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八百七十九章 回京(下)

第八百七十九章 回京(下)

    “主上,那你就安排我和德彦一起学习……”此刻车子上没有外人,皇浦荞习惯性的又叫起了秦风主上的称呼。

    “皇浦兄,叫我秦风。”纠正了一下皇浦荞的称呼,秦风有些奇怪的说道:“和儿子一起学习,你这心里就不别扭吗?”

    “那有什么别扭的,不会就学,这不丢人……”皇浦荞正色说道:“只有尽快的融入到这个社会里,我才能帮到你,否则来到这里岂不是多余的?”

    皇浦荞并没有把自己当成这个世界的人,但这并不妨碍他从这个世界里吸取知识,然后再反馈到自己生活的那个空间里去。

    “嗯,这样的话,你多看些建筑方面的知识。”秦风一边开着车,一边说道:“日后秦王城的重建,就交给你来负责了……”

    只有见识到现代科技的先进,才能真正明白那个空间的落后,秦风相信皇浦荞融入到这个社会之后,会运用科技的手段,去营建那个空间的王城的。

    现代化的设施用多了,人力才会相应的减少,秦风只希望在重建王城的时候,少死一些平民百姓,也算是间接的帮助到那里生活的人了。

    “荞必不辜负主上重托……”

    听到秦风的话后,皇浦荞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在见识了那艘渔船和现在坐着的汽车之后,皇浦荞的心中已经打开了一扇和以往生活完全不同的窗户。

    “你们几个都睡会吧……”

    秦风回头看了下几个孩子,在船舱里闷了一天又来到车上,再加上又是深夜,几个孩子都显得蔫不拉几的,没有了什么精神。

    随着车一起交给秦风的,还有一副交通地图。在上高速之前,秦风将车停到路边,仔细察看了一下自己所处的位置。

    “你的眼力倒是好,去车里面吧!”

    秦风刚刚停下车,空中就传来了一阵风声,却是闪电寻找了过来。这金隼非常通灵,在人多的时候,它从未表现过和秦风的亲热。

    “不准欺负闪电,就让它躺这里……”秦风打开车窗,将闪电放在了青狼獒的脖颈上,使劲拍了一下青狼獒的脑袋,发出了警告的声音。

    “呜呜……”

    青狼獒口中发出一阵呜咽,不过它皮厚肉糙,却是不怕金隼那锋利的爪子抓进肉里。只是对秦风的安排表示出了一丝不满。

    “东元大哥,你帮我看着点儿……”

    秦风招呼了秦东元一声,将注意力又转在了地图上,他发现,自己现在身处浙省沿海的一个小镇上,从这里到浙省的省会,要开四个多小时的车。

    而从浙省的省会开到京城,则是整整需要十二个小时。加起来要十六个小时之久,比坐火车要慢了许多。

    不过开车胜在安全。将地图牢牢记在心里之后,秦风驱车上了高速路,一路往京城狂奔而去。

    “哇,那车开的好快,师父,超过去。超过它……”

    “那个车真丑,没我们的车子好看……”

    “谁说的,那个车好看,我们的车子太大了,不好看……”

    到了第二天清晨。睡了一夜的几个小家伙醒了过来,车内顿时变得热闹了起来,车外所有的一切对于他们而言都是新鲜的,三个小家伙叽叽喳喳的吵闹个不停。

    在秦风打开收音机的时候,几个小家伙都吓了一跳,纷纷挤在车的前排拍打着,想要找出是从哪里发出的女人声音。

    最后秦风实在受不了了,一顿训斥之后,几人才算是安静了下来,当然,偷偷的交头接耳是少不了的。

    “去到我的家里,切不可说出自己的来历,只说咱们是在海外相遇的,别的什么都不要说……”秦风在车上又向秦东元皇浦荞还有几个小家伙认真的交代了一遍。

    俗话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那个空间关系实在是太大,秦风并不想从自己兄弟朋友口中传出去,平白的坏了情分。

    由于一直没有下高速,所以秦风也没有给谢轩等人打电话,接连开了十多个小时后,已经进入到了津天市,要从国道走一段路才能拐上去往京城的道路。

    “你们在车上等我一下,我下去办点事就回来……”

    秦风也懒得给他们解释是去打电话了,因为这肯定会又招来一通询问,一路上秦风光是解释这些,就已经说的口干舌燥了。

    “先打给谁啊?”

    走到路边的小卖店旁,秦风脑海中直接冒出了好几个名字,有谢轩李天远刘子墨,也有苗六指白振天,但第一个出现的名字,却是孟瑶。

    “妈的,做人不能那么没义气啊……”

    秦风挠了挠头,心中想道:“还是先给小胖子打个电话吧,也不知道真玉坊被他经营的怎么样了?让他去通知老苗他们自己回来了……”

    想着谢轩的手机号码,秦风拨通了电话,离开这个空间一年多,那号码似乎都生疏了很多——

    在京城一家高档办公楼十七层的小型会议室里,正进行着一场谈判,虽然房间的空调开的很低,不过其中一方的那个人,脸上仍然满是汗水。

    “霍先生,你们的条件太苛刻了,我不能答应……”

    看着那一纸对方交来的意向书,谢轩脸上露出了愤怒的神色,拍着桌子说道:“《真玉坊》光是存货就价值近亿,品牌更是响彻大江南北,你们一亿两千万就想买走,这……这不是欺人太甚吗?”

    谢轩是值得愤怒,因为来自港岛的这个财团,前几天给的价格还是一亿五千万,但没两天的功夫,居然不涨反降,现在变成了一亿两千万。

    虽然《真玉坊》是秦风白手起家。用了几百万就搭建起来的平台,现在能卖出一亿两千万已经是大赚特赚了。

    但是谢轩知道,他如果真用这个价格将《真玉坊》给出售掉,恐怕百年之后也没脸去地下见他的风哥了。

    “谢先生,请不要激动……”

    对面坐着的那人并不比谢轩大多少,是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年轻人。脸上带着一副金色眼睛,相貌十分的俊俏,但眼中闪过的那一些狡黠,显露出了其商人的身份。

    “你们霍氏财团也算是港岛望族,难道都是这么做生意的吗?”谢轩深深的吸了口气,让自己的情绪变得平稳了下来,他知道此刻冲动是无法解决问题的。

    “对不起,谢先生……”

    坐在谢轩对面的年青人摇了摇头,说道:“在商言商。如果是在一年前谢先生想要出售《真玉坊》,我们能给出十二亿的收购价格,而且这个价格还有得谈……”

    “那为什么现在是一亿两千万?”谢轩压制住心中的火气,沉声问道。

    “第一,听说真玉坊的创始人,秦风先生已经不在了人士,这个消息恐怕不假吧?”

    年青人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说道:“《真玉坊》是秦先生一手创办的。他的去世我很遗憾,但不可否认的是。失去了秦风先生的《真玉坊》,已经失去了灵魂……”

    “风……风哥只是失踪……”

    听到对方提起了秦风,谢轩身上的力气顿时像被抽空了一般,这个霍氏财团未来的掌舵人说的没错,没有了秦风,《真玉坊》就没有了灵魂。

    “第二。现在的《真玉坊》,是内忧外困,如果强行经营下去,最后只能以倒闭收场,到了那个时候。别说一亿两万了,就是两千万恐怕都没有人接手了。”

    年青人脸上露出了与他年龄有些不符的成熟,说道:“第三,现在也只有我们霍氏财团敢接手《真玉坊》,如果还买的那么贵,我不如去做慈善好了……”

    年青人这一番话说出来后,就将身体靠在了椅背上,静静的看着这位真玉坊的总经理,他心里有十成的把握,对方最后一定会接受自己的这个报价的。

    年青人名叫霍大刚,是港岛霍氏财团那位声名显赫的老人的嫡孙,去年的时候刚从美国留学回港,进入了家族的珠宝企业工作。

    在国外留学了那么多年,霍大刚对于家族珠宝企业一直致力于港岛发展的模式,并不是很赞同,去年他曾经花费了两个月的时间,进入大陆搞起了调研。

    经过一番调研后霍大刚发现,由于大陆经济的好转,珠宝消费正在以几何速度倍增着,每一年的销售额都几乎在去年的基础上翻了好几倍。

    但是霍大刚同时发现,国内的珠宝店却是十分的不规范,除了京城的一个《真玉坊》之外,再没有高端的品牌,甚至连连锁销售的模式都没有。

    这让霍大刚激动了起来,如果他们霍氏财团能把握住这次机会,在别人都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进入大陆市场。

    那么未来家族珠宝企业的发展,恐怕要比家族在澳岛赌场中的股份更加有前途,所以回到港岛之后,霍大刚就着手准备进入大陆市场。

    不过在毗邻港岛的鹏城开了一家珠宝店后,生意似乎并不像霍大刚想象中的那么好,连续三个月都是亏损状态,霍大刚百思不得其解之下,亲自到那店里做了一个月的销售员。

    亲临到第一线的霍大刚很快就找到了原因,原来是他们定位高端珠宝的客户群,居然都是《真玉坊》的忠实客户。

    在这些高端客户的心目里,这个什么来自港岛的品牌,肯本就比不上真玉坊货真价实,别人可是喊出了假一赔十的口号,他们买的更为放心。

    这让霍大刚吃惊之余,也重新端正了自己对真玉坊的认知。

    在此时大陆所有舶来品都是好东西的情况下,一个国产品牌竟然能做到这种地步,霍大刚不由对《真玉坊》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ps:第二更,最近胖子很勤奋啊,来几张月票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