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八百三十八章 炼化元气(下)

第八百三十八章 炼化元气(下)

    “主上,放心吧,他们两个不会有事……”皇浦无敌笑着应承了下来。

    其实张虎和瑾萱修为尚浅,即使出了什么事,守在一旁的秦东元和皇浦蒿都能应付,倒是秦风此次修炼危险很大,毕竟到了他那种境界,一步行差踏错都会导致很严重后果的。

    秦风点了点头,也没多说什么,修炼一道原本就充满着不确定的因素,不光是看资质,也是要看运气的。

    张虎和瑾萱能撑过去,那日后就将是一片坦途,如果撑不过去的话,以后做个普通人也不错,在外面的世界里,可不讲究个人勇武的。

    重新回到了最里面的那几个池子旁,秦风看到皇浦无敌亦步亦随的又跟了上来,不由笑道:“皇浦长老,你不会以为我还不如张虎他们吧?何必如此紧张?”

    “主上天资过人,自然不会有什么意外的,老臣只是想守着主上而已。”皇浦无敌笑眯眯的站住身形,却是一步都不肯移开。

    “放心吧,我会小心的,事不可为的时候,我就会上来……”看到皇浦无敌眼底深处的那一丝忧色,秦风明白他在想什么。

    毕竟这个池子是化劲巅峰武者用来冲破身体桎梏,突破到下一境界时才会使用的。

    秦风距离化劲巅峰还有些距离,冒然使用这个灵气池,也不知道体内真元能否顺利的炼化这些天地灵气?

    “主上小心……”

    皇浦无敌低声说了一句,默默的往后退了一步,看似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但实际上皇浦无敌已经神识全开,死死的锁定了秦风。

    “衣服要全部脱掉?”秦风扬声问了一句,见到皇浦无敌点头。遂动手脱起衣服来,三下五除二就将身上衣服脱了个干净。

    “还真有泡澡堂子的感觉啊!”

    秦风深深吸了口气,伸出一只脚放在了池子里,往下大约放了半米左右,就感觉触及到了一些水状的液体。

    “嗯?很舒服呀。”那只脚和池中灵气化成的灵液刚一接触,秦风就舒服的呻吟了一声。

    因为秦风感觉到接触到液体的右脚一阵酥麻。无数灵气顺着毛孔往体内溢去,倒是有点像是在外面做鱼疗,被无数小鱼死咬着身上的死皮一般。

    仅仅一只脚伸下去,就让秦风感觉到体内真气波动了起来,他没有迟疑,整个身体往下一滑,顿时全部没入到了灵池之中。

    当秦风整个身体都沉入到池中之后,池水马上升高了一些,原本只有半池的灵液。水位已经堪堪升到池边上了。

    “舒服,太舒服了。”

    而没在灵液中的秦风,更是像吃了人参果一般,浑身上下十万八千个毛孔都贲张了起来,贪婪的吞吃吃着那灵气化成的液体。

    在秦风这种根本就不设防的情况下,庞大的天地灵气水银泻地般的向他体内溢去。

    “主上,切不可贪快啊!”就在秦风近乎要沉迷在这种感觉当众的时候,皇浦无敌蕴含着真元的声音在秦风耳边响起。

    “啊?我倒是忘了!”

    被皇浦无敌这么一提醒。秦风顿时坐直了身体,双腿盘膝。运功指挥着体内的真元开始炼化起溢在身体各处的灵气来。

    “嗯?真元炼化灵气,竟然如此简单?”

    尚未行走一个周天,秦风就发现,在真元所到之处,那些天地灵气纷纷被同化成了真元,运行在经脉中的真元。瞬间变得粗壮了起来。

    “不……不对,这……这些真元怎么不受我指挥?”秦风还没来得及高兴,突然之间,一股真元就脱离了行功的线路,冲入到了秦风一处经脉之中。

    到了秦风这等修为。奇经八脉几乎都已经完全打通了,但这股真元所冲击的那处经脉,却是秦风没有发现的一处隐脉。

    奇经八脉为显脉,早已被人们摸透彻了,但人身还有二十八处隐脉,却是没有被世人掌握的,秦风之前打通了十八条隐脉,尚有十条隐脉没有发现。

    冲击尚未打通的经脉,是非常痛苦的一件事,当这股不受控制的真元闯入那处隐脉之后,秦风脸上马上露出了痛楚的神色。

    “妈的,这些灵气倒是转化过来了,但不受控制啊!”

    秦风强忍住体内因为肆虐冲击着隐脉所产生的疼痛,连忙掉转神识向那股真元围去,想要通过神识控制住那股真元。

    “还好,我的神识应该已经达到化劲巅峰的强度了。”

    当秦风分出神识后,倒是没费多大的功夫,就将那股真元引导回到了正常的脉络之中,这让秦风松了口气。

    不过秦风没有发现,就在他收服那股真元的时候,无数的灵气同时间却是在体内被炼化了,秦风丹田处容纳的真元越来越多。

    原本豆粒大小的丹田,在这短短的几分钟时间内,就膨胀了一圈,而且每当一股真气从中游走过后,丹田都会从中吸收一丝纯正的真元。

    “不对,又有真元不受控制了。”

    当秦风刚刚收服这股真元,体内别处又开始暴动了起来,连着三股真元同时脱离了丹田,逃逸进了不同的三处隐脉之中。

    “妈的,这是怎么回事啊!”

    一股撕心裂肺般的疼痛从秦风体内传输到了大脑神经之中,这种感觉就像是有三个钻头在秦风体内钻着,那种痛楚根本就无法言表。

    “皇浦长老,为何炼化的真元不受控制?”

    秦风再也顾不得行功之时不能分身的大忌,猛地睁开眼睛看向了池边的皇浦无敌,说话的声音因为疼痛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你体内经脉不通,那些真元在自动冲脉!”

    皇浦无敌的经验何等丰富,一看到秦风的表情,就知道他为何产生的痛楚,当下说道:“主上。你自行功周天,不要去管那些疼痛,借助池中灵气之力,一举将体内经脉尽数打通掉……”

    人体本身就是一个宝藏,同时又像是一个水库一般,像张虎那般修为的人。水库就稍微小一些,只能容纳一定数量的水。

    但不管是张虎还是秦风,他们身体水库所能容纳的真元,都是有一个限度的,秦风身为化劲后期的武者,他体内的真元早就已经充斥在四肢百骸之中,呈饱和的状态。

    所以在秦风开始炼化池中的灵气之后,那些刚刚被炼化的灵气,就像是河水高出的水库。要往外倒灌一般,自行去开辟新的水库,用以来承纳这些新产生的真元。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秦风是化劲巅峰的武者,体内再无经脉可以开辟,就会开始凝练他原本的真元,并且直接冲击炼神反虚的境界了。

    但现在秦风尚未达到那种境界,所以这些真元就起到了辅助秦风冲击隐脉的作用。只是它们不受秦风的控制,那种冲击的方式未免过于刚烈了些。

    “你……你说的倒是简单……”

    听到池边皇浦无敌的话后。秦风差点没被气晕过去,这老小子上下嘴皮子一碰,话就出来了,可承受痛苦的人却是秦风啊。

    三道真元同时暴乱,那种疼痛似乎可以直接作用到灵魂一般,使得秦风在池中的身体像是得了痉挛一般。一直都在不断抽搐着。

    更要命的是,秦风这会对本身真元的掌控,也变得微弱了起来,他那小腹丹田在不断的转动着,将一丝丝溢入到体内的灵气转化成了真元。

    而这些真元。则是自动自发的和之前的汇合在了一起,使其逐渐壮大起来,不要命一般的冲击着秦风那些尚未打通的隐脉。

    “主上,忍住,这是你的机缘……”

    皇浦无敌像是喊号子似的在给秦风加着油,“只要你能打通那些剩余的经脉,就能进入到化劲巅峰,主上,一定要忍住……”

    “妈的,老子不忍也没办法啊!”

    秦风这会疼的连嘴唇都哆嗦了起来,根本就说不出话来,因为原本的三股真元,在这一瞬间的功夫,就化成了七股,分别冲入到七处隐脉之中。

    秦风以前打通经脉穴道的时候,往往都是集全身之力,全力冲击一处地方,哪里会像现在这般分兵各处?

    那样冲击经脉虽然也很疼,但只是疼在一个地方,而且时间会很短暂。

    但是现在兵力分散了,一时半会的根本就冲不开那些隐脉,所以秦风现在就感觉到体内是无数把小刀子,在一下下分割着他的肌体。

    “抱元守一,物我两忘……”无奈之下,秦风只能强自运转功法,让属于自己的那股真元在体内游走,希望能缓解一下痛楚。

    不过那疼痛并非是来自体表,而是出自身体之中的,秦风的刚刚准备行功,就被疼痛打断了神识,这种办法并不可行。

    “妈的,这他娘的不是满清十大酷刑里的凌迟吗?”此时的秦风,简直就是欲哭无泪,有心想拜托凌迟,但是他连动一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其实这会秦风如果出了灵池,将会更加的危险,因为在得不到后续真元支撑的情况下,那些不受控制的真元会在秦风体内肆虐,只会是一个走火入魔经脉尽断的下场。

    “靠,老子和你拼了!”疼的呲牙咧嘴而神智又十分清醒的秦风,忽然一咬牙,心中下了个决定。

    “妈的,老子不行功了,不是冲不开吗?老子全力炼化灵气,看看是最终被真元撑爆了身体,还是将那些隐脉冲开……”

    发了狠劲的秦风,再也不去管什么功法了。

    他将神识调入到了丹田处,让丹田的旋转变得更加快了起来,将一丝丝灵气化成真元,而压根都不理会那些真元去到身体何处。

    身处在这灵气池中,即使秦风不运功炼化,那些灵气都会自动钻入到他的体内,当秦风刻意开始炼化灵气之后,满池子的灵液,更是不要命一般的往秦风体内涌去。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刚刚给秦风加油鼓劲的皇浦无敌,忽然发现他面前的这个灵池上方的灵气,变得稀薄了起来,而且那丝丝缕缕的灵气,竟然从露出一个脑袋的秦风天灵处直接钻了进去。

    “主……主上怎么敢如此吸收灵气?”

    皇浦无敌一时间被吓到了,就算对他而言,这池中的灵气也是庞大无比,只能慢慢的一丝丝的来炼化,哪里见过这种情形?

    正常的情况,是一点点的将炼化的灵气掌握住,然后结合自身的灵气来冲关,冲破一个关隘再继续下一个。

    皇浦无敌不知道,其实秦风也不想如此啊,只是他最开始被那舒爽的感觉给麻痹,有些大意了,最后才导致无法掌握炼化灵气的节奏,使得体内多出的真元暴动了起来。

    “主上!”皇浦无敌大声喊了一声,身体同时冲到秦风的面前,一看之下,顿时目呲俱裂。

    光着身体的秦风,自脖颈之下,那皮肤上布满了殷红的血丝,丝丝鲜血顺着汗毛孔滴淌出来,但随着池中的灵液,又被逼回到了体内。

    “怎……怎么会有这种情形!”

    饶是皇浦无敌见多识广,也没见过眼前的这诡异的一幕,秦风这鲜血淌出来,倒是肥水不流外人田,自产自销的又给收了回去。

    到了这种田地,皇浦无敌已经不敢冒然挪动秦风了,因为他知道,现在的秦风如果失去了那池中的灵气,可能第一时间就会经脉尽断。

    “快……再快一点!”

    全力炼化着灵气的秦风已经近乎癫狂,甚至连身体传来的疼痛都抛之脑后,只是将那丝丝灵气转化成真元,然后冲入到体内去战斗。

    仅仅过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那用于化劲巅峰武者冲关的灵气池上方的灵气,就被秦风吸收一空,而灵液也消失了一指多深。

    这种速度简直就把皇浦无敌给看傻眼了,当年武王冲关炼化灵气的时候就是他护法的,那时的武王,可是整整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才将满池灵液给炼化掉。

    “爷爷,主上怎么了?”

    皇浦无敌这边的异动,将秦东元和皇浦蒿都给引了过来,看到被鲜血染红了的灵气池,两人的脸上均是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

    “这老不死的家伙不让我泡灵池,莫非还是好意不成?”

    见到秦风的惨状,秦东元的目光在皇浦无敌身上扫了一眼,他不知道如果将池中的人换成自个儿,自己能不能支撑下去?——

    ps:四千字大章,月中了,求几张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