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都市小说 > 宝鉴 > 第七百九十三章 有话好好说

第七百九十三章 有话好好说

    在失去了生机之后,这种食人树似乎也失去了之前的坚硬,秦东元很轻松的就从大树的中心年轮处,挖出了一个成人巴掌大小的树块来。

    和食人树那略有些金属色泽的颜色不同,这一块木块,却是通体呈绿色,与秦东元所佩戴的那块树心也不一样。

    这树心的绿,有点不像是木质的物件了,看上去甚至有些晶莹剔透,如同外界的翡翠玉石一般,吸引着人的眼球。

    “好东西啊!”

    只是用眼睛看了一眼,秦风就感觉心神一片安宁,忍不住伸出手去,将那树心从秦东元手中取到了自己的手掌里。

    将树心拿到手上,秦风的感觉顿时变得愈发强烈起来,那树心中似乎有丝丝能量溢入到了自己的手心里。

    秦风感觉到,这种能量不但能让自己的心境变得安宁,似乎连神识也受到了影响,暖烘烘的很是舒服。

    仔细品味着那树心中所蕴含的精神能量,秦风忍不住开口说道:“真是奇物天成,东元长老,你可知这些食人树是如何孕育出这种宝贝的……”

    “我哪里知道啊?”

    秦东元摇了摇头,说道:“我是在王室一本书中见到了相关的记载,这才在三界山找到一个食人树林,取出树心才发现这东西对心神果然有奇效……”

    “原来如此啊?”

    秦风点了点头,掂量了一下手中的这块树心。说道:“东元长老,你已经有了树心所做的配饰了,这一件自然就归我了吧?”

    “那可不行!”

    秦风话声未落,秦东元就像是被踩住了尾巴的猫一般的跳了起来,叫道:“我这块树心所做的配饰品质,远不如这块树心,不成,你要分我一半……”

    练功习武,一般都是要脚踏实地,像这种具备稳固心神修炼辅助作用的奇物。秦东元也不过就见过三五件。他哪里肯全部让给秦风?

    “要一半?门都没有!”

    秦风直接就将树心放到了怀里,没好气的说道:“你是长辈,也是前辈,有好东西自然要给晚辈们用。我们才是祖国的花朵明天的太阳呢……”

    “扯淡!”

    秦东元丝毫不让的说道:“晚辈都要知道尊老爱幼。好东西要长辈先用。小子,还不快把树心交出来?”

    “东元长老,我可是皇族子弟!”

    秦风瞪起了眼睛。说道:“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连你都是我的臣子,这东西当然也是我的了,除非你不认我的王室身份……”

    “我没说你不是王室中人,但这……这和树心有什么关系?”

    秦东元被秦风说的哭笑不得,这小子以前总是不把王室后裔的身份当回事,眼下有好处了却是提了出来。

    “废话,当然有关系了!”秦风说道:“我要是当了皇帝,问你要这树心,你是给还是不给?”

    “你……你不是不愿意做皇帝吗?”

    听到秦风的话后,秦东元还真是有些慌神,虽说他自己已经超脱于凡尘俗世,但也有不少的直系后人,如果秦风真做的皇帝的话,那他的后人少不了被穿小鞋的。

    “我改了主意不行吗?”

    秦风得意的笑了起来,他发现民智没完全开化还是有好处的,光是个皇帝的名头,居然就能震得住像秦东元这样的大高手。

    “我管你做不做皇帝,反正这树心你别想独吞……”

    后人的死活和这树心相比,秦东元还是舍不下这宝贝,不过他还是做出了些让步,开口说道:“这样吧,秦风,得到这树心你也出了力,我只要三分之一,你看如何?”

    这块树心比秦东元上次得到的不但品质高得多,就连体积也大出了好几倍,即使是三分之一,也能雕琢出三四件秦东元胸前所挂的那种配饰。

    “三分之一?你还不如抢走呢。”

    对于秦东元的让步,秦风却是不买账,开口嚷嚷道:“没有我带你来这,你能知道这里有树心?没有我抵挡那些攻击,你能得到这树心?

    东元长老,做人不能太过贪婪,尤其是像你这种道心稳固的高人,如果贪欲太甚的话,就会影响到你的心境,这对你的修为是不好滴……”

    出身市井外八门的秦风,口才不是秦东元能比的,这一番话说下来那是如同黄河之水滔滔不绝,一句不带重复的愣是说了十多分钟。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啊!”

    秦东元被秦风直接就给说糊涂了,摇晃了下脑袋,说道:“外物终究是外物,这东西我不要也罢……”

    “东元长老,这话可是你说的啊!”

    秦东元话声未落,秦风就笑了起来,说道:“东元长老果然是高风亮节,如此宝贝都能让于小子,真是感激不尽……”

    说着话,秦风对着秦东元长长的作了一揖,他这是想拿话扣死了秦东元,让他不得再反悔。

    “我……我说什么了?”被秦风这么一打岔,秦东元马上清醒了过来,不过话已出口,他脸上顿时露出了懊悔的神色。

    “算了,看在东元长老你也出力的份上,我给你一小块……”

    秦风眼睛滴溜溜的一转,从怀中掏出了那块树心,直接用短刀切下来薄薄的一片,却是正好够雕琢出一块配饰的大小。

    “多谢,多谢啦!”

    原本以为一块都拿不到的秦东元见到秦风的举动,顿时连声道谢起来,只不过将那树心接到手上的时候,脸色却是又僵住了。

    “妈的,你小子也太鬼了!”

    秦东元终于反应了过来。秦风这是典型的打一巴掌再赏颗红枣,可偏偏自己还欢天喜地的入了套,这事儿说出去都丢人。

    “东元长老,你老修为那么高,有一块够用就行了。”

    秦东元笑嘻嘻的说道:“小子我虽然出身王室,但是王室中连些破砖烂瓦都被你们几大氏族给抢走了,留点宝贝压身也是应该的嘛……”

    “一肚子的歪理……”

    听秦风这么一说,秦东元虽然还是满心不忿,但心里却是平衡多了,要知道。他之所以能晋级化劲巅峰。从秦王室中得来的那些典籍秘笈功不可没。

    秦风也不生气,开口笑道:“东元长老,你用这个新的树心,旧的送给晚辈子弟就行了。我还不信了。你能有十个八个的晚辈晋级?

    我就不一样了。你看,秦兵大哥我要送出去一点,而我那个徒弟也是天赋奇佳。做师父的总要给他准备一点好东西不是?”

    “算了,不和你小子计较了。”

    秦东元一想也是,他这一脉的人里面,就出了自己一个天才,其余的子弟都是碌碌无为之辈,充其量也只能到暗劲修为,的确用不上这树心。

    “多谢东元长老了!”

    看到秦东元彻底了没了芥蒂,秦风的脸上顿时笑开了花,即使给了秦东元那一片,秦风手上的这块树心也足以雕琢出十来个配饰的。

    “别怪我没提醒你啊!”

    秦东元绷着脸说道:“这树心取出之后的三个小时里,质地还是比较软的,但三个小时之后就会坚逾精钢,到时候很难雕琢出好的造型来……”

    “还有这说法?”秦风闻言一愣。

    “没错,怎么样,秦风,要不要我帮你来雕琢些物件啊?”

    秦东元脸上露出了笑容,在他看来,秦风不可能有琢玉的手艺,到时候只要将树心交到他手中,想要截留多少还不是自己说了算的。

    “东元长老,不用了……”

    秦风连连摇头,他哪里想不到秦东元的心思,当下说道:“我以前随着师父也学了掉雕琢的技巧,这玩意我自己来就行了……”

    说着话,秦风拿出了树心,用那把短刀将其切成了十二个薄片之后,直接就用刀尖在那分解好的树心上雕刻了起来。

    能将翡翠都雕琢的以假乱真,在这木头上进行雕刻,对于秦风来说简直是太小儿科了。

    七八分钟之后,秦风手上就多了一片碧绿色的树叶,树叶呈椭圆形,纹理清晰,在一端还打了个小洞,可以穿线佩戴在身上。

    “这个是送过我那弟子的,那小子戾气太重,这东西正好可以帮他宁静心神……”

    秦风抬起头冲着秦东元笑了笑,马上拿出另外一片树心又开始雕琢了起来,这次雕刻的却是一个葫芦形状,雕琢完之后,还在上面写上了福禄二字。

    “我有个长辈身体不好,这东西是送给他的。”

    秦风将这树心葫芦塞到了怀里,又是对着秦东元笑了笑,他这件福禄葫芦是准备以后出去送给胡保国的。

    “你……你还真会这手艺?”

    直到秦风两件作品完工,秦东元这才清醒了过来,看到秦风这远比自己都要精湛的手艺,他知道自己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这算什么啊?”

    秦风笑眯眯的答道:“我会的东西还多着呢,怎么着,东元长老,要不要我帮你雕琢个挂件出来?”

    “不用!”

    秦东元气呼呼的答了一句,却是也动作了起来,他的装备比秦风可是强多了,那专门的刻刀一看就不是凡物。

    “刀具好有什么用?”秦风看了一眼秦东元的刻刀,撇了撇嘴干起了自己的活。

    “这件是送给瑾萱的,我那女弟子资质也很不错!”

    “这件就给秦兵大哥吧,我对我一向都很照顾。”

    “这个是送给老苗的,那老小子身上有旧伤,带这东西有好处……”

    “这个是送给我兄弟的,他也是暗劲修为了,说不定就能进入化劲……”

    “这个是送给我女朋友的,她心脏受过伤,用这物件对心神有帮助……”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宽慰秦东元,秦风每雕琢出一个物件,总是会说出送给何人。

    早已雕琢完手中那片树心的秦东元听到,心中那郁闷之气顿时消减了不少,因为秦风倒是没乱用这些珍贵之极的树心,每个都有其去处。

    “对了,这个嘛,就给小黑了,不知道能不能让那傻家伙变得聪明一点?”秦风雕琢好一块树心后,随手塞到了自己的怀里。

    “小黑是谁?”秦东元闻言愣了一下,既然是个傻家伙,又何必浪费这树心呢?

    “哦,小黑你见过的。”

    秦风随口答道:“就是一直跟着我的那只青狼獒啊,他也是我在这山中得到的,其实也不傻,挺机灵的……”

    “什么?你要把这树心戴到狼身上去?”

    听到秦风这话,秦东元只感觉一阵热血直往脑门处涌,他活了七八十岁,还没见过这么败家子的。

    “怎么了?我的东西我做主……”

    秦风一翻白眼,说道:“这一个还准备送给小金了,喏,就是秦山调教的那只金隼,哎,我说东元长老你这是干什么?有话好好说嘛……”

    秦风话没说完,就看到秦东元一脸杀气的扑了过来,连忙将那尚未雕琢好的树心揣在了怀里转头就跑——

    ps:停了一天的电,刚来电,争取再写一更,嗯,朋友们明儿看吧!。(未完待续……)