的意思,当下陪着笑说道:“秦爷,您不在,养着那么多人也没有,我不是还能活动下吗?”

    “行了。没怪你的意思……”

    秦风摆了摆手,率先走进了院子,刚一进门,大黄带着青狼獒就扑了上来,头顶还响起了一阵翅膀的“扑棱”声,却是金隼落在了秦风的肩头。

    “哎呦,哪里来的大狗啊?”

    根本就没有任何防备的苗六指,被青狼獒那庞大的体型给吓了一大跳,连忙往后退了一步。举起了手中的拐杖。

    “呜呜……”

    看到苗六指举起的拐杖,青狼獒的眼神瞬间变得阴冷了起来,庞大的身躯微微下俯,做出了一副准备攻击的态势。

    “这……怎么就盯上我了?”见到青狼獒的样子,苗六指不由苦笑了起来。

    虽然盗门中有大狗的绝活,但苗六指的拐杖根本就不敢打下去,因为青狼獒的体型实在是太凶猛了,他怕自己没赶走这狗。反而会被其给撕成碎片。

    “老苗,把拐杖放下!”秦风交代了苗六指一句后。又冲着青狼獒喝道:“去闻闻他身上的味道,在这个宅子里,不准咬任何人……”

    “呜呜……”青狼獒口中发出一声低吼,走到了苗六指的身前转了一圈,在他腿脚的位置嗅了嗅,然后就失去了兴趣。返回到秦风身边。

    “秦……我说秦爷,您……您哪里搞来的这只獒犬啊?”

    饶是苗六指胆大,但是在被青狼獒近身嗅其气味的时候,还是吓的两腿有些发抖,直到青狼獒跑开之后。这才长舒了一口大气。

    “非洲带回来的!”秦风笑了笑,径直往中院走去。

    “哎呦,你们这吃的可是够豪放啊?”一进入中院,秦风就闻道了一股子酒味,院子里那石桌上摆了十来个白酒瓶子,秦东元与皇浦荞还在不紧不慢的喝着。

    石桌旁边的地上,更是一片狼藉,那样肉串的串条被扔得到处都是,张虎那小子居然还拿着练手劲,一根根的给插入到了院子里的那棵大树上。

    “秦风,你回来了?”见到秦风回来,皇浦荞连忙站了起来,秦东元则是大咧咧的坐在那里没有动弹。

    “张虎,你在干什么?”

    秦风一伸手将张虎抓了过去,迎头就是一个爆栗,喝道:“你闲的没事了是吧?拿着竹签扎树,你怎么不往自己身上扎呢?”

    “师父,我……我错了……”在秦风面前,张虎向来都是做了错事马上就认的,那呆头呆脑的样子,让秦风实在是不忍心处罚。

    “三分钟,把院子给我收拾干净,听到了没有?”

    秦风没有再去看张虎,而是竖起了三根手指头摆了摆,然后坐到了秦东元的面前,鼻子微微一耸,脸上顿时露出了怒意。

    “我说你过分了啊!”

    秦风的眼睛紧紧的盯着秦东元,原本秦东元还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不过一分多钟后,就有些心虚的避过了秦风的眼神。

    “我藏的这些好酒,是用来品的,不是用来像你这样喝的!”

    秦风一巴掌拍在了石桌上,怒道:“老子也就这么几箱酒,你们当是自来水啊?拿着就往肚子里灌?妈的,一个个都是无底洞,有多少酒能够你们喝的?”

    秦风不是小气,实在是被气着了,要是两人纯粹的喝酒,他并不在乎这一箱酒,不就是几万块钱的事情嘛。

    但这二人坐在桌前你一瓶我一瓶的,喝完之后马上就运功将酒气炼化,别说一箱子酒了,就是十箱子,也不够这哥儿俩个糟蹋的。

    “咳咳,秦风,对不住……”

    秦风话声一落,皇浦荞先是承认起了错误,他能喝得出来,这些酒要比他们那个空间的酒强出太多倍了,刚才看那小胖子心疼的样子,想必是价值不菲的。

    “不关你事,是秦东元你挑起来的事吧?”

    秦风的眼睛还看着秦东元,他知道以皇浦荞的秉性,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肯定是不会主动找酒去喝的。

    “是我又怎么样?不就是喝你点酒嘛……”

    秦东元不爽的翻了个白眼,说道:“秦风,这酒虽然不错,但也不能和咱们喝过的猴儿酒相比吧?你至于那么小气吗?”

    “哎,我说你个老小子,猴儿酒那是用钱能买到的吗?”秦风一听秦东元的话。顿时气道:“你给我来个几十斤的猴儿酒,要多少钱都成……”

    “这地方哪有猴儿酒?”秦东元一摊双手,说道:“反正酒我也喝了,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成,你倒是挺光棍的。”

    秦风绷起了脸,认真的说道:“来到这地方,就要守这地方的规矩,你如果还是肆意妄为,对不住。那就只能请你离开了……”

    秦风知道,武者向来都是喜欢无拘无束的,尤其是像秦东元这般境界的人,连家族对他的约束力都很微弱了,来到这个地方,更是没有什么能让他忌惮的事情。

    所以秦风必须要给秦东元上个笼套,否则东元长老要是撒欢做起事情来,秦风怕他连天都能给捅个窟窿。

    “喝点酒也叫肆意妄为?”

    秦东元闻言瞪大了眼睛。不过看到秦风认真的样子后,口气顿时弱了下来。说道:“以后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这样行不行?”

    秦东元知道,这个空间和他成长的世界是完全不同的,他现在是一穷二白,如果被赶出了四合院,那真是两眼一抹黑。哪里有秦风带着这样舒服?

    “这还差不多,以后喝酒,不准用真元炼化酒气。”秦风勉强的点了点头,对身后的苗六指招了招手,说道:“老苗。过来见下他们……”

    “两位好,在下苗六指,不知二位如何称呼?”

    苗六指走上前来,对着秦东元和皇浦荞拱了拱手,他在江湖上厮混了一辈子,第一眼就看出了这两人身上带着的那股江湖味。

    “在下皇浦荞……”皇浦荞连忙回了一礼,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苗六指的身份,自然是不敢怠慢。

    “秦东元……”

    秦东元可不管那么多,大大咧咧的报出了个名字,开口说道:“我说小苗,这宅子到底是你的还是秦风的?你们俩究竟谁是这里的主人啊?”

    “小苗?”听到秦东元的称呼,苗六指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他少说也有几十年没听人如此称呼自己了。

    “口气真大,才多大年龄,就称呼六爷小苗?”

    苗六指涵养好,没有和秦东元计较,但一旁的谢轩实在是忍不住了,在他看来,苗六指就像是亲人一般,而秦东元他们则是外人。

    “嘿,小子,你觉得我年龄比他小?”秦东元是何等耳力,谢轩嘀咕的声音虽然很小,但还是没能逃过秦东元的耳朵。

    “你肯定比六爷年龄下啊……”

    谢轩有些不服气的说道,从外表上看,秦东元也就是四十多岁的样子,顶多也就是五十开外,而苗六指则是七八十岁的高龄了。

    听到谢轩的话后,秦东元倒是没着恼,而是看向了苗六指,说道:“小苗,我观你骨骼身架,你今年应该是七十七八岁的年龄吧?”

    “你猜的不错,我今年是七十八岁……”苗六指心中一惊,他没想到秦东元一眼就看出了自己的年龄,单是这份眼力,就足以让人震惊了。

    “那我喊你小苗就没错……”

    秦东元斜眼撇向了谢轩,说道:“小胖子,我今年八十二岁,你说我和小苗两个人,到底是谁大啊?”

    修为到了秦东元这般境界,整个人也像是返璞归真了,行事倒是和儿童无异,这一番比对,却是让旁边的秦风有些哭笑不得。

    “骗谁呢?你八十二?鬼才信呢。”

    听到秦东元的话,谢轩顿时叫了起来,“就你这相貌,顶多也就是五十岁,真以为我们都看不出来吗?”

    “五十,嘿嘿,把我说年轻了啊……”秦东元闻言大乐,随手指向皇浦荞,说道:“那你看看他有多大?”

    “他……顶多三十吧?”谢轩有些不确定的说道,从皇浦荞的面色皮肤来看,也就是二十多岁的人,但是他比较沉稳一些,谢轩往大说了几岁。

    “风哥,我说的没错吧?”谢轩转头看向秦风,自己不知道这二人的确切年龄,秦风一定是知道的。

    “轩子,他说的没错,你说错了。”

    秦风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东元大哥今年的确是八十多了,他比老苗要大个几岁,皇浦兄也过四十了,你这眼力可不怎么样……”

    “啊?”

    秦风此话一出,苗六指和谢轩顿时傻在了当场,他们俩自然不会怀疑秦风的话,但这两人的保养,未必太好了一点吧?

    过了好一会,谢轩才开口说道:“你……你是从韩国回来的?”

    “韩国是什么地方?”秦东元有些莫名其妙。

    “行了,东元大哥不是从韩国来的,他也没整过容,你小子别乱猜了。”看到谢轩还要再说,秦风打断了他的话。

    “不是韩国来的,这……这不科学啊!”

    谢轩一脸的不敢置信,外面是有些女明星驻颜有术,四五十看上去还像是个小姑娘,但那些演员可都是整过容的啊。

    “这位老哥,您……您这是练功夫练出来的吧?”

    到底是苗六指见多识广,他曾经听师父说过,当功夫练到一定的境界之后,就能锁住周身真元,使其相貌要远比实际年龄年轻得多。

    “你倒是有几分见识,身上也有点功夫……”秦东元傲然的点了点头,说道:“不过你修为太弱年龄太大,这辈子是甭想再突破到下个境界了。”

    秦东元一眼就看了出来,面前的苗六指充其量只是明劲武者的修为,而且随着年龄的增大,气血已经是衰败不堪,最多也就五六年的寿命了。

    “多谢老哥指点……”

    自己身体的情况,苗六指自然是知道的,而且他此刻也看出来,这位被秦风称之为大哥的人,绝对不是江湖骗子,而是真正的高人。

    “你不是也一样吗?”

    看到秦东元那鼻孔朝天的样子,秦风没好气的说道:“装什么高人风范呢?你难道还想突破?大哥别说二哥,你比老苗也强不到哪里去……”

    “哎,谁说我突破不了的!”

    秦东元不爱听秦风这话,当下反驳道:“我来这里不就是寻找机缘的吗?话再说回来了,就算是我无法突破,那也还有四五十年的寿命呢……”

    “行了,别臭显摆了,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毛病?”

    秦风没好气的摆了摆手,说道:“你这也算是吃饱喝足了,赶紧去休息吧,等明后天的老师就会来家里,到时候你们就有得忙了……”

    自己的《真玉坊》可是还关着门呢,秦风可没工夫在这和秦东元扯淡,他需要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再决定要如何解决这件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