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八百六十三章 思念

第八百六十三章 思念

    “瑶瑶,你在做什么呢?”

    京城医院的一间办公室里,孟瑶正托着腮帮发呆的时候,电话铃声猛地响了起来,拿起来之后,里面响起了华晓彤的声音。

    “没事,在上班啊……”

    孟瑶的声音还是那般柔弱,和一年多以前相比,她整个人都清瘦了一圈,眉宇间总是皱着,像是有什么心思一般。

    “刘子墨从澳岛回来了,他说他请咱们吃饭……”

    华晓彤开口说道:“你别整天闷在办公室里,也出来走走嘛,看你现在,都不到八十斤了,姐姐我可心疼的很啊……”

    “我是你姐姐好不好?”被华晓彤说得展颜一笑,孟瑶说道:“你可是比我还小几个月呢,就敢自称姐姐?”

    “哪里小,我哪里小了?”华晓彤在电话里嚷嚷道:“要不然咱们俩比一比,看谁的更小?谁小谁做妹妹好不好?”

    “你……你这个女流氓!”听到华晓彤的话后,孟瑶先是一愣,继而明白了过来,顿时俏脸扉红,开口说道:“和刘子墨在一起,你都学坏了。”

    “哈哈哈,刘子墨,瑶瑶说你是坏人啊!”华晓彤似乎是和刘子墨在一起,刚才这句话却是对刘子墨说的。

    “你啊,现在脸皮真是厚!”孟瑶抵挡不住华晓彤的言语了,急急忙忙的说道:“我不想出去吃饭,你就别喊我了,我挂了啊……”

    “哎,哎,我已经往你那边去了。”

    孟瑶并没有听到华晓彤的这句话,而是匆匆的挂断了电话,放下电话之后。刚刚笑过的脸上,又变得清冷了起来,眉宇间的愁容也显露了出来。

    “秦风,你……你到底在什么地方啊?”

    孟瑶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了一张照片,那是在拉斯维加斯的时候,华晓彤偷偷拍的秦风的一张背影。虽然看不到正脸,孟瑶还是看得痴了。

    距离秦风失踪,已经过去了一年多的时间。

    虽然最开始的时候,刘子墨传来的消息是秦风去非洲做生意了,但是半年多电话联系不到,信件未见一封,聪颖如孟瑶,自然再不肯相信刘子墨的话了。

    在一次刘子墨回京的时候,孟瑶将刘子墨堵在了秦风的那个四合院里。最终却是得到了一个噩耗,秦风在海上失踪了。

    孟瑶在问话的时候仔细观察了刘子墨的神色,她发现刘子墨在讲诉这件事的时候虽然轻描淡写,但眼中的那一丝哀伤却是被孟瑶看了出来。

    这让孟瑶的心瞬间就沉到了谷底,刘子墨的态度,分明就是说秦风凶多吉少,连秦风的好兄弟都是这样想,孟瑶的那颗心。顿时像是被刀子撕裂了一般。

    后面刘子墨说什么,孟瑶都没有听到。因为那种心疼的感觉,让她整个人都麻木了,孟瑶甚至不知道华晓彤是何时将自己送回家的。

    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孟瑶都是茶饭不思,最后连饿加上心中苦闷,在家中晕倒被送到医院抢救。才保住了这条性命。

    孟瑶的行径,让孟家的人大为震惊,孟家的老爷子更是大为震怒,发了好大一通脾气,让自己的儿子给他一个交代。

    孟瑶的父亲整天忙于公事。压根就不知道女儿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最后查明原因的任务,就落到了孟林的身上。

    孟林根本就不用查,直接就带了一队刑警冲入到了秦风所住的四合院里,他还以为是因为秦风的始乱终弃,才搞的妹妹如此自暴自弃的。

    满腔怒火的孟林,在见到苗六指之后,才知道秦风发生了意外,也是愕然不已,他没想到秦风年纪轻轻的,竟然如此短命。

    说实话,对秦风这个年轻人,孟林其实还是非常欣赏的,只是两边的家世差距过大,孟瑶和秦风完全不可能在一起,孟林才会百般阻挠。

    但是听闻到秦风失踪的消息后,孟林对秦风的那点怨恨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代之只有深深的惋惜。

    回到家族里,孟林将妹妹的事情全盘告诉了孟老爷子,这又引起了老爷子从上到下的一顿训斥,尤其将孟瑶的父母骂了个狗血喷头。

    按照孟老爷子的话说,他在解放之前,也不过就是个读过几天书的农民,这才入城几十年的时间,他的儿女竟然就背宗忘祖,当起了人上人,居然还有了阶级观念。

    孟老爷子心疼孙女儿,骂完自己的儿子儿媳之后,以八旬的高龄拖着受过好几处枪伤的身体,竟然去到医院陪护起了孟瑶。

    孟老爷子并且向孟瑶保证,只要没见到秦风那个小伙子的尸骨,他就会派人一直去寻找秦风,直到得到他的消息为止。

    老爷子并非只是说说的,当着孟瑶的面,他就拨通了相关部门的电话,让人去查找秦风的下落,言语措辞均是非常严厉。

    孟瑶知道爷爷的身份,有他这么一句话,秦风只要是活在世上,肯定能被找到的,但如果秦风死在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那爷爷就是有再大的本事,那也是无可奈何的。

    但是爷爷的举动,让孟瑶感受到了老人那深沉的爱,枪林弹雨尸山血海走过来的老爷子,从未因为私人的事情麻烦过国家,这一次因为自己竟然破例了。

    孟瑶是个懂事的女孩子,她知道是自己让爷爷担心了,当下配合医生治疗了起来,身体很快恢复了健康。

    不过在孟瑶出院的时候,医生说孟瑶的心里依然还有心结,如果这个心结解不开的话,日后恐怕导致心绞痛一类的疾病,严重时甚至会危及到生命。

    知道孟瑶秦风那段时期的人都明白孟瑶的症结所在,所以在孟瑶出院之后,孟家人都忙碌了起来,他们不停的在给孟瑶介绍对象,想藉此来冲淡秦风在她心目中的地位。

    孟瑶的外表看上去柔弱,其实却是个外柔内刚的性子。在察觉到家人那些有意无意的相亲行为之后,孟瑶干脆直接搬离了家里,自己在外面租赁了一套房子居住。

    就在这个时候,老爷子也发出话来,不让孟家的人干涉孟瑶的感情生活,这件事才算是告一段落。

    后来孟林担心妹妹整日闲着没事胡思乱想。于是费劲口舌才说服了孟瑶,让她到京城医院来上班了。

    孟林给妹妹安排的活是在医院的一个实验室里,每日里都要化验一些患者切片,倒是一下子让孟瑶忙碌了起来,气色也逐渐的好转了。

    不过在孟瑶的眉宇见,那丝哀愁始终就没有散去,她也能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表面上是恢复了,其实是一天不如一天。

    但是这些孟瑶都没有对人说过。因为她对秦风的思念,从来都没有变淡过。

    孟瑶现在最后悔的就是,为何当初自己从来都没和秦风合照过一张照片?甚至她去到四合院里,也没能找到秦风一张正面的相片。

    “秦风,你到底在哪里啊?”看着秦风照片上的背影,孟瑶的眼睛慢慢湿润了,“你说过,要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强的男人时。要去我家里提亲的……

    我不要你成为最强的男人,我只要你平平安安的回来。你能不能早点回来啊……”

    孟瑶口中在喃喃自语着,眼泪忍不住又从眼眶里滑落了下来,这大半年的时间里,像这样的举动,孟瑶不知道有多少次了。

    “当……当当……”就在孟瑶痴痴的看着照片的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嗯?晓彤。我不是说了吗,我不想出去吃饭,你怎么还是过来了?”

    听到那敲门声,孟瑶连忙将手中的照片塞回到办公桌的抽屉里,又拿出手帕擦拭了下眼泪。她不想让自己的脆弱显露在别人的面前。

    “嗯?孟小姐,是我……”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低沉声音,随之门把一转,房门被人从外面拧开了。

    进来的那个男人三十出头的样子,长着一张国字脸,给人一种十分稳重的感觉,进门之后眼睛就盯在了孟瑶的脸上,并且随手关上了房门。

    “哦,原来是杨主任啊?”

    见到从外面走进来的那个男人,孟瑶连忙站了起来,说道:“杨主任,那份检验报告我已经让人给你送去了,又有新的病理检验吗?”

    走到房门处,孟瑶将门重新给打开了,开口说道:“杨主任,我要去吃饭了,如果有事情的话,咱们下午去实验室再谈吧……”

    孟瑶很不习惯和一个男人关着门共处一室,而且对于面前这个男人的心思,她多多少少的也是猜到了。

    这个男人叫做杨国成,今年虽然才三十二岁,但却已经是他们检验中心的大主任,同时也是他们医院最年轻的教授。

    杨国成的简历,也可谓是丰富多彩,他在二十六岁的时候,就从美国一家著名的医学院博士毕业,进入到了斯坦福大学的医学院。

    仅仅用了两年的时间,杨国成就成为了那家医学院的技术骨干,在国际上发表了许多论文,在药理检验上,成为权威级的人物。

    京城医院花费了很大的代价,专门为其建造了一座检验中心和实验中心,才将杨国成从国外给挖了回来。

    而杨国成也没辜负医院的厚望,很快就将京城医院这一方面的学术建立了起来,使其在国际上也有了一定的知名度。

    半年前孟瑶来到检验中心工作,一直单身的杨国成见到孟瑶后,顿时惊为天人,展开了猛烈的追求,却是让孟瑶烦不胜烦。

    “孟瑶,去外面吃吧,我正好有点事情想找你谈……”杨国成的态度并不让人反感,言语之间就像是同事之间的邀请。

    “不了,杨主任,我中午还有事情,有同学要来找我……”

    孟瑶摇了摇头,这会她反倒是希望华晓彤快点出现了,否则孟瑶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拒绝杨国成,毕竟对方已经约了她很多次,每次都这么不给面子,有点说不过去了。

    “孟瑶。每次都拿同学当挡箭牌啊?”

    听到孟瑶的话后,杨国成笑道:“你不要担心我会对你怎么样,我们是同事,平时吃顿饭,相互了解一下而已,这样也能促进工作不是?”

    “对不起。杨主任,真的是有同学要来找我……”

    孟瑶早就知道面前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好感,他甚至在公开场合里都表现出了对自己的欣赏,医院里的很多人都知道了。

    杨国成的条件很好,留学医学博士,全院最年轻的教授和大主任。

    且不说在专业领域上,杨国成的行政级别也很高,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以后就算是坐上院长的位置或者到卫生部供职。也不是不可能的。

    所以在挑明了要追孟瑶之后,医院里原本一些也惦记着孟瑶的单身男人,倒是都望而却步了,毕竟比起杨国成的条件来,他们差的太多。

    这让孟瑶减少了不少麻烦,但每次面对杨国成的时候,孟瑶还是会感觉心烦意乱,因为现在的她。心里除了秦风之外,根本就装不下别人的。

    “每次都说你同学。就不能换个别的理由了?”

    杨国成闻言笑了起来,说道:“我今天真的是有事情要和你谈,最近的老师想带个博士生,我觉得你的条件很好,想推荐你到美国去上学……”

    杨国成知道,对孟瑶这样的女孩。是不能追的太紧的,否则只能恰得其反。

    所以杨国成就想了这么一个办法,等到孟瑶出国之后,他也紧跟着出去,在国外那种远离家人的地方。男女是很容易产生火花的。

    为了追上孟瑶,杨国成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去美国上学?”听到美国两个字,孟瑶心中就是一颤,她对于美国的印象和回忆可是不怎么美好,差一点就魂断他乡了。

    “对不起,杨主任,我没有出过深造的打算,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孟瑶干净利索的拒绝了杨国成的好意,同时也是拒绝了杨国成的心意,她知道,在这种事情上,自己的一点迟疑都会让这个男人产生误会的。

    “这次机会可是很难得的啊!”

    听到孟瑶如此说,杨国成不由有些着急,他说服自己的导师可是费了好多口舌,孟瑶如果不去的话,那前面的工作岂不是全做无用功了?

    “孟瑶,你是不是担心费用?”

    杨国成劝道:“这次出国所有的开支,都算是检验中心出的,等你深造回来,就能独当一面了,那时每个月的工资最少能在一万元以上……”

    之所以说出这样的话来,是因为杨国成曾经调看过孟瑶的档案,发现她的家庭背景很普通,父母都是下岗工人,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好像经济情况不是很好。

    而现在外面的工薪水平,也就是两三千块钱的样子,杨国成觉得一万块钱在孟瑶面前,应该是很有吸引力的。

    不过杨国成哪里知道,孟瑶的档案是她哥哥孟林伪造的,就是怕旁人知道孟瑶的家世而发生什么意外。

    所以杨国成根本就不知道,孟瑶来这里上班,只是为了排解一下心中对秦风的思念,她哪里会将医院的这点工资看在眼里?

    “对不起,杨主任,我的钱够用的……”

    孟瑶虽然是个好脾气,但现在已经有些不耐烦了,站起说道:“杨主任,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希望咱们之间的关系,就仅限于工作上面……”

    “孟瑶,你别骗我了。”

    杨国成闻言笑道:“这半年多来,你上下班都是一个人,根本就没有男孩子来接送过你,就是想拒绝我,也不用这么一个老桥段吧?”

    杨国成觉得,孟瑶就是那种恬淡的性子,只要自己能紧追不放,一定可以将其感化的。

    俗话说恋爱中的男女,智商都会低得吓人,杨国成怎么说也算是个高智商的人才,但是在追女孩子的套路上,和普通人也没什么区别。

    “我……”孟瑶被面前的这个男人搞的有些哭笑不得,正要开口说话的时候,两个人忽然走进了房间。

    “晓彤?你怎么现在才来啊?”

    看到走进屋里的华晓彤和刘子墨,孟瑶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一把拉住了华晓彤。转身对杨国成说道:“杨主任,我朋友来了,再见了啊……”

    “小孟,不介绍下你的朋友吗?”见到突然走进来的两个人,杨国成不由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还真有人来找孟瑶。

    “杨主任。算了,我朋友不是这行里的人。”孟瑶摇了摇头,拿起办公桌上的包,眼睛看向了杨国成,意思是等他出去之后自己要锁门。

    “慢着……”

    孟瑶想走,刘子墨却是不答应了,往前走了一步,说道:“孟瑶,这位是谁?想认识我。他够格吗?”

    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刘子墨往返于澳岛和京城之间,正在为申办赌牌忙碌着,由于平时接触的多是政府官员,他身上的江湖气倒是看不到了。

    不过此刻一张嘴,刘子墨身上的那股子江湖气立马迸发了出来,再加上他本身那武者的气息,顿时给人一种强大的压力。

    “我……我够格吗?”

    原本杨国成是想认识一下孟瑶的朋友。藉此来拉近和孟瑶的关系,没成想这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一张嘴就出言不逊。顿时让杨国成愣住了。

    杨国成在国际医学界都算是小有成就,他自问和自己同一年龄的人,没有谁能做到他这般的成就,居然被人说了一句不够格。

    虽然少年老成,但杨国成还是被刘子墨问的有些恼怒,当下反问道:“我是京城国际病理检验中心的会员。医院检验中心的主任,教授级别,不知道想认识你,够不够格?”

    “会员?主任?教授?”

    刘子墨嗤笑了一声,说道:“你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头衔啊。想认识我,还不够资格,行了,别挡住路,我们还要去吃饭呢……”

    说着话,刘子墨在杨国成的肩膀上轻轻推了一把,不过就是这轻轻一推,顿时让杨国成打了个踉跄,往旁边退出去了好几步。

    “你……你,粗鲁……”

    杨国成再好的涵养,也架不住刘子墨的流氓气质,这一来也顾不上在孟瑶面前保持形象了,指着刘子墨说道:“你们再这个样子,我可就要叫保安了……”

    听到杨国成这话,孟瑶却是不答应了,开口说道:“杨主任,现在是下班时间,我朋友来找我,没违反医院的什么规定吧?”

    “这……这,他打人……”

    杨国成揉了揉肩膀,他平时挺注意锻炼身体的,身材保持的也很好,没想到这人轻轻一推,肩膀就像是要断掉一般的疼。

    “打人?”

    刘子墨闻言瞪起了眼睛,没好气的说道:“我要是想打你,你小子现在就不会站在这里了,行了,该哪玩哪玩去,哥们没工夫在这和你磨叽……”

    刘子墨再怎么说也是暗劲武者了,他要是想打杨国成,只需要用上一丝暗劲,就能让杨教授在床上躺半个月,哪里会这么不疼不痒的?

    在以前的江湖中,有些高手阴人,就会用暗劲打人,当时是看不出一丝外伤的,但等其回到家中之后,伤势就会发作,轻则吐血,重则都有可能身亡而死。

    “行了,到哪都惹事,就显得你能是不?”

    看到刘子墨摩拳擦掌的样子,华晓彤瞪了他一眼,看向孟瑶说道:“瑶瑶,咱们走吧,这工作我看也别做了,整天被这些男人给缠着,你烦不烦啊?”

    “是啊,看来这工作是不能做了。”

    听到华晓彤的话后,孟瑶点了点头,原本这份工作忙忙碌碌的,能让她分出很多心思,不至于每天想着秦风,但出现这种事,孟瑶也感觉这工作没法干了。

    “哎,孟瑶,别人想找这样的工作,可是很难的啊!”见到孟瑶真的听了那女孩子的话,不想要这工作了,杨国成却是着急了起来。

    “你说的很难,那指的是对别人……”华晓彤看了一杨国成,说道:“孟瑶就是想干你这什么主任的职务,那也是分分钟的事情,你信不信?”

    说完这话,华晓彤就将手中的包丢给了刘子墨,上前收拾起孟瑶的办公桌来,说道:“瑶瑶,赶紧收拾了走人,这种地方呆着你也不难受啊?”

    杨国成正想上前阻拦的时候,眼睛忽然落在了华晓彤刚才扔出去的那个包上,眼神不由一凝,因为他发现,华晓彤拿的居然是爱马仕的一款限量包。

    长居海外的杨国成对于奢侈品的识别度,要远高于国内生活的人。

    杨国成知道这一款包全球也不过就发型了三十个,每一个的价格高达近百万元,能用得上这款包的,不光是要有钱,更是需要一定的社会地位。

    虽然杨国成的经济条件不错,也有个几百万的身家,但是他怎么着也舍不得拿出一百多万来买个包的。

    就在杨国成一愣神的工夫,华晓彤和孟瑶已经手脚麻利的收拾好了桌子上的东西,眼尖的华晓彤看到,孟瑶悄悄的将抽屉里的一个相框放进了她贴身的背包之中。

    ps:两章,不分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