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八百一十七章 欺男霸女

第八百一十七章 欺男霸女

    “这位前辈,不知道我秦氏有何处地方得罪了前辈?”

    看到自己的两个得力打手那副凄惨的样子,秦世凯硬着头皮站了出来,再怎么说一个化劲武者,也不会随意对他这个小武者出手吧?更何况他还是秦氏现任家主最为宠爱的儿子。

    “嗯?东元长老不是说见过他吗?”

    听到秦世凯的话后,秦风愣了一下,不过将目光转到秦东元的脸上之后,秦风顿时明白了过来,敢情东元长老此刻已经用真元改变了面部的骨骼,整个人相貌大变。

    秦东元原本是瓜子脸的脸型,这一改变却是变成了国字脸,别说当年拜见秦东元时连头都不敢太的秦世凯,就算是这几个月来和秦东元朝夕相处的秦风,如果不是通过感应对方身上气机,那也是认不出秦东元的。

    “如何得罪我了?”

    秦东元冷哼了一声,身上的气势非但没收回来,反而变得愈发狂暴起来,那两个暗劲武者顿时膝盖一软,同时往外喷出了一口鲜血,整个身体顿时萎顿在了地上。

    “助纣为虐,当得如此……”

    秦东元漠然看了一眼地上的两人,转过头看向了秦世凯,说道:“当街强抢民女,回去告诉你父亲,断你一手一脚,寻一奇丑无比的女子婚娶,这件事就算是完了……”

    秦东元行事,向来都是随心所欲,在他看来,杀了面前的这个小子,反倒不如让他日日生活在痛苦中更折磨人,而且如此一来,那些仰仗着秦氏仗势欺人的家伙,也会以此为戒。

    “你……你……”

    听到秦东元的话后,秦世凯差点没直接骂出声来,好在他还算聪明。知道化劲武者可不需要遵守世间的规矩,他如果出言不逊的话,对方就是击毙掉自己,父亲却也是无话可说的。

    “这位前辈,晚生如有得罪的地方,还请名言,晚辈一定会赔礼道歉的……”

    秦世凯也是能屈能伸之辈。此时脸上的骄横之色已经全然不见了,待之的是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要是没见到之前他对付张虎的手段,没准秦东元还真能被他蒙骗过去。

    “嗯?你没有听到我的话吗?”秦东元抬眼看向了秦世凯,说道:“相比他们两个人来说,你能保住性命。已经算是很幸运了,难道你还不知足吗?”

    “保住性命?”秦世凯闻言愣了一下,继而尖叫了起来,“你……你竟然杀了他们?在我秦氏的地盘杀人?”

    原本萎顿在地上的两个暗劲武者,再加上最早被张虎击伤的高虎,这三人身上的气息,在逐渐变淡着。以秦世凯的见识,自然知道这几人已经是活不下去了。

    “在我秦氏地盘行凶,就算你是另外几族的化劲前辈,也要给我秦氏一个交代吧?”

    对于秦氏中的长老,秦世凯基本上全都见过,但面前的这个化劲武者却是十分的陌生,所以秦世凯一直都以为他是别的氏族的化劲高手,心中不由暗暗叫苦。

    最近秦氏攻占了钱赵两族。但并没有能将这两个族中所有的化劲武者全都消灭掉,所以秦世凯以为面前的秦东元,就是钱赵两大氏族潜入秦氏重地来寻求报复的余孽。

    不过虽然在心中认定了对方的身份,但秦世凯还是不敢有一丝的不敬,因为即使不是秦氏的化劲武者,在自家师长到来之前,那也不是他能招惹得起的。

    “交代。你问我要交代?”秦东元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神色,以他在秦氏中的身份地位,行事何时需要向别人交代什么?

    “师父,您来了?”

    就在秦世凯正绞尽脑汁想将自己从这件事中脱离出来的时候。他忽然看到一个满头银丝却是精神矍铄的老人悄无声息的进入到店铺里面,脸上顿时露出了狂喜的神色。

    “嗯,凯儿,你没受什么伤吧?”

    那老人进入到店里之后,背负着双手在四周打量了一番,一脸凝重的看向秦东元,说道:“看你面相似乎有点熟悉,想必和我秦氏也有些渊源,不知道却是为何残杀我秦氏中人?”

    其实这老人来了有一会了,不过进入化劲境界的高手,一般都不会轻易树敌的,而且见识了秦东元的手段之后,那人自问不敌,所以并没有露面,也是学秦东元和秦风一样守在外面观看。

    直到见到秦东元出手狠辣,将高虎三人杀掉之后,这才露面想将秦世凯给保下来,毕竟他只是个依附家主势力的客卿长老,多少还是会顾及一些家主脸面的。

    “残杀?刚才这三个暗劲武者欺凌弱小的时候,怎么没见你出来?”

    秦东元盯着那人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说道:“申屠雄,你这秦城大统领当的好啊,要不是我亲眼所见,还真不知道秦城之中也有这种欺男霸女的事情发生?”

    秦东元对秦氏中为数不多的化劲高手自然是认识的,面前的这个人叫做申屠雄,他的祖上是秦朝大将,和蒙丹的祖先一样,也是自秦氏进入这个空间之后,就一直作为附庸家族跟随的。

    由于可以共享秦氏的功法,所以申屠家族几乎每一代人里面,都会出现一位化劲高手,在秦氏的附庸家族里也是个不小的势力,甚至比蒙氏还要强上一些。

    按理说化劲高手,一般都是隶属于家族,但又超脱于家族之上的,不过只要是人,自然都或多或少的会有一些倾向性,这申屠雄也是如此,因为长期驻守秦城的缘故,他和家主一系走的相对比较近一些。

    “你……你认识我?”

    听到秦东元直接喊出了自己的名字,申屠雄不由吃了一惊,仔细的打量起了秦东元,过了好一会才开口说道:“不知道是哪位老朋友?就不要再戏弄申屠了,还请现出真身来……”

    作为化劲武者,申屠雄自然明白,用真元是能改变骨骼形状的,只不过化劲高手自持身份,轻易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

    “申屠雄。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如何处理这件事呢?”秦东元摆了摆手,看着被打吐了血的张虎,他心里明白,此事如果不能有一个让秦风满意的结果,恐怕秦风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个?”

    听到秦东元的话,申屠雄有些犹豫起来。之前他也是在现场的,知道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就是秦世凯看中了那个小女孩,想将其带入到府中,只是没想到那女孩的哥哥是个硬茬子,两边这才冲突起来的。

    事情其实并不复杂。但处理起来却是有些麻烦,因为秦世凯的父亲秦东升,正是这一代的秦氏家主。

    秦东升虽然修为不是很高,只是一个暗劲武者,但颇有枭雄之志,秦氏这几十年在他的打理下,倒是发展的很不错。最近攻下了钱赵二族的地盘,更是让秦东升名声大震,家族拥簇者众多。

    而秦世凯是秦东升最小的一个儿子,老来得子总是会特别宠爱,以前秦世凯在城中闯祸,秦东升没少向申屠雄求情,所以他心里明白,即使将秦世凯抓进去。恐怕这件事最后也会不了了之。

    如果放在以前,或许会申屠雄把秦世凯抓走做做样子,但现在有一位化劲武者盯着,他却是不敢这么做,平白和一个修为要高于自己的化劲武者结仇,这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不知道你想如何处理呢?”申屠雄思来想去了半天,还是将皮球又踢给了秦东元。他不想得罪面前这个神秘的化劲武者,但更不愿意去得罪秦东升,在这秦城之中,谁都知道他对这小儿子的宠溺。

    “让我来处理?”秦东元摸了摸下巴。开口说道:“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断他一手一脚,取一无盐女子为妻……”

    “这样怕是不妥吧?”

    申屠雄闻言苦笑了起来,说道:“秦世凯是我秦氏族中天才,你要废去他的修为,那就是要和我秦氏结仇,兄台虽然修为高深,但我秦氏也不是软柿子,东元长老更是五族第一高手,你就不怕日后被人追杀吗?”

    “你是说秦东元会追杀我?”听到申屠雄的话后,秦东元的脸上露出哭笑不得的神色,看来自个儿已经是被族人摆上了神坛,动不动就会搬出来去吓唬别人。

    “东元长老好大的名头啊。”秦风传音入密的声音传到了秦东元的耳朵里,那奚落的语气让秦东元的老脸一时间也有些发红。

    “少说那些废话,废掉秦世凯,此事就此罢休,否则后果你们自负……”秦东元也有些烦躁了,他往日里在家族中向来都是一言九鼎,哪里在如此大庭广众之下和人讲过那么多的废话。

    “是谁要废掉我的侄儿?”就在秦东元话声刚落的时候,一声暴喝忽然在众人耳边响了起来,随之一个老者大步跨入到了店铺之中。

    这老人身材非常高,大约有一米九左右,体型健硕,头发半黑半白,鼻孔上翻,眼若铜铃,相貌十分的凶狠,而且丝毫都不掩饰自己那一身化劲的修为,身周的那股威压,让店内众人纷纷往外退了出去。

    “大伯!”

    看到来人,一直都不敢出声的秦世凯,就像是走丢了的孩子找到了娘,口中发出一声悲呼,这身体就向着那老人冲了过去,开口说道:“大伯,侄儿原本只是想请这两人去府中做客,却……却是被人给冤枉了啊……”

    能在十八九岁的年龄修炼到明劲境界,秦世凯也是极为聪明的人,简单的几句话,就将自己从这件事情里给摘了出来。

    秦世凯知道,自己这位大伯虽然宠溺自己,但平时嫉恶如仇,如果被他知道真相的话,恐怕没等对方动手,大伯就能打断自己的腿。

    当然,秦世凯平时在府中伪装的极好,很是会讨长辈们的喜爱,他这番话一说出来,那老人脸上顿时就变了颜色。

    “嗯?是你出手伤我侄儿的?”听到秦世凯的话后,那长的像是狮子一般的老人看向了秦东元,说道:“以大欺小,亏得你还是化劲武者,说不得老夫要请教几招……”

    “你要跟我动手?”秦东元似笑非笑的看着那个老人,他没想到为了一个小辈的事情,居然将秦氏中的两大高手都给惊动了。

    这个老人叫秦东天,论起辈分来,他与秦东升还有秦东元,其实都是秦氏中的“东”字辈人物,虽然关系早已出了五伏,但在以前的时候,他和秦东天走的还是比较近的,说起来秦东升能当上家主,秦东元还是出了一些力的。

    秦东天的年龄要比秦东元小十来岁的样子,他为人极为好战,在五族中有个狂狮的外号,脾气非常的火爆,不过他唯一信服的人,却正是面前的秦东元,因为在秦东元进入化劲的时候,秦东元对他指点甚多。

    “少说废话,在我秦氏地盘欺凌我秦氏子弟,真当我秦氏五人吗?”

    秦东天口中发出一声暴喝,震得店外围观的人耳鼓齐鸣,站的近的只感觉头脑一阵眩晕,忍不住往后连退了好几步,原本被挤得水泄不通的店铺,顿时空出来好大一块地方。

    秦东天的这一声暴喝,不但针对了店外的人,同时还攻向了秦东元和秦东元身边的那个男孩,他却是想试探一下秦东元,因为就连他也看不透秦东元的修为,只是隐隐察觉到对方体内那如渊如海一般的气血。

    “嗯?你修为见涨,这脾气也见涨啊?”见到秦东天的出手,秦东元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一把将张虎拉在了自己的身后,帮他化解了秦东天的声波攻击。

    “你到底是何人?”秦东天紧紧盯住了秦东元,开口说道:“就算你修为高于我,这里还有申屠雄老弟呢,难道你能挡得住我们两个的联手?”

    “哎,我说东天长老,还是先把事情弄明白再说吧。”听到秦东天点了自己的名字,申屠雄连连摆手,这可不关他的事情,申屠雄也不想莫名其妙的被卷进来。

    “事情很明白……”

    秦东元回身将张虎和张瑾萱兄妹拉了出来,说道:“你家里的那小子贪图这女孩子的美色,要将人强抢入府,女孩的哥哥出手阻挡,却是被人打的吐血,秦东天,你家主府中的家教就是让子弟们欺男霸女吗?”——

    PS:九月最后一天,求月票,求存货啊,别浪费了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