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八百八十一章 我回来了!(下)

第八百八十一章 我回来了!(下)

    “缺什么?我缺的东西多了……”

    听到谢轩的话,秦风反倒是被气乐了,开口说道:“彩电冰箱洗衣机你得给我来一套吧,自行车摩托车汽车我也要……

    另外这地下还少了你们兄弟几个,打牌都凑不过一桌啊,都扎个纸人给我送下来,省得我太寂寞了……”

    “风哥,行,没问题……”

    谢轩这一会是脑袋被驴踢了,只认准了秦风是从阴间打的电话,开口说道:“手机我也给你烧几个去,风哥你那边的声音太吵杂了,对了,女人要不要?我照着电影明星的样子给你扎几个过去……”

    想想自己和秦风的交情,谢轩自然不能让大哥在阴间吃苦,当下将脑子里能想到的东西全都说了出来,连马桶都没漏下。

    “霍总,这……这人是不是有毛病啊?”

    看到谢轩有些疯疯癫癫的讲着电话,说的全是自己都听不懂的事情,女秘书有些害怕的靠向了霍大刚。

    “不知道,谁知道他接个电话就这样了?”

    霍大刚心里也有些发毛,听谢轩那语气,好像是在和阴间的人通话,港岛人一向很迷信,霍大刚居然信了七八分。

    不仅会议室中的霍大刚和女秘书不知所谓,就是秦风那边的电话亭老板,也是听直了眼睛,面前好端端的一个大活人,居然让人给他烧纸钱。

    “够了,够了,谢轩,我说你小子脑子是不是进水了啊?”看到电话亭老板的眼神,秦风没好气的打断了谢轩的话,开口说道:“我回来了!!”

    “啊?风哥。你回来了?怎么回来的?”

    谢轩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接着说道:“风哥,要不我明儿请些和尚道士招个魂,到时候你也能和我们兄弟几个说句话不是?”

    “妈的,滚一边去……”

    听到谢轩还在纠结自己是在阴间的事情,秦风再也忍不住了。破口骂道:“晚上老子就到家了,到时候让我给你招招魂,我看你小子的脑袋是被驴踢了……”

    “晚上就回家了?”谢轩忽然反应了过来,声音顿时变得颤抖了起来,“风……风哥,你……你的意思是,你没死?”

    说了这老半天,谢轩才算是听出来了,秦风那边的吵杂声。大多都是汽车的声音,另外还有人的话语声,这分明就是在马路边上嘛。

    “废话,老子要是死了,谁给你打的电话啊……”秦风气得恨不得踹上谢轩一脚,本来打电话之前的心情蛮好的,没成想全被这小子给破坏掉了。

    “风……风哥,你……你真没死?”谢轩似乎有点不敢相信。在电话中又追问了一句。

    “听好了,我没死!”秦风一字一顿的说道:“我秦风回来了!!”

    “没死。风哥没死?”

    谢轩一时间呆在了当场,忽然对着手机就呜呜的哭了起来,口中喊道:“风哥,你快点回来吧,兄弟们都想死你了,你……你怎么能抛下兄弟们在外面那么长时间啊?”

    不知道为何。在听到秦风回来了这几个字的时候,谢轩心中的悲伤和委屈,似乎一下子就涌上了心头,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当场就哭出了声来。

    “好了。别哭了,有话,回去再说!”

    听到谢轩的哭声,秦风能清楚的感觉到谢轩并不是在悲伤,而是对自己出现所表露出来的兄弟真情,听着那哭声,秦风的心里也不怎么好受。

    听到秦风的话后,谢轩忙不迭的说道:“好,风哥,我……我这就回去等你,你……你快点回来吧!”

    “好,先不要告诉其他人!”秦风开口说道:“晚上我只见你和老苗,先不要让其余人知道我回来……”

    秦风是何等聪明的人,从谢轩那委屈的哭声里,他就察觉到了有点不对,再说了,带着秦东元这一行人回去,秦风也不想让过多的人知道。

    “好,风哥,我明白了……”

    听到秦风那边挂断电话后,谢轩擦了一把眼泪,才发现自己还在会议室里,霍大刚和那位身材火爆的女秘书,正见鬼一般的看着自己。

    “谢……谢先生,你……你打完电话了?”见到谢轩挂断了电话,霍大刚小心翼翼的问道,对于能沟通阴阳的高人,是要以礼相待的。

    “呃,打完了……”

    谢轩脸上的愁容尽去,这让霍大刚感觉到了一丝不妙,迟疑了一下,开口说道:“谢先生,要不……价格还是按照一亿五千万来算吧,我们就吃亏一点好了……”

    刚才谢轩的话,霍大刚没完全听明白,但似乎和那个秦风有关,他不确定秦风是活着还是死了,但霍大刚显然不愿意节外生枝,想尽快将《真玉坊》给收购下来。

    听到霍大刚的话,谢轩摇了摇头,说道:“对不起,霍先生,我想……《真玉坊》不会再对外出售了……”

    京城纨绔图谋《真玉坊》的事情,谢轩没有什么办法,甚至连反抗都无法反抗,但是他相信,只要秦风出现了,所有的问题和困难,都将会迎刃而解。

    谢轩不知道秦风会用什么办法,但是多年来和秦风相处下来,他知道,秦风一定能解决这些问题的,所以谢轩干净利落的就回绝了霍大刚。

    “嗯?这是怎么回事?”

    霍大刚心中不妙的感觉愈发强烈了,连忙开口说道:“谢先生,价格不合适,咱们可以再谈嘛,生意原本就是谈出来的,要不……咱们再喝杯酒?”

    “霍先生,《真玉坊》是风哥手创的,我不能卖!”

    谢轩站起身来,对着霍大刚鞠了一躬,很认真的说道:“多谢霍先生愿意和我谈,但是《真玉坊》是不会再出售了,冒昧之处,还请霍先生原谅……”

    谢轩只记得秦风晚上就要回家,此刻他的心早就飞回到了四合院里,哪里还有功夫在这和霍大刚磨叽?一个深鞠躬后,转身就走出了会议室。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看着谢轩的背影,霍大刚顿时愣在了当场,他不明白原本马上就要敲定了的事情,为何会突然节外生枝,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折?

    “霍少,我估计他是欲擒故纵,想再提高一些价钱。”

    女秘书听到霍大刚的喃喃自语声后,自作聪明的说道:“依我看,咱们根本就不用搭理他,等真玉坊彻底被人逼到绝路上之后,这人自然还会找回来的……”

    “你脑子是长在奶、子里的啊?”

    听到女秘书的话后,霍大刚一下子爆发了出来,将手上的文件一下子砸了过去,指着女秘书说道:“查,去给我查,刚才的那个电话是怎么回事?查不到的话你也不用回来了……”

    到嘴的鸭子飞,霍大刚自然是恼怒之极,偏偏这个花瓶还在旁边出着馊主意,这让霍大刚将怒火都发泄到了她的身上。

    “是……是,霍少……”

    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的女秘书,连忙收拾好了文件退出了会议室,一边走一边还在琢磨着,是不是昨儿没将霍少给伺候好?

    秦风自然不知道发生在京城的这些事情,在打完电话将谢轩臭骂了一通之后,秦风神清气爽的回到了面包车的旁边。

    “皇浦兄,不是我不让你开,这玩意你没学过,实在是太危险了……”

    见到皇浦荞坐在了自己刚才的驾驶位置上,秦风不由苦笑了起来,这哥们缠了自己一路了,就是想动手摸一下车,开上那么一段。

    虽然说以秦风现在的修为,并不惧怕车祸或者是翻车之类的意外,但要真出了事,这一车子没身份证的黑人,总是麻烦,所以一直都没答应。

    “秦风,我就开一段还不行吗?”皇浦荞一脸哀求的看着秦风,他自认为早已看清楚了秦风对车子的操作,自己一定能行的。

    “算了吧,看你那手僵硬的,要是给你开了,一准出车祸……”

    看到皇浦荞紧紧抓着方向盘的两只手,秦风将他往里面赶了过去,这越是新司机,开汽车来越是紧张,跑偏方向的原因,就在于他们的肢体过于僵硬了。

    秦风算是看出来了,这开车的技能和身上的功夫完全没关系,皇浦荞如此修为,未必见得就能开得好车。

    “好吧,让你开……”

    皇浦荞悻悻的将驾驶位置给让了出来,不过心里却是在琢磨着,等到了地方一定要将车子给学会,到时候也搞几辆去自己那个空间。

    “你们几个坚持一下,天黑之前,咱们一定能到家……”

    秦风回头看了一眼,除了中间大小便下过几次车的张虎等人,都变得有些蔫不拉几了,虽然这一路上的风景都是它们没见过的,但也架不住连着看了十几个小时了。

    从津天到京城也就是两个小时的路程,在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秦风开着的面包车已经行驶在了长安街上,再过去一点,就是他那四合院的区域了。

    “我回来了!”秦风将车子直接开到四合院的正门处,看着那熟悉的大门,秦风一时间有些心潮澎湃。

    ps:第二更,求月票推荐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