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八百六十章 空间通道(上)

第八百六十章 空间通道(上)

    “每人都拿两块吧,出去要给人打架的话,用这玩意拍死他们!”秦风笑嘻嘻的从马车上拿起两块金砖放到自己那简单的背囊里。

    这个空间除了早就被喝光了的猴儿酒之外,实在是没什么特产了,秦风的那背包里就两个木匣子,一个装的是那副被重新裱糊过的吴道子画作。

    还有一个则是秦风自己书写的临摹《兰亭集序》,他让秦兵拿着去裱糊,谁知道秦兵居然从一幅宋朝古画上拆了轴杆,将其装在了这副字帖上面。

    由于秦风所用的宣纸,其制作工艺都还延续着古代的手法,宣纸白中微微泛黄,如此一来,秦风的这幅字帖倒是显得有些年头了。

    “师父,出去打架真的用这个?”

    听到秦风的话后,脑子一根筋的张虎顿时也一手抓起了一块金砖,笑呵呵的说道:“这玩意虽然没用棍子爽,但一砖下去,也能将人砸个脑浆迸裂……”

    “打你个头!”

    秦风没好气的在张虎脑袋上敲了一记,说道:“出去之后没有我的吩咐,你不可和人动手,听到了没有?”

    外面的世界练武之人已经非常少了,像张虎现在的修为,不说打遍天下无敌手吧,还真的很难找出像样的对手来。

    而且现在的人身子骨都弱得很,张虎出手又是没轻没重的,秦风这是怕他动手伤了人命,到时候国内的身份还没办好,恐怕就得张罗他跑路到国外去了。

    “师父,有人先动手也不能还手?”张虎有些不解的问道。

    “不能!”秦风眼睛一瞪,说道:“别人打你,你就跑。但没有我的吩咐,绝对不能还手,否则我就将你逐出师门……”

    秦风知道张虎这小子一根筋,给他说事情,一定要讲明白,否则到时候出了事情自己还得帮他收拾残局。

    “知道了。师父!”

    听到秦风的话,张虎缩了缩脑袋,天地君亲师,张虎是不敬天地的,唯独敬畏爷爷和秦风这个师父,对于秦风的话,向来都是不敢违逆。

    “尔等也是如此!”

    秦风的目光从张虎身上收了回来,看向皇浦荞和秦东元两人,开口说道:“外界有外界的律法。尔等要是不能遵守的话,此次就不要跟随我出去了……”

    此次外出的人里面,瑾萱是最为听话的,而皇浦德彦年龄小,相对也好管教,最让秦风放不下心的,除了张虎之外,就是秦东元和皇浦荞了。

    身为秦氏的大长老。秦东元算是久居上位,而皇浦荞手上掌管着这个空间最大的地下组织。同样是位高权重。

    再加上二人都身为化劲武者,有着化劲武者的骄傲,秦风最害怕的就他们容不得外人不敬的言语或行为,一言不合就动手杀人。

    “全凭主上吩咐,皇浦荞出去之后一定不敢造次……”

    看着秦风的目光,皇浦荞点了点头。且不说他修为不如秦风,就是秦风那皇室遗孤的身份,就将皇浦荞给压的死死的了。

    “嗯,东元长老你呢?”秦风的目光转向秦东元,这位亦师亦友的老人最是让他头疼。

    “人不辱我。我不会动手的!”秦东元淡淡的说道。

    “不行,即使人在言语上对你不敬,你也不能动手。”

    秦风摇了摇头,语气坚定的说道:“没有我的吩咐,这里出去的人,谁都不能出手伤人,东元长老你要是做不到,那就不用出去了……”

    秦风带这些人出去,是想让他们接触到外面的科技文明,学习到外面的知识,而不是让他们出去好勇斗狠给自个儿添麻烦的。

    “你……”秦东元闻言眼睛一瞪,有些不满的看向了秦风。

    “看我也没用。”

    秦风说道:“外面有我一帮子兄弟和朋友,我不能因为你的鲁莽,而导致他们的生活发生变化,做不到的话,你就不用出去了……”

    如果秦风现在是孑然一身,他还真不怕所谓的侠以武犯禁,以他现在的修为,就算国家机器再强,也没法将秦风怎么样,国内要是呆不下去,最多到国外生活好了。

    不过秦风并非是光棍一条,他还要像谢轩、李天远和刘子墨这些兄弟,国家拿他没办法,不代表也奈何不了谢轩等人。

    这些牵挂,是秦风无法舍弃的,所以他就不能任由秦东元等人率性而为,否则就是害了自己的兄弟朋友。

    “别人打我骂我,我也不能还手?”

    看到秦风一脸坚持的样子,秦东元心中那叫一个郁闷,堂堂化劲武者,出到外面竟然要夹着尾巴去做人。

    “不能……”

    秦风摇头说道:“东元长老,我敢保证,外面没人能打到你,如果对方的修为高过你的话,那你自然是可以还手的……”

    “那……那好吧!”秦东元想了好一会,终于点了点头,说道:“我听你的,没有你的吩咐,我是不会动手的……”

    “君子一诺……”

    秦风伸出一个手掌看向了秦东元,他知道,自己不能像对皇浦荞那般抬出皇室身份去压秦东元,那老小子可不吃这一套。

    “千金一诺……”

    看到秦风伸出的手掌,秦东元悻悻的也伸出右手和秦风对击了一掌,这是武者之间的誓言,在这个空间里是没人会违背的。

    “好了,皇浦长老,咱们可以走了!”击完了这一掌,秦风才放下心来,秦东元再桀骜不驯,也是会遵守誓言的。

    “好,那这些黄金,我让人先给收起来吧!”皇浦无敌一脸羞愧的说道:“这次出去要花费主上的钱,老臣等真是惭愧啊……”

    “没什么的,日后有机会了,我再将黄金运出去好了。”秦风笑着摆了摆手,这一次出去实在是不适合携带太多东西。

    因为现在连秦风都不知道出口在什么地方,万一要是在距离繁华闹市不远的所在。这两架装满马车的黄金一出现,那立马就是一个惊天大新闻了。

    “那咱们走吧!”

    皇浦无敌活了一百多岁,自然不会在这种事情上纠结,当下接下一匹马来,将剩下的马儿和马车扔在了院子里。

    “德彦,你骑上那匹马吧。”

    看到皇浦无敌将马牵到自己身前。秦风笑了笑,把小德彦抱在了马上,说道:“看看我们的小德彦会不会骑马……”

    “多谢主上,我走路就行的!”

    原本要是个普通的孩子,一定会嚷嚷着自己会骑马,不过皇浦德彦却是个小妖孽,沉稳的根本就不像是只有**岁的孩子,在马上居然躬身向秦风行了一礼。

    “行了,我让你骑你就骑。”秦风没好气的在小家伙屁股上拍了一记。绷起脸说道:“这还没出去呢,难道就已经不听我的话了吗?”

    “德彦不敢……”听到秦风如此说,皇浦德彦这才安安稳稳的坐在了马背上。

    “走吧,现在出发,中午应该可以赶到地方……”

    皇浦无敌看了看天色,第一个走出了院子,除了这几个人之外,后面还跟着那只青狼獒。似乎感觉秦风要离开,这家伙对秦风是寸步不离。

    一行人的离开。并没有对这个小山村造成什么影响,除了路上有人在向皇浦无敌行礼之外,甚至没人多问一句。

    离开小山村之后,一路向东行去,虽然都是山路,但道路像是休整过。并不是很难走,就算驾着那两架马车,也完全可以通行。

    走了大概三个多小时后,山和山之间的距离,陡然拉长了起来。时不时的可以看到一些被雾气环绕着的深山峡谷。

    到了时近中午的时候,皇浦无敌带着秦风一行人走下了一道长达数公里的山梁,往山下行去。

    “停一下!”在即将下山的时候,皇浦无敌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皇浦长老,有何事情?”见到走在最前面的皇浦无敌停了下来,秦风等人都是纷纷驻足。

    皇浦无敌从皇浦德彦坐着的马背上拿出了一个包裹,开口说道:“主上,下面这一段路,是我秦氏最为隐秘的所在,除了你之外,别人都要带上头罩……”

    “还要带上头罩?”

    秦风闻言愣了一下,说道:“皇浦长老,就咱们这几个人,都是可以绝对信任的,我看头罩就免了吧……”

    俗话说没有不透风的墙,想要做到绝对的隐秘那是不可能的,以秦东元的修为,即使带上什么头罩,只要释放出神识之后,这里的地形还不是尽入眼底?

    “主上,规矩不可废啊!”

    皇浦无敌说道:“当年但凡是要外出的人,自王城出发的时候,就会将头罩带上,一直到出了通道才会将其摘下来的……”

    “当年是当年,今日早已不同往时。”

    秦风摆了摆手,笑道:“皇浦长老,就算这些人知道通道所在,他们开启不了,那也是没有什么办法的,我看头罩就算了吧……”

    “这个……”

    皇浦无敌为止语塞,其实这个规矩守不守的意义已经不怎么大了,因为当年被四大氏族追杀的时候,不但皇室侍卫们来过,就是四大氏族的军队也曾抵达过这里。

    在皇子由此地消失之后,四大氏族除了在王城遗址处驻扎了一支军队之外,在这个地方,原本也是重兵把守的。

    只不过七八十年过去了,四大氏族都没能解开这个通道之谜,驻扎的人手也是越来越少。

    在秦氏发动了对钱赵两族的战争之后,皇浦无敌亲自带人将王城遗址和这里的敌人一扫而空,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但这个地方已经为外人所知,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所以在听到秦风的话后,皇浦无敌最终点头应承了下来,没有再坚持让众人带上眼罩。

    “走吧,这里的地形倒是有些古怪,山上怎么寸草不生啊?”再次往山下走的时候。秦风有些奇怪的打量着这山体。

    和之前枝叶茂盛的群山不同,这一道山梁上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整座山都光秃秃的,对面的山头也是如此,两座山并排交错,下面是一个十分广阔的大峡谷。

    峡谷十分的宽阔。两边的长度足有数百米,山下积水成河,长着不少低矮的植物,到是吸引了很多食草动物在这里喝水进食。

    见到秦风等人到来,一群鸟兽顿时散去,不过却是被一些隐藏在山石后面的食肉动物伏击,一时间搞的乱成了一团。

    “嗯?”

    秦东元微微皱了下眉头,将气势一放,一股杀意将方圆数百米的地方都给笼罩了起来。顿时百兽噤声,那些捕猎的动物也扔下了猎物,纷纷往远处逃去。

    “东元长老,这是到了吗?”秦风抬头看了下天色,此时阳光刚好照射到了头顶处,也是皇浦无敌说的正午时分。

    “还没有。”皇浦无敌摇了摇头,说道:“那里是在峡谷的进口位置,还要再走上一段路……”

    皇浦无敌说的这一段路。实在是不怎么近,因为这道峡谷十分的狭长。一行人走了足足有两个时辰,跑出了四五十公里,才堪堪看到了峡谷的尽头。

    “就是那里了……”见到两座刀削一般的高山屹立在眼前,皇浦无敌的身体不由轻轻颤抖了起来。

    “东元长老,怎么了?”

    见到皇浦无敌似乎有些不对劲,秦风停了下脚步。

    不知道为何。越是接近那峡谷入口,秦风心中越是有一种莫名的情绪,这种情绪并不是危险,秦风也不知道怎么去形容,就是有种心慌的感觉。

    “峡谷的那一边。距离当年的王城,只有三十公里的距离……”

    皇浦无敌指着自己的前方,开口说道:“当年我们一行人,就是来到这峡谷处被四大氏族的人追上的,我的弟弟,就死在了那个地方……”

    说到当年的往事,皇浦无敌脸上现出一丝悲色,饶是他年逾百岁,也无法忘记当年的那场杀戮。

    皇浦无敌的亲弟弟为了让皇子开启通道,拼命挡住了四大氏族的数位高手,最后身中数十发子弹,仍然屹立不倒,将皇子送进了通道里面。

    “皇浦长老,节哀……”

    听到皇浦无敌的话后,秦风叹了口气,说道:“把当年那些人的尸骨都收起来,统一安葬到皇陵之中,这件事,皇浦长老你要做好……”

    “多谢主上厚恩!”皇浦无敌那略显浑浊的老眼中,泛出一丝泪光,回身向秦风跪拜了下去。

    “皇浦长老,不可如此!”

    秦风连忙扶起了皇浦无敌,摇头说道:“等我回来的时候,会建立一座忠烈塔,到时你们都能位列塔中……”

    “老……老臣何德何能啊?”

    原本已经站起身的皇浦无敌听到秦风此话,不禁又是跪了下去,这种荣誉,可是要比死后葬身皇陵还要耀眼的多。

    “王城一战,遗失了很多历史上的记载,但你们这些人当年护主死战的行为,要永远的流传下去……”

    秦风既然决定将这个空间发展起来,收下自然要有可用之人了,所以笼络一下皇浦无敌这些人,就是势在必行的事情了。

    “愿为主上效死!”皇浦无敌已经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拉着孙子和曾孙,说什么都要跪下去,秦风拦都拦不住。

    “哼……”一旁的秦东元听到这番对话,忍不住发出了个鼻音,显然对秦风的这一手不怎么感冒。

    “东元长老,秦氏难道不是我大秦治下子弟吗?”

    秦风不满的看向了秦东元,这老家伙虽然赞同恢复王室,但自个儿一直表现出超脱在外的姿态,并不是很买秦风的账。

    “秦东元拜见主上!”

    被秦风拿眼睛一瞪,秦东元心里顿时打了个鼓,虽然没学着皇浦无敌那样跪拜,却也是躬身行了个大礼。

    和秦风相处了那么久,他知道这小子眼睛一转就是一个鬼主意,在还没有出去的情况下,秦东元还真不敢得罪秦风。

    “嘿嘿,东元长老,我就是吓唬你一下而已。”看到秦东元服了软。秦风嘿嘿一笑,伸手一拂,将几人都托了起来。

    “走吧,看看这外出的通道,究竟是如何开启的。”

    秦风之所以站在这里说了这么多话,其实是在缓解他内心的紧张。因为他不知道到底是如何出去这个空间的。

    要知道,秦风是被那诡异的漩涡卷入到海底深处,才进到这个地方来的,那个过程真可谓是九死一生,尤其是那种海底的孤寂黑暗,让秦风这辈子都不想再尝试一次了。

    “主上小心,那峡谷入口的地方,罡风很强的……”

    皇浦无敌抢了一步走到了前面,说道:“如果是从外面进来。就不用经过那罡风的区域,不过咱们从里面走,大家就要小心一点……”

    说着话,皇浦无敌伸手将皇浦德彦从马背上抱了下来,伸手在那马儿的屁股上一拍,却是让那匹马自生自灭去了。

    “嗯,它们两个怎么办?”秦风见到皇浦无敌赶走了马儿,指了指自己身前的青狼獒和肩头的金隼问道。

    “金隼可以飞上高空。过了一定高度就能躲过罡风。”皇浦无敌看着那只青狼獒倒是有点犯难,开口说道:“这家伙能不能过去我就不知道了。”

    “呜呜……”青狼獒似乎感觉到了前方的不妥。对着那峡谷入口低沉着嘶吼了几声,转而用大嘴咬住了秦风的裤脚,再也不肯松口了。

    “妈的,你倒是聪明……”秦风被青狼獒的举动搞的有些哭笑不得,如此通灵的动物,他倒是真有些舍不得了。

    “好了。好了,把嘴给我松开,我带你过去还不行吗?”秦风在青狼獒的大脑袋上拍了一记,青狼獒顿时松开了嘴,用大头在秦风身上蹭了蹭。

    “嗯?还真是罡风区域……”

    走到距离山口还有一百多米的时候。秦风耳中已经可以听到那呼啸的风声了,他和秦东元在三界山那绝巅之上,可是没少听到这种声音。

    不过这处峡谷入口的地形十分的古怪,它就像是个葫芦口一半,腹大口小。

    那不知道从何而来的罡风只能吹到入口一百来米的地方,再往深处走的时候,却是升到了半空之中,一点都影响不到峡谷深处。

    走到距离罡风还有几十米的地方,秦风已经能感觉到那强劲的风力了,他估摸着这风对化劲武者是没什么影响,不过张虎兄妹就抵挡不住了。

    “闪电,你从上面飞过去……”

    秦风将肩膀一震,金隼马上振翅飞了起来,它似乎能感应到罡风的区域,瞬间就在空中化作了一个黑点,高高的飞过了峡谷。

    “东元长老,你带着张虎……”

    秦风一把拎起张虎的脖子,将他扔给了秦东元,自己则是把瑾萱抱在了怀里,让青狼獒紧贴在自己的身前,一步步走入到了罡风的区域。

    “怪不得皇浦长老将那匹马给赶走呢,要是没有黄金压着车子,恐怕那两辆马车也无法通过……”

    进入到罡风区域之后,秦风才感觉到这风刮在身上,竟然如同刀子一般锋利,让秦风的皮肤都炸起了一些鸡皮疙瘩。

    在这罡风之中,好像还掺杂着一股子阴寒之气,像是要将人的血液都给冻上似的,若不是化劲武者,还真是抵挡不住。

    “师父,冷……”瑾萱的声音如同蚊子叫似的传入到秦风的耳朵里。

    “哎呦,我倒是忘了……”

    低头看向怀里的瑾萱,秦风连忙释放出了护身真元,他原本是想试试这罡风的强度,却是忘了只是明劲修为的瑾萱抵御不住了。

    反倒是青狼獒能抵御得住那股阴冷,除了因为强劲的罡风吹得身体左摇右摆之外,它并没有显示出别的不适来,口中不断发出着低吼。

    “你也进来吧!”秦风加大了一丝释放的真元,将青狼獒也包裹了进来,青狼獒的身体马上稳定了许多。

    走在这罡风里,各人的修为高深顿时就显现了出来,皇浦无敌带着自己的曾孙,行进的速度非常快,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已经快要到峡谷的入口处了。

    接下来就是秦东元了,他带着张虎也是非常的轻松,速度仅仅比皇浦无敌慢了一点点,也接近了峡谷边缘。

    由于秦风要护住瑾萱和青狼獒,速度却是要比二人慢了一点儿,不过还是走在了皇浦荞的前面,化劲初期的皇浦荞,在罡风中行进的十分困难。

    ps:不分章了,六千字多字合一的大章,月底了,求月票推荐票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