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八百七十四章 获救(下)

第八百七十四章 获救(下)

    跟着冯大德去到那狭小的船舱里洗了个澡,秦风顿时感觉神清气爽,穿上不知道是谁的衣服,等秦风再回到船舱的时候,冯大军已经下好了一碗热腾腾的鸡蛋面。

    “大军哥,多谢了!”秦风也没客气,啃了好几天的干粮,此刻见到这热面,秦风三下五除二的就给扒拉到肚子里去了。

    “小何,慢点,慢点吃!”看见秦风那狼吞虎咽的样子,冯有才转头对儿子说道:“大军,去,把那锅端过来,剩下的面都给小何吧……”

    “冯大叔,够了,够了……”

    秦风嘴上说着够了,手下可是一点没客气,大半锅的面条,还没用五分钟的时间,全被秦风吃到肚子里去了。

    “啧啧,小何,你这饭量真够可以的。”

    看到秦风一人将四五人量的面条全都吃掉了,冯有才有些担心的说道:“小何,你这不会撑着吧?连着几天没吃东西之后暴饮暴食,对身体可是不好的……”

    “冯大叔,我也没连着几天没吃东西啊……”

    秦风指了指自己那个破背包,说道:“里面有些干粮,就是水快没了,要不是遇到你们,我恐怕得被渴死掉……”

    秦风这话说的半真半假,他所带的水是没剩多少了,但是以他现在的身体机能,对于食物和水的需求都不太大,刚才之所以吃了那么多,只是想找找热乎饭的感觉而已。

    “在大海上,最怕的就是没水啊……”

    听到秦风的话,冯有才点了点头,在海上缺水绝对比缺食物要难受得多,因为守着那么多的海水却是不能喝,这对人的心理也是一种巨大的折磨。

    “咱们带的水也不多。只能维系一星期了……”

    忙活完了的冯大德和冯大军都凑了过来,至于船上还两个人则是守在了驾驶舱里,按照刚才冯有才所指的方位开动了渔船。

    “你小子,少洗几次澡就行了。”冯有才瞪了一眼侄子,这小子除了有点贪财之外,还特别爱干净。上船之后几乎每天都洗澡,被冯有才说过好几次了。

    不过冯大德干活也卖力,起渔网的时候是把好手,很是能把握到鱼群的动向,所以冯有才这船还真缺不了他。

    “二叔,我要是再不洗澡,女朋友都没了。”

    冯大德没好气的说道:“上次回去的时候,小莲就说我一身的鱼腥味,这洗干净点不是能少落几句埋怨嘛……”

    “得。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不管……”

    听到侄子提起女朋友的事情,冯大德不由感觉有几分理亏,要不是大哥一家都将钱砸在了这艘船上,大德也不至于到现在还没结婚。

    “何兄弟,我看你身上有功夫吧?”

    冯大德凑到秦风面前,用手比划了一下,说道:“我刚才试了试,那刀子怎么都切不动黄金啊。何兄弟你是怎么做到的?”

    秦风在小艇上露的那一手,一直都被冯大德惦记着。

    在秦风洗澡的时候。他去到冯有才那里,拿自己的小刀试了试,但用上了全身的力气,也不过就是在金子上刻出了一道印子。

    “是啊,小何,你是个练家子吧?”

    冯有才闻言也是看向了秦风。刚才秦风没穿衣服的时候,那一身的肌肉极其的匀称,就算不是练武之人,也能看出秦风身体非常好。

    “家传的一些粗浅功夫,不值一提……”秦风笑着说道:“出门在外的。有点功夫也能防身,非洲那地方可乱着呢……”

    秦风不想多谈功夫的事情,一句话就把话题给岔开了。

    “可不是,听说那里动不动就开枪,这钱也是拿命换来的。”冯有才的思维很好引导,直接就将话题引到非洲治安上去了。

    不过冯大德还是有些不甘,开口说道:“何兄弟,你练的是什么功夫?给我们露一手吧。”

    “露一手?这怎么露?”

    听到冯大德的话后,秦风往船舱里看了一眼,见到角落里放了一袋子核桃,当下说道:“我给大家捏几个核桃吃吧……”

    “捏?”冯大德有些不明所以的走到角落处,将那一袋子核桃拿了过来,

    核桃含维生素丰富,一般的渔船都会带上一些,不过冯大德都是用门缝将核桃挤碎了吃的,一时间没能理解秦风那个“捏”字的意思。

    “这东西营养很高啊!”

    秦风随手接过那袋核桃,伸手从里面拿出来了一个,捏在拇指和食指中间,稍微一用力,只听“咔嚓”一声响,那坚硬的核桃皮就被秦风给捏碎掉了。

    “这……这也行?”秦风露出的这一手功夫让冯有才几人都看傻了眼。

    尤其是冯有才,他知道这山核桃要比一般的核桃更加的坚硬,拿锤子敲都挺费劲,秦风居然能用手将其给捏开,这得多大的手劲啊?

    “来,大家都吃!”

    秦风将捏碎的核桃递给冯有才之后,顺手又拿出来几个,只听一阵“咔嚓”声响,那些核桃已经尽数被他给捏开了。

    “何兄弟,你……你指头比钳子都厉害啊!”冯大德没有吃核桃,而是托起了秦风的手仔细看了起来,脸上满是惊羡的神色。

    “没什么厉害的,从小练的铁砂掌,手指头硬一点而已……”秦风摇头笑了笑,别说是些核桃了,就是一个铁蛋子,秦风用两根手指也能给捏扁掉。

    “铁砂掌?何兄弟,我听说那个练出来,手指的长短可都是一样的啊。”

    冯大德有些怀疑的看着秦风的那只手,他们在船上没事,可不就整天翻看一些武侠小说,对铁砂掌倒是不陌生。

    “五根手指练的一样长短,那是练废了。”

    左右也没什么事,秦风干脆和冯有才几人闲聊了起来。“真正的铁砂掌在插过铁砂之后,是要用药水洗泡的,并不会伤到手指皮肤,你们那是听信谣传了……”

    “原来是这样啊?”

    冯大德听得双眼直冒光,开口说道:“何兄弟,你看我能不能练成铁砂掌啊?有这功夫在身上。那多威风呀……”

    “你的年龄大了,而且那药方是不传之秘,我也没法传给你的。”

    秦风摇了摇头,直接就拒绝了冯大德,他此时才知道自个儿是多么成熟了,敢情自己的同龄人,平时都是这种表现啊?

    “行了,大军,大德。咱们都出去吧……”

    看到秦风似乎有些不想谈下去的意思,冯有才站起身来,说道:“在海上漂了几天,小何你先好好休息一下,大德你带小何去睡觉的地方,把你的房间给让出来吧……”

    “好的,二叔,就让何兄弟睡我的房间……”冯大德此时已经把秦风当成了财神爷。让个房间根本就不算是个事。

    “行,那我就先睡了……”秦风点了点头。说道:“冯大叔,这船可别停啊,我还想早点接到他们呢。”

    “放心吧,一直往东在开着呢……”冯有才笑道:“说不定等你睡醒了咱们也就到了……”

    “那就最好。”秦风笑着和冯有才告别后,跟着冯大德来到了渔船底部的一个小房间里。

    和秦风曾经坐过的豪华游轮相比,这渔船实在是太过简陋了。所谓的房间只有几个平方大,里面除了一张床,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了。

    在海上飘荡了四五天,秦风身体是虽然没感觉什么,但精神上还是察觉到了疲惫。此刻也顾不上挑拣了,躺在床上直接就睡了过去。

    这一夜秦风并没有打坐行功,以他现在的修为,没有什么机缘的话是不可能再作突破了,所以干脆舒舒服服的睡了一大觉。

    第二天一早秦风就上了甲板,有外人在秦风不想练功夫,但活动一下身体还是可以的。

    “小何,起来了?怎么不多睡一会?”

    看到秦风出来,原本在驾驶舱的冯有才也走了出来,说道:“小何,你说的那地方到底有多少海里?开了一夜了,怎么还没到啊?”

    “冯大叔,我在海里晕头转向的,哪里知道啊,不过一直往东开就没错……”秦风脸上露出了苦笑,不过心里却是在想,没到就对了,我漂了四五天,哪里是一夜就能到的。

    “好吧,听你的。”

    拿了别人的黄金,冯有才自然要听雇主的话,当下说道:“大军应该做好早饭了,咱们先吃点东西吧……”

    早饭还是面条,不过每人却是多了一个西红柿,另外还炒了盘青菜,吃的很是简单。

    “小何,吃的不好,你多担待点。”冯有才吃完了自己碗中的面条,说道:“这次带的肉食全都吃光了,只有些素菜了……”

    说实话,冯有才现在的日子是真的不太好过,他这次出海都是问别人借了好几万的油钱,所以船上的补给也就稍微简单了一些。

    “吃什么都行的。”

    秦风看到冯有才愁眉苦脸的样子,心中顿时猜到了几分,开口问道:“冯大叔,你们这次出海的收获怎么样啊?”

    “别提了,血本无归啊!”

    听到秦风提起了自己的伤心事,冯有才那眉头皱的更紧了,“这鱼群也不知道都跑哪去了,下了好几网,就逮到了一些小鱼小虾……”

    中型渔船下网的成本是很高的,一网捕空,最少要损失万儿八千的,如果碰到礁石什么的将网给损坏掉,那亏的会更多。

    “唉,都怪我,本来就不是下海的人,非要吃这口饭……”

    冯有才叹了口气,他虽然生活在海边,但并不是那些世代捕鱼的人家,对于鱼群的习性根本就不了解,这和打不到鱼有很大的关系。

    “爸,谁不都是从不会到会啊!”冯大军倒是想得挺开的,吃完饭拿出了几根鱼竿,说道:“何兄弟,走。咱们钓鱼去……”

    “好!”

    看到冯大军那么热情,秦风只能将鱼竿给接了过来,说实话他心里现在对钓鱼有点儿阴影,上次就是为了钓鱼,而被那海面漩涡给吸入进去的。

    “这种做派,能捕到鱼才怪了呢。”

    秦风发现。冯大军和冯大德这哥儿俩钓鱼的装备很是齐全,除了马扎之外,居然一人还搞了一顶遮阳伞,整个就是一出海度假的架势。

    其实秦风不知道,由于白天天气炎热,鱼群一般不会在水面上,所以大多时间都是闲着的,倒不是这哥儿俩在偷懒。

    “昨儿我可是钓到一条石斑鱼,何兄弟。看看咱们今儿谁手气好……”冯大德大大咧咧的将鱼钩甩入到了海中。

    “我可不怎么会钓……”秦风上好饵料之后,也是将鱼钩甩了下去,一缕神识却是也随着那鱼钩蔓延到了海中。

    “我靠,怎么到这里了啊?”

    秦风刚刚释放出神识,就不由愣了一下,因为他发现,在船尾四十多米的地方,那群昨儿自己遇到的鲨鱼群。还在追逐着那个沙丁鱼群。

    而且除了鲨鱼群之外,捕猎者还多了一些海豚。不过那沙丁鱼群的总量似乎依然没有减少,只是在拼命躲避着那些猎食者。

    “妈的,这些鲨鱼的肚子是无底洞吗?到现在还没吃饱?”秦风冲着海里吐了口吐沫,昨儿他被那些鲨鱼追的可是很惨的,连独木舟都被撞沉了。

    秦风不了解海洋,像这种沙丁鱼群的迁徙。一年只有一次,而这一次,也是海洋生物们的盛宴,有时候甚至还会有鲸鱼穿行数千海里,就是为了参与到这盛宴之中。

    秦风现在看到的。只是盛宴刚刚开始,往后还会持续最少四五天的时间,到时候聚集的海洋猎杀者们会越来越多的。

    “那么多的鱼,怎么都能捞到一些吧?”

    想到冯有才那愁眉苦脸的样子,秦风对冯大德招了招手,说道:“哎,大德哥,这下面有鱼群,你们抓紧放一网啊……”

    “下面有鱼群?不大可能吧?”冯大德闻言一愣,摇了摇头说道:“一般鱼群活动的时间是晚上和夜里,现在是早上,应该不会吧?”

    冯大德在跟这艘船之前,做过别家渔船的船员,对鱼群多少了解一点,是以并不怎么相信秦风的话。

    “哎,哥,不对啊,你看那边海面……”冯大德话声刚落,坐在他身边的冯大军一下子站了起来,眼睛放光的看着前方的海面。

    “我靠,还真有鱼啊?”

    当一群沙丁鱼跃出水面之后,冯大德也是不由站了起来,在海上呆了几年,他很清楚这鱼群绝对小不了。

    “何兄弟,你……你先忙着,我去找二叔……”

    冯大德一把扔掉手中的鱼竿,冲着驾驶舱就跑了过去,下网捕鱼的机会是稍纵即逝的,要是漏过去,那就要追悔莫及了。

    冯有才对于鱼群的判断,还不如自己的侄子呢,听冯大德一说,马上就同意了下网。

    “小何,实在是对不起,咱们要在这耽搁一段时间了。”只是在这之前冯有才找到了秦风,表达了自己的歉意,毕竟他的这艘船现在已经是被秦风雇佣的了。

    “冯大叔,没事,我也想看看你们是怎么捕鱼的。”秦风摇了摇头,主意是他出的,难不成还会不同意吗。

    “好,你在船尾站着就行。”见到秦风答应了,冯有才也没时间和他多说,带着儿子兴冲冲的赶到了船尾。

    下网其实很简单,就是将整理好的拖网撒下去,然后开动渔船慢慢前行,在这个过程中,将海底的鱼群囊入到拖网之中。

    “开慢点,保持匀速……”在下好网之后,冯有才就窜回到了驾驶舱,指挥着冯大军开船,脸上满是紧张的神色。

    “二叔,差不多了,把船停了,可以起网了……”也就是开出去不到五百米,对讲机里传来了冯大德的声音。

    “停,都到后面去……”关上了渔船的发动机之后,所有人都到了船尾,而冯大德的手指已经按在了那个电动按钮上。

    随着绞盘的转动,渔网缓缓的被收紧了。同样紧着的,还有冯有才等人的心。

    “上鱼,上鱼了!”还没等渔网完全收起,就可以看到海面上跳跃着的小鱼了,冯大德顿时激动的叫喊了起来。

    不过紧接着,冯大德的眼睛就瞪直了。“怎……怎么是沙丁鱼?我们沿海不产这种鱼啊?”

    在海上跑了好几年,冯大德自然认识鱼的种类,沙丁鱼在国外很常见,日本海域也有,但中国的内海,却是没发现过这种鱼。

    “小子,发什么傻啊……”

    冯有才在侄子头上拍了一记,说道:“咱们这已经出了内海了,赶紧的。把那边的网也收口,要是跑了鱼,看我不削你?”

    “对,对,起网……”冯大德如梦方醒一般,只要等捉到鱼,管它是哪里来的啊,沙丁鱼在国外很畅销。捕上来是不愁销路的。

    随着绞盘的转动,那张长度足有三百米的巨型渔网被从海中吊了起来。鱼儿全被渔网紧紧的围住,这一网鱼最少有上万斤。

    “发了,咱们发了啊!”

    看着这吊在渔船甲板上方的渔网,冯大德忍不住大喊了起来,而冯有才则是愣在了那里,他没想到这一网的收获居然如此之大。

    沙丁鱼在国外是不怎么值钱。但是国内很少见,一斤也能卖上个十几块,这一网上万斤,那就是十几万块钱。

    “快点,把鱼放下来。再捕几网……”

    冯有才愣了一下神之后,马上指挥了起来,冯大军去开船,冯大德管放渔网,剩下的两个人,则是大致的将鱼分一下,然后全部沉入到鱼舱里去。

    “哗”的一声,上万斤鱼全部被倒在了甲板上,那情景也是蔚为壮观,除了成群的沙丁鱼之外,这一网居然还捉到了两条鲨鱼。

    “怎么还有这东西?”

    看到那两条鲨鱼不断的扑腾着,冯有才不由皱起了眉头,这玩意的牙齿可是锋利的很,不先弄死,人根本就靠不过去。

    “大军,先把鲨鱼枪给拿来。”冯有才转身对儿子吩咐了一句。

    “冯大叔,别用那个,看我的吧!”见到这两只鲨鱼,秦风的新仇旧恨顿时上来了,昨儿追的他连内裤差点都没了,这仇绝对不能不报。

    没等冯有才回话,秦风一个欺身来到了那条足足有四米多长的鲨鱼旁边,径直一掌印在了鲨鱼的头部。

    原本活蹦乱跳到处呲着牙的鲨鱼,随着秦风这轻飘飘的一掌,顿时安静了下来,身体痉挛的挣扎了几下,就没了声息。

    如法炮制,秦风又解决掉了另外一条鲨鱼,这才拍了拍手退了出去,而一旁的冯有才等人看向秦风的眼神中,则是带了一丝畏惧。

    久在海上生活的人,自然知道鲨鱼的厉害,虽然脱离了大海,但能赤手空拳就干掉两只鲨鱼的人,那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嗯?好像表现的有点过了。”

    见到冯有才等人的目光,秦风心里苦笑了一声,不过他也没在意,就当是给这几个人一点震慑好了,省的他们心里起了什么不好的念头。

    “都愣着干什么,快点干活啊……”最先反应过来的冯有才吆喝了一声,那几个人才应声忙碌了起来。

    整整一个上午,渔船都围绕着这片海域工作,几乎每一网都是满满的,直到渔船底部的鱼舱里实在装不下了,才停止了捕捞。

    上午忙着捕鱼,下午则是将那些鱼给分类了出来,被鲨鱼和海豚驱赶到这里的鱼群,并不只有沙丁鱼一种,还有另外一些鱼类。

    而这些鱼儿的价值要远超沙丁鱼了,就像是那条重达十多斤的石斑鱼,拿到饭店最少就能卖到上万块钱,另外还有一些大龙虾,都是价格昂贵之极的海鲜。

    “小何,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谢你啊……”

    一直到了天黑的时候,冯有才这才找到了秦风,脸上满是笑意的说道:“我让他们准备好了晚餐,咱们今儿晚上好好喝一杯……”

    “收获不错吧?”秦风心里虽然有些着急,但是见到渔民的收获,也是挺高兴的。

    “很不错,这一上午忙活的,能抵得上半条船了。”冯有才是个实诚人,他也没瞒着秦风,直接将收获给报了出来。

    冯有才大致的算了一下帐,自己这一上午的忙碌,将会给他带来差不多一百五十万的收入,这让他的脸上自然是笑逐颜开。

    “啧啧,以前听说打渔赚钱,还真的挺赚钱啊。”

    听到冯有才的话后,秦风咂吧了下嘴巴,出一趟海就是上百万,怪不得早先年买渔船的人全都发财了呢。

    “哪里的事啊,不瞒你说,再打不到鱼,我就要卖船还账了。”

    冯有才苦笑了一声,就算他这次打到那么多鱼,还完账之后剩的也不会太多,因为买这艘船的时候也是从银行借了一些钱的。

    当然,有了这一次的收获,冯有才的日子就能缓过来了,是继续打渔还是将渔船卖掉,就能从长计议了。

    “来,何兄弟,我敬你一杯。”

    秦风刚刚去到餐厅,迎面就是一大杯酒递了过来,冯大德满面红光的说道:“今儿能捕到这么多的鱼,全都是靠了何兄弟的提醒,大家都要敬何兄弟一杯啊!”

    “那是当然,你先和何兄弟喝完,我再来喝……”

    一直都比较腼腆的冯大军此刻也是兴奋异常,可以说这一次的捕获,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以后的生活可能都会因此发生改变的。

    “来,小何,我也敬你一杯……”

    在和冯大军冯大德喝完后,冯有才也找上了秦风,他虽然没再说谢字,但是冯有才心里清楚,自己似乎是遇到了秦风之后,运气才变得好了起来。

    “冯大叔,你可别忘了还要跟我去接人啊……”秦风苦笑着又是一杯酒下肚,他喝酒倒是没什么,稍微用点真元就能给排解出来,但冯有才等人喝醉了,那谁去开船啊。

    “放心吧,一准不会耽误你的事的。”冯有才又给自己倒上了一杯酒,转身去找侄子拼酒了,今儿这几网可全都是冯大德的功劳。

    “不耽误才怪呢。”看着这一家人的架势,秦风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这晚饭还没开始呢,冯有才爷俩就已经先是有点多了。

    如此大的收获,一船人都是兴奋不已,将船上带的白酒全都给拿了出来。

    到了最后除了秦风之外,其余人居然全喝倒了,尤其是船长冯有才,更是醉的不省人事,浑然忘了答应秦风的事情。

    “妈的,都醉倒了老子开船……”秦风喝了差不多有两斤左右的样子,不过他没用真元逼出酒气,这种醉醺醺的感觉,让秦风很舒服也很放松。

    “闪电,在哪个方向?”

    秦风抬起头冲着雷达信号接收器那边吆喝了一声,他早就知道金隼在那个盘子状的接收器里,并且将那里当成了一个临时的窝。

    听到秦风的声音,金隼的振翅飞了起来,往东面盘旋了几圈,落在了秦风的肩膀上。

    “明白了,你回那边去吧!”秦风点了点头,摇摇晃晃的进了驾驶舱,直接一拧钥匙,将渔船发动了起来。

    当年出事之前,秦风就是在渔船上,操作这种渔船并没有什么难度,在校准了方位之后,秦风将航速开到了最大,往他来时的荒岛方向开去。

    ps:七千多字大章,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