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八百二十九章 验明身份

第八百二十九章 验明身份

    “这个……”皇浦无敌没想到秦风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不由犹豫了一下。

    “嗯?莫非是皇浦长老是看不起我秦风吗?”秦风的脸色沉了下去。

    “不敢,只……只是老朽们实在是当不起啊!”连秦风都看不出修为深浅的皇浦无敌,此时真的像个老仆人一般,满脸都是诚惶诚恐的神色。

    “看来秦王室待这些人不薄啊。”

    看到皇浦无敌的样子,秦风心中暗叹了口气,在现实社会里,哪里还会有这等忠义之人,莫说一个国家了,就是一个公司破产,立马就会变得分崩离析。

    “诸位心怀故国,让秦风十分敬佩,我是想敬大家一杯酒……”

    秦风走到桌前,一脚将那玉石椅子踢到了一边,伸手拿过一个大碗,将随身携带的大概两斤多猴儿酒,尽数倒在了碗中。

    “皇浦长老,此地以你年龄最长,还请你先饮此酒!”秦风将酒碗递到了皇浦无敌的身前,面色凝重的说道。

    “好,多谢公子赐酒!”秦风的举动让皇浦无敌接过酒碗的双手竟然微微颤抖了起来,可见他此时心中的激动。

    “好酒!再谢公子赐酒!”喝了一大口碗中的酒后,皇浦无敌的那有些病态的脸上现出一丝红晕,将酒碗递给了自己身边的另外一个老人。

    如此传递下去,一碗酒被喝的精光,不知道是酒意上头还是心中激动所致,这些年龄最少也在四十开外的人眼中,均是闪烁着一丝晶莹的泪花。

    “先帝保佑我大秦,竟然能得此明主啊!”

    皇浦无敌口中喃喃道,虽然还没验明秦风的身份。但是在内心里,他已经接受了秦风为王室遗孤的事实。

    “天佑大秦,得遇明主!”

    皇浦无敌身后的那些人,也跟着叫了起来,说实话他们虽然忠于秦王室,但在知道秦风的消息后。心中也是有些不安的。

    这些人是在害怕,害怕他们所坚守到现在,却是遇到一个昏庸的人,将传承了数千年的秦王室交在这么一个人手上,他们肯定会心有不甘。

    但是秦风的表现,让这些人的顿时放下了心,别的不说,就秦风这一手笼络人心的本事,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出来的。

    “诸位都是我秦氏的忠臣良将。和你们相比,秦风心中惭愧啊!”秦风虽然不想当什么劳什子皇帝,但是在这群人面前,他却是说不出那话来,只能好言宽慰。

    “天下纷扰,

    何得康宁。

    秦有锐士,

    谁与争雄。”

    皇浦无敌忽然又唱了几句,往前走了一步。单膝半跪在秦风面前,开口说道:“只要你真是我大秦王室后人。皇浦无敌愿为公子开疆扩土,重建我泱泱大秦……”

    “难道秦朝的时候那么流行唱歌吗?”

    秦风被皇浦无敌搞的有些哭笑不得,要不是他曾经研究过先秦文字和语调,还真听不懂皇浦无敌唱的是些神马。

    “还请公子满饮此碗!”站起身后,皇浦无敌倒了一碗酒,递到了秦风的面前。

    “好!”秦风知道皇浦无敌的意思,当下接过了酒碗,一口将其喝了下去。

    “呸,这么难喝?早知道还是喝我自己的猴儿酒了……”

    一碗酒下肚,秦风差点没将其给吐出来。这酒极其辛辣不说,还带有一股子羊腥味,喝的秦风那肠胃立马翻涌了起来。

    “还请公子宽衣……”在秦风将酒喝下之后,皇浦无敌等人眼睛一眨不眨的看向了秦风的脖颈处。

    “其实不用喝酒也是可以的。”

    秦风苦笑了一声,除了以前他在监狱中洗澡的时候,还没当着这么多人脱过衣服呢,而且还是一帮老头子。

    不过秦风也知道厉害,在扔下酒碗后,就将上衣给脱了下来,微微鼓动了一下真元,体内的气血流转顿时加快了几分。

    随着气血的运转,秦风的脖颈以及前胸的位置,一片金光逐渐闪现了出来,慢慢的呈现出了那龙首的纹身。

    “身纹龙子,天子后人!”看清楚了秦风身上的纹身后,皇浦无敌发出一声高喊,这次却是双膝朝地,迎头就向秦风跪拜了下去。

    “拜见主上……”

    不止是皇浦无敌,在秦风的纹身出现之后,整个大殿里除了秦风一人站立着之外,所有人的人都跪倒在了地上。

    “诸位,先起身吧!”

    秦风实在是不怎么习惯被人跪拜,连忙搀扶住了皇浦无敌,只是任凭他如何发力,居然憾不动这老人丝毫。

    “主上的修为,竟然已经到了化劲后期?”

    感受到秦风手上传来的力道,皇浦无敌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丝惊容,在他之前得到的消息里,秦风似乎只不过是暗劲修为。

    而秦风进入这里的时候,皇浦无敌感应到了他使用了敛息功法,是以直到此时秦风发力,他才察觉到了秦风真正的修为。

    “化劲后期?这是怎么划分的?”秦风闻言一愣,开口说道:“按照东元长老所说,我的境界应该到了化劲巅峰了吧?”

    “秦东元?那毛孩子懂什么?”

    听到秦风的话后,皇浦无敌撇了撇嘴,说道:“修为达到三花聚顶五气朝元,方才是真正的化劲巅峰,秦东元的功夫是我教出来的,我还不知道吗?”

    “原来是这样啊?”

    皇浦无敌的话顿时让秦风明白了过来,敢情对秦东元,皇浦无敌还是留了一手,并没有将所有的功法都传授给他。

    “主上,我王室最重要的功法,尽皆藏在藏经阁里,日后你可任意翻看的。”

    皇浦无敌今年已经一百一十多岁了,就算有七八十年没生活在外面,但心思何等通透,一眼就猜出了秦风的想法。

    “古代授艺,当师父的果然都会留一手,那句教会徒弟饿死师父的话,还是有道理的!”秦风心中腹诽了一句。

    “这个不急。”秦风摆了摆手,说道:“你们还是叫我秦风吧,主上……这称呼,我实在不怎么习惯啊!”

    皇浦无敌摇了摇头,开口说道:“主上,礼不可废,恕我等不能答应……”

    “秦王室已经是过去了,你们不必如此执着的!”

    秦风出言说道:“我来此地,只是想搞清楚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并不是为了当皇帝而来的……”

    看到这帮固执的老人们,秦风还真有些担心,自己说出此话之后,会不会被他们给绑起来黄袍加身,硬推上皇帝的宝座。

    “主上,秦王室血脉一向不旺,难道你能眼睁睁的看着数千年的传承,从你手中断掉吗?”

    果然,秦风此番话一出,皇浦无敌的眼睛都红了,“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一头磕在了地上,大有秦风不答应就不起来的架势。

    “哎,皇浦长老,你……你这是为何啊?”秦风没想到皇浦无敌没来逼自个儿,倒是对他自己挺狠的,那几个头磕下去,着实是“咚咚”作响。

    “主上,等出去我们就会重建秦王都,你可不能舍弃了老臣们啊!”皇浦无敌的声音里已然是带着哭腔了,搞的秦风真是有些不知所措。

    “皇浦长老,这……这件事还需从长计议,你先起来再说吧!”

    秦风话题一转,开口说道:“我那两个弟子尚且年幼,不知道通过水域的时候有没有受伤,皇浦长老你带他们过来一见吧……”

    “是,我这就让人带他们过来!”

    虽然有心逼得秦风当场答应下来,不过秦风的话还是要遵从的,皇浦无敌当下站起身来,招过一人,说道:“去把那两个孩子带过来,除了他们之外,不要让外人跟来……”

    “皇浦长老,东元长老和秦氏的新任族长秦兵,也不算外人吧?”听到皇浦无敌的话后,秦风不由愣了一下,他感觉到似乎秦东元都没来过这种地方。

    “他们?当然是外人了。”

    皇浦无敌摇头道:“这个地方是我秦王室的重地,若非是迫不得已,老臣们也不敢居住在这个地方的,秦东元他们,更是不能来此地……”

    “好吧,那也不用叫他们了。”秦风喊住准备出去的那人,说道“皇浦长老,你陪我去见见他们,然后再告诉我当年发生的事情好了。”

    “喏!”

    皇浦无敌应承了一声,喊出这个字后,他的神情也不禁一阵恍惚,自己足足有七八十年,没有再说出这个字来了。

    率先走在前面带路,不过皇浦无敌这次带秦风去的地方,却不是刚才的那些所在,而是一处人工开凿起来的洞穴,在洞穴的尽头,有一块重达数万斤的巨石。

    “主上,这断龙石只能从内部开启,外面是进不到地宫来的。”

    皇浦无敌示意了一下,带领秦风进来的皇浦罡顿时抢前了一步,和一个与他面前有五六分相似的人合在一起,搅动起那巨石旁边的一个绞盘来。

    随着绞盘的转动,那块巨石缓缓的挪开了一条缝隙,从缝隙里透出了一丝光亮和人交谈的话语声。

    “你们守在这里!”等秦风钻进那缝隙后,皇浦无敌交代了一声,也随之跟了进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