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八百四十五章 残酷的训练

第八百四十五章 残酷的训练

    “的确不错,八位化劲武者,两百多个暗劲武者,没有一个是弱者……”

    秦风点了点头,就在他和皇浦荞说话的时候,庞大是神识已然将整个村落给包裹了起来,村中的情形顿时一览无遗。

    整个村子一共五百多个人,除了二十多个嗷嗷待哺的婴儿和十五岁之下的少年之外,竟然全部都是武者,连女人和一些气血衰败的老人都是。

    这让秦风十分的震惊,先不谈那地宫里的化劲武者们,只要将这个村子里的人拉出去,就足以横扫任何一个家族了。

    “主上谬赞了……”听到秦风的话,皇浦荞并没怎么在意,他还以为是爷爷告诉的秦风村中的情形。

    “主上,你对神识的应用越来越熟练了。”

    皇浦无敌开口说道:“其实习惯了之后,用神识视物要比眼睛更加的真实,主上以后多加练习一些这方面的技巧……”

    虽然现在秦风和自己的修为相当,但皇浦无敌百多年的经验可不是白给的,不管是从哪个方面,他都给给秦风很大的帮助。

    “皇浦长老说的是,我现在就无法分清那些暗劲武者的气机,只能统计出一个大概的数量。”

    秦风笑着点了点头,从小养成的习惯让他更倾向于用眼睛视物,刚才用神识扫描过那村落时,心中颇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走在前面的皇浦荞脚下微微一顿,心中愈发的震惊了起来,原来爷爷并没有告知秦风村子里的情况,他竟然是用神识观察到的。

    同为化劲武者,皇浦荞自然知道神识的妙用,而且单论技巧。他甚至要在秦风之上。

    不过皇浦荞的神识,最多只能观察到身周一二十米距离的景象,哪里能像秦风那样,几个呼吸之间就将方圆数百米的地方都查看了一遍。

    这让皇浦荞将心里的最后一点小心思都收了起来。他是聪明人。同样也是个武者,知道在绝对的武力面前。任何诡计都是无济于事的。

    “跑的那么快,小心栽跟头……”看到秦东元走到了自己前面,皇浦荞冷冷的说道。

    “臭小子,嘴里就没句好话?”秦东元瞪了一眼皇浦荞。脚下却是放慢了几分。

    秦东元知道这家伙虽然年龄只有四十来岁,但却是那帮老家伙们的智囊,要是小看了他的话,最后一定会吃大亏的。

    “好一处生机勃勃的地方!”

    来到山下后,秦风开口赞了一句,整个村子处在山脚下,全都被绿色的植被包围着。给人一种生机盎然的感觉。

    这段时间秦风一直都呆在地下,那种暮气沉沉的地方让他很是不舒服,来到这里之后,忍不住长长的出了口气。

    “生机勃勃?你知道这里曾经死过多少人吗?”

    一旁的秦东元指着不远处的一座大山。说道:“在那山坳里,有五十多个少年被狼群包围,有些冷血的家伙,硬是看着那些少年被狼给咬死……”

    秦东元所说的冷血的家伙,自然就是皇浦无敌了。

    那是在一个大雪封山的冬季,秦东元等人在训练的时候,被那群饿狼给围住了,在形成包围圈之前,秦东元和二十多人冲出了山坳,想要回到村子求援。

    但让秦东元没想到的是,皇浦无敌压根就没有出手的打算,并且告诉秦东元,人总是要靠自己的,无用的人,死也就死了。

    苦求一夜未果后,秦东元带着他的那些伙伴,重新回到了那处山坳,想要和自己的同伴一起同赴生死。

    但等他们回到山坳之后,却是发现整出山坳里全是血迹和尸骨,五十多个人,被那狼群吞噬的没有一具完尸,景象凄惨之极。

    从那时起,秦东元就恨极了皇浦无敌,看着自己的同伴一个个死去,这怨恨越积越深,往日里两人见面,总是要打一场的。

    “我说过,没用的人,死也就死了……”

    皇浦无敌的声音响了起来,“这话不仅是对你们那些废物说的,对我们的子弟同样有效,秦东元,你可以进村子去看看,他们是如何训练的……”

    “哼,你们子嗣不旺,舍得才怪!”秦东元冷哼了一声,耳朵却是忽然一动,因为就在此时,一声狼嚎从村子里响了起来。

    在这个村口坐着晒太阳的老人都是暗劲武者的地方,野狼是根本就进不来的,那只说明一个问题,村中的人在借助狼来训练。

    “又抓了狼来练那些小崽子们了?”皇浦无敌看了一眼自己的孙子。

    “前段时间让他们见了些血,是他们自己要求的!”皇浦荞闻言笑了起来。

    “走,过去看看……”皇浦无敌身形一晃,已然跨越了数十米,来到了村头。

    “见过皇浦长老!”原本在那懒洋洋晒着太阳的几个老人,一看到皇浦无敌,连忙起来躬身行礼。

    “行了,不用那么多规矩……”

    皇浦无敌摆了摆手,和秦风相处了这一段时间,他知道秦风是个不喜欢虚礼的人,所以也没让这些晚辈们来参见秦风。

    “外松内紧,这个皇浦荞有点本事……”

    进入村口之后,秦风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因为他能感觉得到,从好几个地方都隐隐传来一丝危险的感觉,显然那里有什么武器在对准着自己等人。

    不过这种感觉很微弱,说明那些武器并不能置自己于死地,秦风当下也没怎么在意,跟在皇浦无敌往村中行去。

    村子的演武场在整个村落正中间的位置,也可以说,这个村子就是环绕着那个演武场而建的,所有的房间都在那片偌大空地的周围。

    在那演武场的中间,有一个深达五米多,面积在三四十平方米的深坑,坑底血迹斑斑,秦风一眼看去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嗯?抓了这么多的野兽?”来到村子中间之后,秦风看到,在那演武场的中间,有一拍用木头做成的牢笼,里面关着二十多只野兽。

    除了十多只狼之外,像是山豹和黑熊也有好几只,看到秦风一行人到来,那些野兽顿时发出了一阵咆哮声。

    “难道是让人和野兽搏斗?”见到这些野兽,秦风心中起了一丝明悟,看来这些人训练的残酷性还要超乎自己的想象。

    “参见老师!”

    当皇浦荞来到场地中间的时候,原本散落在演武场四周的一群孩子迅速的聚集了起来,排成队列站在了一起。

    这些孩子的年龄都不是很大,最大的也就是十二三岁的样子,最小的鼻子下面还淌着鼻涕,那模样最多也就是七八岁。

    但就是那个七八岁的孩子,小胸脯挺得笔直,气血十分的旺盛,秦风稍微感应了一下他的气机,发现这孩子居然距离明劲武者也只有一步之遥了。

    除了那个最小的孩子之外,年龄在十来岁的,基本上都处在晋级的边缘,这让秦风愕然不已,如果张虎来到这里,恐怕心头的那点儿骄傲也会消失不见了吧?

    “你们居然培育出这么多的苗子?”

    看到场内那二三十个孩子之后,秦东元的声音也有些发涩,这些孩子随便拿出去一个,都能让四大氏族中的天才们羞愧不已。

    “哼,秦东元,就让你看看我们是如何训练他们的!”皇浦无敌冷哼了一声,说道:“你们今日如何训练,就开始吧!”

    皇浦荞点了点头,用手一指那个年龄最小的孩子,说道:“皇浦德彦,今日该你了,出来选一个做对手吧!”

    “和那些野兽们厮打?”

    听到皇浦荞的话,秦风脸色一变,那孩子可是才七八岁的样子啊,即使从娘胎里就修炼,也打不过这成年的野兽吧?

    “是!”

    出乎秦风的意料,那个叫皇浦德彦的孩子听到皇浦荞的话后,没有丝毫的犹豫,往前走了一步,指着一只笼中的饿狼,说道:“那天它冲我呲牙了,我就选它……”

    “好,你自己选武器,下去等候吧!”皇浦荞点了点头,对秦东元说道:“秦东元,皇浦德彦是我的儿子,就让你看看,他是如何训练的……”

    “咳咳……”秦风在一旁咳嗽了一声,转脸对皇浦无敌说道:“皇浦长老,这孩子还这么小,我看……还是换一种方式吧?”

    “主上,我大秦以武立国,就算是孩子,骨子里也是要有血性的!”

    皇浦无敌摇了摇头,说道:“我皇浦一族世代受王室恩典,这些小崽子们日后还要守护主上,没有点血性怎么能行呢?”

    “这……这有血性也不需要拿孩子喂狼吧?”秦风这句话没有说出口,眼睛微微瞄向了秦东元,却是发现这位秦氏大长老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

    秦东元受训的时候,虽然环境和条件都是十分残酷,但他七八岁的时候可没有安排过这种训练,一直到秦东元进入明劲武者之后,才会有和野兽的实战训练。

    “选的是木矛?”

    皇浦荞看了一眼儿子所选的兵器,一把拎住了他的脖子往深坑扔去,口中喝道:“杀不死你选中的那只狼,你自己就死在下面吧!”

    皇浦荞这一扔看上去很用力,其实是个巧劲,皇浦德彦的小身子在空中划出了个弧线,落入到坑底时,身体一个漂亮的空翻,却是双脚踩在了地面上——

    ps:第二更,求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