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八百六十九章 探路(上)

第八百六十九章 探路(上)

    “皇浦兄,你没事了吧?”

    看到皇浦荞清醒了过来,秦风关心的问道,毕竟这家伙心智如妖,只要稍微熟悉一下外界的情况,或许就能帮到自己的。

    “不敢当主上如此称呼……”

    听到秦风对自己的称谓,皇浦荞连忙躬身后退了一步,他自小就被爷爷灌输着尊卑有别的思想,在秦风面前一直是以臣子自居的。

    “皇浦兄,这里和你们那个地方,是不同的,自今日起,主上这称呼就再也不要提起了。”

    秦风想了一下,开口说道:“让德彦叫我叔叔,然后你们都叫我的名字,这样就不会让人怀疑了……”

    在现代社会里,如果皇浦荞还是称呼秦风为主上的话,一准会被人认成是神经病,别说融入到社会里了,没准还会被人送到精神病院去呢。

    “这个?”皇浦荞稍微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事急从权,请主上恕罪,那日后皇浦荞就叫你秦风了……”

    皇浦荞并不是那种很迂腐的人,听到秦风说的明白,当下也改了口,直接喊起秦风的名字来。

    “东元长老,以后我就叫你东元大哥了……”

    秦风转脸看向秦东元,笑道:“你说说你都七老八十的人了,看上去还像是四五十岁似得,要是被这里的女人知道你驻颜有术,那你就可惨了……”

    秦东元那张脸长得十分有特点,他的脸型看上去十分的古朴,像极了古代道家典籍中的一些画像。

    而且一眼望去,说秦东元五六十岁也像,但说是三四十岁,也能说得过去。但要是说他已经年逾八旬了,那恐怕绝对没有人会相信的。

    “随你叫什么……”秦东元无所谓的说道:“秦风,你刚才观察的怎么样了?咱们到底怎么离开这个地方?”

    “一时半会的怕是走不了了……”

    秦风苦笑了一声,说道:“这是一座在大海中的孤岛,而且被遗弃很久了,海边的码头也没有船只。在没弄明白这地方到底是何处之前,咱们不能冒然离岛……”

    大海的威力,秦风是见识过了,心中也隐隐产生了一丝畏惧,他可不愿意再尝试一次被卷入到海底的经历。

    “海岛?那岂不是被困在这里了?”秦东元闻言皱起了眉头,说道:“秦风,你守在这里,我去四处看看……”

    来到这个世界,秦东元一直都压抑着自己的兴奋。交代了秦风一句之后,一溜烟般的就跑的没影没踪了。

    “主……秦风,你养得这鹰儿,是可以探路的……”

    在秦东元离开之后,皇浦荞看着秦风肩膀上的金隼,说道:“这种金隼是猎鹰里面最好的品种,它一日能飞2000多公里,有了它。还怕找不到陆地吗?”

    在皇浦荞所在的空间里,驯养鹰隼原本就是皇家传出去的。他逐渐情报组织的时候,也调教了好几只鹰隼,是以对它们的能力非常了解。

    “一天能飞2000公里?”

    秦风闻言一愣,继而脸上露出了喜色,说道:“按我的分析,这里距离内陆绝对不会很远。最多也就是一两百海里,金隼应该能找到陆地的方向……”

    其实秦风不敢冒然出海,并不是怕自己游不到海岸的地方,而是害怕自己跑反了方向,如果真是一头扎进了太平洋。恐怕秦风又要再经历一次海底之旅了。

    “闪电,去寻找外面和我们一样的人!”

    秦风将闪电托在了手掌上,用秦山所教的办法和其沟通了起来,指了指自己和皇浦荞之后,又指了指茫茫大海。

    似乎听懂了秦风的话,闪电双翅一阵就飞上了空中,在秦风头顶盘旋了几圈之后,向着海岛外面飞了出去。

    “师父,闪电干什么去了?”

    就在金隼刚刚从秦风肩膀上飞开之后,地上的张虎就睁开了眼睛,看着金隼在自己眼前变成了一个小黑点。

    “去寻路了,虎子,你没事了吧?”

    秦风关心的看向了张虎,在他想来,通过那漩涡时连化劲都难受不已,更不要说只是明劲修为的张虎了。

    “我没事啊。”张虎摇了摇头,说道:“我一进那漩涡里就昏过去了,行来就看到了师父你,能有什么事情?”

    “嗯?你头不晕吗?”秦风有些奇怪的问道,连皇浦荞都打坐了将近十几分钟才恢复过来,张虎难道没有感觉到坐免费空间通道车的后遗症?

    “不晕。”张虎说道:“就好像睡了一觉的样子,别的没感觉到什么,师父,咱们这是在什么地方啊?”

    所有清醒过来的人,几乎全都要向秦风询问他们所在的地点,连秦东元都不确定是否来到了外界,张虎又如何能知道?

    “应该是在一处海岛上,具体的位置,我还不知道……”

    秦风摇了摇头,说道:“你去看看瑾萱和德彦怎么样了,探路的事情你不用管,师父总归是能将你们带出去的……”

    其实现在大致的方位,秦风也猜到了一些,只要自己不是在海外的话,那么这个地方,很可能就是东部沿海地区。

    秦风之所以有这种猜测,是因为他知道南方海域的海岛上,是长满了诸如椰子树之类的绿色植物的。

    而这个海岛,虽然也是郁郁葱葱长满了植物,但却不是那种热带气候地区的植物,大多都是一些比较低矮的树木,所以这里不是黄海或许就是东海了。

    “师父,妹妹醒了……”

    张虎原本就是个莽直性子,既然师父发了话,他甚至连问都没多问一句,反正天塌下来有个高的撑着,不用他操那么多的心。

    “德彦也醒了。”皇浦荞看到儿子眼皮一眨,已然从地上爬了起来。看到父亲和秦风之后,连忙跑过来各施了一礼。

    “都醒了吧?那就过来吧,咱们开个会……”

    看到德彦懂事的样子,秦风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如果不是自己亲眼见过德彦杀狼,谁能想象这么可爱的一个孩子。能有那般的身手呢?

    “师父?开什么会啊?”张虎拉着妹妹来到秦风的身边,一脸的莫名其妙,他甚至不能理解开会这两个字组合在一起的意义。

    “你小子,真是要多看点书,等回去我就安排你去上学……”

    秦风没好气的在张虎脑袋上敲了一句,说道:“开会就是聚合在一起商议事情,懂了吗?”

    “师父这么说,我自然就懂的。”张虎摸了摸脑门,说道:“师父。我就想跟着你,不想去读书……”

    其实到了秦城之后,张潇天就安排了孙子孙女去读书,瑾萱还好,比较听话,能认认真真的去听课学习。

    但从小在山林里野惯了的张虎,哪里肯去坐到学堂之中?去了两天就找了个借口跑的无影无踪了。

    “学不好本领,跟着我有什么用?能帮到我吗?”

    秦风眼睛一瞪。顿时看得张虎低下头去,不过心里还是有些不服气。小声嘟囔道:“我随时都能进入暗劲,还帮不到师父你吗?”

    “我说的不是修为!”秦风开口说道:“师父在外面有许多产业,如果交给你打理的话,你能做好吗?”

    “别人能我也能……”张虎开口说道。

    “好,我给你道题,你算下……”秦风随手在地上一划。一道劲风刺出,在地上写出了一道这个世界中学水平的数学题来。

    “能算出来的话,你就不用上学了……”秦风拍了拍手,说道:“皇浦兄,你试试能否做出来?”

    “嗯?这道题有些难度啊……”皇浦荞凑上前去。看了好半天后,蹲在地上比划了起来,他精通诸葛算法,这道题倒是难不住他。

    但张虎可就抓瞎了,给他个一百以内的加减法,估计这小子都够呛,哪里看得懂地上的那些数字,一时间站在那里傻了眼。

    “秦风,幸不辱命,算出来了。”过了大约十分钟左右,皇浦荞在地上写出了一个答案,抬头看向了秦风。

    “没错,没接触过现代数学你就能算出来,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秦风点了点头,当他看到皇浦荞脸上有一丝得色的时候,接下去说道:“不过在这个世界里,像这样的数学题,瑾萱那么大的孩子,用两分钟就能算出来……”

    “两分钟就能算出来?”秦风的话让皇浦荞大吃了一惊,这道题让他都耗费了不少心神,到了秦风口中,竟然是如此的容易?

    “没错,皇浦兄,你出去之后,也要接触一下这一类相关的知识。”

    秦风很认真的说道:“这个世界和你们生活的地方差异太大,不懂并不丢人,但一定要去学习,否则是无法在这里生存下去的……”

    秦风早就想过了,他也不会让张虎等人去学校,等回到京城之后,他就打算高薪聘请几个小学老师到家里,系统的将这个世界的基础知识教给皇浦荞等人。

    练武之人,练得不光是体魄,这脑筋也是要比一般人好使的,所以秦风相信,他们用不了多少时间,就能将一些基础知识完全掌握的。

    “我知道了,秦风,你放心,我一定会认真学的……”

    皇浦荞忽然感觉到,秦风的话像是对他开启了一扇大门,而且这个世界,还要远比他想象的更加神秘和广博。

    “主……风叔,我也愿意学!”小德彦是有样学样,跟在父亲后面说道。

    “嗯,好孩子,依我看,你日后的成就比你父亲还要高……”

    秦风沉吟了一下,转脸看向了皇浦荞,说道:“我一共就收了两个弟子,皇浦兄,你可放心将德彦交与我教导呢?”

    秦风继承的是外八门主脉,对嫡传弟子的要求极高,不但要修为高深,更是三教九流五行三家全都谙熟精通,这就要求所传之人的天份要很高了。

    张虎练武的天赋自然是不用说,但他在别的事情上。就要差了许多。

    而和张虎比起来,皇浦德彦简直就是个妖孽,**岁的年龄成为武者不说,那小袋脑瓜更是继承了他的父亲,用天才都不足以形容他的天赋。

    所以秦风真的是动了收徒之心,他想将外八门中所有的技艺都教给皇浦德彦。如此也算是传承有序,报答了师父的授艺之恩了。

    “主上,你……你要收德彦为徒?”乍然听到秦风的这番话,皇浦荞不由愣在了当场,一时间甚至忘记自己对秦风的称呼了。

    “怎么?你不愿意?”秦风感觉有些意外。

    “不……不是,主上,你能收德彦为徒,这是皇浦家族的荣耀啊!”

    皇浦荞连连摆手,顺手一巴掌拍在了儿子的后脑勺上。开口说道:“混账小子,还不快点拜见师父啊!”

    对于秦风要收自己儿子为徒,皇浦荞自然是千肯万肯的,先不说秦风的皇室身份,就是他的修为,也是不弱于自家老祖皇浦无敌的。

    更何况秦风是在外面这个世界成长的,他所会的东西,是皇浦家族所无法教导给皇浦德彦的。拜了秦风为师,皇浦德彦这一辈子都会受用不尽。

    “徒儿皇浦德彦。拜见师父……”

    皇浦德彦是人小鬼大,被父亲拍了一记之后,顺势就双膝跪在了秦风面前,“咚咚咚”就是连磕了三个头下去。

    “好,好孩子,起来。快起来吧!”

    能把皇浦德彦收在门下,秦风此刻的心情是舒畅无比,伸手在怀中摸了好一会,有些尴尬的掏了出来,说道:“德彦。等回到师父的家中,我再给你见面礼……”

    “多谢师父!”

    德彦笑嘻嘻的站起身,凑到张虎和瑾萱跟前,喊道:“师哥师姐好,以后你们要多照顾德彦啊……”

    “那是,小师弟,以后要是有人欺负你,师哥帮你打架!”张虎也很喜欢这聪明的小子,当下拍起了胸脯。

    “先别说那些,张虎,你可愿意去学习新知识?”

    秦风的眼睛盯向了张虎,能在练武上有如此天赋,说明这小子的脑袋瓜并不笨,只是没将精力用到学习上而已。

    不过秦风也不要求他去考研究生考博士,只要张虎能掌握这个世界最基本的知识就行了,否则只依仗一身蛮力,秦风是不会重用他的。

    “师弟都要学了,我……我学还不行吗?”

    张虎挠了挠头,他依稀感觉到了一些,这个世界和自己长大的地方,似乎有着很大的不同,要是不听师父的话,那恐怕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师父,我会看着哥哥的!”

    瑾萱也听出了师父话中的凝重,在秦风所表达出的意思里面,学习这些知识甚至要比习武更加的重要。

    “嗯,对你师父是放心的!”

    秦风摸了摸瑾萱的脑袋,原本收瑾萱为徒只是顺带的,但现在秦风是越来越喜欢这个懂事的女弟子了。

    “师姐,你以后也要多照顾我啊,德彦可是最小的。”

    皇浦德彦挤到瑾萱面前,一脸的羞涩,不过谁都知道,这家伙绝对是人小鬼大,脸上的表情十有八九是装出来的。

    “好,以后哥哥要是欺负你,你就告诉师姐……”瑾萱是个温婉憨厚的性子,也就她没看出来德彦是装出来的老实。

    “你们几个,以后要相亲相爱,不可做出同门相残的事情,另外,以后在人前叫我老师就好,不用叫师父了……”

    看到德彦很快和张虎兄妹打成一团,秦风将三人喊到身边训诫了一番,由于有皇浦荞在一旁,他并没有说出师门的戒律来。

    “是,谨遵老师教导!”三人同时喊出声来,在他们生活的那个空间,师亦为父,师父的话是容不得违逆的。

    “好了,以后再给你们说师门的规矩。”秦风摆了摆手,脸上现出了笑容,对几人说道:“你们四处跑着玩玩吧,不要走太远了……”

    秦风刚才就已经观察了,在这个荒岛上,并没有什么大型的猛兽,充其量也就是些蛇虫狐狸之类的,有青狼獒和张虎这从小在山林里生活的人在,不怕出现什么危险。

    “秦风,咱们在这个岛上不能被困很久。”

    见到秦风教训完了弟子,皇浦荞走过来说道:“我刚才登高看了一下,这岛上有淡水,不过食物的来源不是很多,不是长居之地啊……”

    “等闪电探路回来,我就想办法先离开。”秦风点了点头,说道:“少则一两天,多则七八天,我应该就能回返接你们……”

    秦风之所以不敢冒然出海,担心的是在茫茫大海中,他跑错了陆地的方向,只要金隼能给指出方向,秦风就有把握游回到陆地上去。

    “你自己出去?”听到秦风的话后,皇浦荞想了一下,说道:“要不让东元长老和你一起出去吧,那样多少也有个照应……”

    “还是让东元长老和你们在一起吧。”秦风摇了摇头,按照他的估计,这里距离陆地绝对不会很远,秦风还是有把握横渡过去的。

    “嗯?东元长老回来了……”

    两人走说话间,秦东元的身影出现在了上方的一块巨石上,几个起落之后,已经来到秦风和皇浦荞的身边——

    ps:五千字大章,今儿会爆发,求11月的保底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