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八百七十三章 获救(中)

第八百七十三章 获救(中)

    “你真的是去非洲挖矿了?”

    看着秦风那一身黝黑的肤色,冯有才对他的话倒是多信了几分,这得多么热的天气,才能晒出这一身非洲兄弟的肤色来啊……

    冯有才倒是没想到秦风是海上晒出来的,因为除了暴晒,在海上讨生活的人,是不会有这样肤色的,而在那种暴晒之下,皮肤早就受伤了,根本就保持不下来。

    “那是,干了两年,好不容易积攒了点钱,没想到快到家了遇到这海难……”

    秦风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冯大叔,你也知道,在外面讨生活不容易啊,见到你们感觉真亲……”

    “小何,你也别先感觉亲……”

    冯有才摇了摇头,说道:“这海上不平静,你怎么样我们相信你不是海盗呢?没有证明,我是不会让你上船的……”

    冯有才人虽然很善良,但不迂腐,为了帮助别人导致自己家破人亡的事情他是不会做的,自然也不能只听信秦风的一面之词。

    “证明?”

    秦风闻言苦笑了起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上,除了手中拎着的那个背包之外,可不就剩下一条内裤了?

    “你要是没证明的话,就只能在这小船上生活了。”

    眼看着就要靠近渔船,冯有才站起身来,说道:“小何,不是你冯大叔心狠,你在小船上除了热一点,别的倒是没什么的,我每天都会给你送水和食物……”

    冯有才的这艘船上有不少武器,只要不是里应外合,那些海盗们是很难登上船的,所以把秦风放在那快艇中。倒不失是个好办法。

    “别啊,冯大叔,那边的荒岛上,可是还有人等着我去救他们呢。”

    听到冯有才的话后,秦风立马哭丧起了脸,这要是等自个儿回到岸上之后再组织人去救秦东元他们。恐怕那老少几个早就等急眼了。

    “喂,兄弟,我们是渔船,不是救援船啊!”

    冯有才的侄子冯大德没好气的冲着秦风嘟囔了一句,眼看着秦风一穷二白的背个破包,实在是不像有什么油水的样子,救了他可是件赔本的买卖。

    “大德,别那么说话。”

    冯有才训斥了侄子一句,看向秦风说道:“小何。你也知道,我们每次出海的费用都很高,能打到鱼还好说,要是打不到鱼回去,那真是血本无归啊……”

    冯有才的话等于是在婉拒秦风了,最近几年沿海地区几乎家家都在上渔船,近海的鱼早就被捕捞一空了。

    冯有才这条船是跟风买的,一共花了近三百万。但是渔船买了一年多,每次出海打到的都是些小鱼小虾。一年没赚到什么钱,反倒是又倒贴进去四五十万的油钱。

    冯有才这一次跑的有点远,就是想多打点鱼回去,否则等到休渔期的时候,冯有才恐怕连保养船的钱都没了。

    所以冯有才还真是不愿意跟着秦风跑去救人,因为要是去救人的话。这一趟白跑了不说,自己还要贴进去十几万的油钱。

    “嘿,这好办啊!”

    听到冯有才的话后,秦风眼睛一亮,开口说道:“冯大叔。如果我雇佣你们去救人,这不就解决问题了吗?”

    “雇佣我们?”

    冯大德上上下下的打量了秦风一番,开口说道:“你拿什么雇佣我们啊?全身上下就没个值钱的东西,空口白话我们可不信……”

    “自然不是空口白话,你们说个价吧!”

    秦风嘿嘿一笑,还别说,他那背包里真有两个好东西,原本拿出来是留着当个念想的,没成想这立马就要用上了。

    “我们出一次远海,最少也要捕捞到三十万以上的鱼,才会不亏钱。”

    冯有才想了一下,说道:“想要雇佣我这船的话,有五十万就够了,可是你有钱吗?

    小何,照我说,你先跟我在海上呆几天,等返航之后,你让海事局的人来救援,一分钱都不用花的……”

    “等几天?你们还有多少时间返航?”秦风问了一句,他现在已经是出海的第五天了,恐怕秦东元等人早就等的不耐烦了。

    “快的话半个月,慢一点的话,恐怕要二十天……”

    冯有才苦笑了一声,说道:“往日里这片海域的鱼是很多的,这几天不知道怎么回事,连下了几网都是空网,这下子赔惨了……”

    冯有才现在已经后悔跟风上渔船了,他原本开了个汽修厂,生意很是不错的,就是因为看到别人打渔赚钱,又受不了几个亲戚的鼓动,这才变卖了汽修厂买的渔船。

    可是买渔船就欠下了好几十万的账不说,这一年来又亏了几十万,眼看着渔船回不了本,在里面是越陷越深。

    “五十万是吧,这钱我出了!”

    秦风没等冯有才诉完苦,就直接说道:“冯大叔,你知道我是在非洲挖黄金的,钱我就没有,用金子抵账行不行?”

    “用金子,当然可以啊!”秦风话声未落,冯大德的眼睛就瞄向了他的那个背包。

    在浙省等沿海地区,黄金是很受欢迎的,尤其是家里姑娘出嫁的时候,要是没有一套黄金首饰,那一准会被十里八乡的人看不起的,就是媳妇娘家人,也会看低女婿。

    冯大德去年谈了个女朋友,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女方的要求也不高,四只金手镯四条金项链外加四个金戒指,能满足这个条件,冯大德马上就可以迎娶媳妇上门。

    这条件要是放在往年来说,冯大德的父亲还是有能力完成的,毕竟加起来就是十万块钱而已,在他们那种富庶的地方,这个数字并不是很高。

    可偏偏就在去年的时候,冯大德的父亲冯有志和弟弟合伙买了这艘渔船,家底是一分钱都不剩。哪里掏得出儿子的彩礼钱啊?

    因为这事儿,冯大德没少和父亲与叔叔怄气,所以此刻听到秦风有黄金,那眼睛立马就像充了电的灯泡一般亮了起来。

    “大德,那是别人拿命换来的啊!”

    冯有才是个厚道人,虽然也猜想到了秦风背包里有黄金。但并没有说出来,反而斥责了侄子一句。

    “拿命能换钱,拿钱自然也能换命的!”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被困在岛上的人里面还有我的晚辈,大人不救,小孩子是一定要救的,冯大叔,你说的五十万,我出了……”

    秦风一边说着话。一边从背包里掏出了快金光灿烂的玩意儿,被渔船上照向救生艇的强光灯一射,那金砖顿时散发出了璀璨的金光。

    “这……这是金子?”

    看到秦风拎出来的那黄金板砖,小艇上的三人全都看傻了眼,从小到大他们没少听人提过金砖,但这么大块头的金砖,却是这父子叔侄几人做梦都没梦到过的。

    “没错,是黄金。而且纯度很高!”

    秦风点了点头,说道:“我们已经承包过一个废矿。从里面挖出了不少马蹄金,后来炼化之后做了两块金砖……”

    虽然接触的时间不长,但是秦风能看得出来,这个叫冯有才的中年人,为人十分的正派,绝对不会是见财起意的人。

    而他那个侄子。虽然有那么一点贪婪,但应该也干不出杀人越货的事情,当然,他们要真是如此做了,秦风也不介意来个黑吃黑。强抢了这条船去接秦东元等人。

    “这……这么大一块金砖?”

    秦风的话让冯有才清醒了过来,不过他儿子冯大军和侄子冯大德,两双眼睛却还是直勾勾的看着那块金砖。

    “咳……咳咳……”冯有才使劲的咳嗽了几声,又用胳膊连捅了几下儿子和侄子,那俩小子才算是回过神来,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了秦风。

    “我说何兄弟,那非洲挖矿,这……这么赚钱吗?”

    直到此刻冯大德眼中还满是金星,他都快被彩礼给逼疯了,看到这块金砖,恨不得自己也能去非洲挖金矿去。

    “纯粹的工人,自然不赚钱,但是要能自己买个小矿,那就有发财的可能性的。”秦风张口胡扯了起来,反正这些话都是白振天告诉自己的,秦风只是转述一下罢了。

    “没错,那也是个人吃人的地方,不是谁都能去的。”

    冯有才叹了口气,说道:“大德,东边镇子上有几个年轻人不是去非洲挖矿了吗?去了五个人就回来了一个,其余四个都死在了那里……”

    “是,二叔,那活咱们干不了。”冯有才的话就像是一桶凉水,从冯大德的脖子上浇了下去,顿时熄灭了他想去挖矿的心思。

    “何兄弟,你能把这金砖,给我看看吗?”

    冯大德总算有些心眼,他想看看这黄金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要是被人拿着块黄铜当成黄金给算计了,那笑话可就大了。

    “给,这玩意挺沉的,你拿好了啊!”

    秦风顺手就把金砖递给了冯大德,慌的冯大德连忙伸出双手去接,一拿到手上后,两只手顿时往下一沉,差点没把持得住。

    黄金的重量要比普通金属重很多,这么一大块金砖,重量足足在五公斤以上,按照秦风的估计,或许可以达到七公斤了。

    “是……是黄金……”接过金砖之后,冯大德将其抱在了嘴边,用力了咬了一口,再将金砖放到面前,几个牙印清晰可见。

    虽然买不起黄金首饰,但冯大德没少和女朋友去逛珠宝店,鉴别黄金的眼力还是有的,这一口咬下去,心里立马信了十分。

    “当然是真的了。”秦风看了一眼冯大德,说道:“你们身上有刀子没?”

    “你要刀子干什么?”冯大德有些警觉的看了秦风一眼,身体往后退了一步。

    “我把这黄金切开,省的你们以为它只是镀了层金。”秦风开口说道。

    “刀子切不开吧?”

    冯大德知道黄金虽然很软,但也不是人力拿刀子就能切开的,不过即使如此,他还是将腰间别着的一把小刀交给了秦风。

    “看好了!”

    秦风先是将黄金放在救生艇的甲板上。然后将刀刃压在了那金砖上,用力往下一压,金砖悄无声息的就被切成了两块。

    “这……这就切开了。”冯有才几人做梦般的揉了揉眼睛,他们几个都没想到,秦风居然真的用刀子切开了黄金。

    “借着股子巧劲,熟练了谁都能切开的。”秦风笑了笑。将黄金的切面递给了冯大德,说道:“大德兄弟,你看看这是不是黄金……”

    相比那金砖的表面,切面的颜色要更加的纯正,冯大德只是伸出舌头在上面舔了一下,就肯定的说道:“是黄金,而且纯度很高,能到24k了……”

    “怎么样?我就用这黄金雇佣你们的船,你们答应吗?”秦风趁热打铁道。

    “这……这块金砖全都给我们?”冯大德眼睛都快冒出火来了。死死的抓住了那半块金砖,怎么都舍不得松手了。

    “大德,你说什么呢?半块都绰绰有余了。”

    冯有才瞪了一眼侄子,最近两年黄金的价格涨了不少,已经到一百五十多块钱一克了,一公斤那就是十五万,对方这块金砖最少在五公斤以上,那可就是近百万了。

    “冯大叔。只要能把人救回来,这一块金砖都是你们的了。”秦风开口说道:“黄金再之前。那也没人命值钱啊,这活,你们接不接?”

    “接,怎么不接啊!”冯有才尚未说话,冯大德就嚷嚷道:“我们这次出海带的油多,就是跑到太平洋去都行……”

    “你别瞎嚷嚷……”冯有才打断了侄子的话。说道:“小何,你真的肯拿这块金砖雇佣我们?没有别的什么心思吗?”

    冯有才到底是年龄大些,他害怕秦风别是什么海盗团伙的人,拿了块金砖让他们去做入瓮之鳖,自动送上门去。

    “二叔。还能有什么心思?”

    冯大德不满的说道:“他要真是海盗,海盗团伙能放心让他拿着那么一大块金砖做诱饵吗?我看何兄弟的话都是真的……”

    “海盗?”

    直到此刻,秦风才明白这一家人为何对自己如此防备了,不由哭笑不得的说道:“我说冯大叔,你们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我背着包拿着两块金砖在海上飘荡,要是海盗的话,不怕这金砖掉到海里去啊?”

    说着话,秦风将另外一块金砖也掏了出来,明晃晃的金砖散发出了耀眼的金光,看得冯有才几人又是一愣。

    “看来是我误会你了……”

    见到秦风又拿出了一块金砖,冯有才心中疑心尽去,这两块金砖的价值加起来都能买艘他们这样的渔船了,除了海盗老大的脑子坏了,才会让手下拿来做诱饵。

    “上去,咱们上去谈,何兄弟在海上漂了一天,肯定也饿了……”

    这会冯大德的态度和刚才是截然不同,吆喝着让渔船上放下钩子,准备用绞盘将救生艇直接拉上去。

    “大德兄弟,这两块金砖,你就先保管着吧……”看到冯大德一直没松开拿着那半块金砖的手,秦风干脆将切开的另外半块也递了过去。

    “这个……还是二叔拿着吧!”冯大德也算懂事,将两块金砖塞到了冯有才的怀里。

    “谁拿着我不管,你们接下来了,可就算是答应我的雇佣了啊!”秦风哈哈一笑,和几人开了个玩笑。

    “小何啊,你倒是先说说那荒岛的位置啊!”冯有才拿着金砖的手顿了一下,这黄金虽好,他也要有本事赚才行。

    “从这里一直往东去,以你们这船的航速,两天肯定能到……”

    秦风往东面指了指,他此时已经看到,金隼不知道什么时候飞到了那渔船最高处的一个信号接收器上,却是将那里当成了临时的鸟巢。

    “往东去?那边倒是还平静……”

    冯有才知道,去年那桩海上的绑架案发生之后,海事局联合海军对近海扫荡了一遍,现在即使有海盗也都躲到很远的地方去了。

    “小何,这生意我们接了!”

    想到这里,冯有才重重的点了点头,不过却是将黄金递给了秦风,说道:“等到了地方接到人,你这黄金再给我也不迟……”

    “冯大叔,你还是拿着吧。”

    秦风笑着推了回去,说道:“你不知道,这在海里面,黄金算个屁啊,那时候就算有人拿着这么大一个面包和我换,我都愿意……”

    “这说的倒是!”冯有才赞同的点了点头,人在绝境的时候,身外之物的确是起不到任何的作用,有时候甚至都不如一杯清水作用来得大。

    “二叔,快点让何兄弟上船吃口热乎的吧!”

    见到自家二叔还在推让,冯大德恨不得直接将两块金砖抱在怀里自己保管才好,此时救生艇已经升到了甲板上,冯大德顺势就将二叔拉了下来。

    “对,对,看我这糊涂的……”

    冯有才连连点头,对儿子说道:“大军,你赶紧去下一碗面条,打上几个鸡蛋端过来,大德,你去找几件合适的衣服,带小何先洗个澡再说,那海水泡在身上可不舒服……”

    冯有才这渔船上全是家族的自己人,这些事情自然全都是自己动手了,安排下去之后,船上的人顿时忙碌了起来,连刚下了的网都没人去查看了。

    “这钱的力量还真是大啊!”

    听着冯有才的安排,感受着冯大德兄弟的热情,秦风不由在心里苦笑了起来,古人说的有钱能使鬼推磨,真的是诚不欺人——

    ps:八千多字,继续求保底月票啊,兄弟们,要给力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