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八百七十一章 探路(下)

第八百七十一章 探路(下)

    “秦风,这……这行吗?”

    看到秦风的身体站在那独木舟上随着海水的起伏上下晃动着,秦东元扬声说道:“海上浪大,你这东西,怕不是一个浪就会给拍沉掉?”

    秦东元当年曾经参与到五大氏族制作海船的工作中,深知一艘海船从制作到下海,最少需要两到三年的时间,秦风仅靠怎么一个木桩子就敢入海,这种行为简直和找死差不多。

    “东元大哥,没事的。”

    秦风笑着摆了摆手,身体顺势在独木舟中坐了下来,冲着众人摆了摆手,说道:“少则三五日,多则十天半月,我一定会回来接你们的……”

    “老师,早点回来啊!”皇浦德彦稚嫩的声音响了起来,双手紧紧抓着青狼獒脖颈上的毛发,翻身骑了上去。

    说来也奇怪,不知道皇浦德彦给青狼獒灌输了什么**药,仅仅相处了一两天,脾气暴躁的青狼獒居然不排斥他了。

    “知道了,尔等安心等待吧!”看到皇浦德彦那小小的身板坐在青狼獒上的样子,秦风不由一阵发笑。

    右手拿起一只削成了长板状的木头船桨,用力在水中一滑,一股大力反方向作用了出去,独木舟顿时如同离弦之箭一般的冲入到大海之中。

    秦风的臂力何等之强,接连划了几下,独木舟就像是海面上跳跃的箭雨一般,速度之快比之陆地上的汽车也不遑多让,瞬间已经驶离了海岸数百米的距离。

    “哥们我要是葬身大海了,这几个岂不是要成为现代鲁滨逊了?”

    回头看了一眼站在沙滩上越来越小的身影,秦风深感自己责任重大,秦东元已经七老八十的倒是好说,那几个孩子可不能被耽误了。

    一声清亮的鹰鸣声响起。在天空中盘旋着的金隼,十分精准的落在了秦风的肩膀上,一双鹰眼环顾,那样子颇为自在。

    “还好有你陪我……”

    秦风哈哈大笑了起来,故意用木板在海面一拍,一道浪花激射在了金隼的身上。冲击的它身体一阵摇摆。连忙抓紧了爪子。

    “看来方向应该是没错了,就是不知道距离陆地有多远……”

    金隼指明的方向,和秦风猜测的差不多,不过他不知道确切的距离,还是对体力做出了一些分配,并不敢全力驱动独木舟。

    一个多小时后,秦风已经远离了那座荒岛,环顾四周,全是茫茫大海。再也看不到荒岛的影子了。

    而且海浪也逐渐的在增大着,经常会有数米高的浪头直接劈头盖脸的打下来,要不是秦风用真元定住独木舟,恐怕独木舟早就被打翻掉了。

    如此一来,秦风前行的速度,就被大大的拉慢了,有时候往前划了十几米,一个浪推过来。却是又往后倒退了一二十米。

    金隼已经飞到了空中,因为站在秦风肩膀上实在是太危险了。说不定哪一会就会被海浪给卷入海中,它可不是鱼鹰,从海面上还能飞起来。

    “妈的,小船和大船的区别真他娘的大啊!”

    努力控制着独木舟的平衡,秦风破口大骂了起来,他也不是第一次出海。

    但以前坐着豪华游轮。压根就感觉不到丝毫的摇晃,哪里像现在如同坐过山车一般,时而被推上浪巅,时而又被打入海面之下。

    要是换个人,恐怕这会早就支撑不住了。还好秦风不是普通人,在这种风浪之下,独木舟依然在前行着,只是速度慢了很多。

    “看样子多带淡水的决定是对的啊!”

    整整一下午,秦风觉得自己最多只前进了七八十海里,虽然他这个速度已经不满了,但秦风还是不怎么满意,要是没有那些风浪,那一下午最少能划出去几百海里。

    到了傍晚的时候,海面上平静了一下,但秦风并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因为早晚的潮汐会让海水的流向发生变化,自己要是一个不注意,说不定就会被那潮汐卷入到大洋深处去了。

    相比那些遭遇海难的人,秦风的优势是毋庸置疑的。

    别的先不说,即使几天不吃不喝,秦风都不虞有体力上的问题,他甚至可以二十四小时连续不断的划水,并连续几天都保持这样的态势。

    或许昨天秦风经过的是一个风暴区,过了一个紧张的夜晚后,第二天的海绵却是风平浪静了起来,秦风加快了独木舟的速度,一日间划出了好几百海里。

    “幸好有你陪着我……”看着金隼从海中抓了一条鱼,站在独木舟中撕扯着鱼肉,秦风那被海水打的有些麻木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在茫茫大海中,其实最为困扰秦风的,就是孤寂,要不是经历过那海底的磨难,就这一日一夜的功夫,恐怕就会让秦风心底滋生出不好的念头来。

    海岛和陆地的距离,似乎超出了秦风的想象,接连在海上划了三天,他还是没能看到陆地,在这三天里,秦风倒是遇到了不少的无人小岛。

    这些小岛与其说是岛屿,其实说成是礁石倒更为合适,有些大一点的面积能有数平方公里,小一点的或许就只高出了海面几米,有一次秦风甚至差点撞了上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秦风脸上的笑容慢慢的少了,除了有时候和金隼说上几句话之外,一天都不发一言,只是机械般的划动着船桨。

    “妈的,等老子回去了,恐怕谁都不认识我了吧?”

    秦风脱光了全身的衣服,只留下了一条短裤在身上,他晋级化劲之后,原本皮肤非常白皙,细腻的连女人都要羡慕。

    但此时那白皙的皮肤,已经完全变成了古铜色。

    秦风就算是寒暑不侵,并不怕头顶那炙热的太阳和令人窒息的高温,但是皮肤在经过几天的暴晒之后,还是边了颜色。

    “嗯?怎么回事?”

    在第四天的中午。正当金隼在独木舟上进食的时候,忽然间像是受到什么惊吓一般,振翅飞上了天空,在秦风头顶不断盘旋着,口中发出了尖锐的鹰鸣。

    “鲨鱼?”

    秦风为了保存体力,这几日一直都没释放神识观察海中的情况。眼下见到金隼的异常,顿时将神识释放了出去,将身周数百平方米的海面完全包裹了起来。

    释放出神识之后,秦风马上发现,自己似乎来到了一群鲨鱼的狩猎场中。

    在独木舟下面的海水里,不知道从哪儿游来了一群数量极其庞大的沙丁鱼群,密密麻麻的鱼群,似乎将整个海底都给覆盖住了。

    这些沙丁鱼群也引来了鲨鱼群的窥伺,足足有数百只鲨鱼聚集到了这里。正对着那群沙丁鱼疯狂的进攻者。

    秦风即使不用释放出神识,用肉眼就能看到,那海面上不时的就会显露出鲨鱼那独有的背鳍,就像是锋利的刀子一般令人望而生畏。

    “操,难道老子也要上演一番金庸小说里的桥段?”

    通过神识发现,秦风知道,独木舟已经来到了那沙丁鱼群的正上方,在自己的身下。正上演着一出大鱼吃小鱼的戏码。

    为了逃避鲨鱼群的追杀,沙丁鱼群也在疯狂逃窜着。时不时就可以见到一群鱼冲出海面,那景观极其壮观。

    其实秦风要是身在海面之下,看到的景象会更加壮观,数量庞大到惊人的沙丁鱼群,就像是旋风一般,能将海面上所有的阳光都能遮挡住。

    但秦风此时却是没有心情去欣赏这种奇观了。因为随着沙丁鱼不断跃出海面,鲨鱼群也追上了上来,甚至有好几次都擦着秦风的独木舟游弋了过去。

    那些鲨鱼三四米长流畅的线条,就是秦风看了也不禁一阵发寒,这绝对是海中霸主食人鲨。海洋食物的匮乏,将这一片海域的鲨鱼全都吸引了过来。

    “嘭!”

    就在秦风加快了划桨的速度,准备逃出这片海域的时候,在独木舟的底部,忽然传来了一声沉闷的撞击声。

    “坏了,被撞开了道口子……”

    秦风的神识一直都放在了海底,刚才一直鲨鱼追逐着一群沙丁鱼,速度极快的就撞了上来,秦风根本就没有闪避的机会。

    这独木舟是将一棵大树掏空了制作的,也没经过晾晒,木头在海水中被浸泡了好几天之后,原本就不怎么坚固了。

    那鲨鱼的背鳍像是刀子一般,直接在独木舟的底部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海水顿时从下面倒灌了进来。

    “妈的,老子招你惹你啦?”

    秦风心中大怒,连忙将背包背在了身上,手忙脚乱的将衣服给撕扯成了几条,然后将那两只船桨,绑缚到了自己的脚上。

    用脚在那独木舟上一蹬,秦风的身体犹如柳絮一般的往前飘去,而独木舟则是在灌进了海水之后,慢慢的沉到了海里。

    “靠,老子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啊?”

    秦风提着一口气正在海面往前掠进的时候,一个身影从海中猛地窜了出来,一张大嘴在空中就已经张开,对着秦风的身体横着咬了过来。

    那鲨鱼两排锋利的牙齿,就像是匕首一般,秦风丝毫不怀疑就算是以自己身体的强度,也会被一口咬成两截的。

    “妈的,老子要骑鲨!”秦风也发了狠劲,身体微微一侧,一把就抓住了那条鲨鱼的背鳍,五指一紧,顿时在上面抓出了五个血洞来。

    那只原本看着海面有阴影,想偷袭一把的鲨鱼,没成想遇到了硬茬子,连忙往海底潜去,想要摆脱背上的秦风。

    但秦风这一把抓实在了,怎么都不肯松手,被那鲨鱼带着快速的往海下潜去。

    “嗯?不对啊,怎么都冲着我来了?”

    正当秦风准备再给身下的大家伙一记,让它潜上海面的时候,忽然发现,数十条鲨鱼竟然全部疯了的一般,像自己冲了过来。

    “妈的,忘了鲨鱼嗜血啊!”秦风一惊。连忙松开了那条鲨鱼,双脚用力在海水中一踩,身体快速的往上冲去。

    秦风曾经在人与自然那个节目里看到过,鲨鱼的嗅觉极其的灵敏,它们能在好几公里之外,闻到鲜血的味道。眼下那条鲨鱼身上的血,正是吸引这些鲨鱼的原因。

    鲨鱼在水中游动的速度是极快的,还没等他升到海面,脚下已经发生了一场大战。

    那只受伤的鲨鱼在数十只疯狂的同类面前,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反抗余地,短短的十几秒钟之后,就被自己的同伴撕咬的只剩下一个骨架。

    而且血腥味彻底激发了鲨鱼的凶性,它们甚至连沙丁鱼群都不捕猎了,几十只鲨鱼干脆发生了一场混战。体型略微小一点的鲨鱼,都葬身在了同伴们的嘴里。

    “靠,太……他娘的凶残的……”

    看到下方的景象,秦风连忙钻出了海面,强提一口真气,双脚轻点,身体如同一只大鸟一般,飞快的往远处掠去。

    不知为何。秦风这一跑,似乎惊动了海底的那群鲨鱼。几人有三四十条鲨鱼紧跟在秦风身后,从海底追了上来,这些都被秦风的神识看入到了眼中。

    “你大爷的,那么多鱼群不追,追老子干什么啊?”看到这一幕,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喝了几口海水的缘故。秦风口中不由有些发苦。

    如果是三五条鲨鱼,秦风并不惧怕,权当是给自己送鱼翅了,但几十条鲨鱼,却不是那能对付得了的。毕竟在海中,秦风的身形远不如鲨鱼灵活。

    这几十条鲨鱼就是一口撕咬一口,也能把秦风变成个人形骨架,所以秦风根本就不敢回头迎敌,提了一口真元只是拼命的在海上逃窜着。

    如果这个海域有人,肯定会看得目瞪口呆,那波涛起伏的海面上,居然有个人跑的比在陆地上还要快,那身形就像是一道烟一般,从海面上飞速的掠过。

    “怎么回事?还在追我啊?”秦风一口气足足跑出了三四十海里,发现身后竟然还吊着几只鲨鱼,不由纳闷了起来。

    “原来是这血腥味啊!”看到自己往下滴淌着鲜血的右手,秦风顿时苦笑了一声,看来鲜血对于鲨鱼的吸引力,甚至要比那沙丁鱼群还大。

    “还真是有耐心……”

    秦风又前行了十多海里之后,那几只鲨鱼居然还是不远不近的吊在后面。

    这让秦风变得恼怒了起来,毕竟提气在海面上,是很耗费真元的事情,这么跑下去的话,秦风最多也只能再跑个百十海里,恐怕体内的真元就要消耗一空了。

    “奶奶的,还真是跟我耗上了?”

    秦风停下了脚步,将身体沉入到了海中,先是洗干净了手上的鲜血后,就静静的随着海浪浮沉,等待期那几只鲨鱼来。

    似乎是闻到了鲜血的味道,那几只鲨鱼追踪的速度很快,也就是四五分钟的时间,原本在数百米之外的五条鲨鱼,已然来到了秦风面前。

    “想死还不容易吗?”

    秦风身体往水下一钻,径直对着一条体长在四米左右的大白鲨游了过去,没等那条大白鲨张开嘴巴,秦风一掌就拍在了它的脑门上。

    秦风蕴含了真元的这一掌,看似轻飘飘的,但一掌过后,那条大白鲨体内的生机已然完全断绝掉了,身体慢慢的往海中沉了下去。

    另外几条鲨鱼,自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纷纷争先恐后的向秦风冲去,那一张张血口对着秦风的身体咬了过去。

    在小范围里,秦风身体的灵活性,并不亚于这些鲨鱼,而且他体积小易于躲闪,只是将身体扭动了几下,就来到了一条鲨鱼的上方。

    同样是一掌毙命,只见海面翻滚了一会之后,那五条鲨鱼已经尽数被秦风给杀光了,而且没有流出一滴鲜血来。

    “可惜了这上好的鱼翅了。”

    看着那几只死去鲨鱼的尸体慢慢的往深海沉去,秦风咂吧了下嘴巴,不过他也没胆子去割取鱼翅,万一要是将大队鲨鱼引来,那可就真是作茧自缚了。

    干掉了这几只鲨鱼,也消耗了秦风不少气力,在看明了海水的流向之后,秦风干脆就躺在了海面上。任凭着海水带着自己往西面飘荡了过去。

    “我说闪电,咱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到岸上啊?”

    又过了好几个时辰,天色已经渐渐要黑下来了,秦风看着落在自己身上的金隼,有气无力的问了一句。

    没有了独木舟,秦风就要全凭游泳了。毕竟他又不是神仙,能长时间的在海面提气奔行,那样的情况只能在紧急时候用上一用。

    “得了,你自己吃吧!”

    看到金隼撕扯下一条鱼肉送到自己嘴边,秦风摇了摇头,这几日里他也没少吃海鱼,早就要吃吐了,生鱼片的味道,远不如日本料理宣传的那么好吃。

    天色慢慢的阴暗了下来。当夕阳从海平面消失之后,整个大海就变得沉寂了起来,除了海浪的声音,再也听不到别的响动。

    “等再遇到礁石,一定要上去休息一下了。”

    四天多的海上漂游,让秦风不管是精神还是身体,都已经到了疲惫的分界点,他现在只想找一块坚实的地面。好好的睡上一觉。

    “你小子倒是会偷懒……”

    看到金隼吃饱之后,就将脑袋埋入到自己怀里休息了起来。秦风不由苦笑了一声,这几日来金隼都把自己的身体当成它的鸟窝了。

    秦风散发出一丝神识在体外十几米的地方,闭上了眼睛养起神来,任由海水带着身体在这茫茫大海中飘荡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秦风心中忽然一动,猛地睁开了眼睛。往前方看了过去,因为在他耳朵里,几天来第一次传来了轮船的汽笛声。

    “船,真……真的是船……”在距离秦风足有七八海里之外,那寂静的黑夜里有一个亮点。在这漆黑一片的海面上,显得是那么的耀眼。

    “妈的,终于见到船了!”

    秦风哈哈大笑了起来,笑的眼泪都差点飞了出来,此刻他真的有种见了亲人的感觉,就算那船上是一群非洲水手,秦风都能把他们当成是亲人的。

    “嘎……”秦风的笑声将金隼惊醒了过来,抬起头看到没什么动静,金隼又把脑袋垂了下去。

    “别睡了,咱们得救啦……”

    秦风哈哈一笑,抓着金隼的翅膀将它往上抛去,自个儿现在就是一遇到海难的人,如何还能带着只鹰隼呢?

    “跟着那艘船……”秦风指了指远处亮灯的地方,对着金隼喊了一句,这东西通灵的很,秦风相信他能听懂自己的话。

    果然,金隼这次没有落下来,而是在秦风头顶盘旋了一圈之后,往那艘船飞了过去。

    隔着七八海里的距离,秦风不想用真元喊话,当下跟在金隼后面奋力往亮灯的地方游了过去,此刻的秦风只感觉浑身都充满了力量,连日来的疲惫是一扫而空。

    “原来是艘夜里作业的渔船啊……”

    等秦风游到近前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这是一艘正在打渔的渔船,在那船体的后方,亮着一排十多个强光灯。

    秦风知道,这些强光灯这是用来吸引鱼群的,在夜里有鱼群看到灯光之后,就会聚集而来,此时渔船撒下网去,就能满载而归了。

    当然,在这种捕捞办法刚开始的时候,渔民的收获是很大的。

    只不过随着渔船的增多和无限制的捕捞,大海中像刚才那样的沙丁鱼群,都已经非常少见,出海捕鱼也是要看运气好坏了。

    现在有些渔船出一次海,光是柴油就要消耗好几万块钱的。

    但两手空空而返血本无归的情况不在少数,他们就只能往远的地方去捕捞,和周边几个国家的矛盾,也正是由此而生的。

    “救命……救命啊!!”

    游到距离那艘渔船还有五六十米的地方,秦风扯着嗓子干嚎了起来。

    秦风知道,那渔船发动机的声音是很响的,所以声音中蕴含了一声真元,在海面上远远的飘荡了出去,他相信渔船上的人一定能够听到的。

    果然,就在秦风喊出救命的声音不久之后,渔船上就有了动静,先是几个人影出现在了甲板上,紧接着一束强光往外面照去,像是在寻找声音的来源。

    “这里,我……我在这里……”

    只是距离五六十米远,以秦风的眼力,在看清了渔船上中国的标志之后,也看清楚了那些人的面孔,心中不由一松,自己这可是算回到亲爱的祖国了——

    ps:二合一的大章,不分了,求兄弟们保底月票支持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