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八百六十四章 麻烦

第八百六十四章 麻烦

    “孟瑶,你……你真的不干了?”见到孟瑶和华晓彤手脚麻利的收拾好了东西,杨国成才反应了过来,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看最新最全小说

    要知道,孟瑶的工作还是很好的,每天只需要做一些常规化验,工资待遇比医院的护士们高多了,而且还有进修的机会,以前有好多人想要进来,杨国成都没有松口。

    但就这样的工作,孟瑶说不干的时候,居然没有一点留恋的意思,按理说一个普通家庭长大的女孩子,是不应该有这种表现的。

    “杨主任,多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

    孟瑶淡淡的点了点头,说道:“这边的离职手续会有人帮我处理的,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

    孟瑶原本就是个恬淡性子,到这里来上班,一是为了图个清静,不让自己每天都看到家人一脸担忧的样子。

    再有就是孟瑶想用工作来麻痹自己,让自己不去思念秦风,所以这才干了半年多,只是杨国成的追求越来越明显,今天即使华晓彤不来,孟瑶也存了辞职的心思了。

    “哎,孟瑶,是……是不是他们两个人威胁你?”看见孟瑶要走,杨国成顿时回过神来,上前一步就要去抓孟瑶的胳膊。

    “小子,你找死啊?”看到杨国成的这个举动,刘子墨脸上现出了一丝戾气。

    刘子墨原本这一年多来因为秦风的“死亡”而一直心情都不怎么好,现在见到有人居然在自己面前去追求好兄弟的女朋友,刘子墨心里居然起了一丝杀机。

    “滚开……”

    刘子墨横跨出去了一步,右肩就准备向杨国成的胸口撞去,这一记贴山靠要是撞实在了,最少能断掉杨国成好几根肋骨。

    “子墨。不要……”

    就在刘子墨将要撞到杨国成的时候,华晓彤口中发出一声惊呼,她可是知道自己的这个男朋友,出手一向都是狠辣之极的。

    在几个月前的时候,华晓彤曾经去澳岛找刘子墨,有天傍晚的时候。两人在海边散步,被十多个烂仔给盯上了。

    原本那些烂仔只是想要钱,刘子墨拿出钱包直接扔了几张港币过去,他现在多少也算是有身份的人,懒得和这些烂仔们动手。

    但是让刘子墨没想到的是,这几个烂仔拿到钱后,居然得寸进尺的想让华晓彤陪他们哥几个玩玩,有一个人还说玩完之后,要把华晓彤给卖到马栏去。

    在港澳两地。所谓的马栏,就是半公开的妓院,刘子墨在澳门呆了有一段时间了,自然知道马栏的意思,当场就暴怒了起来。

    已经进入到暗劲的刘子墨,料理起这几个烂仔,还是很轻松的,没到一分钟。几个烂仔全部断手断脚的躺在了地上。

    刘子墨出手极狠,他打出的伤势。这些烂仔即使去到医院看好,以后走路也会变成跛豪,而那个出言说是要把华晓彤卖到马栏的人,更是被刘子墨一巴掌抽掉了嘴里所有的牙齿。

    直到那个时候,华晓彤才知道自己的这个男朋友,竟然有如此暴虐的一面。不过华晓彤也是个古怪性子,认为男人就要能打才行,居然愈发的欣赏起刘子墨来了。

    不过华晓彤知道,京城医院不比别的地方,要是刘子墨在这里伤了人。就算自己家里出面,恐怕都会有很大的麻烦,这才出言制止了刘子墨。

    “哼,算你运气好……”

    听到华晓彤的招呼,刘子墨在靠上杨国成的时候,将气力收敛了一大半,不过即使如此,也将杨国成的身体重重的靠了出去。

    “小子,孟瑶是我兄弟的女朋友,不是你可以惦记的……”

    刘子墨看着靠在墙上勉强支撑着身体的杨国成,冷冷的说道:“这次就算了,要是下次被我知道你还在纠缠孟瑶,小心你的小命……”

    手上也有好几条人命的刘子墨,将一股气机紧紧的锁在了杨国成身上,在这六月三伏天中,杨国成居然从心底感觉到了一丝冷意,身体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了起来。

    “这……这个人手上肯定有人命……”

    一直等到刘子墨几人出去过了好一会之后,杨国成才回过了神,当下往外跑去,想要阻拦孟瑶跟这二人离开。

    只是刚刚追到楼下,杨国成就发现,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从身边驶过,而坐在后排的,正是孟瑶。

    看到这车后,杨国成忍不住就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在国外呆了那么多年,见识自然是有的,一眼就认出了这车是顶级的奔驰防弹款。

    在国外能坐上这种车的人,不是最顶级的富豪,就是一些国家的政要,至于在国内,杨国成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车子。

    现在杨国成那混乱的大脑,终于有些清醒了,孟瑶能有这样的朋友,想必她的身份,也不是自己在档案里看到的那么简单。

    “不行,我有追求爱的权利……”

    见到奔驰车渐渐远去,杨国成狠狠的将手攥成了拳头,当下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他想让人打听一下孟瑶的背景。

    “孟瑶,他再缠着你,你就告诉我……”

    开着车的刘子墨从倒车镜里看到杨国成追出来的身影,不屑的呸了一口,说道:“这个王八蛋,也敢抢我兄弟的女人,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你兄弟的女人?”

    听到刘子墨的话,孟瑶的神色有些黯然,她有些恨自己,为什么没有将自己全部都交给秦风呢?那样的话,自己才配得上这句话吧?

    “刘子墨,你个王八蛋,就不能文明点?”

    看了一眼孟瑶的脸色,坐在副驾驶上的华晓彤一巴掌就拍在了刘子墨的脑袋上。

    “哎,我说花姑娘,咱们可是君子动口不动手啊……”刘子墨喊出了自己给华晓彤起的外号。不过看他脸上的笑意,显然没将这一巴掌放在心上。

    “你说的对,君子是不能动手,可是姑奶奶我是女人,不是君子!”

    按照华晓彤的理论,女人可以打男人。男人是不能打女人的,每天欺负一下刘子墨,那也是一件很让人身心愉快的事情。

    “行了,你们两个,别打情骂俏了……”

    坐在后排的孟瑶见到这两人的样子,不由用手捂住了额头,开口说道:“杨主任其实也不是坏人,刘子墨你不要再去找人的麻烦了……”

    和华晓彤那姑娘的大大咧咧不同,孟瑶不怎么说话。但很多事都能看到眼里去,她知道刘子墨在海外有洪门背景,真是想让一个人死的话,是有很多办法的。

    “算那小子运气好……”

    刘子墨撇了撇嘴,回头说道:“孟瑶,你想去哪里吃饭?我听说西单那边开了家日本餐厅,里面的牛肉很不错……”

    虽然澳岛的赌场还没开起来,但筹备工作已经在进行了。刘子墨作为洪门和秦风的双重代表,在筹备组的地位很高。相应的待遇也非常好。

    不过刘子墨的钱却不是赌场的筹备组给的,而是洪门给予了他一个海外坐堂大佬的资格,每年都有近千万美元的分红,让刘子墨一下子变得财大气粗了起来。

    “我不太想吃东西。”孟瑶摇了摇头,眼睛看着窗外,忽然说道:“晓彤。咱们去秦风家里看看吧,我很久没过去了……”

    “去秦风家里?”

    刘子墨闻言一打方向盘,说道:“好,那就去四合院,有段时间没陪着六爷喝几杯了。还有李天远那小子,这段时间也不知道惹没惹事?”

    “还说别人?你自己不惹事就行了。”华晓彤没好气的白了刘子墨一眼。

    上次在澳岛打完了那帮烂仔之后,刘子墨居然还不肯罢休,把华晓彤送回了酒店,自己居然一个人偷偷摸摸的闯进了那帮烂仔所在帮会的堂口。

    最后一番恶战,刘子墨将那堂口的双花红棍打了个半死,一人单挑了那个帮会的场子,从那天起,洪门双花刘子墨的名头,算是传遍了港澳两地。

    这样的事情自然瞒不过内地高层,因为这件事,华晓彤的父母差点和自己闺女断绝了父女关系,至今还不让刘子墨上门。

    不过华晓彤也不大在乎,反正老爷子在听到这件事的时候说了句话,年轻人就要有血性,自己的女人受欺负了还不出手,那不叫男人。

    “嘿嘿,我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听到华晓彤的话后,刘子墨嘿嘿一笑也不反驳,和女人斗嘴,那纯粹是自己找不自在。

    半个小时后,奔驰车驶入到了秦风所住的那个四合院区域,现在这里被整体改造了。

    由于这个四合院原本属于内城,有一定的文物价值,现在被保护了起来,作为老京城的一道风景线。

    因此这个地段的房价,也是突飞猛涨,秦风那会拿下来的价格,现在已经往上翻了几番了。

    “六爷,我来了……”把车停在了后院的停车位上,刘子墨咚咚的就砸起了门,也不管那门铃就在旁边。

    “小六子?”

    门内响起了苗六指的声音,他喜欢和刘子墨开玩笑,取了刘和六的谐音,给刘子墨起了个外号,两人一人称呼其六爷,一个喊小六子,听起来倒是挺像爷俩的。

    “哎呦,六爷,可想死我了。”

    苗六指一开门,刘子墨就冲了进去,眼看着他张开双臂就要搂向苗六指的时候,却是身体一矮,将苗六指脚下的一条老狗给抱了起来。

    “大黄,这老家伙有没有虐待你啊!”

    刘子墨也是打小就认识大黄的,和其也有深厚的友谊,在这院子里,除了苗六指之外,也就刘子墨能和大黄这般亲热。

    “呜呜……”大黄口中发出了几声呜咽,眼中露出一抹温情来。

    大黄现在已经十四五岁了,按照人类的年龄,那就是**十的高龄,身上的毛已经脱落的差不多了,老态尽显。

    “大黄。我给你带了不少好吃的!”

    华晓彤也凑过来摸了一下大黄的脑袋,从背包里掏出了一大盒牛奶,另外还有一些肉松,现在的大黄,可没有以前的牙口了。

    “你们两个,是来气我的吧?”看到刘子墨两口子一进门就奔着大黄去了。苗六指气得吹胡子瞪眼,感情他一大活人还没个狗有脸面呢。

    “嘿嘿,六爷,这是孝敬您的酒……”刘子墨哈哈一笑,从华晓彤的手上的袋子里掏出了两瓶茅台塞到了苗六指的手里。

    “唉,秦风拿来的那些酒还没喝完呢。”

    看到袋子里的茅台酒,苗六指长长的叹了口气,他一直到现在都无法相信,像是秦风那样聪明的人。如何就会将自己陷入到险境之中去?

    “哎,六爷,孟瑶也过来了。”刘子墨用胳膊肘碰了一下苗六指,他这是不想让老爷子提起秦风,那样肯定会引起孟瑶伤心的。

    “嗯?孟瑶也来了?怎么不进来啊?”苗六指闻言一愣,抬眼望向门口的时候,可不是孟瑶正站在那里吗。

    “苗老好!”孟瑶走进了后院,她称呼苗六指可没刘子墨那种江湖气。

    “哎。好,好……”

    见到孟瑶进来。苗六指笑道:“丫头,你可有日子没来苗爷爷这里了,我看着怎么又清瘦了不少?回头苗爷爷下厨给你做几个菜去……”

    苗六指是真的挺喜欢孟瑶的,这丫头聪颖又懂事,但无奈秦风短命,没能将孟瑶娶进家门。这四合院也少了一个女主人。

    “谢谢苗爷爷,我就爱吃您做的菜……”

    孟瑶甜甜的笑了笑,说来也奇怪,每次来到这四合院,她都有种回家的感觉。好像秦风还在一般,让孟瑶感到无比的亲切。

    “好,你苗爷爷一定露一手……”

    苗六指哈哈大笑了起来,招呼着众人到中院坐下后,说道:“小六子,端茶倒水的活你干了,我去给你们炒几个菜,中午咱们一起喝点……”

    秦风临走的时候,请了两个保姆住在前院里,不过在听闻到秦风的噩耗之后,苗六指就将那两个保姆辞退了,理由是家里吃饭的人少了,用不到保姆打理。

    事实上也是如此,李天远和谢轩两人,后来得知秦风的事情之后,突然间就变得消沉了起来,要不是两人各管着一大摊子事,恐怕早就跑到海外去寻找秦风了。

    “晓彤,咱们把这院子打理一下吧……”看到院子里的花草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修剪了,孟瑶站起身找到了一把花草剪。

    “好,不过瑶瑶,咱们不用做,不是有刘子墨嘛……”

    华晓彤口上答应的痛快,但身体却是一动不动,只是将眼睛瞄向了刘子墨,这大热的天,她才不愿意去干活呢。

    “得,我这是司机保镖老公情人还兼佣人啊?”刘子墨苦瓜着脸接过了孟瑶手中的剪子,“咔嚓咔嚓”的修理起院子里的花草来。

    虽然是六月三伏天,但坐在四合院的大树下,倒是不觉得怎么热,反而让人心里有种宁静的感觉,喝着亲手斟泡的茶,孟瑶的脸上难得的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臭小子,不会干就别干,我的那些花都被你给剪掉了……”

    等苗六指炒好菜出来之后,见到满地的花草,不由瞪直了眼睛,有这么修饰花圃的吗?开的那么好的一朵花就直接给剪掉了。

    “哎,六爷,你不懂,这花快要谢了,就是要剪掉……”

    刘子墨挥舞着剪刀说道:“想当年我在美国留学的时候,那可是专门给人打理过花园的,你要相信专业人士的技术……”

    “一边去,还专业人士呢?别在这里糟蹋我的花园了……”

    苗六指将菜放在了桌子上,一把抢过了刘子墨手中的剪刀,说道:“你小子麻利的去开酒,咱们爷俩好好喝一杯……”

    “嗯?怎么就咱们几个人?”刘子墨往那几个房间看了一眼,说道:“六爷,谢轩和李天远呢?这俩小子怎么都不在家?”

    “就咱们几个人,你们要是不来,老头子我就一个人喝闷酒了……”

    苗六指叹了口气,说道:“远子就一直没在这住。小胖子最近出了点事情,处理起来比较麻烦,这段时间也不大露面……”

    “谢轩出了事情?出了什么事?”听到苗六指的话后,刘子墨停住了正在倒着酒的手,抬头向苗六指看去。

    谢轩是秦风的小兄弟,从监狱到社会。风风雨雨的也跟了秦风那么多年,而刘子墨是秦风的发小,两人从小就是过命的交情。

    眼下秦风虽然“不在”了,但秦风兄弟的事情,那也就是刘子墨的事情,谢轩出了事,刘子墨于情于理都不会袖手旁观的。

    “好像有人看上了秦风的真玉坊,想低价收购,谢轩正处理着呢。”当着孟瑶和华晓彤的面。苗六指不想多谈。

    虽然苗六指知道孟瑶和华晓彤都是有背景的人,但他是老辈思想,这些男人的事情,不需要女人掺合进来。

    “有人想低价收购《真玉坊》?”不过苗六指的一句话,还是让孟瑶上了心,她知道《真玉坊》是秦风起家的产业。

    “孟瑶,这件事,你别插手。”刘子墨沉声说道。他的想法倒是和苗六指差不多,男人的事情。就要男人去解决。

    “好,不过我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孟瑶点了点头,她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在什么场合做出什么样的表现才不会使人反感。

    “其实没什么的,就是有人眼红《真玉坊》赚钱,想要不劳而获……”

    苗六指脸上露出一丝冷笑。他在江湖上厮混了一辈子,这种事情没少见,尤其是在解放前的时候,京城里更是经常上演这种戏码。

    《真玉坊》开业几年,俨然已经做成了国内最高端和最知名的玉石店。尤其是位处在潘家园那种客源不断的地方,连着两年了,《真玉坊》创造的效益都在数亿元。

    俗话说人怕出名猪怕壮,《真玉坊》的生意如此好,自然也被不少有心人给惦记上了。

    最初是一些同行,在被秦风杀鸡儆猴的做局搞垮了《雅致斋》的老板方雅志之后,行里人就很少有人敢向《真玉坊》伸手了。

    但这个世界为钱疯狂的人,并不在少数,行里人惹不起秦风,不代表别人就没这个能力,就在半年前,真玉坊被一个有着深厚背景的人给盯上了。

    那人一开始只是要入股,拿了三百万的现金来到店里找到谢轩,要入《真玉坊》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这话一提出来,顿时把谢轩给气了了,直接将这人赶了出去。

    但是让谢轩没想到的是,就在他把人赶走的第二天,《真玉坊》就迎来了开业第一次的联合检查。

    各部门从消防到卫生从头到尾的折腾了一整天,最后扔下一张整改单子,让《真玉坊》停业整改,而且期限不限。

    谢轩也是心思通透的人,如此一闹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下就找了李然,将这件事告诉了他,怎么说李然也是《真玉坊》的股东不是?

    京城并不是很大,李然一打听也就查清楚了,敢情图谋《真玉坊》的这人,来头还真是不小,对方家里的那位,不管是职务还是身份,都稳稳的压着李然的家族。

    李然也不是没有背景的人,当下一活动,又让《真玉坊》重新开业了,不过他的举动让那人感觉丢了脸面,却是三番五次的让人去找《真玉坊》的麻烦,两人就这么耗上了。

    李然一不从政二不从商,在家族里原本就不怎么受重视,因为这件事,还被家里人给叫去斥责了一顿。

    没了家庭背景的支持,李然却是斗不过那人,在公开场合被奚落了好几次,那人更是扬言让李然乖乖的将《真玉坊》亲自送与他。

    尤其是最近这几个人,《真玉坊》被找麻烦的频率越来越高,生意大不从前,谢轩虽然每日里忙着疏通关系,但能让李然都撑不住劲的人,京城里又有谁敢得罪呢。

    其实京城的老派纨绔韦华倒是有这面子,李然和谢轩也曾经去找过他,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秦风不在的原因,韦华并没有应承下这件事来——

    ps:又是六千字的大章,月底最后两天了,求大家的清仓月票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