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八百五十六章 兰亭集 序

第八百五十六章 兰亭集 序

    “多谢师父!”

    接过皇浦无敌扔过去的那本薄薄的册子,这么多年来,秦东元第一次感觉到了对方的善意,心中也有些感动,当下躬身向皇浦无敌行了一礼……

    “我教你功夫,但从未说过收你为徒……”

    皇浦无敌并不领情,开口说道:“秦氏以前做过错事,希望自你们起,能真正起到皇室守护者的职责,至于如何做,你且去安排吧……”

    想要重建王城,仅仅靠皇浦无敌这一脉人是不够的,所以在秦风的提醒下,皇浦无敌对秦氏的态度,也开始了转变,否则依他的性子,是不可能将最核心的功法传给秦东元的。

    “我知道怎么做!”

    秦东元点了点头,转身对秦风行了一礼,说道:“主上,我先回秦城,十日后会赶回来,到时和你一起出去……”

    秦东元和秦风认识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从来都是直呼其名,称之为“主上”,这还是第一次,说明秦东元真正认可了秦风的身份。

    “东元长老,你还是叫我秦风吧……”

    听到秦东元的称呼,秦风直感觉浑身上下都不舒服,当下说道:“除了皇浦长老他们之外,日后的化劲武者,均可直呼我的名字……”

    秦风不习惯这个空间的原因,缺乏科技只是一方面,最重要的就是那种等级制度,单单一个跪拜,就让秦风浑身不得劲。

    之所以将皇浦无敌等人单列出来,是因为秦风知道这帮老人实在是太固执了,与其说服他们叫自己的名字,倒是不如任其称呼了。

    “主上,礼不可废啊!”

    果然。听到秦风的这番话,皇浦无敌又是激动了起来,秦风真不知道他是如何修炼到化劲巅峰的,这么一点小事就能引起他心境的波动。

    “皇浦长老,我上面还有父母祖辈,如果他们都健在的话。这皇位也轮不到我来做……”

    秦风摆手打断了皇浦无敌的话,说道:“所以现在喊主上,实在是为时过早,这样吧,给我一年的时间,等我先找到父母他们再说……”

    “在没有找到他们之前,我们只会当你是主上的……”

    皇浦无敌摇了摇头,皇家血脉几乎断绝,好不容易出来秦风这么个人。他们是不会让其推卸掉肩上重担的,至于秦风所说的父母,找到找不到那还是两说的事情呢。

    “随你们吧!”

    秦风耸了耸肩膀,说道:“不过东元长老要跟我出去,这主上的称呼在外界是没法使用的,你还是叫我的名字,有时候,尊敬是在心里的。并不是挂在最上面的……”

    “好,那我就还叫你秦风……”

    秦东元点了点头。和皇浦无敌等人不同,秦东元尚未成年的时候,皇室就没了,说实话,秦东元对皇室并没有多少的归属感。

    再加上秦东元身居高位已久,他刚才喊秦风主上。一来是为了感谢皇浦无敌,二来也是从心底认可了秦风,但并不代表他喊得就很舒服。

    “行了,东元长老你去忙吧!”

    秦风开口说道:“我刚刚出关,回头沐浴休息下。别让人来打扰我了……”

    “是!”皇浦无敌恭敬的答了一句,和秦东元两人走出了屋子。

    “真是累啊!”

    等两人出去之后,秦风忍不住揉了揉太阳穴,他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整日里和这些老家伙们谈论国家大事,秦风哪里能习惯得了。

    “你们两个也出去觅食吧……”

    秦风踢了一脚趴在椅子边上的青狼獒,同时右肩一震,将金隼也给抛了出去,口中嘟囔道:“奶奶的,兰亭集序拿到那么久了,竟然还没看过……”

    不知道是不是进入化劲巅峰心境提高了的原因,秦风的耐心增强了很多,那副王羲之流传千古的字帖在他手上拿了十多天了,秦风居然一次都没打开过。

    把所有人都赶走了之后,秦风去到屋后山泉处洗了个澡,然后换了一身衣服,这才将自己保管在一个木匣中的《兰亭集序》卷轴给拿了出来。

    这个轴卷的木杆,显然是后来经过整修的,因为它是用这个空间独有的铁木制成,相比于珍贵的檀木,铁木的防腐性却是要更加优秀。

    在卷轴木杆的两端,各镶嵌着一个玉质构件,玉件温润色白,看样子也是经常被人把玩,显出一股传世的光泽来。

    “千古第一贴啊!”

    在打开《兰亭集序》之前,秦风心中也是微微有些激动,虽然王羲之被后人称之为书圣,但他的作品到了现如今,已经没有一幅真迹存世了。

    现在人们所见到的一些被称为王羲之的作品,都是唐代以后的摹本。

    当然,这些唐人的摹本,也不失难得的珍品。

    像是秦风曾经在故宫中见过一版王羲之的《兰亭集序》,那是因卷首有唐中宗李显神龙年号小印,故称“神龙本”的版本,据说是由唐太宗时期的书法家冯承素临摹的。

    传说唐太宗派人用几近骗取的手段得到了真迹《兰亭序》,奉为至宝,命朝中善书者摹拓数本,广赐王公大臣。

    现如今世间流传的《兰亭序》,大多都是那时候的摹本或者后人仿摹本的作品,至于真迹,则是被唐太宗带入到了昭陵之中。

    只是谁也没想到,在唐末那兵荒马乱的年代,这个空间里的人,竟然将这幅字帖从昭陵中给盗了出来,千百年过去,居然落在了秦风的手上。

    秦风没有急于将字帖打开,因为观摩字画,要将自己代入其中,如此才能读懂字画神韵,用手轻轻抚摸着这卷轴,秦风心中默念起《兰亭序》中的词句来……

    晋穆帝永和九年农历三月初三。王羲之,曾在会稽山阴的兰亭,今绍兴城外的兰渚山下,与名流高士谢安、孙绰等四十一人举行风雅集会。

    与会者临流赋诗,各抒怀抱,抄录成集。大家公推此次聚会的召集人,德高望重的王羲之写一序文,记录这次雅集,即《兰亭集序》。

    短短的三百二十个字,描绘了兰亭的景致和王羲之等人集会的乐趣,抒发了作者盛事不常、“修短随化,终期于尽”的感叹。

    王羲之书写字帖的时候,情绪时喜时悲,喜极而悲。文章也随其感情的变化由平静而激荡,再由激荡而平静,极尽波澜起伏、抑扬顿挫之美,所以《兰亭集序》才成为名篇佳作。

    默读着整篇兰亭集序,秦风仿佛也被带入到了古代那文人汇集的地方,体会着王羲之的那种积极入世的人生观和人生短哲,盛事不常的感慨,一时间思绪万千。

    带着那种情绪。秦风缓缓的在桌面上摊开了轴卷。

    “嗯?这……这确实是王羲之真迹无疑了!”刚刚打开卷轴不足五公分,秦风就看到了一方红印。上书“贞观”二字。

    秦风看过一个文献,说是唐太宗李世民曾经亲手制作了一方“贞观”玉印,专门用来御藏书画。

    诸如此类的皇帝还有唐玄宗的“开元”印,宋徽宗的“宣和”印,乾隆时的“乾隆御览之宝”,都是专门用作在字画上的。

    在诸多传世字画中。唐玄宗的“开元”印出现的最少,宋徽宗的“宣和”印出现的次数次之,都算是弥足珍贵的

    至于乾隆的“乾隆御览之宝”则是烂了大街,这个印章在书画收藏界名声很臭,像个狗皮膏药一样到处乱盖。有时甚至会破坏字画的整体美感。

    而唐太宗的那方“贞观”印,却是只闻其名为得其见,至今流传下来的字画中,没有一件盖有这方印章。

    为此有很多收藏家和历史学家,甚至怀疑这方印章是否存在,学术界因此还发生过一番辩论,在没有实物的情况下,最后却是谁都说服不了对方。

    眼下尚未得见字帖,就见到了这方钤印,秦风的心一下子就被提了起来,仅仅是这一方钤印,就能解决当年那学术界的争端了。

    接着往下推开轴卷,秦风的眼睛顿时又愣住了,因为下面的一个大印,上面赫然写着“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篆字。

    “这……这是传国玉玺啊!”秦风再一次震惊了,他没想到,唐初不知下落的传国玉玺,竟然真的落在了李世民的手上。

    “这幅字一定不能拿出去!”

    见到这两方印章,秦风顿时打定了主意,如果他将这幅字拿出去的话,恐怕一准就会被国家给盯上,说不定就给自己安上个盗墓的名头。

    接着打开轴卷,王羲之的字体顿时跃然纸上,虽然时隔上千年之久,但那些字依然笔画清晰,笔法、墨气、行款、神韵都让人叹为观止。

    尤其是字帖上的“破锋”、“断笔”和“贼毫”等处,和后来的摹本都有很大的不同,显得极为自然,应该是一笔写成,没有丝毫的滞碍感觉。

    整幅字帖上的字迹,显示出了先后的层次,行笔踪迹、墨色浓淡十分清晰,间架结构也是左右映带、攲斜疏密、错落有致,显得自然生动。

    完全摊开后,秦风发现,这幅字帖纵二十四点五厘米,横六十九点九厘米,在外面还裱糊了一层该有印章的地方。

    不过王羲之的《兰亭集序》,一直都是其后人收藏,在辨才和尚之后,才被李世民骗到手中,

    王羲之的后人是不会在祖上手迹中加盖印章的,所以除了李世民的两方钤印,整幅字非常的干净,并不像另外一些传世字画上密密麻麻的到处都是钤印。

    秦风拜载昰为师后,临摹过百家名师的字帖,书法造诣原本就是极深的,眼下见到这传世佳作,顿时陷入其中不可自拔了——

    ps:第一更,月底了,求清仓月票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