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八百六十五章 廉颇未老

第八百六十五章 廉颇未老

    “是那个人?”听到苗六指提及那个人的名字之后,华晓彤和孟瑶同时皱起了眉头,显然她们两个都听过那人的名字。

    “彤彤,怎么了?”

    看到女朋友的样子,刘子墨眉头一挑,说道:“这人来头很大吗?拿三百万就想买下来《真玉坊》,他好大的胃口……”

    “这个人,是出了名的不讲理……”

    华晓彤开口说道:“其实从祖辈那一代人算起,他爷爷并不是很有名气,建国后的官职也不是很显赫,勉强算得上是个老革命而已……

    但这个人的父亲很会钻营,目前职务很高,而且下一届进中枢的呼声很响,所以京城很多人都不愿意得罪他……”

    俗话说宁欺白头翁,不欺少年穷,随着建国日久,以前一些很显赫的家族已经是慢慢式微了,而那些新兴的家族,却逐渐取代了以前的世家,在政治舞台显露头角。

    那人的父亲正值壮年,被许多人看好,所以连带着水涨船高,那人也一跃成为京城最顶级的纨绔子弟一列。

    不过和京城的老牌纨绔相比,这人却是缺了很多底蕴,身家更是和韦华那样的成功商人没法相比,甚至比近几年的李然都要差上一些。

    有了父执辈的权势,下面自然不乏阿谀奉承的人,在知道那人手上缺钱之后,就有人提出了馊主意,让他去参股一些经营情况比较好的公司。

    经过一番考量,开在潘家园的《真玉坊》就不幸落入此人的法眼,由此才引来了后面一系列的麻烦。

    “妈的,什么玩意儿啊?不就是个靠老子的吗?”

    刘子墨一听到华晓彤的话就炸了,用手一拍桌子站起身来,说道:“敢抢我兄弟的产业。我这就去灭了他……”

    刚刚做好的一桌饭菜,被刘子墨这一巴掌拍的全都翻落在了地上,要不是苗六指眼疾手快,那一瓶刚打开的茅台酒也要给摔破掉。

    “行,我看那人也不舒服,子墨。你去教训教训他……”

    刘子墨话声刚落,华晓彤就表示了支持,要不怎么说夫妻同心其利断金呢,没脑子的凑在一起,那就是唯恐天下不乱。

    “得了啊,你们两个,就不会动动脑子?”

    听到刘子墨两口子的话后,孟瑶用手捂住了额头,这两人也都不小了。说话怎么还是如此不经过大脑呢?

    “我怎么不动脑子了?”

    华晓彤不服气的说道:“子墨拿的是美国的护照,把那人打一顿,最多就是以后不让他入境了,大不了我去澳岛生活还不行吗?”

    “哪里有那么简单?”

    孟瑶摇了摇头,说道:“你和刘子墨的关系,京城这个圈子里的人基本上都知道了,如果刘子墨动手,你以为华家就能自善其身?”

    “这……这个又不关我家里的事情呀……”华晓彤闻言愣了一下。说道:“再说了,他能拿我家里怎么样?我还怕了他不成?”

    华晓彤的这几句话。显然已经没了底气,华家的老爷子退休已久了,而第二代并没有出现能力很强的人,所以现在的华家,已经是有点没落了。

    所以华晓彤如果真和那人对上,对于华家而言。很有可能继续被边缘化,甚至遭受到一些打击,这是华家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那些人狠着呢,就算是吃了眼前亏,你以为他们不会报复刘子墨?”

    孟瑶指了指华晓彤。说道:“如果刘子墨真打了他,恐怕以后再也无法入境不说,恐怕在国外也不会很安全的……”

    经过上次中枪的事情之后,孟瑶才知道,京城这些纨绔子弟们有多可怕,就因为自己仅仅是要退一桩婚,那周逸宸就能找杀手来置自己于死地。

    图谋《真玉坊》的那个人,不但身世背景要远比周逸宸深厚,性子也是更加的暴虐,要是挨了刘子墨的打,事后一定会不计手段的报复的。

    “瑶瑶,我们家斗不过他,你们家总可以的吧?”

    华晓彤一把拉住了孟瑶,开口说道:“瑶瑶,这可是秦风的产业啊,你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它被人抢走呀……”

    “晓彤,这件事没那么简单的……”

    孟瑶叹了口气,从小出生在政治家庭,即使她对政治没有丝毫的兴趣,耳濡目染之下,她猜都能猜得到,在没有政治利益的情况下,家族是不会出手管这种事情的。

    因为孟家只要一伸手,那就等于是将孟家推向了那人父亲对立的一个派系,因为一个小生意,平白无故的招惹如此大敌,孟家怎么可能会去做呢?

    “行了,这件事情,你们都别管了。”

    看到三人愁眉不展的样子,苗六指摆了摆手,扶正了桌子上的杯子倒上了酒,说道:“小六子,你来陪我喝酒就好了,管这事儿干什么?那人想要,大不了给他就是了,反正这几年赚的钱也够了……”

    “那可不行。”

    刘子墨连连摇头,说道:“六爷,这《真玉坊》是秦风一手创建出来的,要是就这么被人抢了去,以……以后我也没脸去见他啊……”

    刘子墨知道秦风创建《真玉坊》时的艰难,更知道“死去”的秦风,绝不希望自己创建的产业,就如此被人霸占了去。

    “六爷,不行的话,我不出手……”

    刘子墨的脸色忽然阴沉了下来,压低了声音说道:“我去境外找几个枪手,直接把那小子给干掉,保准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虽然和境外的杀手组织不怎么对付,但花钱消灾,刘子墨并不介意帮衬一下杀手组织的生意,用他们来解决这个祸害。

    “刘子墨,你不要乱来,这件事牵扯太大了。”

    听到刘子墨的话后,孟瑶连忙说道:“这件事还可以想想别的办法的,不要动不动就杀来杀去,要真是动了枪,这件事就很难解决了……”

    京城的这些世家之间,也并非是没有矛盾的,但所有的世家都会遵循一个原则,那就是朝堂上的争斗,不得用暴力去解决。

    这么多年的政治斗争下来,有人锒铛入狱,也有人从政治圈子里消失,但从未出现过诸如雇凶杀人的事情。

    所以刘子墨要是敢如此做,那等于就是和所有的世家为敌,到时万一被查出来,那事情就大发了,和刘子墨有关系的华家,绝对会被群起攻之的。

    “妈的……”

    孟瑶还没解释完这中间的关系,刘子墨就忍不住爆了句粗口,眼见华晓彤的眼睛瞪过来,连忙说道:“我不是骂孟瑶的啊,我是骂那个王八蛋的……”

    “少说点脏话……”华晓彤没好气的说道:“瑶瑶说的有道理,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看看那个小胖子有什么办法没有……”

    虽然心里很是为秦风的《真玉坊》打抱不平,但是华晓彤也是有父母家人的,如果因为这件事牵扯到了家里,那也是她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华丫头说的对,这件事,你们都不要管了。”

    苗六指笑了笑,端起酒杯冲着刘子墨扬了扬,说道:“不就是一个生意嘛,没了还能做别的,不至于这么要打要杀的……”

    “六爷,我……我就是心气儿不顺……”刘子墨恶狠狠的说道:“在国内我不动他,只要他去了国外,我一定弄死他……”

    说着话,刘子墨一仰脖子,将一杯四两酒全灌进了肚子里,一想到秦风早故,自己连他的产业都无法守住,刘子墨心里就是一阵难受。

    “别说狠话了,秦风留下的家底,足够我们用了。”苗六指脸上满是笑意,但谁都没看出来,这老人眼中却是闪过一丝杀机。

    当年因为师父被害,苗六指数次刺杀燕子李三,他本就是个刚烈性子,虽然年岁大了,但也绝不容人欺凌。

    对于秦风这件事,苗六指心里早已有了想法,反正他现在已经半截身体进了棺材了,大不了赔上这条老命,也算是报答秦风的恩情了。

    在认识秦风之前,苗六指充其量只能算是个京城的老佛爷,靠着手下徒弟的孝敬过着日子,还要提心吊胆会被警察抓进去。

    但是在认识秦风之后,不管是苗六指还是他门下弟子,竟然全都走了正道,别看那开锁公司不起眼,但每个月开锁加卖锁,都能挣个一二十万,足够养活那些弟子们了。

    最重要的是,这生意做的清白,人活着心里也敞亮,不用担心哪一天就会被警察堵在屋里给抓了。

    而苗六指自己,以前不过就是个老贼而已,除了同为盗门的人,在社会上,那就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但是现在苗六指住着王爷住的大宅子,口口声声被人喊着六爷,这样的日子,是曾经见不得光的他,从来没有想到的。

    俗话说死为知己者,苗六指虽然老迈了,但从来没有忘记,自己的这一切都是秦风给予的,为了报答这恩情,他不介意临老再去客串把杀手,让人知道廉颇未老,尚能饭矣!

    当然,这个事情苗六指是谁都不会告诉的,甚至对谢轩和李天远都没有丝毫的泄露,更是不会说给刘子墨等人听了。

    ps:第一更,求清仓月票啊,不投也是浪费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